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算计
    钟秀为了能够早日见到石牧,对于徐鲁子提出的这个要求并未多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便有人带钟秀来到一处商会的住处,安顿下来。

    钟秀在静候了一段时日后,便在天吴商会的安排下登上一艘瀚海巨舟,踏上了前往西贺大陆的旅途。

    在巨舟航行期间,钟秀见到了一个神秘人物,据其称是天吴商会会长,并掏出了一份协议。

    其中所约定的,正是此前徐鲁子所提及的事项。

    自此,钟秀在有些糊里糊涂的情况下,正式成为了天吴商会的一员。

    由于对方周身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金光之中,钟秀并没有看清这所谓的会长究竟长什么样。

    “秀儿,你是指,需要为天吴商会服务五十年,才可以离开?”石牧听完钟秀的叙述,不禁皱了皱眉。

    “是的,只怪我当初太心急,也未曾细察。”钟秀低声说道。

    “秀儿,你无需自责,若不是为了寻我,你也不必吃这种苦头,说到底,都怪我。”石牧道。

    “石大哥,这怎么能怪你!现在我能够找到你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了。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不是加入商会,也许你我还不知何时才能遇见了。”〗⌒长〗⌒风〗⌒文〗⌒学,ww●w.cf↑wx.n●et钟秀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对这天吴商会背后的势力,总让我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说真的,我不太放心。”石牧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石大哥,商会……”钟秀道。

    “我想替你赎身。”石牧直接打断了钟秀的话,如此说道。

    “赎身?”

    钟秀微微一惊,但随即有些无奈的说道:

    “石大哥的好意,秀儿明白。如果有可能,我现在就想脱离商会,与石大哥一起离开这个是非地,可是……”

    “可是什么?”石牧问道。

    “那份契约似乎并未提及可以提前离开商会之事,恐怕也只有会长本人可以解除契约之力了。”钟秀摇了摇头道。

    “那我们就去找那会长,哪里可以找到他?”石牧问道。

    “我也不知道。据商会的一些前辈说,会长是个浪迹天下,来无影去无踪之人,会中之人只可以通过商会所赐的令牌消息传给他,但是他却不见得会回应,更别谈是否会现身了。当初在签订协议时,我记得他说过,五十年后合约到期之日,他会如期出现。”钟秀轻叹了口气,道。

    “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石牧眉头一皱。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曾听一位长老无意间提及过,一般在有人为商会立下大功,或是有重要人事任命,比如有人荣升为商会正式长老之时,会长都会出现。”沉吟了一小会儿,钟秀蓦然想起来什么。

    “立下大功……”石牧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

    “石大哥,先别想此事了。总会有办法的,再不济就等上五十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秀儿此生也无憾了。”钟秀安慰道。

    石牧听闻此言,微叹口气,将钟秀拥入怀中。

    那一刻,二人身躯均是一颤,顷刻间又被一种水到渠成的坦然所笼罩。

    钟秀回忆起二人年少时的种种,从当初的相遇到后来各自修炼分道扬镳,再到如今的相依,心中涌起丝丝甜蜜。

    “秀儿,你我今天能走到一起,也不枉钟伯父当年的嘱托了。”石牧有些感慨的说道。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石大哥,以后不管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钟秀轻轻地说道。

    石牧爱怜地摸了摸钟秀柔顺的长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开口问道:

    “对了,秀儿,此前我已将翼鹤部和冥月教合谋打劫之事记在玉简之上,并且托人提前传送给你了,怎么你竟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说什么?你早就知道此事?”钟秀大惊道。

    石牧点点头,将那日跟踪逄玉等人的事一一告诉了钟秀。

    钟秀听后秀眉微蹙,好一会才缓缓问道:“石大哥,那****将玉简交给何人了?”

    “你身边的亲信,应该是那个叫做小薇的吧。”石牧想了想,回道。

    “是她?”

    钟秀陷入了沉思,良久才道:

    “看来我是被算计了。”

    石牧一听此言,吃了一惊,赶忙向钟秀问起个中原委。

    “我身边原来只有一名亲信,小薇是临出发前半个月前被会中指派来的……本来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但小薇性格不错,为人也乖巧懂事,所以我也没有深想,便将她留了下来。没想到她在这次事情上居然知情不报,连累了整个商会!”钟秀缓缓说道。

    “我观察过此女,只有后天武者实力,应该是有人在背后唆使才对。秀儿,你可知道是何人派她来的?”石牧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会中之人所为。”钟秀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秀儿,你放心!若让我寻得此人,定为你除掉后患。”石牧沉声说道。

    “石大哥,即便除掉此人,也解决不了当前的困局。此次商会运送的货物数额巨大,且商会派出的八艘浮云车本身也耗资不菲,如今全数丢失,商会不仅将面临巨额灵石赔偿,商会名誉也要扫地。我这个负责的客卿长老难辞其咎,如今只能先返回苍旭城,向商会如实汇报此次被劫之事了。”钟秀秀美微蹙的说道。

    “翼鹤部和冥月东教此次联手,早已做得滴水不漏,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合谋之事。我可不认为,你们商会那些长老会平白无故的相信我和彩儿的一面之词。”石牧说道。

    “石大哥你说的没错,翼鹤部与天吴商会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冥月教平日里和商会还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关系密切。如果就这么指证两者,他们绝对不会承认,可如今情况下,似乎也只有先向商会坦陈一途了。”钟秀点了点头,道。

    “秀儿,我不想因为此事让你以后离开天吴商会留下什么口舌。此事交给我吧!”石牧语气坚定的说道。

    “石大哥,你这是要……”钟秀一怔。

    “不错,我要助你夺回货物!”石牧说道。

    “什么?夺回货物?”钟秀大惊。

    “不错,秀儿,我们先回云翼城看看情况,能夺回多少是多少,剩下的我再想办法好了。”石牧道。

    “万万不可!石大哥,对方无论是人数还是整体实力都远高于我等,我们如何去夺?去了的话,只能是送死!我不会让你去冒险的!”说着,钟秀紧紧地抱住石牧,生怕石牧就这么走了。

    “秀儿,如果能挽回一些损失,也许对你早日脱离商会也有助益。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能保全自己。”石牧轻抚钟秀,安慰道。

    “不,我不让你去,实在太危险了。你我经历了这么多,才能走在一起,我实在不想……”钟秀说着,眼眶已微微泛红。

    “别担心,我已有办法,相信我!”石牧见此,搂紧了钟秀,安慰道。

    钟秀见拗不过石牧,考虑再三,决定二人同去,这样还能互相照应。

    石牧见钟秀如此坚决,也不反对,不过对于夺宝之计需要考虑得更周全一些了,他不想钟秀再次受伤。

    商定之后,钟秀向石牧出示了一份货物清单,石牧发现,清单上竟有星石此物。

    当初在天虞城的拍卖会中,石牧早已知晓何为星石,能作为升仙拍卖会的压轴之物,价值必然不小。

    而这一点也从钟秀口中得到了证实。

    其实此次运送中,只有那块拇指大小的星石才是最重要的,堪称无价之宝。其余货物与之相比则相形见秽得多。

    不过即便如此,那些其他货物加起来,也要超过不下于五十万灵石了。

    “对了,秀儿,为何此次运送,天吴商会要用什么浮云车,放在储物戒中岂不是更方便?”石牧疑惑道。

    “石大哥,你有所不知,那星石不能放进储物戒,所以商会长老才将许多货物一起运送,企图鱼目混珠,没想到还是遭此劫难。”钟秀无奈道。

    石牧一听,有些惊讶,因为自己那枚星石正好好地待在尘渺戒的一角。

    见石牧有些欲言又止,钟秀解释道:

    “星石并非不能放入储物戒中,只是商会有规定,大批量货物运送都必须用浮云车,至于为何有这般奇特的规定,我也并不知晓。”

    “石头,不好了!你们两个别在里面亲亲我我了,外面山里来了很多翼鹤部的人,好像在搜寻什么人?”就在此刻,石牧心中响起彩儿的声音。

    石牧眉头皱起,开启共享视野,神情顿时一变。

    “怎么了?”钟秀察觉到石牧的神情变化,问道。

    “外面来了不少翼鹤部之人,在漫山遍野的搜寻着什么。”石牧说道。

    “难道是来找我们的?”钟秀神情一变。

    “现在还不知道,走,出去看看。”石牧拉着钟秀的手,走了出去。

    钟秀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跟着石牧,朝山洞外走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