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三招之约
    “喂,石头,那个沼蝰蛟帅说的,不会是你杀的那条赤环妖蟒吧?”彩儿轻声问道。

    “恐怕就是了。”石牧悠然说道。

    “这……”彩儿闻言有些不安起来。

    “怕什么,现场又没活口。先看看情况再说。”石牧说道。

    城外半空中,对话还在持续。

    “本座今日也不想为难你们。将杀我族弟的凶手交出来,我便让它们退下,否则本座誓要将日康城夷为平地!”斗篷男子寒声道。

    “阁下这么说,倒也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疑团,前些日子我接到了一个消息,称蛇窟沼泽中有一头地阶蟒蛇妖兽四处屠杀路过的人蛮两族,想必就是阁下的族弟吧?”金冠中年人幽灿眉头一皱,道。

    “没错,那又如何?”敖奎冷然道。

    “哼!你那族弟击杀了我们蛮人两族不下百人,这笔账又该怎么算?”幽灿冷哼道。

    “笑话!蛇窟沼泽本就是我妖族的地盘,你们人蛮两族这么些年来,肆意踏足其中,不也击杀了我们很多妖族,实乃咎由自取!”敖奎说道。

    “既如此,阁下族弟被杀,也没什么好抱怨吧,实力不如人,也是咎由自取!”幽灿冷笑一声,说道。

    ≡长≡风≡文≡学,ww≯w.cfw▲x.n+et   敖奎勃然大怒,身上黑光大放,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压顿时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城池之内,石牧心中一凛。

    这个敖奎的实力远在那个赤环魔蟒之上,恐怕已有地阶后期的实力了。

    “敖奎道友,还请且慢动手,可否容妾身说上一句。”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逄玉开口说道,声音如同黄莺出谷,听到这个声音的人心中不由得一荡。

    敖奎眉梢一挑,不由多看了逄玉一眼,身上黑光稍敛。

    “敖奎道友,阁下族弟的实力妾身也略有耳闻,乃是族群中有数的高手,即便是幽灿城主亲自出手,虽有把握胜之,但要击杀却还是办不到的吧。此外,城中仅有的几名地阶勇士这些日子都在城中,没有外出,更加不可能进入蛇窟沼泽了。敖奎道友若是不信,可以亲自调查一下妾身此言是否属实,妖族在城外也布置有很多探子,我等是否出城,阁下应该很清楚。”逄玉说道。

    “你们人蛮两族狡诈无比,若要存心掩饰,那些人岂能察觉!我不管那些,交出凶手,否则我便立刻下令攻城。”敖奎眉梢一皱,随即又冷笑的说道。

    “阁下当真这般狂妄,莫非真不将我等放在眼中?”幽灿皱眉道。

    “嘿嘿,这一点你倒是说对了!敖某确实从未将你们这些蛮族和人族放在眼里,废话不说,交出凶手,否则死!”敖奎身上的黑色再次大盛。

    “口出狂言!”幽灿大怒,额头青筋暴突,便要发作。

    “等一下。”逄玉身形一晃,拦在了幽灿身前。

    “敖奎道友,如果开战,胜负且不论,你我双方损失必然不小。据我所知,你们蟒妖族中瞄准族长席位的大有人在,就算你胜了我们,实力大损之下还能否稳坐族长宝座,恐怕也是两说吧。”逄玉说道。

    敖奎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丝迟疑。

    “妾身倒有个提议,不妨我们打一个赌如何?”逄玉说道。

    “打赌?”敖奎皱眉。

    “是的,妾身和幽城主两人,接下阁下的三招,若是接不下,任凭阁下进入城内搜查凶手,我等再无二话。若是我二人侥幸接了下来,还请阁下就此率众退去,如何?”逄玉说道。

    幽灿目光一闪,看了逄玉一眼,并未出言阻拦。

    敖奎看到二人这般神情,皱眉沉思起来,一时没有说话。

    “怎么,某非你敖奎怕了?”幽灿冷笑一声,语气嘲讽。

    “好,我今日就接下你这激将之计!那便一言为定!”敖奎闻言大怒,喝道。

    “既如此,阁下这便请出手吧。”逄玉一挥衣袖,身体朝着后面飘飞出了数丈。

    幽灿也站到了逄玉身侧不远处,身上青光隐隐。

    城上城下的妖族和人族,蛮族顿时一片寂静,神情紧张的看着这场对决。

    城内高楼之上,石牧双臂抱胸,看着对峙的三人,脸上露出大感兴趣之色。

    眼前这种程度的交战,可是一次难得的观摩机会,对于自己今后的修炼也好,与人争斗也好,都有不少裨益。

    “石头,此事因你而起,他们都要打起来了,你却没事人似的在这看戏!”彩儿看到石牧这样子,嘟囔了一句。

    “既然是城主,自然要负担起守卫城池的义务!话说,这逄玉应该没来几日,怎么和城主关系混得不错的样子。”石牧毫不在意的道。

    “对了,你觉得那个幽灿城主和逄玉能否接住三招?”彩儿问道。

    “那个逄玉这些日子不知道有了什么奇遇,实力大进,恐怕已经进阶到了弦月巅峰了,那个幽灿城主实力也有地阶中期,二人合力,应该没有太大问题。”石牧说道。

    “但是他们万一输了,我们可要想要对策,万一那沼蝰蛟帅真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你就糟糕了。”彩儿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个自然。”石牧点了点头。

    半空之中,敖奎身上黑光大放,双脚光芒一闪,化为一条长长的蛇尾,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再次暴涨。

    他单手一抓,漆黑光芒涌入手中,凝聚成一柄十余丈长的漆黑长枪,枪身之上电弧跳动,滋滋作响,看起来极为骇人。

    逄玉和幽灿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身上同时亮起青,灰两色光芒。

    “第一招,接好了!”

    敖奎大喝一声,单手重重一挥,漆黑电矛表面电光大放,下一刻发出一声雷霆轰鸣,出现在逄玉身前,朝着其胸口扎下。

    “噗嗤”一声,黑色电矛从逄玉胸口洞穿而过,打出了一个巨大伤口。

    逄玉脸上愕然,似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周围之人脸色也是大变,石牧眼中金光一闪,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敖奎脸上一怔,似乎没有预料到竟然一击制敌。

    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正要开口说什么,笑容忽的一凝。

    逄玉身体忽的化为一缕缕灰气,随风消散开来。

    十余丈之外,逄玉的身影浮现而出。

    “第一招承让了。”逄玉脸上含笑,说道。

    敖奎面色黑如锅底,说不出的难看。

    幽灿看了逄玉一眼,眼中露出一丝赞赏。城墙之上,众人更是发出一阵欢呼雀跃。

    “好高明的幻术!”石牧喃喃自语的说道。

    “也没有什么嘛,俺可是早就看破了。”彩儿大咧咧的说道。

    “真的?你的目力竟然还有这等能力吗?”石牧惊讶的看了彩儿一眼。

    “那当然,俺可是乾鹦一族最具天赋的天才。”彩儿自夸起来。

    石牧也不知彩儿此话有几分是真,索性不再理会它,朝着战局看去。

    “第二招!”

    敖奎大喝一声,单手一抓,手中多出了一柄漆黑镰刀,散发出的浓郁黑光中,也浮现出无数细小黑色符箓,看起来很是诡异。

    他眼中红光大放,手中镰刀散发出浓郁黑光,随即镰刀以敖奎身体为中心,飞快旋转起来,形成一道道镰刀的残影。

    周围的虚空也泛起了一圈圈涟漪,仿佛水面波动一般,森然的气息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石牧此刻站在城内,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股滔天的威压。

    他眼中露出一丝骇然,若是他正面抵挡这个攻击,十有八九是挡不住的。

    “去死吧!”

    敖奎大吼一声,黑色镰刀骤然停住,体型骤然涨大数十倍,并且嗡嗡震颤起来。

    巨型黑色镰刀瞬间划过数十丈距离,再次出现在逄玉头顶,黑光一闪,九道几乎一模一样的巨型镰刀幻影浮现而出,划过奇妙的轨迹,劈向了逄玉而去。

    九道镰刀幻影封住了所有退路,根本无处可逃。

    逄玉脸色终于变了,眼中一瞬间闪过无数光芒,下一刻她手中法杖“啪”的一声碎裂开来。

    逄玉头顶虚空一闪,一具灰黑色的棺材浮现而出,迎头将她的身体罩在了里面。

    轰轰轰!

    九道镰刀幻影劈在棺材之上,瞬间溃散开来,只有一道真实的镰刀劈在了棺材上,“咔”的一声,劈入了里面,不过入木也很浅便停住了。

    棺材表面浮现出一丝丝灰气,缠绕在了镰刀上。

    镰刀上散发出的黑光顿时飞快消散,甚至镰刀本体散发出的光泽也暗淡下来。

    敖奎脸色一变,急忙单手一招的收回了镰刀,度入法力,黑色镰刀才慢慢恢复,让他松了口气。

    这柄镰刀灵器是他视若生命的宝贝,宁愿输了这场比试,也不能损坏了镰刀。

    逄玉身上的棺材光芒一闪,下一刻又返回了异界,露出逄玉的身体,脸色苍白无比,仿佛体内法力生气都被瞬间吸收了一般。

    城内,石牧脸上惊色一闪。

    那个棺材散发出的气息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只在罗天鬼王身上感受过。

    “逄道友,你没事吧?”幽灿身形一晃,出现在逄玉身前,问道。

    “我没事……小心!”逄玉勉强一笑,脸上骤然浮现出惊恐之色,喝道。

    幽灿脸色一变,豁然转身,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蟒首扑了过来,仿若一座小山一般。

    敖奎身体此刻也化为了本体,是一头足有数百丈长的巨大黑蟒,身形转动间,几乎连天接地一般,巨大的气流波动骤起,仿佛飓风席卷。

    ………………

    求票票,推荐票月票咱都要哦!(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