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零七章夺桃王
    随着一声刺耳的尖鸣声,一道黑影划破虚空!

    那是一根黑色箭矢,速度之快,几乎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便已出现在了圆帽中年人的身后咫尺之处。∽↗∽↗点∽↗小∽↗说,

    圆帽中年人堪堪催动紫色玉如意破开结界,全部注意力都在面前果树之上,心中防备正弱,毕竟从山谷口到自己附近都是自己手下戒备,哪里会料到会有人在这当口发动偷袭!

    他大惊之下,想要躲闪却已是不及,在危急关头勉强将身体偏移了几分,并调动护体真气护住背部要害。

    “砰”的一声!

    黑色箭矢落在了圆帽中年人肩头,一股无法言喻的庞大冲击力顿时透过箭头而出,其护体真气立刻溃灭,随后箭矢狠狠刺入其右肩,透体而出,鲜血飞溅。

    “哇!”

    圆帽中年人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巨大力量带着,朝着前面飞去,重重撞在地上。

    “秦坛主!”

    附近的冥月教弟子此刻才反应过来,惊呼道。

    就在此刻,一道模糊人影从山谷口****而出,迅疾无比的扑向了古树上的紫色桃王果。

    “快阻止他!”

    秦坛主身体被黑色箭矢钉在了地面,一时无法起身,口中叫道。

    果树附近的冥月教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舞动手中兵器,朝着那道模糊人影扑去。

    “哼!”

    那人身处半空,口中冷哼一声,手臂一挥。

    十几枚五颜六色的符箓从他手中****而出,随即纷纷碎裂开来。

    一道道闪电,火龙,风柱,冰锥浮现而出,分别朝着附近正欲冲上前的冥月教弟子席卷而去。

    惨叫声四起!

    这些符箓中蕴含的大都是中阶术法,其中还参杂着一两张高阶符箓,威力不容小觑,一些仅有后天亦或是灵阶的冥月教徒立刻被夺目的光芒所淹没,其余实力稍强些的自然不敢轻视,急忙设法防御。

    人影一闪,石牧趁机越过了这些人,扑到了果树上方,单手朝着一颗桃王果抓去。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果树旁的地面陡然炸裂,一个低沉的嘶吼声从地下传出。

    随即一道尖锐红色枯藤钻出,仿佛一条灵动无比的毒蛇,朝着半空中的石牧刺去。

    红色枯藤速度极快,且角度刁钻,石牧若是不躲开,在碰触到桃王果之前,必会被枯藤刺中。

    石牧面色一冷,身体忽的在半空一个旋转,体表黑光闪烁,竟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铿”的一声金铁交击般的声音!

    石牧身体被打飞了出去,落在了数丈之外。

    他一个翻滚,便站直了身体,脸色微微苍白,一手按住腰间,另一只手上却握着一枚紫色桃王果。

    此时的他腰间衣衫破碎,露出了里面的肌肤,皮肤上浮现出一枚枚黑色鳞片,不过此刻已有些碎裂,鲜血从鳞片间汩汩而出。

    不过看情形,只是些许外伤,并未伤及根本。

    果树附近地面缓缓钻出一个两丈有余的高大血色身影,外形和之前石牧斩杀的萝梭树妖很是相似,不过散发出的妖气赫然达到了地阶,比起巨木族长和地上的秦坛主还要厉害了不少。

    与此同时,空地上地面一阵晃动,青光闪动间,两个高大树人浮现而出,站到了血色树人身后,仿佛是其护卫,散发出的气息已然达到了先天级别。

    “是萝梭树妖!”

    冥月教众人脸色大变,显然没料到对方的出现,急忙聚拢到了圆帽中年人身旁。

    “萝梭妖帅血葵尊者!”

    秦坛主此刻已经拔掉了身上的黑色箭矢,站了起来,目光落在了血色树妖身上。

    这一箭蕴含的力量极强,加上被真气灌透,已然伤及了其肩头筋骨,一条左臂暂时是无法动用了。

    “嘿嘿,秦坛主真是好记性,竟没忘记本尊者。看来阁下同样对火元桃王有兴趣嘛!”血葵尊者口吐人言的说道,声音干涩难听。

    秦坛主取出一枚丹药服下,目光看向石牧,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谷外传来两声惨叫,接着一阵锐啸从远处破空而来,二十余道绿色光芒很快到了近处,落了下来。

    绿光闪烁,现出了二十余个人影,正是巨木族众人。

    巨木族长和绿棠都在其中,看到山谷中这般情形,几人脸色都是一惊。

    “秦坛主,我们巨木族和你们冥月教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昨日你们冒犯本族禁地,今日再次犯我部落,还联手萝梭妖族意图染指火元桃王,是否欺人太甚?”巨木族长看了一眼那血红色树妖,随即目光转向那冥月教秦坛主,沉声道。

    “呵呵,绿林族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实话告诉你,这桃王今日我是要定了!另外,我和血葵尊者是恰逢于此,本未有联手打算,不过经你提醒,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不知血葵尊者意下如何?”秦坛主眼珠滴溜溜一转,转头看向血葵尊者,如此说道。

    “嘎嘎,这个主意不错,今日我等便同仇敌忾一番!”血葵尊者怪笑几声,道。

    巨木族长脸色一沉,未及开口说话,其身旁的绿棠妙目一转的看到了站在火元树王另一边的石牧,目光落在其右手上的紫色桃王果上,惊呼道:

    “穆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桃王……”

    此前巨木族这些人目光大都被充斥谷内的冥月教众人及萝梭树妖吸引,心情激愤之下,并未注意到一旁的石牧,此刻闻言,这才纷纷侧目。

    “这火元桃王如此受欢迎,在下自然也是喜欢得紧,故而便擅自摘了一枚,真是抱歉。”石牧正要开口,眉梢忽的一挑,眼中喜色一闪即逝,旋即嘴上一边说着抱歉话语,一边却将果子收进了渺尘戒。

    这话语说的轻描淡写,但听在巨木族一众人耳中,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从现场的情形来看,石牧显然并非与冥月教众人一伙。

    冥月教众人在此设局破阵,意图夺取桃王,除了那秦坛主为地阶修为外,还有十余名实力不下先天及星阶的高手,加上那血葵尊者更有着地阶中期的实力,石牧竟能在这些人手中虎口夺食的夺取到一枚桃王,着实让众人吃惊不小。

    “你……”

    巨木族长怒容满面的正要说些什么,但却被石牧接下去的话语打断了。

    “穆某也并非买东西不付钱的无耻之人,既然拿了你们巨木族的东西,就当我欠你们一份人情吧。如今这个局面,你们巨木一族也无法独自面对,在下就帮你们把这些意图夺取桃王果的人赶走,算是还了这个人情,如何?”

    巨木族等人闻言一怔,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石牧,显然不信他一介先天武者的口出狂言。

    就在此时,绿棠忽然双眸一亮,看到了冥月教秦坛主身后地上的那一根黑色羽箭,上面沾着血迹,再看到那秦坛主肩头的伤势,不由想到了什么,连忙凑到巨木族长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让其面色一变。

    “狂妄!本尊者想要之物,岂容你这小辈在此聒噪!”

    秦坛主还没有说话,血葵尊者已经冷哼了一声,一根蔓藤一卷,朝着果树上一枚桃王果抓去。

    石牧手中白光一闪,多出一张骨白色长弓,弓弦一抖,一道黑色箭影电射而出,射向血葵尊者那根伸出的蔓藤。

    血葵尊者似乎颇为忌惮这黑色箭矢,急忙躲闪。

    这略一耽搁,人影一花,石牧已经扑到了近前,一道黑色刀影当头劈下。

    血葵尊者一惊,没想到石牧身法竟然如此迅疾,身上血光大放,两条粗大手臂瞬间变成血色玉石一般,迎了上去。

    旁边的两个寻常树妖正要也扑上,一道金色剑光从石牧身上飞出,化为漫天剑影,朝着它们斩下。

    两个树妖一惊,急忙停住身形,出手抵挡。

    “这些萝梭树妖就交给我了,那些冥月教之人你们自己先挡住吧!”石牧对绿棠几人喝道。

    “上!”

    巨木族长一声令下,带着众人朝着冥月教等人扑去。

    绿棠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石牧一眼,一咬牙,冲向了冥月教一名正欲施法的星阶术士。

    冥月教人数虽然较多,但那个地阶的秦坛主被石牧一箭射伤,实力受到影响,双方一时倒也势均力敌。

    小小的山谷,一时变成了战场,各色法术剑光纷飞。

    石牧身上黑光忽大忽小,手中黑刀刀光变幻,上下翻飞,和血葵尊者战在一处。

    以其如今的修为和神识之力,施展凶蟒图腾变身足可持续一刻钟以上,加上一身接近两万斤的巨力,面对血葵尊者,倒也应对自如。

    血葵尊者越打越吃惊,眼前这个蛮族虽然变身以后也只是先天巅峰的样子,但是无论力量,身法,还是反应速度,都不在他之下。

    而且石牧身上的黑色鳞甲坚硬无比,正面承受血葵尊者的攻击,也恍若无事。

    那柄黑色长刀也颇为特殊,看似不大,但重量惊人,而且很是锋利。

    它的两只藤条手臂使用秘术强化,坚硬程度堪比灵器,也丝毫无法在黑刀上留下丝毫痕迹。

    另一边,它的两个手下也被金色飞剑拦住,丝毫无法越雷池一步。

    “呵呵,原来地阶妖族也不过如此!”石牧面露嘲讽之色,说道。

    “找死!”

    血葵尊者怒吼一声,周身血光大放,身后浮现出一尊足有两三丈大小的血色巨树法相。

    (友谊推荐一本书《寻仙门》,作者淡燃)

    “何为修仙?”

    “不为俗世所扰,追寻永生之道。”

    “如不能免其扰,又当如何?”

    “我若最强,何人能扰我?”

    这是一个人族、妖族、灵族三族并立的世界!

    这是一个在妖族长大的人族少年一步步登顶成为强者的故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