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测试
    “钟秀她难道私自脱离了商会?”妖娆女子道。

    “她刚刚晋升成为商会的妖族特使,从她当时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欣喜,这一点绝对做不得假。此外,虽然她与商会订立了五十年契约,但商会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也没有亏待过她,她应该没理由这么做……其中或许有什么隐情。”王瑞坤沉吟了一下,说道。

    “不管怎么说,她如今人不见了是事实,叔叔不如探查一下,看她如今究竟身在何处?”妖娆女子说道。

    王瑞坤听闻,点点头,单手一翻转,一个白玉阵盘出现在手中,另一只手在阵盘表面一阵点指,阵盘微微震颤,表面亮起一圈圈的细小符文,在阵盘上方凝成了一个白色光球。

    王瑞坤闭上双目,放出神识进入白色光球,眉头渐渐蹙起,脸上渐渐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叔叔,怎么样?”妖娆女子见状,问道。

    “真是怪事!此女留在商会的一缕神魂未散,说明她还活着,只是她如今似乎不在西贺大陆……”王瑞坤缓缓道。

    “不在西贺大陆,莫非她回了东洲大陆?不可能吧,这才几天功夫!”妖娆女子惊道。

    “与本会有契约者,无论身处西贺大陆,还是东洲△长△风△文△学,w⌒ww.cf●wx.↘t大陆,我都可以通过其留在契约中的一缕神魂定位其大致位置,就连死人都不例外。但目前的情况有些古怪,钟秀似乎从世间消失了一般。”王瑞坤道。

    “消失了?怎么可能!”妖娆女子道。

    王瑞坤一言不发,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沉思。

    “叔叔,你看现在该如何?她失踪了事小,出使妖族之事可不能耽搁。”妖娆女子说道。

    “现在还未确定究竟发生何事,此事先不要声张,派人去钟秀在城中落脚的几个地方查一查。至于出使名额之事,我先上报会长,再从长计议吧。”王瑞坤说道。

    ……

    苍旭城外西北方向百余里外,有一处幽静的小山谷。

    山谷三面环山,一道小溪从谷间蜿蜒流淌而过,溪水是从附近山上留下的泉水,清澈见地,溪水中生长了一些细长的水草,随着水面上下摆动。

    就在此刻,一道青色光芒从天而降,落在山谷之中,现出一个高大身影,正是石牧。

    他朝着周围看了几眼。

    “放心吧,这里这么偏僻,天吴商会是找不来这里的。”彩儿站在石牧肩膀上,开口道。

    石牧点了点头,在小溪边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摘下斗笠,捧了点溪水洗了把脸。

    他望着清澈水面中倒影而出的光秃秃脑袋,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有些愣神。

    彩儿看石牧半天不说话,知道其心情不好,也没有去打扰,展翅飞了起来,在山谷中四处飞舞起来。

    石牧默然半晌,在溪水边找了块石头靠着坐了下来。

    他这一路上将钟秀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重新又考虑了一遍。

    若是没猜错的话,那个神秘女子所谓的“反噬”,很有可能和钟秀的血脉有关,他记得当初在荒山之上,叶红药曾说过,钟秀是上等三品凤音血脉。

    “凤音,天凤……这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石牧喃喃自语道。

    若是钟秀之前身上的异变,真是血脉反噬的话,那这个忽然出现的神秘女子或许是为救人而来,应该对钟秀没有恶意才对。

    当然,也不能排除此女别有用心。

    但不管怎么说,钟秀的性命应该暂时无忧。

    石牧想到这里,心中总算微微一松。

    不过这个神秘女子竟拥有直接跨空而来的惊人威能,其神通之广大,简直有些骇人听闻,最起码,石牧从未见过这样的强者。

    他心中甚至隐约觉得,这个神秘女子甚至比他见过的天位强者无尘道人,还要厉害。

    钟秀被这样的人带走,想要找到她,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了。

    “实力……我要变强!这样才能找回秀儿!”石牧面色平静,心中却无声狂吼起来,脑海中对于增强实力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

    石牧目光一转,落在了自己的左手上,手臂缓缓用力,如焦炭般的左手这才被提了起来。

    他之前并未多想,如今适应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这只左手比他预料的还要麻烦,如今他已经用了七八成力气,也不过勉强能提起左手而已。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如今的左手仿佛不是他的手掌,抬起这左手仿佛三岁孩童挥舞大锤一般,显得异常笨拙。

    石牧略一沉吟,左手握拳,猛一用力,朝着一旁的山壁打去。

    “咚”的一声!

    黑色拳头如摧枯拉朽一般,轻易的没入了山壁之中,直没至肘,坚硬的山壁在黑色拳头前仿佛一下变成了纸糊泥捏。

    他心念一动,深陷入山壁的左手五指骤然张开,同时手臂用力抽回。

    嗤嗤!

    石牧五指仿佛一下变成金刚石铸造,在山壁上拉出五道划痕,没有感觉到多少阻力便抽了出来。

    石牧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目光一闪,右手翻手取出一个柄寒光闪闪的青色长剑,略一犹豫,手臂一挥,长剑化为一道寒芒,砍在左手上。

    “砰”的一声,仿佛钝器砍在坚硬的木头上,长剑被一下弹起。

    然而焦炭般的左手上面,连一道痕迹也没有留下。

    “竟然这般坚固!”石牧心中吃惊。

    那青色长剑虽然不是灵器,但也是一件上品法器,以锋锐著称,如今竟然无法在左手上留下一点痕迹。

    而且,刚刚青色长剑砍他手上的时候,别说痛苦了,他几乎没有太多感觉。

    微一沉吟,石牧翻手拔出身后的殒铁黑刀。

    黑刀一闪,砍在了左手上,这一次,他只用了三分力气。

    “砰”的一声,黑刀被弹开,石牧左手丝毫无恙。

    石牧微一咬牙,再次挥刀,不过又加了两成力气。

    黑刀再次被弹开。

    石牧眼神一闪,多出了一丝喜色,随即再次挥刀。

    ……

    “砰”的一声巨大闷响!

    黑刀化为一道黑色刀芒,砍在石牧手上,石牧左手隐隐有光芒闪烁,黑刀如受重击,被震开。

    石牧脸上露出大喜之色,他刚刚已经用了全力,恐怕一般的地阶初期武者正面迎接也未免能够接得下来,但是自己这只焦炭般的左手仍旧丝毫无损。

    他看着焦黑的左手,这左手的硬度恐怕已经超过了灵器等级,甚至灵器都未必有如此坚不可摧。

    而且,这左手不只是坚硬而已。

    他左臂猛地一用力,左手轻易插入了墙壁之中,他手掌略一用力一抓。

    山壁被他徒手轻易抓下了一块石头,捏成了粉末。

    石牧目光一闪,一挥手,左手手心中多出一块黑色石块,散发出淡淡青光。

    他左手微一用力,“咔嚓”一声,黑色矿石直接粉碎,化为了粉末。

    石牧脸色一喜,这是一块黑青金矿石,是炼制法器的材料,坚硬胜过钢铁,不过捏碎它也几乎没有花费多少力气。

    他眉梢一挑,随即再次一翻手,手中多出一小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紫金色矿石,这是一块高阶矿石,是此前猴赛雷在拍卖会中拍下,据说在炼制灵器时加入,可使灵器坚硬程度大增。

    这么一小块东西,价值一万多灵石,可是不菲。

    不过如今石牧正在兴头上,想要好好测试一下自己这只左手究竟有何异能,自然管不了这许多了。

    石牧左手用力一握,紫金矿石倒是没有碎裂开来,但是却像软泥一般,从他的指缝中流淌了出来。

    他神情先是一呆,但随即露出狂喜之色。

    他本对左手发生这种异变有些郁闷,但如今发现此手手竟然拥有如此巨力,实在出乎他的预料,实在是一个意外惊喜。

    石牧长啸一声,有些笨拙的挥动着左手,并掌成刀,用尽全身之力斩向山壁。

    黑色掌影闪烁,山壁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一道道巨大斩痕出现,大块山石如雨落下。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山壁便坍塌了大半。

    不远处的山壁上,有些昏昏欲睡的彩儿见此情形,被吓了一大跳,但看了下方的石牧一眼后,翻了个身,继续闭上了双眼。

    山谷中,石牧看着自己的左手,脸上的喜色已经敛去。

    左手的威力,他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他的左手里似乎封印了莫大的恐怖神力,这股神力粗略估计,足足是原先肉体力量的二三十倍。

    只是这只手掌实在太重,即便威力强大,和身体却实在太不协调,以他六层脱胎决的巨力,也只能勉强能操纵而已,且依旧吃力无比。

    石牧现在这个样子,想要和敌人战斗,左手非但帮不上任何忙,反而会成为他的累赘。

    “对了,九转玄功!”他忽的想起脑海中的那个金色书页。

    钟秀失踪后各种事情实在乱成一团,他倒是将那个金色书页给忘记了。

    以当时的梦境来看,自己左手发生的这种情况应该和九转玄功有关,想要找到解决的方法,还是要从九转玄功入手。

    想到这里,石牧精神急忙集中到了脑海,脑海之中,那个金色书页仍在。

    他心中一喜,精神力投入到了金色书页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