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零五章 瀑间偶遇
    石牧离开巨木部落后,心情起初有些郁闷,任谁遇到这种事情,心情都会有些不爽的。

    他脚步越走越快,转眼间便走出了数里,在一处小山上停了下来。

    走到这里,他心中的抑郁却已几乎一扫而空了。

    他生性本就颇为洒脱,方才之事于其而言,只是一间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本就不图别人回报,只是初临陌生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一些可以询问之人,没想到对方却如此排外,以至于心中满腹疑问无人可问罢了。

    不过既然这里有不少蛮族,那自己再找便是了。

    就在此时,半空中一道彩影飞了过来,落在石牧肩膀上,正是彩儿。

    “哈哈,石头,被人灰溜溜的赶出来了啊……”彩儿笑道,颇有几分幸灾乐祸之感。

    “多嘴。”石牧屈指一弹,一缕劲风弹在彩儿身上。

    彩儿“哎哟”一声,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从肩头摔下来,其接下去的嘲笑言语自然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石牧转首朝着巨木一族的部落方向望了一眼,轻叹了口气。

    方才随那少主绿棠返回部落之时,由于那两名中年蛮族一左一右的将那绿棠夹在中间,以至于自己没找到机会问一下该如何走出这片山林。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只能按照原来的老方法,朝着西面方向死走,总能走出去。

    “走吧。”石牧说着,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此刻天色已经接近昏黑,没过多久,夜幕逐渐降临。

    在天色尽暗之前,石牧来到了一座百余丈高的山峰顶部。

    距离他一侧不远处,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峰,峰顶悬挂了一道数十丈宽的巨大瀑布,瀑流湍急,水花四溅,“哗哗”的水响在山间回荡。

    瀑布中由上至下还分布着数十块横凸而出,大小不一的黑色巨石,将飞泄而下的水幕分成了万千条闪亮的银链激流,加之峰间山谷幽风阵阵,水雾随风漂浮,从这里望去,犹如千军万马奔腾不息一般,气势极为雄壮。

    石牧在东洲大陆也未曾见过磅礴如斯的瀑布,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随后才找了一处干燥之地,四下打量了一番,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后,在周围简单布置了一个结界,盘膝坐下。

    夜色渐浓,半空之中,一轮皎洁明月缓缓升起。

    石牧当即闭上双目,摆出了吞月式的姿势,很快进入了梦境。

    ……

    一片巨大山林,无数参天耸立的古树拨地而起,如同一个个绿色举伞一般。

    山林之中白色雾气弥漫,这些雾气赫然是浓郁到了极点的天地灵气,以至于各种天材地宝,灵草灵花遍地生根。

    不过这些灵性超凡的奇花异草,在这里却仿佛野草一般,无人问津。

    古树,云雾,繁花,组成了一副极美的风景,可惜也是无人欣赏。

    就在此刻,一株古树上,一只全身雪白的猿猴攀着一根根树干,不断往前行去。

    猿猴只有尺许来高,看起来颇为幼小,不过一双金色眼眸却是灵动无比,不住打量着四周,并沿途摘下一些鲜果啃食。

    没过多久,小白猿便出了树林,一阵巨大的水花迸溅的声音传来,只见不远处的一处山崖上,一道百丈宽的巨型瀑布倾泻而下,水雾飞溅,将整座山崖渲染的仿若仙境。

    这些瀑布之水,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青色,显然不是什么寻常的水,而是液态的天地灵气。

    小白猿看到瀑布,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神色,纵身一跃,跳入了瀑布下的水潭,先是大口大口的喝起来,片刻后,似乎是喝饱了,当即玩起了水,一时间水花四溅。

    在潭水中浸泡了一阵,小白猿身上的毛发越发精粹,隐隐散发出白色光芒。

    就在小白猿嬉闹兴奋的时候,一道白光忽的从天而降,落在水潭附近,白光之中,隐约有洁白的鲜花盘旋飞舞。

    光芒一敛,露出一个宫装女子身影。

    此女肌肤恍如白玉,玉颈修长,容貌极美,简直给人一种恍惚的感觉,让人无法直视,一身白色宫装,黑色秀发柔顺的垂在身后,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可亵渎的出尘之感,仿似九天神女。

    宫装女子此刻神色间似有几分烦恼,如烟黛眉微微蹙起。

    但即便如此,却仍是明艳动人,不可方物。

    女子目光朝着周围看去,看到此处的巨型瀑布和周遭的美景,美眸一亮,眉宇间舒展了几分。

    年幼白猿站在水潭中,怔怔的望着水潭边的宫装女子,似乎也被其绝世容颜惊呆了。

    就在此刻,山风皱起,一缕瀑布被风吹起,恰好落在小白猿头顶,小白猿顿时惊醒,手足乱舞,发出吱吱叫声。

    白色宫装女子听到声音,转首看了过来,看到小白猿呆呆的样子,美眸不由微微一亮。

    她一挥手,白猿身体顿时被一股无形之力托起,飞出了水潭,悬在了宫装女子身前。

    “吱吱……”小白猿似乎极是通灵,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宫装女子,不躲不也怕。

    宫装女子看着身前乖巧可爱的小猴子,嘴角露出一道淡淡弧度。

    她容貌本就极美,此刻展颜一笑,更犹如千花怒放,冰雪初融,周围的一切似乎也随之亮了一下。

    宫装女子玉手轻轻揉了揉小白猿毛茸茸的脑袋,随后手一翻,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枚红色果子,递到了小白猿身前。

    小白猿立刻伸手接过,张口咬了一口,小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三口两口将果子吞下,由于吃的太快,完后打了一声饱嗝,滑稽的样子让宫装女子掩嘴扑哧一笑。

    小白猿吧唧了几下嘴巴,似乎意犹未尽,抬起脑袋,眼巴巴的望着宫装女子。

    宫装女子微微笑了一下,再次取出一枚红果递给了小白猿,随即一挥手,让其轻轻落在了地上。

    她忽的幽幽叹了口气,在水潭边漫步起来。

    小白猿很快吃完了红果,身上毛发散发出的银光越发明亮,一蹦一跳的跟在了宫装女子身旁,似乎对其颇为依恋。

    宫装女子漫步走了一阵,停下了脚步,身上白光亮起,便要朝着半空飞去。

    “吱吱……”小白猿叫着,忽的伸手拉住了宫装女子的一角裙摆。

    宫装女子诧异的回过头来,看着目露期盼之色的小白猿,轻笑一声,一挥手。

    一股无形力量托起了白猿,将其抱在了怀里。

    小白猿脸上顿时露出高兴的神色,吱吱尖叫,对着宫装女子撒娇不已。

    宫装女子沉吟了一下,朱唇轻,对小白猿说了两个字,似乎是给其取了一个名字。

    小白猿听闻之后,如获至宝般手舞足蹈,连连点头。

    宫装女子一挥袖,一片白光托起她的身体,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去。

    ……

    石牧身体一颤,清醒了过来。

    他脑后星云浮动,其中三颗星光闪闪发亮,第四颗星辰也已经浮现出幽幽光芒,看来要不了多久便能点亮了。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此刻正是修炼吞日式的大好时间,不过他却似乎没有修炼的打算,只是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巨大瀑布。

    方才梦中的情形此刻仍旧历历在目,那个恍如九天仙女般的绝色女子,虽然只是在梦中惊鸿一现,不过却已经在石牧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那如梦幻般女子,美得不可方物,远远胜过他以往遇到的所有女子。

    西门雪,钟秀,金小钗这些女子无不都是人间少有的绝色,只是和梦中那人相比,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稍逊了一些。

    而且,不知为何,那个女子给其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自己似乎在哪里遇到过一般。

    石牧竭力回想,却是一无所获。

    如此美人,若是他见过,绝不可能没有印象。

    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传来,彩儿从下面飞了过来。

    “石头,石头!”彩儿远远的叫着。

    “怎么了,如此慌慌张张的?”石牧眉头微皱。

    “快来,那里有人在战斗,是昨天的那个巨木族少主。”彩儿飞了过来,落在石牧肩膀上,翅膀朝着下方某个方向一指。

    “哦。”石牧似乎并没有心思再去管闲事。

    “对手是冥月教中人,那个少主就一个人。”彩儿又补充道。

    石牧略一沉吟,随即说了句“去看看”,旋即身形一晃,直接跃下了山峰,一道青光托起他的身体,朝着彩儿所指的地方飞去。

    “唉,石头,等等俺……”彩儿叫着紧随其后。

    几个呼吸后,石牧落在了地上,微微一怔。

    战斗似乎已经结束,那个巨木族少主绿棠此刻半边身体浴血,肩膀上一道巨大伤口,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在前方不远处,倒着两个冥月教弟子,二人已经丧命。

    石牧急忙来到绿袍少女身前,翻手取出一枚绿色符箓,贴在她的伤口上,顿时一层绿光弥漫开来,笼住了少女。

    在符箓的作用下,其肩头伤口流出的鲜血很快止住,石牧又给她服下了一枚疗伤丹药,并催动真气助其炼化。

    ………………

    大家开手机威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忘语”或“wang——yu——”,关注公众号,可及时了解忘语和《玄界之门》小说一切更新信息,加入到玄门大家庭中来!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