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化解危机
    “何方妖孽竟然敢拦我的车队,好大胆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凌蜍看了一旁的钟秀一眼,挺胸冷喝道。

    “哼!某家管你们是谁!敖奎大人有令,所有出城之人必须经过我们的搜查,找出杀害赤环大人的凶手,胆敢拒绝检查的,一律格杀勿论!”紫黑长琵族大汉说道。

    凌蜍大怒,正要说话,一旁的钟秀美眸微闪,玉唇轻启的说道。

    “敢问这位妖族道友尊姓大名?”

    其声音仿佛黄莺出谷般温婉,让人心中不由得一静。

    紫黑长琵族大汉看了钟秀一眼,钟秀钟灵毓秀的绝世容颜让其也不禁微微一呆。

    “某家妖蟒一族毕旭。”妖族大汉说道。

    “原来是毕道友,幸会了。不知阁下刚刚所说的检查,是什么意思?”钟秀问道。

    毕旭见钟秀容貌俏美,加上言语间颇为客气,神色稍缓,微一犹豫,翻手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紫色弯月灵器,微微一晃。

    弯月灵器上顿时紫光大放,释放出一股紫色雾气,在身旁凝聚成一个紫色门扉,立在地面之上。

    “这是我妖族的一件感应秘宝,你们只需走过此门,其便能够感应到我妖蟒一族的神魂,若你们中确实没有+长+风+文+学,ww↑w.c︾fwx.◎t击杀赤环大人的凶手,自然会放你们安然通过。”毕旭说道。

    听闻此话,众皆哗然。

    钟秀秀眉一皱,那个紫色弯月灵器,说是感应灵器,但到底有什么用,是否会有什么不良后果,谁也无法断定。

    车队这里,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为首的凌蜍和钟秀,似在等二人的反应。

    石牧脸色也是微变,看了钟秀一眼,伸手握住了陨铁黑刀的刀柄,心中念头转动起来。

    虽然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身份,但若是对方有危及钟秀的举动,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竟然要凌某接受你们妖族的检查,简直是痴心妄想,你以为你们是什么人!”凌蜍勃然大怒,大喝道。

    他刚刚在钟秀面前夸下海口,此刻怎么会妥协,丢了面子。

    “不接受便死!”毕旭性情本就暴躁,此刻被凌蜍一激,眼中怒火大冒。

    “谁死还不一定呢!”

    凌蜍冷哼一声,身上青光大放,身形****而出。

    他的身形恍如一道青色流星,带起了尖锐的气爆,眨眼间便到了毕旭身前不远处。

    凌蜍右拳之上青色光芒汇聚,隐隐形成一个数丈大小的狰狞蛟首虚影,一拳轰然击出!

    毕旭脸色微变,似乎没预料到凌蜍速度如此迅疾。

    他大喝一声,身上长袍无风自动,额头紫光大盛,一掌狠狠拍出。

    紫色光芒透体而出,凝聚成一个七八丈大的紫色巨掌,和凌蜍的青色蛟首拳头轰然相撞。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紫色巨掌赫然被一下撕裂,凌蜍的拳头在地阶妖族眼中急速放大。

    毕旭脸色一变,怒喝一声,手掌上紫光一闪,浮现出一枚枚紫色鳞片,横在身前和凌蜍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重响,两道身影各自弹开。

    毕旭往后退了几步,掌心一阵刺痛,表面的紫色鳞片赫然被击碎了几枚。

    凌蜍身形也被震飞,倒退了几步,面色微微泛白。

    一击之后,双方大体上势均力敌,二人也随之收起了些许轻敌之意。

    毕旭由于准备不足,刚刚的交锋中,略略吃了一个小亏,瞳孔由于愤怒瞬间变成了紫色。

    “受死!”

    他低吼了一声,身上紫色光芒大放,一股狂暴的气息从他身上猛然散发而出,蓦然化为一条二三十丈长的巨蟒冲天而起,额头处三角紫色花纹光芒大放,血盆大口一张,身形华为一道紫色长练,朝凌蜍狂噬而来。

    身后的一众妖族也发出阵阵吼声,将半圆形的包围圈围得更小了一些,一副作势欲扑的样子。

    凌蜍胸口青光狂闪,身上光芒一闪的浮现出一条巨型青色巨蟒法相,与毕旭所化紫色巨蟒本体大小相仿,身形一晃,正欲迎向对方。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从旁边飞射而来,落在了凌蜍与毕旭之间,闪动间凝聚成一面数丈方圆的圆形白色光盾。

    光盾之上波光粼粼,仿佛水面一般。

    毕旭所化紫色巨蟒飞扑到光盾之前,速度丝毫未减,额头紫光大放,一道棱形紫色光柱轰击而出,狠狠砸在光盾之上。

    不过却没有发出预料中的惊天巨响,紫色光柱打在光盾正中央,竟将白色光盾打的向内凹陷了下去,并形成了一团紫色光球。

    光盾向内凹了一尺的距离,不过这一尺距离,也似乎耗尽了紫色光柱的所有攻势。

    就在此时,光盾白光大放,发出一声啸声,轰然消散。

    毕旭所化紫色巨蟒身体也被震得硬生生停了下来,周身紫光一闪,再次化为一名大汉,转首看向远处手握法杖的钟秀,脸色一变。

    但见钟秀脑后,一轮月牙般的白色月影正缓缓消散。

    “毕道友,还请暂莫动手,小女子有话要说!”钟秀收起了法杖,开口说道。

    “有什么话说吧。”毕旭眼中紫光一闪,看了钟秀一眼,略一犹豫,手臂一挥,后面原本已经飞扑而出的妖兽也停了下来。

    车队之中,石牧看着钟秀的背影,眼神中露出一丝意外。

    数年不见,钟秀实力竟然进步到这等地步,如此轻描淡写便挡住了一个地阶妖族变身后的攻击。

    “毕道友,请看一下此物。”钟秀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古铜色令牌,令牌之上用红笔绘制出了一副奇怪的符文。

    毕旭看了令牌一眼,脸色忽的一变。

    “天吴商会的令牌,你们是天吴商会之人?”毕旭面色一阵阴晴不定,问道。

    “正是,小女子姓钟,如今身为天吴商会客卿长老一职,此次我等是为日康城主幽灿押运一批货物前往苍旭城。毕道友,我等不愿和你们开战,你们人数虽然多过我们,不过若论实力,也并未占绝对上风吧。”钟秀继续说道。

    毕旭眼神一闪,他身后的妖兽虽然多,但是先天妖兽的数量却并不太多。

    反观钟秀那边,整整六十多人里,几乎全部拥有先天修为,或是星阶术士,地阶存在还有两人,真的厮杀起来,妖兽这边也必将伤亡惨重。

    毕旭眉头皱起,沉吟了起来。

    “小女子虽然数日前才来到日康城,不过对于当年妖蟒一族赤环道友被杀一事也略有耳闻。据小女子所知,赤环道友被杀的那段时间,凌蜍将军一直在日康城,可从未出过城,此事妖蟒一族应该也应该调查过。小女子则是近日才来的这里,我二人都不可能是击杀赤环道友的凶手。”钟秀侃侃而谈。

    毕旭看了凌蜍一眼,他对于日康城主的这个颇为出名的地阶手下,自然是知晓的。

    这段时间里,蟒妖一族为了赤环被杀一事,也做了很多调查,凌蜍确实被排除在了凶手之外。

    “而小女子身后的这些人,都是先天修为,或是星阶术士,单凭他们,恐怕连伤到赤环道友一下,也不可能吧?”钟秀转首看了身后众人一眼,淡淡笑道。

    毕旭看了石牧等人一眼,眼神中紫光闪烁,暗暗放出神识之力探查起来。

    从这数十人身上散发的气息亦或是法力波动来看,确实都是先天修为或是星阶术士,没有地阶或月阶存在隐匿其中。

    “所以于情于理,我等都不可能是击杀赤环道友的凶手,还请毕道友明白这些,放我等过去。我天吴商会和贵族也有生意上往来,希望不要因此伤了和气。”钟秀说道。

    “既然你们不可能有凶手,那走一遭这门,又有何妨?”毕旭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钟秀面色一沉,眼神变得冷淡起来。

    “想要我接受你们妖族的搜查,妄想!”凌蜍喝道。

    “我天吴商会一向和气生财,不愿和任何势力结怨,但是也并非胆小怕事。阁下若是坚持要为难我等,不给敝商会这个面子。我等说不得也只能迎战。不过日后,小女子会亲自向商会高层详述此事。”钟秀淡淡开口。

    毕旭心中转过无数念头,权衡着利弊。

    其族中确实和天吴商会有不少生意上的来往,获得了不少便利和好处,若是得罪了对方,敖奎恐怕也会怪罪自己。

    思量间,对面凌蜍身后青色巨蛇法相灵光闪动,仰出一声锐啸,钟秀手中法杖缓缓举了起来,上面泛起白色光芒。

    两股庞大气势压迫而来,毕旭脸色微变,不过他自然承受的住。

    只是他身后的众多妖兽,眼中已经露出几分畏惧之色,有的甚至在缓缓后退。

    “好吧,今日便给天吴商会一个面子,你们过去吧。”毕旭一挥手,道。

    围成半圆形的妖兽纷纷向着两旁推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多谢毕道友。”钟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收起了法杖。

    凌蜍冷哼一声,也收起了青色长枪。

    车队缓缓从妖兽中穿过,走进了前方的雾气中。

    在雾气翻滚间,车队渐渐消失了踪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