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势在必行
    “让石道友久等了。樂文小說|”

    公西大师说着,翻手取出一支精致木盒,递了过来。

    石牧伸手接过,从木盒中取出一只赤红色皮质手套,触手处质地颇为柔软,上面隐隐能看出一道道细小符文图案,从指尖到手套底部有五道金色线条连接,组成一个金色符文。

    他将手套戴在左手之上,手套上金色符文光芒一闪,一股莫名的力量作用在了石牧的左手上。

    左手中紊乱暴躁的灵力立刻被抚平,仿佛在外面施加一层封印一般。

    石牧大喜,活动了一下左手,没有任何不便。

    “人面火蜥的皮革除了具有封印之力,也非常坚韧,我使用特殊手法强化了一下,这手套坚韧度大增,以后你可以放心使用。”黑袍老者说道。

    “多谢公西大师。”石牧心中一喜,拱手说道。

    一刻钟后,石牧离开仙火居,回到了黑焰山的熔岩池之中,稍作休息后,便启动盈火阵,继续修炼起来。

    一个月之后,熔岩池中。

    石牧全身被赤色光芒包裹,形成一个巨大蚕茧的样子。

    赤色蚕茧忽然一亮,光芒尽数收敛,融入石牧体内。

    石牧睁开了眼睛,眉头皱了起来。

    这一个月来他苦修不止,可是不知为何,九转玄功没有丝毫进步,竟彻底停滞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石牧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情况在过去这三年里,还从未发生过。

    “莫非因为这里火焰气息不够浓郁?不对,应该不是这个原因。”石牧心中猜测,不过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在火炎晶改造后的盈火阵加持下,这里的火属性灵气浓郁程度已经达到了一种十分骇人的地步,完全可以满足九转玄功一转的需求。

    如此说来,原因只可能出在自己身上。

    石牧闭上双目,将九转玄功第一层功法从头到尾再次默念了一遍。

    “莫非是我体内天兽精血不足!”他眼睛豁然睁开,想到了一个可能。

    根据小九转玄功的功法描述,修炼部分肉身,需要在体内融入天兽精血,他当初从香珠处吸入的那些血雾,虽然量不知道有多少,但如今看来,应该不足以支撑他将这第一转修炼圆满。

    一念及此,他不由苦笑一声。

    这白猿既然在梦中出现在凌天峰,并被其他妖族推崇,看样子,当是西贺大陆妖族中流传的那个白猿王无疑了。

    他之前还对这九转玄功了解不多,如今自己修炼第一转小成,便有此等破碎虚空之威能,那梦中白猿身为天兽,其修炼之下,威能绝非自己所能比拟,如此说来,带领妖族横扫西贺大路,将蛮族逼得蜷缩于大陆东部区域,也说得通了。

    他这些年一直想要前往凌天峰,本是为了进一步触发梦境,找到一些其他诸如吞月式,吸日式这样的神通,从而快速提升实力。

    如今有了九转玄功这一明确目标,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更多的白猿精血,将九转玄功第一层修成。

    只是到哪里去找白猿精血,石牧心中也是毫无头绪。

    他除了猜到这白猿是一头天兽外,其他根本是两眼一抹黑。

    “对了!”

    石牧突然想到了什么,翻手取出了西贺大陆的地图,看着地图某处一块尖尖的地带,那里正是凌天峰。

    既然知道这白猿曾出没于凌天峰,那自己若是去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定便能找到一些其他线索,掌握更多关于白猿的信息。

    石牧凝神注视着那尖尖的一角,有些愣愣出神起来。

    突然间,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下一刻,眼前的景象突然变换,石牧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不知名的山谷之中。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已再次化身白猿之躯,且无法控制其举动。

    自己不知不觉中,竟再次入梦。

    此刻正是黑夜时分,周围一片死寂,偶尔能听见山谷周围传来的潺潺水声。

    半空中,一道淡淡的月光从半空倾洒而下,勾勒出一个有些模糊的景象。

    这山谷中本就怪石嶙峋,此刻在夜幕月辉的笼罩下,那些怪石似乎都活了一般,看起来张牙舞爪,颇为狰狞。

    就在此时,周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四道黑影近乎无声无息的窜了出来,从模样上看,有猿猴,巨熊,赤狐,蛮牛,看起来都是妖族。

    这些妖族似乎以白猿为首,纷纷拜倒在白猿身前,神色恭敬的说了些什么。

    白猿略一沉吟,二话不说的朝谷口窜去。

    其余四个妖族见状,紧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穿越一片丛林,来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前。

    此峰高达万丈,山势陡峭,宛如一根直达天际的光滑石柱,看起来气势磅礴。

    石牧心中一怔,此峰赫然正是大名鼎鼎的凌天峰。

    白猿带着四个妖族围着山峰绕了一圈,停在了某处崖壁前。

    但见其翻手取出一块暗红色晶石,口中念念有词的说了些什么,顿时手中晶石表面光芒流转,从中射出一道光柱,落在前方崖壁上。

    崖壁一声轰鸣,居然露出一个洞窟来。

    白猿带着众兽进入,走过一段蜿蜒潮湿的小路,豁然开朗起来,一个足有数百丈巨大的空间展露眼前,可能是长久封闭,空间中散发出阵阵潮湿的腥臭。

    这片空间中央,矗立着十二根巨型灰色石柱,每根石柱的直径都有丈许。

    四周崖壁上,每隔一段就放置一只青铜的灯盏,白猿单手一挥,灯盏上忽的冒出阵阵白色萤火,一下子就把整个空间照得雪亮。

    黑暗中视线一下子明亮起来,他们这才看清那十二根灰色石柱上居然每只都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妖兽图案,十二根石柱就有十二种不同的妖兽,此刻在白色萤火的照耀下,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巨熊妖族耐不住好奇,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只类似狮鹫的雕像,那雕像顷刻间竟发出一阵低低的呜咽声。

    白猿眉头微皱,立刻拉开那名妖族,快速打了一个法诀。

    刹那间,石柱上阵阵微光闪烁,狮鹫身上如同覆盖了一层透明的光幕,光幕中的狮鹫渐渐安静下来,恢复如

    如常。

    白猿狠狠瞪了一眼巨熊妖族,随后不知跟它们说了什么,众妖俱惊,再也无人敢随意触碰这些雕像。

    白猿带着四个妖族绕过石柱,从空间一侧的通道进入,一阵七拐八拐后,来到了一间密室之中。

    密室不大,只有二三十丈大小,不过在屋顶中央,却有一扇洁白如玉的石门,不知用何种石材雕成,表面还散发出温润的光芒。

    白猿翻手取出一枚令牌,朝着石门一晃,石门缓缓打开。

    白猿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扬,一卷金光飞卷而出,包裹着四名妖族,化为一道金虹飞入石门之中。

    石牧只觉眼前金光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一座巨大殿堂之中。

    在殿堂中央,有一个金色祭坛,表面铭刻着一圈圈玄奥无比的灵纹。

    白猿走到祭坛前,不知从身上什么地方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木质盒子,那盒子似乎是乌木制成,在白色萤火的照耀下,黝黑铮亮。

    它将那盒子放入祭坛中央,又低声与四名妖族说了几句。

    那四名妖族纷纷点头,盘坐在祭坛四周,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施法一般。

    下一刻,祭坛表面灵纹光芒大放,密密麻麻的符文浮现而出,并围着木盒子缓缓旋转起来。

    四名妖族蓦地张口一喷,每人喷出一口精血,精血在盒子上方盘旋交织,渐渐融合形成一个血色圆环,并直接压在了盒子上面。

    在血色圆环压下的瞬间,那木盒子不知为何,竟剧烈颤动起来,如同有什么东西要从中逃出来一般。

    盘坐四周的四名妖族面色大变,有些不知所措。

    白猿见此,抬起一条手臂,指尖射出一道红光,赫然是一滴精血,一闪而逝的落在了那个木盒上方,飞快旋转起来。

    大片金光从飞旋的精血中洒落而下,木盒沐浴在金光之中,终于渐渐消停下来。

    白猿大吼一声,周围四名妖族面色一肃,加速施法。

    祭坛表面浮现的符文旋转范围越来越小,并最终附着在木盒之上,光芒一闪,木盒竟消失在了原处。

    与此同时,本在木盒上旋转的白猿精血已停止旋转,并一闪而逝的落下,化为一块拇指大小的晶莹血玉,镶嵌在祭坛正中,散发着盈盈血光。

    石牧身体一震,从梦境中清醒过来。

    他怔然了片刻,脸上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凌天峰内竟然有白猿留下的一滴精血。

    这样一来,凌天峰便势在必行了。

    只是那里是妖族圣地,他现在虽然已经进阶地阶,但若没有天吴商会那样的掩护,贸然接近,恐怕还是有极大风险。

    石牧沉吟了起来,随即翻手取出一物,正是余意的元神珠,打出一道光芒进入珠中。

    半个时辰之后,余意来到了熔岩池。

    “石兄,您召唤我前来,有何要事?”余意恭敬的朝着石牧行了一礼。

    “那些与你有交易往来的化形妖族,可还有接触?”石牧问道。

    “有几个与在下关系不错。”余意回道。

    “可有从这些人口中打听到关于凌天峰之事?”石牧问道。

    “不知石兄想知道哪方面的信息?”余意微微一怔,但随即说道。

    “凌天峰周围的守卫情况。”石牧目光炯炯的看着余意,说道。

    “据我所知,凌天峰由妖族三大族群月熊,天狐,苍猿联合镇守,平日里防范极严,外人根本无法进入,而且峰中常年有一位天阶妖王驻守,想要潜入进去极为困难,基本是不可能的。”余意略一沉吟,低声说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