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城主的委托
    片刻后,石牧踏入宅院之中,朝着其中一间房子走去,那里正是他作为符室的地方。

    “石头,算起来,俺们在这个城里也待了一年多,整天待在这个地方,真是无聊死了。话说以你现在的实力,遇上敖奎是否有把握逃走?”彩儿抱怨道。

    “不行,我现在的实力,面对一个普通地阶中期或许还可勉强一战,但是地阶后期就悬了。况且敖奎怎么说也是一族之首,必然有什么杀手锏,我可没把握能跑得掉。”石牧说道。

    “要是烟罗老大愿意出手就好了。”彩儿道。

    “别多想了,好好戒备周围,有什么情况告诉我。”石牧说着,继续朝符室走去。

    “那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啊?”彩儿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

    “日康城外的情况,那个城主应该早就已经通知了蛮族高层或是想了其他办法,蛮族方面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下去,否则消息一经传开,其他妖族纷纷效仿,那局面对蛮族可不利。”石牧说道。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那我去了。”彩儿说着,双翅一振,朝空中飞去。

    石牧打开符室房门,走了进去。

    这一阵子,烟罗索要灵石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再过几日,估计会来取下一次灵石,必须提前准备好才行。

    不过这样一来,其储物戒指中的那种奇异绿花也积攒了不少。

    两日后的下午,石牧离开住处,朝浓眉店主艾拉木的店铺而去。

    走在街道上,石牧看着周围的人群,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街道上不少人神情异样,形色匆匆的朝着一些酒楼等人多的地方聚集过去,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石头,城里这些人今天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彩儿也注意到了异样。

    “的确有些奇怪。”石牧点了点头,此刻他已经走到了艾拉木那家漆黑巨石所筑的店铺前。

    “我先去把符箓卖掉,你去周围打探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石牧略一沉吟,如此吩咐道。

    “包在俺身上。”彩儿答应了一声,振翅飞了起来。

    石牧迈步走进了店铺,艾拉木正站在柜台后面,店内还有几个顾客盘桓浏览。

    “这位道友光临敝店,可是需要什么东西?”石牧刚一踏进店铺,艾拉木便立刻看到了他,眼中喜色一闪即逝,不过态度却是不温不火的说道。

    “我要买一批妖兽材料,数量较多,不知价格上可有优惠?”石牧说道。

    “没问题。道友还请移步雅阁详谈。”艾拉木点了点头,让店内伙计照看生意,和石牧朝着里面走去。

    二人进入了一个偏厅,艾拉木一挥衣袖,偏厅四壁内亮起一阵白光,张开了一个白色结界。

    “穆道友,请坐。”这时,艾拉木已换了一副神情。

    刚刚那些是二人交接的暗语,为了防止被其他人察觉到石牧的身份。

    “不必客气,这些是这次的份额。”石牧取出了一沓符箓,递给对方。

    艾拉木脸色一喜,急忙接了过来,清点了一下,脸上喜色更甚。

    这次的符箓中,高阶符箓比上一次多了一些。

    高阶符箓价格远超中阶符箓,而且数量极少,利润极高,他又能多赚不少灵石。

    “穆道友辛苦了,这次高阶符箓数量不少,按照我们约定的价格,总共两万一千枚灵石。”艾拉木说道。

    石牧对此早已有过计算,闻言点了点头。

    “穆道友稍等。”艾拉木走了出去,很快便又回来,手里提着一个小布包,递给了石牧。

    石牧神识一扫,里面是一小堆中品灵石,数量正好。

    他将布包收了起来,朝艾拉木打了个招呼,正要朝外面走去。

    “对了,今日城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异样,所有人都看起来行色匆匆,店主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石牧脚步一顿,问道。

    “哦,穆道友莫非没有听说?”艾拉木闻言,露出有些诧异的神色。

    “听说什么?在下这几天都在闭门修炼,基本没有外出。”石牧说道。

    “那就难怪了,其实今日城内出现了一个流言,说是盘踞城外一年多的那个敖奎不知为何,前几日已经离开,不知去向。”店主说道。

    “此话当真?”石牧闻言一惊。

    “具体真假在下也不敢妄下判断。不过据说幽灿城主已派人专门出城探寻过,似乎真的没有找到那个敖奎的踪影。”店主说道。

    “这倒是个好消息。”石牧听闻此话,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穆道友也打算出城了吗?”艾拉木注意到了石牧的神情,问道。

    “不错,在下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也该离开了。”石牧点头。

    “那穆道友多加保重,若是有机会再路过日康城,别忘了来看看我这个老朋友!”艾拉木略有些遗憾的说道。

    石牧显然是由于敖奎围城的缘故而逗留此处,否则以其的制符造诣,恐怕根本不会在这个小城待这么久的。一旦石牧走了,他的这个生意也就做不成了。

    不过这段时间他已经发了一笔大财,他之所以能在这城中将立足并将生意越做越大,本身就是因为他是个知足的人。

    “呵呵,以后穆某若有机会再来日康城,一定来看望艾店主,我们还有合作机会。”石牧微笑道。

    他和艾拉木又闲聊了两句,便快步走出了店铺。

    “石头,我打听到了一个大消息!你猜是什么!”他刚刚出了店铺,彩儿便飞落在其肩头,叫道。

    “我也已经听说了,是那个敖奎离开了是吧?”石牧说道。

    “不错!现在城里很多被困的人都在纷纷组团,想要结伴出城,我们不如也趁此机会出去吧。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实在是闷死了。”彩儿兴奋的道。

    石牧面露沉吟之色,考虑了片刻后,开口道:

    “还是慎重些,那敖奎是否真的离开,此刻还不得而知,先调查清楚再说。”

    说着,他朝着天吴宝轩方向走去。

    天吴宝轩消息灵通,对于城外的情况或许会了解的更多。

    ……

    就在石牧在天吴宝轩与艾拉木交谈的这段时间里,天吴宝轩也迎来了两名特殊客人。

    商铺一间偏厅之中,此刻分主宾的坐了几人。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一双白眉倒竖的青袍老者端坐在主座之上,之前那个接待石牧的史掌柜则神色恭敬的站在老者身后。

    青袍老者身上散发的气息宏大沉稳,俨然也是一名地阶存在。

    左手边的座位坐了二人,其中一个头戴紫金冠的威严中年人,赫然正是日康城城主幽灿。

    幽灿旁边还有一个身着灰裙的美貌少妇,自是冥月教派驻日康城的分坛坛主逄玉。

    “呵呵,幽城主和逄坛主同时大驾光临敝店,老夫深感荣幸。”青袍老者说道。

    “吴长老客气了。我们两人来此叨唠,一来是想向吴长老道谢,城外的敖奎此番会忽然离开,应该是贵商会的手笔吧?”幽灿目光一闪,笑道。

    “幽灿城主过誉了。我天吴商会不过是西贺大陆的一个寻常商会,做的只是买卖生意,岂有这等大能耐。”青袍老者不动声色的说道。

    幽灿笑了笑,并没有继续纠结此事,神色一肃的继续说道:

    “至于另一件事情,想来想去,也只能来拜托天吴商会了。”

    “幽城主请说。”青袍老者与史掌柜互望一眼,说道。

    “我想要委托天吴商会,将一批东西送往苍旭城,交给苍旭城主。”幽灿说道。

    “苍旭城?是有此往西约两万里的那座蛮族大城吗?”青袍老者问道。

    “正是。”幽灿点了点头。

    “如今这敖奎虽然离开了,不过据我所知,他走之前派遣了其族内另一名地阶妖族统御城外的妖兽,此刻出城可无法确保万全。”青袍老者沉吟了一下,说道。

    “吴老谦虚了,以天吴商会的名头,您只需亮出招牌,西贺大陆可没有几人敢不买账吧。再怎么说冤有头债有主,他敖奎总不见得为了此事得罪你们天吴商会。”幽灿说道。

    青袍老者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淡然的看着幽灿。

    “至于报酬之事,吴老尽管放心,必定会让您满意。”幽灿继续说道。

    “敢问幽城主,您运送的是些什么东西?”青袍老者沉吟了一下,问道。

    “物品清单在这里,还请吴老过目。”幽灿说着,手中青光一闪,取出一块玉简,递给了青袍老者。

    青袍老者接过,一丝神识探入了其中,白眉微微一扬,似乎有些动容的样子。

    “好吧,此事我天吴商会便接下来了。”青袍老者考虑了片刻,点头说道。

    “好!那就拜托吴长老了。对了,逄玉道友正好也有东西要送往内地,想顺便一起委托给贵商会。”幽灿说着,目光一转的看向了身旁的逄玉。

    “正是,不过小女子委托的东西较少,送往的位置是苍旭城附近的一座小城,这个是物品清单和护送的报酬,请吴长老过目。”逄玉也取出一块玉简,递给青袍老者。(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