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把酒言欢
    在令狐宽和柳岸二人身后,站着一个窈窕秀丽的女子身影。

    此女石牧也认识,正是当日从云翼城失踪的冷月彤,此女正冷冷的看着柳岸,美丽的脸孔上显得有些阴霾。

    石牧见此情形,不及多想,赶紧转身,退了回去。

    他先前夺了狄峰手中的星石,又将狄峰击伤,虽然事出有因,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没想到如今冤家路窄,在这里遇上。

    幸亏柳岸与那令狐城主相谈甚欢,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结果还未走多远,身后却蓦然响起一声娇喝:

    “穆石?”

    却是冷月彤发现了墙角闪过的熟悉人影,失声叫道。

    石牧本不想停留,但听见身后已经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心中苦笑一声,只得转过身来。

    “穆兄!原来真的是你!”

    冷月彤一见到石牧,神情间似乎十分高兴,之前脸上的不愉早已一扫而空。

    “冷姑娘。”石牧只得停下脚步。

    “穆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你,你们我们是不是真的很有缘分?”冷月彤依旧大大咧咧道。

    柳岸正与令狐宽道别,忽见冷月彤从身旁闪身而出,身影消失♂长♂风♂文♂学,ww¢w.c√fwx.n∞et在了不远处的墙角边,与令狐宽匆匆道别后,追了上来。

    “七小姐……”冷月彤身后传来了柳岸的声音。

    越过冷月彤,柳岸见眼前正站着石牧,微微一愣。

    “穆兄,你认识柳副教主?”冷月彤有些诧异。

    石牧见此,索性也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抱了抱拳道:

    “原来是柳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哈哈,原来是穆老弟,你怎会在此地,真叫为兄的好找啊!”柳岸脸上立刻露出惊喜之色,竟与石牧称兄道弟起来。

    “柳兄真会说笑,我不在这里又在何处,难道该在那茫茫的大海中不成?”石牧半开玩笑的说道。

    “看你说的。那次海难之后,为兄可是召集人马四处寻找穆老弟,可是均无结果。当初的情况你也知道,为兄带着这么多人先撤也是迫不得已啊。不过穆老弟心有责怪,也是人之常情。”柳岸道。

    “看来柳副教主也曾是背信弃义的小人啊。”未等石牧答话,一旁的冷月彤忽然开口道。

    “呵呵,看我一时高兴都忘了介绍,这位是冷月彤冷姑娘,是本教教主最小的女儿,人称冷小七。”柳岸似乎没听出冷月彤话中带刺,哈哈一笑道。

    “不用柳副教主费心,我与穆兄早就相识。穆兄,你与柳副教主似乎很熟嘛?”冷月彤转向石牧,问道。

    “岂止是熟,穆老弟与本座可是一同从东洲来的生死之交。”柳岸道。

    石牧见此,只是微笑,没有说话。

    “真没想到,柳副教主也会有生死之交,真是让小女子大开眼界。”冷月彤道。

    “冷姑娘,在下与柳兄确是早就相识。柳兄,你也不必自责,当初的情况在下也清楚,你我能逃出生天皆是命大,本该庆幸。”石牧道。

    “呵呵,还是穆老弟想得开。想当初你我一见如故,今日在此地相遇也是有缘,不如一起去喝一杯,如何?”柳岸道。

    石牧本想拒绝,但见柳岸丝毫不提狄峰的事情,心中总觉得有些奇怪,他可不信柳岸真的不知情,要知道狄峰当初在冥月东教的地位可不低,而且此事也与星石有关。

    他脑中闪过柳岸与令狐宽谈笑风生的模样,不知这二人又在策划什么阴谋,钟秀的拍卖会不久就要举行,她可不想此时又出什么岔子。

    既然柳岸相邀,不如前去谈谈口风。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石牧想到这里,点了点头,与柳岸一道向不远处一家三层酒楼走去。

    冷月彤见这二人走远,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石牧与柳岸在三层一个雅间刚坐定,冷月彤也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石牧这一边。

    “七小姐,要不你来点菜?”柳岸问道。

    “你看着点便行。”冷月彤道。

    “你可有什么忌口?”柳岸又问道。

    “你喜欢吃的,我都忌口。”冷月彤道。

    “看来只有柳兄你来点了。”柳岸看向石牧,笑吟吟的道。

    石牧也不客气,招呼来小二,随意点了些酒菜。

    不多时,小二便将酒菜端上。

    此时,石牧与柳岸却已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开了。

    “这才几年不见,穆老弟修为大进,着实让为兄大吃一惊,看来在西贺大陆过的还不错。”柳岸道。

    “呵呵,在下能有今天实属侥幸。”石牧抿了一口酒,说道。

    “穆老弟何必谦虚,当日那场海难你都能逃出生天,还有什么难得住你的。”柳岸道。

    “穆兄在此地可是吃尽了辛苦,哪像柳副教主一来就荣升高位,春风得意。”冷月彤在一旁插嘴道。

    “是吗?不知穆老弟遭遇几何,与冷七小姐又是如何相遇的?”柳岸依旧面不改色。

    “柳兄言重了,遭遇谈不上,在下与冷小姐是在日康城一同参与天吴商会押运货物时恰巧相识。”石牧将两人相识之事简单说了一遍。

    “哎,谁不知道在西贺大陆押运货物的风险极大,稍不留心便被人劫了,东西被劫了也就罢了,连人也不放过。穆兄要是能一来就享受荣华富贵,何必要去做这等苦差事?”冷月彤道。

    “不错,西贺大陆妖兽盘踞,所幸东部这一带还好,若是其他几个区域,几乎都是妖族的天下,可谓危机四伏。七小姐以后还是莫要去参与这等苦差事,以免让教主担心。”柳岸道。

    “柳副教主管的还真多,都管到本小姐身上来了,是否以后本小姐的出入,都需要柳大教主批准?”冷月彤道。

    “哪里,在下只是关心七小姐安危,并不会干涉七小姐出入自由。”柳岸道。

    “对了,冷姑娘,当初云翼城一劫,在下临时有事才恰巧躲过。后来再回过头去寻你们,却发现客栈已经是满目疮痍,所有押运之人尽数遇难,不知冷姑娘是如何逃出生天的?”未等冷月彤开口,石牧忽然问道。

    “别提了,要不是有身上有保命符箓,你我也是阴阳两隔了……”冷月彤当即一股脑地将当初之事一一道出。

    “没想到我离开之后竟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过冷姑娘何以断定对方施展的是冥月教的手段?”石牧故意问道,说话间眼角余光却在悄然观察柳岸。

    结果柳岸依旧云淡风轻,在听到冷月彤被地阶尸虎袭击时,还目露关切之色,似乎对此事真的毫不知情一般。

    “我自小长在冥月教,教中弟子哪些手段如何不知。能够召唤出这么大一批死灵生物,岂是一般人所能为之,那女子的长相,我可是记得清楚得很。”冷月彤道。

    “哦?不知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能施展我冥月教手段?”柳岸一旁问道。

    “那女子个头和我差不多,一袭红杉,年纪不大,居然已是一名月阶术士。不知柳副教主可有见过?”冷月彤道。

    “在下孤陋寡闻了,这样的女子倒是未曾见过。”柳岸摇了摇头。

    三人又说了一番当日之事,柳岸一阵唏嘘不已,石牧若不是早就发现了端倪,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差点就以为他真的一无所知了。

    当然,石牧此时是不会去拆穿柳岸的。

    此人心机之深,绝非常人可想象,只要他现在不去打钟秀那两块星石的主意,石牧也不想主动去提起此事。

    三人又一阵闲聊,话题又转回到了当日海中之行,言谈中,他对石牧颇为感激的样子。

    “当初在海上,若非穆老弟能及时提醒我等,我冥月教众人也不会有今日的风光了,这么说起来,穆老弟还是我等的救命恩人。来,为兄先干为敬。”柳岸举起酒杯,说道。

    “柳兄客气了,说起来,若非柳兄,穆某也无法到达西贺大陆。”石牧拿起酒杯,两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哈哈,所以说你我二人之间真的有缘。”柳岸此时已喝了不少酒,眼神有些迷离。

    一旁的冷月彤对这二人的海上经历竟似颇为感兴趣,不停地缠着石牧问这问那,竟连遇到海兽袭击一事,她也向往不已,让石牧有些哭笑不得。

    “对了,穆老弟,你当初是如何从那两兽大战中逃脱的?”柳岸忽然问道。

    “在下只是藏在了一块较远的甲板下,并未受到重创,而且那甲板之后也顺水漂流,在下不知怎的就漂到了岸边。”石牧道。

    “什么两兽大战?穆兄说来听听!”冷月彤好奇不已。

    “此事还是柳兄来说比较妥当,当初在下也几近昏厥,发生何事也记不太清楚了。”石牧如此说道。

    柳岸倒未拒绝,直接打开话匣,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结果一顿酒席下来,柳岸言谈间就似乎真的是和石牧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般,二人把酒言欢,谈天说地。

    至少冷月彤似乎是信了。

    过了一会,石牧以要事在身为由,提前离开了。

    冷月彤见石牧离开,并没有追过来。

    不过石牧不知道的是,他一走,她也立刻起身,看也不看柳岸,径直离开了酒楼,扬长而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