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正文第三百三十三章 邀请与赴宴
    c_t;    /s日pt>客栈院落一片阴影之中,石牧远远望着钟秀住处方向。[ ]

    此刻距那个小薇进入房间已经过了一炷香功夫,钟秀房间竟然丝毫没有动静,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眉头一皱,神识一扫,来人正是冷月彤,脸上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好好游玩了一番回来,心情不错。

    石牧自然不会现身和其打招呼,继续在原地隐匿不动。

    冷月彤蹦蹦跳跳从石牧藏身住处不远走过,脚步忽的一顿,转身朝着石牧藏身方向看了过来,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石牧心中一惊,急忙收敛全身气息。

    冷月彤看了两眼,随即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往前走去,很快消失在了前方。

    石牧暗暗呼出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丝异芒。

    此女修为并不算太高,然而之前夜晚看到的场景,还有种种匪夷所思的能力来看,此女来历绝不简单。

    他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开,此刻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就在此刻,又有一阵脚步声传来,一行数人走了过来,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个黑袍老者,正是石牧刚刚在城主府偷窥到的那人。

    他身后跟着数人,都是翼鹤部的蛮族。

    之前那名客栈老板此刻正诚惶诚恐的跟在一旁。

    石牧脸色一变。

    “石头,这家伙怎么来了?难道他们想立刻动手?”彩儿声音在石牧心中浮现。

    石牧摇了摇头,不过心中念头转动起来。

    “那几位贵客就住在这里吗?”黑袍老者朝着不远处的院落看了一眼,对身旁的店主问道。

    “是的,城主大人。”店主连忙说道。

    “这人是城主!”石牧心中一惊,不由多看了这黑袍老者几眼。

    此人面容干枯,有些像干尸一般,只有一双眼睛确实炯炯有神,身上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黑袍老者点了点头,迈步来到了大院门前,正要推门进去,院门豁然被打开,四五个先天武者跃了出来,拦在了门前。

    “阁下是何人,胆敢擅闯此处!”其中一个红袍男子大喝一声。

    半空之中清影一闪,凌蜍的身影浮现而出。[ ]

    里屋之中白光一闪,钟秀身影也出现在半空,冷冷的看着院前的黑袍老者等人,没有说话reads;。

    “原来是凌蜍道友,这么久不见,对于老朋友就是这般欢迎的吗?”黑袍老者先是看了钟秀一眼,随即满脸笑容的看向凌蜍,口中如此说道。

    此人如干尸般的脸上强行挤出一丝笑容,看起来异常诡异难看。

    “你是……云阳道友?”凌蜍一怔,看清黑袍老者的样子,有些迟疑的说道。

    “呵呵,正是在下。你来到我的城中,也不知会一声。”黑袍老者道。

    “哈哈,我就说这般眼熟。数十年不见,想不到云阳道友已经担任了此处城主之职,恭喜恭喜。”凌蜍当即哈哈一笑,拱手道。

    “凌蜍道友客气了!阁下身为幽灿城主麾下第一悍将,如今可是声名在外,远比我这个小城城主强了!”黑袍老者笑道。

    “钟姑娘,此人并非什么可疑之人,是在下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翼鹤部墨云阳,如今是云翼城城主。”凌蜍转身对钟秀说道。

    钟秀眉头微蹙,并未因为凌蜍的话放松下来,一双妙目打量着黑袍老者。

    凌蜍见钟秀没有说话,脸上有些尴尬。

    “凌蜍道友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姑娘是?”黑袍老者问道。

    “这位是钟秀,钟姑娘,乃是天吴商会的客卿长老。我等此行是为幽灿城主押送一批货物,这才恰巧途经此地。”凌蜍解释道。

    “原来是天吴商会的贵客,老夫有失远迎!”黑袍老者眼睛一亮,连忙拱手说道。

    “云城主客气了。不知你此刻到访,所为何事?”钟秀朱唇轻启,声音清冷。

    “原本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和凌蜍道友旧识多年,想请你过府饮酒闲聊,叙叙旧情,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不过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天吴商会的贵客,不如一起吧!”黑袍老者说道。

    “抱歉,云城主,我等受命押送货物,责任在身,恐怕无暇陪你宴饮。”未等凌蜍开口,钟秀直接回绝道。

    凌蜍眉头一皱,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看了钟秀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哈哈,钟姑娘思虑周全,令在下佩服。至于安全问题,姑娘可尽管放心,此刻是在在下所辖城内,绝没有盗匪有胆量袭击客栈。此次饮酒只是小事,老夫正好有一批贵重货物想要出手,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托付之人,如今见到天吴商会,钟姑娘又如此负责,倒正好一起过来看看,若是合适的话,便有劳钟姑娘代劳了。”黑袍老者说道。

    钟秀听闻此话,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

    黑袍老者也没有催促,与一旁的凌蜍闲聊了一句,言语间,尽是些两人过去的相识经历。

    “云城主,能否请你将货物拿到此处,小女子实在不好离开客栈,若要饮宴,也可以在客栈进行reads;。”钟秀考虑一下,有些歉意说道。

    “那批货物数量不少,是云翼城这十几年囤积下来的妖兽材料,似乎有些不便带到这里来。”黑袍老者脸色有些为难。

    钟秀眼眸一亮,据其所知,商会最近为了做一宗大买,正在明令各地收购妖兽材料,若是能做成这笔买,对她在天吴商会中的地位有很大好处,甚至有可能对那件事也有助益。

    而且,天吴商会声名在外,这种送上门的生意若是还拒绝,若是传出去,也会有损天吴商会的声誉。

    “那好吧,今晚便叨唠了。”钟秀沉吟了片刻,点头说道。

    黑袍老者脸上一喜,眼神深处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异芒。

    “云城主请稍等片刻,小女子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吩咐下去。”钟秀随即又说道。

    “应该的,钟姑娘请便。”黑袍老者连忙说道。

    钟秀转身唤来了院中的护卫,将自己离开后,此地的负责之人安排妥当,并要求轮班守卫者加上一倍,诸如此类的事情,一件件事有条不紊的交代了下去。

    >

    “辛儿,小薇,若是发生什么事情,就用那个东西通知我。”钟秀安排妥当后,嘴唇微动,一缕声音传入了那两个侍女的耳中。

    两人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你们几人也留下来,帮忙看守这里的安全,决不允许出任何岔子,否则拿你们是问!”黑袍老者此刻也转身,面色肃然的对身后几人吩咐道。

    那几个蛮族齐声答应了一声。

    “两位,请吧!”黑袍老者对钟秀和凌蜍二人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

    三人很快结伴朝着客栈大门走去。

    远处,石牧看着三人走远,眉头紧皱,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他明明已经将翼鹤部的阴谋告诉了钟秀,为何她还会如此行事。

    难道是钟秀不相信玉简上的内容?又或者,钟秀另有什么想法或是后招?

    “石头,钟姑娘怎么跟对方走了!”彩儿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跟上去看看。”石牧说着,看了客栈的车队一眼,身形一晃,朝着钟秀三人追去。

    客栈之中,二十来名护卫,几乎站成了一个人墙,将车队团团围住。

    钟秀刚刚已经下过命令,在她和凌蜍回来之前,所有人都不得离开这个院子半步。

    “咦!怎么不见穆石兄?”那个曾与石牧及冷月彤同坐一辆浮云车的紫发青年,目光朝着周围看去,忽的开口轻声说道。

    冷月彤就站在他身旁,听闻此话,秀眉一皱,也朝着周围看去reads;。

    院中确实没有看到石牧的身影。

    “外出未归吗?”紫发青年猜测道。

    冷月彤冷哼了一声,美眸中似乎闪过两道异芒,没有说话。

    “诸位,这里是否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此刻,黑袍老者留下的那几个蛮族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肤翼鹤蛮族走了过来,说道。

    “多谢几位的好意,不过这里有我们看守就行了,不用麻烦各位了。”护卫之中,一个先天后期的精瘦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挡在了黑肤翼鹤蛮族身前,眼神带着戒备的说道。

    钟秀刚刚临走之前特意传音嘱咐过他,要提防这几个翼鹤蛮族,绝不能让他们接近车队。

    “可是,城主大人已经吩咐我们留下……”黑肤翼鹤蛮族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些货物是我们重要的押送之物,几位毕竟是外人,还请不要让我们为难。”精瘦中年男子丝毫不为所动。

    “呵呵,这个自然。”黑肤翼鹤蛮族点头笑道。

    “既如此,我等就去巡视一下客栈里的其他地方吧,失陪。”黑肤翼鹤蛮族接着说道,然后一招手,带着其他人朝着客栈其他地方走去。

    精瘦中年人脸色一缓,走回了车队旁。

    几个翼鹤蛮族走出了院子,为首的黑肤蛮族脸上笑容顿时完全消失,回首看了院子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异芒。(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