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二十章 重操旧业
    石牧来到了洞窟外的宅院中,目光四下一扫,落在了宅院边缘处一座黑石房屋之上。

    一催体内真气,虚空一拳击出,一只赤焰缭绕的拳影凭空凝聚而出,带着一股灼灼热浪,一下轰击在了不远处一座石制房屋之上。

    “轰隆”一声!

    乱石飞溅,房屋一面墙壁上,赫然被洞穿出一个数丈大的孔洞,与之相对的另一面墙壁,同样被洞穿而过。

    石牧心中大喜,修为进阶至先天后期后,他的实力也有了飞跃性的进展,随随便便的催动真气离体一拳,便有此等一连洞穿两面看似坚硬似铁,足有尺许来厚石墙的威能。

    他眉梢忽的一挑,闭目感应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忽的睁开眼睛,袖子一挥,口中诵念咒语。

    下一刻,身前红光连闪,六团脸盆大小的火球在周身浮现而出,如流星一般朝着石屋轰击而去。

    轰隆隆一阵巨响,焰光腾腾!

    石屋发出一阵剧烈的震动,大片火焰包裹着的碎石四散飞出,石屋千疮百孔下,只是坚持了几息,便轰然倒塌。

    石牧见此情形,露出满意之色。

    他的法力修为并没有提高,但火球术的威力却比以前大了不少,究其原因,便是随着赤猿火经进入第九层,他对于火属性的元素感应力又提升了不少,如今已差不多有六度了,已超过了自己对于空间之力的元素感应力。

    此刻,他只要闭上眼睛,便可以清晰无比的感受到空气中蕴含的火属性元素,已可随心自如的调动这些元素,发动真气或是法力攻击了。

    说起来,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的进阶,大部分功劳要归功于这火元桃王,怪不得会引得地阶实力的强者都去争得头破血流。

    “石头,你突破后,实力似乎增进了很多啊!”就在此时,彩儿从远处飞了过来。

    石牧闭关这段时间里,彩儿闲着无聊,便自告奋勇的出去,说是要为石牧望风。

    “如今城外情况如何?”石牧问道。

    “据说敖奎已有一段时间未现身了,不过那些妖兽还在附近盘桓。”彩儿道。

    石牧点了点头,转身朝地下洞窟走去,彩儿跟了上去。

    片刻后,石牧身处盈火阵中,四下瞅了瞅,不由一阵苦笑。

    在自己闭关的这段时间里,阵中的火灵石已经过了数次更换,此时这最后一批也已消耗大半,光芒也暗淡了不少。

    如果要继续在这种城中待上一段时间,继续利用此阵修炼,巩固一下境界,则必须再购买一些火灵石才行。

    这样一来,赚灵石成了眼下的当务之急。

    石牧检查了尘渺戒中的物品,目前能拿出去交换灵石的除了一些之前收缴的法器灵器外,还有一些灵草灵药和矿石材料。

    这些东西里,除了那几件灵器,其他的恐怕也卖不出多少价钱。

    而那几件灵器都是能增加实力之物,他如今还不愿意随随便便就卖了。

    就在此时,石牧目光一闪,落在了尘渺戒内空间的角落,一大沓兽皮之上。

    看来现在,只能继续老本行了。

    画些符箓对他而言并非难事,不过此处不比东洲大陆,他决定先去城中打探一番,看看这里的情况再说。

    一念及此,他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石头,又要出去吗?”彩儿问道。

    “嗯,有事要办。”

    石牧说着,很快出了住处,来到了城中的商铺街道,开始在一家家的商铺中进进出出起来。

    直至傍晚时分,他才走出街道,朝着城北的住处走去。

    尘渺戒中,已多了不少兽皮符纸,和一些绘制中高阶符箓的材料。

    通过在这些商铺中的走动,以及有意无意的与人对话中,他对于西贺大陆的符箓一道,已有了一番了解。

    西贺大陆妖蛮之间的战争相对频繁,符箓对敌见效快,常常有保命之效,因此蛮族对于符箓的需求量还是不小的。

    如其之前所料的那般,相较于旺盛的需求,蛮族符师却是十分稀缺,具有此天赋的蛮人实在少得可怜,曾使得符箓价格一度十分昂贵。

    不过这种情况在冥月西教出现后,却得到了一些改变,由于冥月西教以术士魂师为主,故而善于制符一道的人也远比蛮族多,西贺大陆各大蛮族之间的符箓生意,如今倒有一大半,是掌握在冥月教手中,也使得西贺大陆的符箓供应和价格,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不过即便如此,市面上流传的也基本是低中阶符箓为主,价格也几乎是东洲大陆的近十倍,高阶的还往往有价无市,一经出现,便会被各大蛮族部落争相抢购。

    石牧想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兴奋。

    眼下城外情况复杂,时间已久,迫不及待要出城的人自然会有不少,对于符箓的要求自然只增不减,自己只需要炼制一些中高阶符箓出来,赚取的灵石便足够他未来不少日子的盈火阵花销了。

    石牧走过一处街口,前面围了一大群人,议论纷纷。

    他目光一闪,这里正是城主府发布公告的地方,围了这么多人,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沉吟了一下,走了过去,混入了人群之中。

    告示栏里贴了一张新的告示,石牧脸色微微一变。

    告示内容是悬赏寻找猎杀赤环巨蟒之人。

    “石头……”彩儿有些担心的看了石牧一眼,石牧神情平静,似乎没有看到眼前这些一般。

    石牧混在人群之中,听着周围之人的议论。

    原来沼蝰蛟帅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的围城之举,大大影响了城中的各项事情的运作,那幽灿城主终于坐不住了,决定抓住罪魁祸首,以尽快平息此事。

    石牧看了一会,很快转身走出了人群,朝着住处方向走去。

    ……

    五日后,住处的一个房间之中。

    石牧有些疲惫地看着桌上一堆符箓,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这几日里,他没日没夜的绘制中阶符箓,五日辛苦的结果,便是面前这四十余枚中阶符箓。

    虽然都是一些金罡符、火矛符及罗藤符之类,在东洲大陆看似寻常的中阶符箓,但是在这西贺大陆,比起那些图腾符箓来,效果不知好几倍。

    石牧将所有符箓收起,再次走了出去。

    半日之后,他便回到了洞中,那些符箓已经销售一空。

    除去绘制材料等成本,差不多赚了三四千灵石,虽然不多,但一个月下来,也可以赚个两万灵石了。

    这些符箓他没有去卖给天吴宝轩,那个商会势力太大,石牧心中下意识不远招惹他们,也不想对方知道自己太多秘密。

    他将符箓都卖给了当初打探凌天峰消息时的那家店铺。

    那位浓眉店主名叫艾拉木,当时给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他已经和对方达成共识,日后都会将制作出的符箓卖到这里,不过对方必须为石牧保密,而且需要代石牧搜集火属性灵石,和各种画符材料。

    搜集材料不过是小事,隐藏之事他更是求之不得,若是被其他店铺知道石牧这个符师在,这等赚灵石的机会哪里还会留给他的店铺。

    ……

    一个月后。

    石屋之中,石牧站在石桌前,深吸一口气,随即徐徐吐出。

    随后,他从旁取过一张精美的兽皮符纸,放在了身前。

    这一次的符纸都是他花大价钱购置来的高级兽皮符纸,是打算炼制高阶符箓的。

    经过连续之前的几次炼制尝试,他如今对于高阶符箓自问也已有不少把握,可以试着尝试一番。

    思量间,法笔上亮起光芒,落在了符纸上。

    ……

    五天过去,石牧满脸疲惫,脸上也长出了不少胡茬,不过脸色间却颇显兴奋。

    桌子上放了十余张符箓,表面灵光闪烁,赫然都是高阶符箓。

    八张青色的风影符,三张土黄色的地遁符。

    风影符因为之前已经有所尝试,这回他在灵目的加持下,成功率颇高,一共画出了八枚。

    土遁符也是《乾天符经》中记载的五行符箓之一,由整整三十五个符文组成,且符文间迂回交错,要不是有灵目,恐怕一枚都不能成功。

    纵是如此,石牧也在毁掉了十来张兽皮的情况下,才绘制出三枚而已。

    石牧自己留了两枚风影符,一枚土遁符,随后将剩下的交给了艾拉木。

    当艾拉木接过这八张高阶符箓时,看着石牧的那眼神,似乎在看一个怪物一般。

    没过多久,艾拉木的店里有高阶符箓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此事自然也引起城中一些强者的注意。

    不过艾拉木也是个精明之人,对于石牧的行踪更是三缄其口,连一丝一毫都没有透露出去。

    如此三个月下来,石牧画符所得的灵石已经小有规模,再次达到了六七万之巨,且其中以火属性灵石为主,用于维持盈火阵也足够维持小半年了。

    石牧通知了艾拉木一声,接下去将暂停绘制符箓,专心修炼。

    艾拉木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他可不敢得罪石牧这个金主。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