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五十章 责难
    月底了,求月票哦!

    ………………

    “以后,我只会戴着这个镯子。【鴓凰 更新快  请搜索f/h/x/s/c/o/m】”直到手中多了一个手镯,钟秀才回过神来,神情有些郑重的轻声说道。

    “傻瓜,这东西不值什么钱,不过是个小玩意。等以后碰到真正名贵的灵器手镯,再送你。”石牧笑道,拉着钟秀继续往前走去。

    钟秀看着石牧的侧脸,手轻轻抚摸手中的玉镯,没有说话,眼神中却满是郑重之色,就如同手中的这幅手镯,是一件至宝一般。

    彩儿此时早已不知飞到何处凑热闹去了,二人索性也不管它,继续往前闲逛。

    当晚,二人找了一间较为僻静的客栈住了下来。

    “秀儿,按照计划,我们明日便要开始行动,先暗中将那些缺失的货物收集齐全,不过我看你那个清单上物品数目繁多,在这苍旭城中应该能全部收集到吧?”石牧说道。

    “苍旭城是一座巨城,只要有灵石,应该没什么问题,可能需要花费些工夫。”钟秀说道。

    “好,灵石方面没有问题。等明日,我们便分头行动。”石牧说道。

    第二日,石牧一大清早便起来,向店小二打听了附近可有合适的仓库。

    毕竟那么多货物,需要很大地方存放。

    巧的很,十五区的泥头街,多年前是城中的一处粮仓所在地,只是后来粮仓搬迁,倒是留下不少废弃的仓库。

    后来,一些居住此处的蛮族人觉得有利可图,就将这些仓库购置下来,出租给所需者,价格也算公道。

    久而久之,这些仓库有些也成了临时的住所,不少贫穷的蛮族平民租住此处,渐渐成了规模。至于其中还有没有空置的仓库,小二也并不知晓。

    石牧一听,直接塞了一枚灵石给小二,立刻前去打探。

    好在一番垂询下,泥头街还真有几个仓库闲置,破是破了点,但胜在空间足够大,用于存放那批货物是没什么问题的。

    没过多久,他便以很低的价钱租了一处不起眼的仓库,并且在城中专门购置了数套法阵禁制,在仓库周围布下。

    此后几日,石牧将心思全部放在购置货物上。

    苍旭城中的灵材铺数不胜数,不过这几车货物也并非全是凡品,尤其是幽灿所托交予苍旭城主的,其中有一些灵材,比如高阶妖兽的兽皮,妖丹,还是不容易在一些寻常店铺中寻得的。

    石牧在城中整整转悠了两天,才陆陆续续购置了大半的货物,但还有一些货物没凑齐,特别是一种黑色石块,着实难寻。

    根据钟秀所言,这种黑色石块名为墨石,是日康城附近一处矿脉出产,具有极强的导热作用,是用于建造火室的上佳材料。

    不过这种材料很是稀少,日康城附近恰好有一处小型墨石矿脉,囤积了数十年才出产了这么一些墨石。

    石牧对此倒是并不着急,这两****也和城中一些较大的灵材铺老板熟悉起来,有些东西虽然一时无货,但对于这些人脉广泛的店铺老板来说,只要有灵石,都是几日之间就可以寻到的。

    况且石牧这几日连续大肆购买,这些灵材铺的老板早就把他当成金主了,拉拢都来不及,更不会得罪了。

    果然,又过了三日,石牧终于找到了货源,购入了一大批墨石,终于购置齐全八车货物,剩下的,就只有那块星石了。

    这几日,石牧一直在外面奔波,钟秀则被他以不便暴露身份为由,留下看守那些货物。

    这日清晨,泥头街仓库之中,八辆浮云车并排而放,上面整齐堆满货物,和运出日康城是几乎毫无二致。

    “好了,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第一步计划还算顺利。”石牧说道。

    “石大哥,谢谢你,这几日真是辛苦你了。”钟秀望着满满的一车车货物,此刻也是心头略松,感激的说道。

    “和我还客气。这些东西就留在这里。走吧,我们去天吴商会。”石牧说道。

    钟秀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仓库,石牧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打出一道黑光。

    仓库四面墙壁浮现出一阵黑光,大门“啪”的一声,自动合拢。

    ……

    在钟秀的带路下,二人很快来到了天吴商会总部所在的翰渊阁门前。

    出乎石牧的意料,翰渊阁并不算太大,也不如想象中那般装点奢华,反而显得有些低调而内敛。

    但其所在的位置,却是城中数一数二的黄金地段,城中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处。

    晨光中的翰渊阁显得熠熠生辉,门口并排的八根直径丈许的乌木圆柱黝黑透亮,给人一种沉稳,踏实之感。

    大门之上的金字大匾上,“天吴商会”几个大字苍劲浑厚,字里行间竟然有丝丝灵气缭绕一般,显得颇为不凡。

    钟秀此刻不再戴面纱,一袭绿色裙衫,容颜倾城,恍若仙子。

    此刻站在人流如梭的翰渊阁前,引得不少路人纷纷驻足侧目,而其身后的石牧,则灰布头巾包头,只露出半边脸,一身粗布麻衣,一副小厮跟班的打扮。

    就在此时,店堂中走出一名身着锦衣的清秀年轻男子,一见钟秀的出尘之姿,一下子就看呆住了。

    石牧皱了皱眉,咳了几声。

    年轻男子这才回过神来,朝钟秀拱手一礼,道:“两位……这是?”

    钟秀没有说话,伸手递出一块紫色令牌。

    “原来是长老到了,小的这就去通报。”年轻男子目光从紫色令牌上扫过,吃了一惊,也顾不得尴尬,接过令牌,连忙向里屋跑去。

    不消一会,年轻男子就走了出来,将紫色令牌递还给钟秀,毕恭毕敬的说道:

    “原来是钟长老来了,里面请。”

    钟秀点点头,带着石牧一起朝楼中走去。

    如石牧所猜测的那般,翰渊阁内部别有洞天。

    其店堂和屋舍之间隔着的一个花园回廊,里面曲径通幽,小桥流水,花香沁人,别具一格。

    在年轻男子的带领下,二人沿着回廊,走到里面一片建筑群,并在其中某间屋子前停下。

    “王副会长,钟长老到了。”年轻男子道。

    “进来吧。”一个声音传来,接着屋子门被打开。

    一进门,正面主座上坐着一位身着锦袍,两鬓头发略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

    此人剑眉入鬓,鼻直口方,一副气宇轩昂的模样,其左边下手处,还坐着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身材煞是妖娆,此刻一双丹凤眼正在钟秀和石牧二人的身上滴溜溜乱转。

    “老夫是商会副会长王瑞坤,如今会长并不在商会,此处事情便暂由我全权代理。你便是从日康城而来的钟长老?”王瑞坤目光炯炯注视着钟秀,缓缓说道。

    “正是,钟秀见过王副会长。”钟秀行礼道。

    “早就听闻钟长老年轻有为,惊才艳艳,刚入商会就办成了几件大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王瑞坤起身拱了拱手。

    “王副会长过奖了。”钟秀微微颔首道。

    王瑞坤目光瞥了站在钟秀身后的石牧一眼,并未多停留片刻,让钟秀坐在右边下手处,直接话锋一转,就转入了正题。

    “我刚刚翻阅过商会卷宗记载,钟长老此次是执行日康城物资的护送任务吧,一路上可还顺利?”王瑞坤问道。

    “这一路来有些不太平,但总算是抵达苍旭城了。”钟秀说道。

    “那就好!说起来,这段时间商会颇不太平,几次押送的货物均不知被何人所劫,老夫本来担心钟长老这边也会出现状况,幸好钟长老不负所望。”王瑞坤似有些感慨的道。

    钟秀低头不答。

    “不知货物现在何处,可有安排后续交接之事。”王瑞坤又问道。

    “王副会长,实不相瞒,钟秀途径鹤鸣山脉之时,也曾遇到劫匪。”钟秀顿了顿,缓缓说道。

    “哦?”王瑞坤有些诧异。

    “钟长老也遇到劫匪了?先前为何不说?”一旁的妖娆女子忽然插话道。

    “钟秀之前早已说明,此趟运送途中并不太平,在日康城募集,加上商会的数十名护卫几乎全部遇难。小女子能活着来到这里,也是实属万幸。”钟秀没有去看那名妖娆女子,向王瑞坤说道。

    “什么?人都死了?那货呢?”妖娆女子有些恼怒的问道。

    “赵长老,且听钟长老说下去。”王瑞坤道。

    妖娆女子显然不服,撇撇嘴,没有再作声。

    “禀副会长,那批货物已经悉数被劫了。”钟秀想了想道。

    “什么?这趟押送人货两空,你还有脸站在这?”妖娆女子道,声音抬高了不少。

    “赵长老不得无礼!”王瑞坤沉声道。

    “叔叔!这钟长老……”妖娆女子急道。

    “钟长老,货物果真被劫?是怎么回事,你且细细说来。”王瑞坤打断妖娆女子,问道。

    钟秀微微点头,将途中所遇之事一一告知,当然关于冥月教和翼鹤部勾结之事,她还是隐去了,此事她无法提供证据,此时如若全盘托出,对方可能还会认为钟秀为了推卸责任,编造谎言。

    听了钟秀一番叙述,王瑞坤眉头微皱,一言不发。

    “钟长老此番前来,就是告诉我们这些的?你可知道,货物丢失可不是小事,商会要作价赔偿三倍灵石不说,名誉更是要大打折扣了!”妖娆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