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丢失
    侯赛雷嗯了一声,带着石牧二人,大摇大摆的迈步朝大殿走了进去。

    青年灰铠护卫看了石牧二人一眼,正要说什么,被另一个人轻轻拉了一下。

    三人迈步走进了大殿,殿门缓缓自动关上。

    “那两人是谁?”三人走进了大殿,青年护卫问道。

    “是从苍旭城那边分坛来的大人物,侯护法说他们是有重要消息要禀告坛主,总之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管的事情。”另一个护卫说道。

    青年护卫点了点头,心中偷偷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

    刚刚若是他出言询问,肯定免不了要被侯护法劈头盖脸的呵斥一顿,这样的事情,可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大殿内颇为开阔,两侧墙壁镶嵌了一些白色石头,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着这里的空间。

    大殿主座之上坐着一个身穿灰袍,手持羽扇的中年男子。

    此人眼睛细长,留着短须,加上手中羽扇,一副文士大儒的模样,只是他鼻子有些扁平,一双与脸庞极不相称的小眼睛破坏了整个人的气质。

    “属下侯赛雷见过坛主!”侯赛雷朝着羽扇中年人行了一礼,石牧二人也随着躬身行礼。

    “侯护法¢%长¢%风¢%文¢%学,w︽ww.cf○wx.n↓et,不必拘礼。我听说你有要事要找我,什么事,说来听听。”羽扇中年人一抬手,目光看向石牧二人,最后落在了钟秀身上,眼神微微亮了一下。

    钟秀此刻脸上虽然蒙上了面纱,不过玲珑有致的身影也足以让任何男性动心了。

    “这两位是?”他口中如此问道,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钟秀的身体,肆无忌惮的上下游走着,喉结一动,咽了一口唾沫。

    钟秀心中嗔怒,不过暂时没有妄动。

    “这两位是从苍旭城来的同门,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和坛主说。”侯赛雷注意到羽扇中年人的眼神,头皮有些发麻,急忙说道。

    羽扇中年人听闻此话,脸色一动,露出意外的神色。

    “原来是苍旭城的教友,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他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正了正身体。

    “苍旭城坛主大人让我们给大人您带一样东西,请大人过目。”石牧取出一个清脆如玉的绿色玉盒,巴掌大小,玉盒雕刻了很多精美浮雕,看起来便不是凡物,交给了侯赛雷。

    侯赛雷看了看手中的玉盒,眼中疑惑之色一闪即逝,走上前几步,将玉盒递给了羽扇中年人。

    羽扇中年人接过玉盒,就在此刻,石牧身影一晃,整个人消失无踪。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羽扇中年人的头顶,手中陨铁黑刀化作一道黑色刀影,当头斩下。

    羽扇中年人脸色大变,此刻侯赛雷站在他身前,刚好挡住了他的视野,没有看到石牧的举动,反应慢了半拍。

    不过他毕竟是月阶术士,手中羽扇灰光大放,正要挥出。

    就在此刻,他手中的绿色玉盒忽的打开,数道白色锁链从盒中飞出,如同有人控制一般,闪电般捆缚在了近在咫尺的羽扇男子的身体。

    羽扇男子猝不及防,身体瞬间被捆成一个粽子。

    白色锁链深深陷入他的体内,手中羽扇也掉落在了一旁。

    他脸色大变,正要张开大叫,一柄黑刀出现在了他的脖子旁,冰凉的刀刃紧贴着他的喉咙。

    石牧站在羽扇中年人身旁,手指幻化出几道残影,点在了羽扇中年人胸口几个位置。

    羽扇中年人身上灰光顿时尽数消散,身体仿佛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回了座位。

    此刻,一阵白光从钟秀身上亮起,张开一个白色的隔音结界,笼罩住了整座大殿。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擅闯冥月教分坛重地,敝教不会放过你们!侯赛雷,你这个叛徒!”羽扇中年人说道。

    侯赛雷身形一个哆嗦,没与对方对视,只是站在一旁。

    石牧却是眼神一冷,屈指一弹,一道黑光飞出,打在羽扇中年人左眼上。

    血光乍现!

    羽扇中年人左血肉模糊,已经被打瞎,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闭上嘴,这是对你刚刚眼珠子乱看的惩罚!”石牧说道。

    羽扇中年人身体颤抖,闭上了嘴巴,仅剩的右眼看着石牧,露出恐惧神色。

    钟秀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有些欢喜,又有些不忍,不过她没有开口说话。

    石牧单手抓住羽扇中年人胸口,一把将其提了起来。

    “我问你,今天一个甄姓女子往城里送了一个车队的物资,现在在什么地方?”石牧沉声问道。

    “在……在副殿库房。”羽扇中年人畏畏缩缩的说道。

    “你和那个甄姓女子是什么关系?她现在身在何处?”石牧厉声问道。

    “那女的是柳岸副教主的人,我和她也是最近才结识,现在早就离开幽风谷了。”羽扇中年人急忙说道。

    “真的走了……”石牧眉头一皱,口中喃喃说道。

    随即他冷哼一声,手指在羽扇中年人胸口重重一点,一团图腾之力透体而出,缠绕在了羽扇中年人的心脏上。

    羽扇中年人脸色一白,整个心脏仿佛被一只冰凉大手握住,有些喘不过气。

    石牧一招手,白色锁链松开了羽扇中年人的身体。

    羽扇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活动了一下手脚,站了起来。

    不过此刻他体内法力被石牧刚刚几指封住,心脏更是被另一个禁制控制,丝毫不敢有所异动。

    “带我们去库房,不想被捏碎心脏就不要妄图逃走。”石牧说道。

    “是是……”羽扇中年人连连点头,朝着大殿里面走去。

    几人来到大殿后方一处偏殿,羽扇中年人在一面墙壁上拍打了几下。

    咔咔!

    墙壁裂开,露出一个两三丈高的石门,石门之上黑光缭绕,仿佛一道道脉络一般流淌。

    羽扇中年人取出一块黑色令牌,然后转头看向石牧。

    “这位道友,我现在全身法力被你封住,无法使用这块令牌开启入口。”他说道。

    石牧眉头一皱。

    “这个令牌中有我的本命精血,只有我一个人能用。”羽扇中年人见状,连忙补充道。

    石牧看了对方一眼,手臂挥动,在羽扇中年人右臂上连点了几下,解开了他右臂上被封住的经脉。

    羽扇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石牧点了点头,手上亮起灰光,融入到了令牌之中。

    令牌上顿时亮起一阵灰光,凝聚成一个骷髅形状。

    一道灰光从骷髅中飞出,打在石门之上。

    石门上那些黑色脉络光芒一闪,随即缓缓消退,仿佛流水一般渗入了石门之中。

    当最后一丝黑光也消失无踪,石门发出一声“咔嚓”轻响,裂开一条缝隙。

    侯赛雷眼睛一亮,用力推动石门,石门缓缓打开。

    一行人走了进去,石门之后是一个宽敞无比的大厅,足有刚刚的大殿四五个大小。

    屋顶高耸,足有七八丈高,只有几根柱子支撑穹顶,四面墙壁也地上都散发出淡淡黑光,显然附加了禁制。

    除了那几个柱子,大厅再无其他摆设,不过房间中并不显得空旷,地面上摆放了一堆堆各种东西。

    有矿石,特殊的木材,妖兽材料,当然还有一些灵石堆积于此,红白黄蓝,各色灵石都分门别类的放好。

    还有一些木架,架子上也摆放了不少东西,这些东西明显比地上那些贵重,都是些灵草,丹药,典籍等等。

    侯赛雷两眼放光,看着地上这些东西,嘴角甚至流出了口水。

    石牧却没有看这些东西,目光在屋中扫过,眼睛忽的一亮,说道:

    “在那里!”

    但见屋中一侧,停着一排八辆浮云车,不过车上的黑色帆布已经被揭开,露出下面的货物。

    石牧虽然负责押运货物,但是从没有看过是些什么东西。

    只见车上大多数都是各种灵材灵草,还有一些妖兽材料,其中多数都是各种蟒蛇的蛇皮蛇骨。

    不过除了这些,还有一些黑色岩石般的东西,被切割成方块状,每一块都只有巴掌大小,仿佛砖头一般,整整齐齐的码在浮云车上。

    钟秀脸上一喜,快步走了过去,在一辆辆浮云车上检查了一遍。

    “东西都还在吧?有没有缺失?”石牧问道。

    钟秀停在一辆浮云车旁,手中拿着一个寻常的木质盒子,丝毫不起眼。

    盒盖已经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里面的莫非是?”石牧问道。

    “是的,星石本来就放在里面的,已经被人给拿走了。”钟秀说道。

    石牧眉头紧皱,脸色沉了下来。

    他忽的身形一晃,一把抓住一旁的羽扇中年人,将其提了过来。

    “说,里面的东西呢?是不是被你取走了?”石牧厉声喝道。

    “道友冤枉啊!这些车队刚刚被运到这里,我还没有来得及检查,怎么会拿走东西。而且这么不起眼的盒子,我也不会注意到吧。”羽扇中年人涨红着脸,说道。

    他此刻法力几乎全失,石牧也没有注意手下分寸,他此刻觉得脖子如同被铁箍握住,快要断气。

    石牧看着羽扇中年人不似说谎,哼了一声,随手将其扔在一旁地上。

    “嘭”的一声,羽扇中年人砸在一堆灵石之上,口中发出一声闷哼,身子滚落到了地上。

    他慢慢爬了起来,看了石牧一眼,身子一个哆嗦,很快低下了头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