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三十章 凌炎晶
    “凌将军,不知道这些妖族还有没有后续埋伏,我建议你我两人一前一后探查周围动静。”钟秀对凌蜍说了一句,身形一晃,飞到了车队尾端。

    凌蜍脸上露出不以为意,不过也催动青翼飞车飞到了车队最前方,神识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车队不断前行,走出了二三十里,此刻太阳高悬,阳光直射下,周围的雾气也渐渐消散开来,视野变得开阔起来。

    此刻已经彻底离开了日康城范围,队伍众人这才缓缓放松下来。

    石牧轻呼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缓缓松懈下来。

    “穆兄,你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嘛。”冷月彤看着石牧,美眸微闪的道。

    “一个不好我们便要和那些妖兽生死厮杀一场,在下自然紧张了。”石牧悠然道。

    “哦,真的是这样吗?”冷月彤显然不信。

    “当然,否则还能有什么原因。”石牧轻笑道。

    “算了,先不说这个。话说刚刚穆兄竟然比凌蜍还要先发现那些妖族,真是让小女子大吃一惊。”冷月彤眼神闪闪的看着石牧。

    “呵呵,穆某天生目力过人,能够看穿雾气而已,所以提前发现了一些端倪。”石牧说道。

    “哼!你这个人说的话半真半假,真是不爽快!”冷月彤哼了一声。

    石牧轻笑一声,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冷月彤嘴角微翘,又说了一句。

    石牧有些无语的将脑袋转向一边,自顾自盘膝打坐起来。

    ……

    一抹金色的晚霞呈现天际。

    此刻,钟秀一行人离开日康城已经有数千里之遥了。

    半个月下来,沿途周围的风景不断在变化,眼前的视野也渐渐开阔起来。

    按照原定路线,距离苍旭城还有一个多月的行程。

    这一路行来,虽然也不时有成群结队的妖兽出现,觊觎商队的货物,不过实力大都在先天左右。

    对于这些先天的强者和星阶术士来说,只要没有地阶以上妖兽出现,便根本不算什么大问题,甚至用不到凌蜍和钟秀出手,便被这些人争先恐后的上前屠戮一空了,因为凌蜍宣布,谁杀了妖兽,那妖兽身上的材料便归谁。

    唯一的一次,在众人穿越一座山谷时,遭遇了一群穿山甲妖兽偷袭,其中为首的是一头地阶初期的穿山甲,借着地势之利,着实让凌蜍和钟秀好一阵忙活,不过终究还是将对方赶跑了。

    不过那场战斗中,却有三名先天图腾勇士不慎被神出鬼没的穿山甲洞穿身体,生死当场。

    经此一役,众人本有些懈怠的神经,再次绷紧了几分。

    钟秀除了临阵迎敌之时,每日里大多时间都在最后一辆浮云车里盘膝打坐,为整支车队压阵。

    凌蜍则独自驾驭着青翼飞车,处于车队最前方。

    他见钟秀这一路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自己这个护卫统领毫无交集的模样,一时有点心急起来。

    刚见钟秀之时,凌蜍简直惊为天人,能与钟秀同路,心中颇为得意。

    这一路过来,他也总是想找机会与钟秀搭话,可钟秀一副淡漠的模样,让凌蜍实在无计可施。

    不过凌蜍可不是心甘情愿之人,最近一两日里虽然沿途风平浪静,他心中可是波澜起伏得很。

    一道青光从队伍前方缓缓飞至最后一辆浮云车旁,青光一敛,露出一座青色飞车。

    商队中的众人对凌蜍的意图均是心知肚明,不过碍于其身份实力,则大多是暗地里笑笑,也不多说什么。

    只有倒数第二辆浮云车中的石牧见此,却是眉头微皱。

    “穆兄,看来这凌大将军又要对钟长老展开一番追求攻势了,哈哈!”冷月彤看了一眼身后的青翼飞车,笑道。

    石牧仿若未闻般,并没有搭理对方。

    “钟姑娘,此处乃是西贺东部有名的松涛石坞,满目苍翠,奇石嶙峋,在夕阳映射下堪称一绝。这几日大家赶路辛苦,钟姑娘也未曾好好休息,不如在此歇息片刻,再赶路不迟。”凌蜍说道。

    “凌将军的好意,钟秀心领了。天色渐晚,此去下一座城池还有些距离,还是赶路要紧,否则又要露宿荒郊野岭了。”钟秀淡淡道。

    “就歇一会也来得及,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养足了精神好赶路!”凌蜍又劝道。

    钟秀秀眉微蹙,也不理他。

    “对了,钟姑娘,在下这几日看地图,过了前方那座翔殷城,有几处妖兽盘踞之处,为了商队安全,在下有些想法想与姑娘商量,不知姑娘可否移步在下的飞车?”凌蜍有些尴尬,话锋一转的建议道。

    “依我看还是不必了,前方的情况我之前早已做过调查,那些妖兽部落与我天吴商会有生意往来,并无什么大碍。还是按既定路线前行吧。”钟秀并不抬头,在车中说道。

    凌蜍本已放低姿态,没想到还是被其一呛,心中颇为不快,不过还是按下性子,陪笑道:

    “这……在下看钟姑娘多日来驱车劳顿,这浮云车又矮小破旧,不如到在下的飞车中歇息,在下的飞车……”

    “不必了,商队前方还需要凌将军开路,请回吧。”还未容凌蜍说完,钟秀一口回绝道。

    凌蜍额上青筋暴起,捏紧了拳头,暗中吸了口气。

    “凌大将军,你有所不知,我们人族的风俗跟你们蛮族可不一样,你如此就邀钟长老移步你的飞车,岂不是有男女授受不亲之嫌?”钟秀身旁,一位模样清秀的绿衫女子道。

    “小薇说的是,钟长老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上谁的飞车的。”另一位娃娃脸的蓝衫少女附和道。

    这两人是商会专门指派给钟秀的助手,也算是其亲信。

    被这两个女亲信一顿抢白,凌蜍虽心有不甘,但碍于钟秀的月阶术士身份以及天吴商会中的地位,他也不敢造次。

    不过这一路山高水长,有的是时间,想到这里,凌蜍又得意地笑了起来。

    前方浮云车上,众人看凌蜍又是一副吃瘪的模样,心中好笑,有些暗中爱慕钟秀的,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

    石牧见钟秀危机解除,心中微松,不想一旁又飘来冷月彤有些吃醋的声音:

    “穆兄这么在意钟长老,何不上前相认呢?”

    “冷姑娘何出此言?”石牧反问道。

    “相不相识你自己心里有数,放心吧,我不会揭穿你的。”冷月彤略带戏谑的说道。

    石牧不再理她,站在浮云车一角凝视前方,心中隐隐有几分慨叹。

    若不是因为自己,钟秀也不会放弃仙缘,千里迢迢从东洲陆山王朝进入西夏古国,并不知为何加入了天吴商会,来到了这妖蛮横行的西贺大陆,一路上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无论如何,自己既然在此遇到了她,便要尽自己所能保护好她。

    眼下看来,前方定会有一场恶战,敌在暗我在明,自己隐蔽在暗处更容易救她。

    “怎么,穆兄又发现前方敌情了?”冷月彤看石牧不理她,顺着石牧的目光看了一眼,问道。

    “这里前方不远处就是翔殷城,哪里会有什么敌人,冷姑娘莫不是草木皆兵了吧?”石牧道。

    “没有就好!小妹我只是好奇穆兄的目力惊人,不知穆兄练的是什么功法,有此等神力,小妹自幼对各种奇怪的功法可是相当感兴趣的。”冷月彤美目传情地看向石牧。

    “穆某练得都是些不入流的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石牧道。

    “你真是太过谦虚了,此等神技竟被称为雕虫小技,真不知穆兄身上还有多少雄才大略呢?咦,穆兄,你那只鹦鹉灵宠呢?似乎很久不见了。”冷月彤大咧咧地笑道,随即像是发现了什么,好奇地左看右看起来。

    “翅膀长在它身上,我怎么知道它去哪了?”石牧说完,也不再搭理对方,盘腿调息起来。

    冷月彤讨了个没趣,撇了撇嘴,只好闪身到一旁,也不再说话。

    接下来的十余日里,一行人日行夜伏,途中经过几个较小的城池,倒也没再遇到什么意外。

    石牧因为与冷月彤同处一车,自然引得一些蛮族男子对其嫉妒不已,也让他大感无奈,好在自己平日里颇为低调,并未暴露身份。

    十余日后的一天深夜,一片山林之中。

    这里已进入狼獾一族的出没范围,狼獾妖兽习惯于昼伏夜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商队夜间并未赶路,所有人在此露营,并每个时辰由十人值夜。

    就在此时,石牧发现冷月彤悄悄离开了浮云车,身影如鬼魅一般,向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去,并未引起那些值夜人的注意。

    石牧见此,当即与彩儿取得联系,让其跟上一探究竟。

    毕竟对于此女真实的身份来历,他一直有些好奇。

    通过与彩儿的共享视野,石牧发现此女一路鬼鬼祟祟,来到树林深处的一座小型石洞中,掏出一块白玉晶石,低声细语了几声,晶石表面散发出点点白光,随着白光越聚越多,在其身前竟凝聚成一个人影。

    那人影一见冷月彤,立刻俯首下跪,口中称道:“属下参见七小姐!”

    “起来吧。你急着见我,究竟所为何事?”冷月彤竟一改往日的大大咧咧,沉声问道。

    “教主因为七小姐就这么跑了,大为光火,给属下几个限定期限找到七小姐,属下也实在被逼得没法了……看教主的意思……也……也不需要七小姐亲自来寻那凌炎晶吧,不如,不如小姐……”

    “本小姐要做何事,何时轮到你们插嘴?快给我滚!找不到我是不会回去的。”说完,冷月彤纤手一挥,白光消散而去,她又悄悄地潜回了浮云车。

    “教主?凌炎晶?”石牧眉头微皱,心中喃喃道。(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