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谣言四起
    “钟长老,此次你负责押送货物的价值,你应该十分清楚。”王瑞坤对钟秀说道。

    钟秀并未作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此事,如今可有何眉目?”王瑞坤又问道。

    “找到一些线索,但目前尚无什么证据,还是先不在这里说了,以免让人误会。”钟秀道。

    “故弄玄虚!”妖娆女子冷哼了一声。

    “钟长老,依老夫之见,硬要你一个人去夺回这批货,未免强人所难,对方既敢劫掠我天吴商会的货物,想必背景绝不简单。这样吧,钟长老若能找到这劫匪的确凿线索或是证据,商会会出面与货主交涉,设法讨回公道。”王瑞坤沉吟了一下,如此说道。

    “若要商会出面的话,我认为钟长老必须在半个月内找到确凿证据,以留给商会足够的应对处理时间,否则商会就太过被动了。超过半个月的话,则此事当由钟长老自行负责解决。”妖娆女子道。

    “赵长老说的也有道理。半个月有些紧张,那便二十日吧。”王瑞坤说着,看向钟秀。

    “多谢王副会长体谅,不过此事我本就责无旁贷,不该让商会替我承担。如今距离交货期还有一个多月,如若到时不能将货物寻回,钟秀甘愿接受任何处罚。”钟秀却是面不改色的回道。

    此言一出,王瑞坤和妖娆女子都有些错愕,似乎没想到钟秀会回答的如此干脆。

    毕竟此事若有商会正式介入的话,有不少事情或许能迎刃而解。

    退一步来讲,即便暂时无法寻回货物,除了星石外,其余的东西以天吴商会的能力,在短时间内还是能够凑齐的,星石虽然可遇不可求,但以商会的底蕴,若是肯出大价钱,同样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若是由商会出面解决此事,钟秀的责任自然是逃不过了,且五十年的服务期限方面会不会有变数,还不好说。

    这是石牧不愿看到的,所以他之前便想到了这一点。

    而最关键的是,这件事根本很难找到证据证明是冥月教在暗中捣鬼。

    “钟长老,你当真不要商会支援?”王瑞坤略一沉吟,问道。

    妖娆女子则用一种近乎看白痴的目光看了钟秀,似乎是觉得钟秀根本不知好歹。

    “没错。”钟秀点点头。

    “好,既然钟长老如此有信心,那就如此吧。不过在此之前,此事务必保密,毕竟事关商会名誉,还是先不要声张为好。”王瑞坤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钟秀明白。”钟秀回道。

    “对了,商会中已为你二人安排了住处,一会我让人带你们过去看看。”王瑞坤道。

    “多谢王副会长,那钟秀就告辞了。”

    钟秀与王瑞坤二人作揖告辞,带着石牧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叔叔,我看这丫头也就是嘴硬,怕是那些货连被谁劫走都还不知道,还妄想去追回?简直是异想天开!”妖娆女子看着钟秀离开的背影,冷哼道。

    “最近半年来,外面有些不太平,先是荔昆城那边的分坛出现货物被劫之事,接着乌巴、齐萨等城也相继出现同类事件,如今终于连日康城也出问题了。虽然表面上看似都与当地的蛮族有关,但在我看来未必,背后应该还有些什么。钟秀既然愿意自行去解决,那也正好,说不定真可以找出些什么。”王瑞坤若有所思的道。

    “叔叔,你相信这个钟秀可以办到?”妖娆女子满脸的不相信。

    “钟秀如能将货物寻回,对于商会也是好事一桩。她的能力也不弱,否则也不会得到会长器重,让她与你竞争妖族特使这个位置了。若是寻不回的话,那竞争之事,她自然也就失去了资格。”王瑞坤站起身来,望着窗外,语气平静的说道。

    “原来如此,叔叔果然思虑周全!”妖娆女子喜道。

    ……

    结果在石牧与钟秀离开天吴商会总部没几日,有关天吴商会钟秀在途中遗失了委托之物的消息,竟开始在苍旭城内渐渐传扬开来。

    关于此事,众说纷纭,有人称是妖族势力所为,也有人说是有蛮族势力不满天吴商会一家独大,甚至有人说是监守自盗,总之五花八门,各种谣言版本都有。

    但有一点相同的,便是称负责此事的天吴商会客卿长老钟秀已经返回了苍旭城,而运输的那批货物确实已经不知所踪。

    泥头街仓库中。

    “看来此事终究是传出去了,幸亏这些东西都备齐了。”钟秀望着面前的八辆满满当当的浮云车,轻叹了口气道。

    “不必担心,该来的总会来的。此事传播如此迅速,对我们而言,也未必是件坏事。”石牧想了想后,如此道。

    “可是石大哥,我们在明,敌在暗,我心中总有种不安的感觉。”钟秀道。

    “没事的,别乱想!”石牧伸手握住了钟秀的手,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

    ……

    在传出天吴商会钟秀所押货物被劫之事后,由于天吴商会没有出面辟谣,当事人钟秀更是没有出现,在好事之人的刻意为之下,使得此事迅速传遍了整座城池。

    两日后,天吴翰渊阁门外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其中一位三四十岁模样的男子,棕发碧眼,身材魁梧,正是苍旭城当今城主,神鹰部长老令狐宽。

    而另一名男子,如果石牧在场,他必定要大吃一惊,此人正是当日与柳岸同来西贺大陆的狄峰殿主。

    “令狐城主,您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对了,这位是?”接到通报后,王瑞坤连忙来到门口,朝令狐宽拱手道,随即目光一转的落在其身旁之人身上,问道。

    “这位是裂风崖冥月教分坛的狄坛主。”令狐宽道。

    “原来是狄坛主,幸会!”王瑞坤一听,连忙微笑着朝对方拱了拱手。

    “王副会长,本座也不想绕弯子,此番前来,乃是为了求证一下,最近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件事。”令狐宽开门见山的说道。

    “老夫最近忙于商会之事,倒是不曾外出,不知令狐城主说的是何事?”王瑞坤道。

    “自然是关于日康城主幽灿委托贵商会给本座的那批物资被劫之事。”令狐宽看了王瑞坤一眼,道。

    “城主大人,不知你这消息从何而来?”王瑞坤道。

    “王副会长不必问这消息从何而来,今日在下和令狐城主只是想确认一下,托天吴商会运送的货物是否真的遗失了?”狄峰突然接过了话头道。

    “两位,老夫当真不知此事,不如移步屋内详谈吧。”王瑞坤见周围开始有人聚集,提议道。

    两人看着王瑞坤,却没有移动脚步。

    “两位,天吴商会做生意最讲信誉,如若当真发生两位所言一事,在下保证,自当按规定以三倍价格赔偿给两位。据我所知,如今尚未到交付之期,还请两位稍安勿躁,耐心等待,切不可听信那些流言蜚语。”王瑞坤见周围人越聚越多,脸上笑容渐渐消失,肃然道。

    王瑞坤从头到尾,半分不提货物丢失之事,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令狐宽不免将信将疑起来,此事若非狄峰提起,他也不会现在就来兴师问罪。

    外面虽然流言四起,但天吴商会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说这货物要是真的丢失,有王瑞坤这番话,他倒心中大定起来。

    如此就着对方这个台阶,他面色稍缓,随意的与对方交谈了几句后,两人便离开了。

    望着两人离开的身影,王瑞坤眼神有些复杂。

    其实他心中对于钟秀能否把货物找回来也没有底,根据他派出的眼线探子的描绘,钟秀这几日都待在一个地方,似乎根本没打算去寻回货物一般。

    泥头街仓库中。

    “秀儿,收到什么消息了,看你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石牧见钟秀一言不发地呆坐着,关切的问道。

    “石大哥,王副会长传讯于我,告诉我此处的城主,也就是我们的货主已经找过他,好在这次被他搪塞过去了。”钟秀道。

    “呵呵,约定的交货日期未到,城主此时到来也就是听到风声,施施压而已,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石牧道。

    “城主的事情我倒并不担心,只是我们这么做,真的能行吗?”钟秀道。

    石牧笑而不答,泰然自若地点点头。

    结果就在此时,彩儿扑着翅膀从屋外飞了进来,落在石牧肩头,嚷嚷起来:

    “石头,你猜俺看见谁了?”

    “别神秘兮兮的,快说!”石牧没给彩儿好脸,这家伙向来是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的。

    “看你急的,也不让俺先休息休息喝口水喘口气,你知道成天在外面飞来飞去有多累吗……”彩儿道。

    石牧不等它说完,已经在它头上弹了一下,彩儿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委屈模样,连一旁的钟秀也被它逗乐了。

    “好了,快说,别卖关子!”石牧扔了一块水属性灵石给彩儿,道。

    “我说还不行嘛!狄峰,那个狄殿主,他现在可是这里附近一处冥月教分坛的坛主啦!”彩儿一口吞下灵石,道。

    “狄殿主?他也在这?”石牧心念一动。

    “还不止呢,这家伙和这里的城主,叫什么令狐宽的,关系看起来可不错。两人前不久还跑去天吴商会闹了一番。”彩儿接着道。(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