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翻脸
    黑肤蛮族抬起手一挥,几个翼鹤族立刻分散开来,朝着客栈各处走去。

    城主府之中,原本一片昏暗的建筑此刻都亮起了明亮的灯光,将城主府照耀的灯火通明。

    “两位,请里面走,接风的宴席已经准备好了。”黑袍老者带着钟秀,凌蜍二人走进了府邸。

    一路上,花园假山,布置典雅,这老者则是笑着向两人口若悬河的介绍起来,脚步未停的朝着里面走去。

    钟秀表情平淡,一双美眸不时朝着周围看去,眼中的警惕之色从未减退半分。

    “钟姑娘放心,云阳道友是在下好友,不会有什么不好企图的。”凌蜍嘴唇微动,传音和钟秀说道。

    “万事小心为上。”钟秀瞥了凌蜍一眼,传音回道。

    黑袍老者走在前面,自顾自的说着什么,似乎没有看到身后二人的交流。

    三人穿过两条走廊,来到一处宽敞的客厅,大厅正中是一个圆桌,桌上摆满了丰盛的美食菜肴。

    此刻圆桌旁已经坐了一个红衣女子,若是石牧在此,定然能够认出,此女正是柳岸的师妹,那个甄姓女子。

    钟秀和凌蜍看到甄姓女子,神情都是微微一怔。

    “两位,幸会了!”甄姓女子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甜甜笑容,向钟秀与凌蜍打招呼道。

    “呵呵,这位是甄道友,乃是冥月教中人,也是老夫的好友,正好也在云翼城,便一起请了过来,两位不会介意吧?”黑袍老者说道。

    “当然不会。”凌蜍连忙笑道,对甄姓女子友好的点了点头。

    钟秀打量了甄姓女子两眼,却没有说话。

    “两位请坐吧,这些菜肴都是翼鹤山脉的特产,经本府厨师精心烹制,在其他地方可是吃不到的!”黑袍老者热情的说道。

    几人分别入座,黑袍老者和凌蜍都是擅长交际之人,甄姓女子也不时发言附和,觥筹交错间,气氛很快热烈起来。

    客厅外的花园角落,一处阴影中,石牧一动不动的站立在那里。

    彩儿的透视异能,让他将客厅里的情况和发生的事情一览无余。

    “石头,我们现在怎么办?”彩儿问道。

    “这个老头将钟秀他们请过来,肯定不怀好意,你我先分头四下探查一下,再作打算。”石牧沉吟了一下,目光四下一扫,说道。

    彩儿答应了一声,振翅朝着远处飞去。

    石牧也朝着另一边潜伏了过去。

    大厅之中,酒过三巡。

    “云阳城主,酒菜已经用过,不知你说的货物在哪里,我们先去看一下吧。”钟秀开口说道。

    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面前的酒杯碰也未碰。

    “呵呵,钟姑娘说的是。”黑袍老者笑道,站了起来。

    “货物?”甄姓女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错,老夫有一批货物要出手,便请了钟姑娘过来看看。甄道友有没有兴趣一起过来看看。”黑袍老者说道。

    “既然云阳城主要做生意,小女子就不便一同前往了。今日多谢城主设宴款待,小女子就此告辞。”甄姓女子笑了一下,朝在座几人拱了拱手,说道。

    黑袍老者将甄姓女子送到了门口,甄姓女子身影很快走了出去。

    “两位,请随我来吧。”黑袍老者对钟秀二人说了一句,朝着大厅旁的一个方向走去。

    转过几个弯,三人来到一栋偏僻的阁楼建筑前,阁楼周围被一层淡淡的黑色光幕笼罩。

    钟秀见此,秀眉一皱,心中不知为何,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里是老夫存放重要东西的场所,所以在外面设了一层阵法禁制。”黑袍老者解释道。

    同时,他翻手取出一枚黑色令牌,口中念念有词。

    令牌光芒一闪,一道黑光****而出,没入黑色光幕之中。

    黑色光幕一闪,缓缓裂开一道门户。

    钟秀神识透体而出,在黑色光幕上探查了一阵,眼神间稍稍一松。

    她对于阵法之道也有一定了解,这个黑色禁制是防护类的禁制,没有其他的攻击功能。

    “两位,请。”黑袍老者说着推开阁楼房门,走了进去。

    钟秀和凌蜍迈步跟了上去。

    黑袍老者听到背后的脚步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便消失无踪。

    阁楼之中空间颇大,不过里面很是空旷,没有桌椅板凳等物,房间中央摆放了十几个架子,外面被一层灰色的布料遮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钟秀眸光一亮,快步走到一个架子旁,伸手掀开了上面盖着的灰色布料。

    然而架子上确是空空如也,竟然什么东西也没有。

    钟秀脸上笑容顿时凝固,转头看向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站在一旁,脸上挂着一丝笑意,竟没有解释的打算。

    凌蜍此刻也掀起一个木架上的灰布,下面也是空空如也。

    “云阳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凌蜍脸色一沉,说道。

    黑袍老者依旧笑而不语。

    “不好!”

    钟秀脸上一变,手中法杖一挥,一道白光飞射而出,化为一道巨大光刃,朝着黑袍老者当头劈下。

    黑袍老者竟然丝毫也不躲闪,身体赫然被光刃一下劈成了两半。

    只是这两半身躯随即“嘭”的一声,化为一阵黑色烟气,在空气中迅速飘散。

    “是幻术!”凌蜍脸色大变,神情愣了一瞬。

    “我们中计了!快走!”钟秀低喝一声,身形朝着阁楼入口处掠去。

    凌蜍瞬间也反应了过来,两人身形化为两道光芒,朝着外面****而去。

    不过就在此刻,阁楼大门忽的“啪嗒”一声,关闭起来。

    外面的黑色光幕也自动合拢,将整个阁楼重新笼罩住。

    钟秀和凌蜍身上几乎同时亮起白青两色的光芒。

    “轰”的一声,阁楼大门被击碎,一白一青两道光芒狠狠轰击在黑色光幕上。

    黑色光幕一阵剧烈颤抖,泛起水波般的波纹,不过还是承受了下来。

    光幕之外,黑袍老者负手而立,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笑容。

    老者身旁,不知何时

    出现了十几个翼鹤族人,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散发出一道道黑光,融入了黑色光幕中,黑色光幕迅速重新稳定了下来。

    非但如此,光幕表面缓缓浮现出八个人形兽首的图案。

    这些怪物模样怪异,看起来凶神恶煞,恍如八个魔鬼一般,在光幕表面游走不定。

    光幕内。

    一道刺目青光从阁楼中飞射而出,灿烂耀眼,发出能够刺破耳膜的尖啸声。

    青光之中是一杆青色,迅疾如雷的刺在光幕上。

    尖刺入光幕半尺有余,便停了下来,再也难以前进半分。

    光幕表面,八个怪物中,一个人身羊首的怪物双目红光一闪,一道红光从其口中飞射而出,轰击在了青色之上。

    青色大震,赫然被打飞了回来。

    阁楼门口,凌蜍脸色一变,单手一招,青色飞回了他的手中。

    光幕上的八个怪物越来越清晰,仿佛要脱离光幕一般。

    “云阳,你这是什么意思?”凌蜍脸色尤其难看,盯着光幕外的黑袍老者,沉声说道。

    “什么意思?哈哈哈……真是可笑,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你还是不明白吗?”黑袍老者狂笑了一声,脸上再无一丝一毫的和善,讥讽的看着凌蜍。

    凌蜍脸色难看之极,身体因为愤怒颤抖起来。

    “你费尽心思将我们引到这里,是想杀了我们,掠夺我们的押送的物资?”钟秀冷冷开口,目光看向光幕上的那八个魔鬼图案。

    “哈哈,还是钟姑娘聪慧。”黑袍老者哈哈笑道。

    “阁下这么做,得罪了天吴商会,难道不担心后果?”钟秀冷声问道。

    “既然决定动手了,我们自然有完全的准备,就不用钟姑娘费心了。”黑袍老者笑道。

    钟秀美眸一闪,粉面如冰,一只手却背在身后,握住了一块紫色玉简,上面泛起道道紫光。

    紫光亮起一瞬,立刻便熄灭下来。

    钟秀秀眉微蹙,握住玉简的手掌紧了一下,上面紫光再次亮起,不过立刻又熄灭下来。

    “嘿嘿,钟姑娘不用尝试了,困住你们的这个阵法叫做黑厄胎藏大阵,不可能从里面传讯出来的。”黑袍老者嘿嘿笑道。

    钟秀神情终于沉了下来。

    “而且,你们留在客栈里的那些人,也已经有人去处理了,现在那里恐怕已经是一片尸山血海了。”黑袍老者哈哈大笑道。

    钟秀和凌蜍听闻此话,脸色顿时大变。

    “是刚刚那个女的,你们竟然和冥月教勾结!”钟秀心念急转,失声道。

    “钟道友真是心思敏锐,猜得一点都没错。不过眼下,你们还是关心下自己的处境吧!”黑袍老者笑道。

    ……

    如墨云阳所言,如今的客栈之中,已经是一片战场,呼喝声,激烈的战斗声,房屋倒塌的巨响连番响起。

    院落之中,天吴商会仅存的护卫们背靠着车队围成了一圈,一个个都身上带伤。

    他们周围四面八方是无数死灵生物,骷髅,腐尸,僵尸,仿佛潮水一般冲了上来。

    院落之外,虚空中张开了一个三丈方圆的空间通道,漆黑幽邃。

    空间之门上方,甄姓女子脚踏黑云,双目光芒流转,口中念念有词。

    在此女四周,也站了几个灰袍人影,正是之前甄姓女子的几名手下。

    几人也口中诵念咒语,挥手打出一道道光芒融入空间通道中,似在维持着通道的稳定。(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