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生死关头
    月中了,求月票啦!

    ………………

    城主府。

    阁楼建筑被一层厚厚半球形黑色光幕笼罩,光幕之上,八个邪神身影几乎已经凝聚成了实质,口中喷出一道道闪电,火焰,或是冰霜攻击,雨点般朝着光幕中的钟秀,凌蜍二人落下。

    原本的阁楼建筑已经被打成了碎片,各种闪电,火焰攻击几乎将整个光幕之下尽数笼罩,入目处一片火光电蛇。

    钟秀二人根本无法躲闪,各自张开一个护体护罩,苦苦支撑。

    钟秀头顶是一个乳白色的伞形光盾,光盾上浮现处一道道螺旋状的奇妙花纹,散发出一股神圣的气息。

    一道道火焰,闪电攻击在光盾上,使得光盾一阵阵颤抖,不过光盾给人一种坚若磐石的感觉。

    钟秀虽然还能坚持,但是凌蜍的情况就不太妙了。

    他全身被一层深青色的鸡蛋状光幕笼罩,不过光幕已经十分黯淡,有种摇摇欲溃的感觉。

    周围的阵法光幕之上,一个蛇头人身的怪物身影全身散发浓郁的血光,大口一张,一大片血焰飞卷而出,轰击在了凌蜍身周的护罩上。

    “轰”的一声大响,焰光四射!

    凌蜍周围的护罩猛然一颤,光芒再次黯淡不少。

    护罩之中,凌蜍的身体也跟着抖动了一下。

    “钟姑娘,这样下去不行!我们会被耗死在这里,必须要想办法突破出去。”凌蜍脸色涨红,喝道。

    钟秀脸色也很是难看,现在的情况她如何不知道,只是知道归知道,她此刻除了尚能勉力维持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难道,要在这里使用哪个了吗……”钟秀心中暗道。

    黑色光幕之外,黑袍老者墨云阳看着眼前光幕中的情况,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个黑厄胎藏大阵是他花了极大心思才弄到的阵法,他手下的十几名阵法师联手才能布置完成,即便是地阶后期存在被困其中,也根本没办法脱身。

    大阵周围的十几名黑袍阵法师此刻都脸色苍白,两手挥舞间,道道黑光从他们手中飞出,黑光之中隐约还夹杂着一些血丝。

    黑厄大阵邪异无比,施展此阵法不但需要消耗大量法力,还要以本身气血滋养,施展一次大阵,这十几名阵法师恐怕需要经过数年修养才能恢复。

    从眼下情况看来,困死两个地阶存在绰绰有余,不过从所能获得的来看,这个代价也值得了。

    墨云阳全副心思都放在阵法之上,没有注意到他身后数十丈外,一片阴影处闪烁了一下,一个人影缓缓靠近了过来,正是石牧。

    看着眼前的情景,他脸色顿时一变。

    另一道小的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在了石牧肩膀,是彩儿。

    “石头,你怎么这么慢!”彩儿的声音在石牧心中响起。

    刚刚他们分头行动,城主府占地面积太大,石牧到其他地方寻找线索,没有留意到这里。

    石牧没有回答彩儿的话,眼睛看到光幕中的两人,其中一人正是钟秀,心中顿时大震,身形一动便要冲出去,不过下一刻又硬生生用理智控制住了冲动。

    “石头,别冲动,钟秀他们虽然被困住,不知此刻看起来还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彩儿也注意到石牧的异动,连忙劝说道。

    石牧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眼前这个黑色阵法绝不简单,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有种心惊胆寒之感。

    “先不管别的,必须将秀儿救出来。彩儿,将你在这里看到的情况详细和我说一遍。”他心念和彩儿交流道。

    彩儿比石牧早到这里,整个阵法的布阵过程都看在了眼中,急忙这些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

    石牧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阵法附近的十几个翼鹤蛮族,身形一动,潜伏靠近了过去。

    黑厄大阵之中,各种闪电,火焰攻击越发密集。

    轰的一声!

    一道碗口粗细的闪电狠狠轰击在凌蜍身周的光罩上。

    光罩青光连闪,咔嚓一声,浮现出一道裂纹。

    凌蜍脸色一变,不等他做出反应。

    轰轰两声巨响,又有两道粗大电蛇撕裂空气,轰击在了青色光罩之上。

    光罩发出一声沉闷的碎裂之声,仿佛镜面一般碎裂开来。

    凌蜍一呆,就在此刻,又有一道闪电,两道火焰,一道冰霜寒气飞落而至。

    凌蜍大叫一声,身上青光大放,一条十余丈高的青蛇虚影凭空浮现而出,随即融入了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表面皮肤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青色鳞片,身后长出一条巨大的青鳞蛇尾,化为半蟒半人模样。

    凌蜍身体飞快卷成一团,同时蛇尾幻化成道道残影,抽向那些闪电,火焰。

    两道火焰被蛇尾击碎,不过另外一道闪电和一道冰霜还是轰击在了其身上。

    轰轰!

    凌蜍蜷曲的身体一颤,青蟒鳞片被击碎了两处,鲜血渗了出来,口中发出一声闷哼。

    钟秀眼见凌蜍的情况,脸上有些焦急。

    她虽然讨厌凌蜍对她的纠缠,但若是凌蜍被击杀,她一个人情况就更加危险。

    钟秀口中诵念咒语,单手一挥,一道白光从她身上飞射而出,却是一柄二尺长的白色短刀。

    白光一闪,白色短刀飞射到凌蜍头顶,迅速涨大到数丈大小,并且飞快旋转起来,化为了一团白色圆形光盾。

    两道粗大火焰飞射而出,白色短刀立刻迎了上去。

    刀光闪电般飞快盘旋,铿铿数声闷响,两道火焰顿时被绞碎,化为漫天火星。

    凌蜍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钟秀一眼。

    “别愣神,那些攻击我来替你挡住,快去攻击阵法!”钟秀刚刚施展援手,面色一下更白了几分,喝道。

    凌蜍立刻醒悟,口中发出一声嘶叫,水缸般粗大的青鳞蛇尾化作一道青影,打向了黑色光幕。

    “轰”的一声,黑厄大阵猛然一震!

    “发动黑厄大阵的第二重变化,困住他们!今天一个都别想跑出去!”墨云阳连忙喝道。

    十几名翼鹤部阵法师虽然精神上已极度疲惫,但胜利在望,仍是齐声答应了一声,双手姿势一变,发出一道道更加粗大的黑光。

    就在此刻,“嗖”的一声锐响,下一刻一声凄厉惨叫忽然传出,距离墨云阳较远的一名翼鹤蛮族喉咙被一只黑色箭矢洞穿而过。

    他徒劳的握住喉间的箭头,似乎想要挽救自己的性命,手抓了两把,眼中神采迅速消退,身体摇晃了两下,栽倒在了地上。

    周围翼鹤蛮族大惊,紧接着“嗖嗖”两声锐啸再次响起,从后方飞射而至。

    两声惨叫响起。

    一名翼鹤蛮族也被黑色长箭洞穿咽喉,另一个蛮族机警,躲闪了看来,不过也被箭矢射穿了右边肩膀,一条手臂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三名阵法师缺失,使得原本稳固无比的黑厄大阵黑光一阵颤抖,运转立刻缓慢了下来,里面的闪电,火焰攻击顿时减弱了大半。

    钟秀,凌蜍二人眼见此景,脸上一喜。

    “什么人!”

    墨云阳大怒,身形上灰光大放,身形如电般飞扑而出,朝身后那片阴影处冲去。

    他刚才清晰的看到,箭矢正是从那边而来。

    就在此时,阴影处狂风骤起,空气激烈鼓荡,刺目的黑光涌出,仿佛凭空出现一颗黑色太阳一般。

    一股庞大的灵压席卷开来,比起墨云阳的气势丝毫不逊。

    “地阶存在!”墨云阳大惊。

    他身处半空,手中灰光一闪,多出了一柄灰色弧形怪剑,猛然斩下。

    一道数丈大小的粗大剑光浮现,灰光一闪,朝阴影处劈斩而下。

    一声冷哼从不远处的黑光中传出,借着空气剧烈激荡,一只被黑光笼罩的拳头轰击而出,和灰色剑光撞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灰色剑光仿佛纸糊一般,被一击而溃!

    墨云阳心中一惊,正要再次发动攻击,前方黑暗中忽然飞出数十张颜色不一的符箓,朝着他飞射了过来。

    这些符箓散发出强烈的法力波动,尤其是其中几张所蕴含的威能,让墨云阳也有些心惊。

    黑暗中光芒一闪,那些飞射而来的符箓上都亮起了各色光芒。

    墨云阳脸色一变,飞扑而出的身体硬生生停住,随即倒射而回。

    他的反应虽然很快,不过那些符箓速度更快,而且位置不断变化,上下翻飞,很快将墨云阳笼罩了起来。

    轰隆隆!

    数十张符箓同时亮起各色刺目光芒,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将墨云阳席卷了进去。

    那些翼鹤部蛮族眼见此景,顿时大惊,爆炸中心传出的法力波动,让他们心惊胆战。

    墨云阳身处其中,是死是活还真不好说。

    就在此刻,一道黑影从阴影处飞射而出,扑向了这些蛮族阵法师。

    黑影之中,隐约能看到一个全身长满黑色鳞甲的男子身影,面露怒容,眼神冰冷。

    “啊!啊!”

    两声惨叫传出,两个距离最近的阵法师连反应也来不及,便被黑色人影举手投足间击毙当场。

    黑色人影身形如鬼魅一般,连连闪烁下,一时间惨叫声四起,几个呼吸,便有七八个阵法师被击杀,大多是一拳毙命。

    这些阵法师都是星阶术士,近身情况下,如何能挡得住已经施展图腾变身,并加持了高阶风属性符箓的石牧。

    随着一名又一名阵法师被击毙,黑厄大阵光幕震颤起来,眼看便要消散开来。

    这让仍然身处黑厄大阵之中的钟秀和凌蜍先是一怔,旋即脸上露出了大喜之色。(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