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章浴血(三更完毕,)
    海面上,一白一黑两个身影仍在激烈搏斗,离得老远,仍能听到令人心惊胆战的嘶吼声,响彻天地。

    虽然白猿与章鱼海兽相比,身形还不到其十分之一,但身形矫健,在海兽周身跳跃翻滚,灵动之极,颇有几分愈战愈勇之势。

    剧烈的法力波动将原本就不平静的海面激得愈发狂暴,不时卷起百余丈高的滔天巨浪,一股股飓风更是冲天而起,连天接地,使得附近海域暗无天日。

    章鱼海兽数条触手一击落空,其余触手疯狂舞动,正要发动第二波攻击,白猿竟不退反进的欺近一条触手附近,猿臂一伸,双手赫然一把将粗大触手环抱住。

    白猿眼中暴虐之色一闪而过,粗大手臂上虬筋暴起,用尽全力猛地一撕。

    “嗤啦”一声巨响!

    一条硕大无比的章鱼触手竟被白猿活生生撕成两段,鲜血狂喷而出,漫天挥洒而下,将附近海域染成了一片殷红。

    白猿抱着一条兀自蠕动不已的巨大触手,沐浴着从天而降的鲜血,恍如地狱魔神重生,散发出一种凶厉无比的气息。

    吼!

    章鱼海兽发出痛楚的吼叫,眼神瞬间变得疯狂嗜血,两只眼睛变成了血红之色,巨大身躯朝白猿扑来,身◎⌒长◎⌒风◎⌒文◎⌒学,ww□w.cf∞wx.∞t形未至,两条触手已席卷而出,速度骤升倍许。

    由于触手速度太快,白猿这次只躲过了其中一条触手袭击,身体立刻被另一条触手缠住,并立刻勒紧。

    白猿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双臂奋力一挣,竟然没能挣脱开来,但白猿肉身弥坚,章鱼触手也无法将之碾成肉泥。

    突然,白猿双目凶光一闪,长满锋利牙齿的大口一张,竟一下咬住了绑住自己的章鱼触手上。

    章鱼海兽吃痛之下,触手一松,白猿眼中金光大放,暴虐之色大盛,扑上前去,两条粗壮手臂抱住了其未及缩回的触手,随即身形往下坠去。

    “噗”的一声,章鱼海兽在白猿的拉扯下,二者一起扎进了海中。

    轰隆隆!

    海面立刻沸腾,掀起一波波巨浪,间或一条触手,或是白猿的部分身躯从海中浮现,绞起更加汹涌的波涛。

    “柳殿主,这两头巨兽打起来了,看起来似乎不相上下,我们是不是……”赤眉殿主狄峰来到柳岸身旁,问道。

    “这白猿出现的诡异,虽然不知道它是不是来帮我们的,但它一旦落败,我们仍无法幸免,传令下去,所有船只全速前进,目标西贺大陆!”柳岸道。

    柳岸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片刻之后,他目光一凝。

    “所有船只,立刻调转船头,离开这里,前往西贺大陆!”他扬声喝道。

    此命令一出,虽然也有人质疑,不过无人胆敢反对柳岸的命令,仅存的十二艘巨舟表面灵光闪动,加速朝着远处的海岸线方向驶去。

    半空之中,彩儿仍在不断盘旋。

    船队后方的那片海域越发翻江倒海,阵阵闷雷般的巨响和嘶吼声不时从中传来,看起来激战正酣的样子

    彩儿眼中露出焦虑神色,没有像柳岸等人那样离开,始终在半空盘旋。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海面炸开,章鱼海兽和白猿身影从海底浮现而出。

    只见二者皆已身受重伤,章鱼海兽十条触手竟断了半数之多,身上更是有多处被抓出了深深的伤口,鲜血横流,染红了半个身体。

    另一边,白猿也不好受,全身多处被腐蚀,露出大片的伤口,皮毛脱落,鲜血横流。

    章鱼海兽愈发愤怒,舞动剩余的触手,再次扑了上来。

    白猿大口喘息,似乎有些不支,开始不断躲闪。

    章鱼海兽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个,口中发出一连串兴奋的吼叫,体表忽的浮现出一阵蓝光,尤其是触手更是变成了水蓝色。

    触手仿佛手臂一般有规律的挥舞,嗡嗡!章鱼海兽附近的海面浮现出一层蓝光。

    白猿身体周围的海水也浮现出大片蓝色光芒,身体动作忽的一滞。

    周围的海水瞬间变成一大片蓝色的泥潭一般,极大的限制了它的动作。

    白猿在看似笨拙的躲过了几次攻击后,终于被两根触手找准机会一下卷中,一层层缠住。

    章鱼海兽发出一声略带兴奋的吼叫,触手微微蠕动,看得出在全力挤压白猿。

    白猿口中发出怒吼,身体连连挣扎,不过似乎是因为受伤太重,无法挣脱。

    噗!

    章鱼海兽张开喷出一片黑色液体,淋在了白猿身上,将其身体染成了黑色。

    白猿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上忽的浮现出一层银光,身体突然迅速缩小,几个呼吸缩小到了四五丈高。

    不过此刻白猿身上银光越发明亮,形成了一个银色蚕茧形状,几乎看不到里面白猿的情况,不过它似乎一动不动了。

    章鱼海兽一怔,随即大喜,触手卷住了白猿的身体,大口一张,赫然将白猿一下子吞进了肚子。

    章鱼海兽吞下了白猿后,转首看向远处。

    和白猿激战一场,柳岸等人的船队已经趁机驶出了老远。

    章鱼发出一声嘶吼,身体化为一道黑色幻影,想要追赶上去。

    不过,它没有追出多远,它肚子上忽的亮起一点银光,似乎是从其体内透出,连其如此巨大的身体也遮挡不住。

    章鱼海兽忽的一声凄厉之极的痛楚惨叫,巨大身体在海中翻滚了起来,似乎在遭受巨大痛楚。

    它肚子上的银光越来越亮,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章鱼海兽口中发出痛苦嘶叫,巨大身体在海面挣扎,不过痛楚之源在其体内,它除了痛苦挣扎,也没有其他办法。

    银光越发明亮,终于“嗤啦”一声撕裂了章鱼小腹,一团银光从中飞射而出,恍如流星一般,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银光之中,隐约能看到白猿身影,只是身躯已仅有两丈不到了。

    章鱼海兽发出一声惊天嘶吼,不过声音中也能听出一丝解脱之感。

    其小腹破了一个大洞,鲜血狂涌,将周围海水都染红了很大一片,透过伤口,隐隐能看到里面的内脏,伤势可谓极重。

    远处,柳岸等人的船队此刻已是几乎看不到了。

    章鱼海兽发出一声低吼,没有再追赶上去,身体缓缓沉入了海中,不见了踪影。

    半空之中,彩儿振翅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银光飞遁方向追了过去。

    ……

    一处深蓝海面,碧波万顷,平静如镜。

    清风徐徐而过,海面微有波澜,泛起波光粼粼。

    就在此刻,一道银光从远处****而来,速度快如闪电,划过海面,劲风掀起惊涛怒浪。

    银光之中,赫然是一头三四十长大小的白色巨猿,周身被一层半透明银光包裹。

    不过此刻的它身上多处受伤,鲜血横流,染红了身上的白色猴毛。

    白猿丝毫不理会身上伤势,********的往前逃窜,间或回首看去,金色瞳孔闪过一丝畏惧。

    就在此刻,一道金光在后面浮现而出,迅疾无比的追赶了上来,比起白猿遁光还要快得多,很快赶上了白猿。

    金光之中,是一个诸袍道士,须发皆白,三缕长须捶胸,手持一柄雪白浮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老道身下是一条足有两百余丈长的金色巨蛟,长有九首,体型修长,载着褚袍老道如电飞驰。

    此刻这个褚袍老道一脸怒容,愤恨的看着前方的白猿。

    吼!

    座下的金色蛟龙看着前方白猿,瞳目中也露出仇恨之极的光芒。

    突然,金色蛟龙中间的一个龙首大口一张,一道金光喷出,打向前方的白猿。

    白猿似有所感,遁光猛地一矮,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金光。

    褚袍老道冷哼一声,袖子一挥,一道五色毫光飞射而出,速度之快,一闪便追上了前方白猿。

    毫光之中是一串白色滚圆的珠子,每一颗皆有鸭蛋大小,攒成一串,散发出五色毫光。

    白猿似乎对这珠子极为畏惧,闪身试图躲闪,不过没能完全躲过,被珠子擦中了肩膀。

    咔嚓!

    白猿肩膀立刻粉碎,血肉横飞,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一条手臂几乎被打断。

    “噗……”

    白猿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巨大身体狠狠砸进了下方海域,沉入了水底,似乎是昏迷了过去。

    褚袍老者眼中冷光一闪,再次挥手,那一串五色珠子再次化为一道五色豪光,飞入海中,打向白猿的脑袋,看来是要一击将其脑袋击碎。

    就在此刻,白猿脑袋上金光一闪,一道金光浮现而出,却是一本金色典籍。

    哗啦啦!

    金色典籍自动翻开,翻到了其中一页,书页中是一副复杂之极的图案,又像是一张符箓。

    图案光芒大放,一团金光笼罩住了白猿的身体。

    光芒一闪,白猿身体和金色典籍凭空消失无踪,那一道五色豪光****而至,不过却打了个空。

    半空之中,褚袍老者看到金色典籍,脸色豁然大变,从九首金蛟上站了起来,朝着周围看去。

    周围海域空无一人,白猿也踪影全无。

    褚袍老者眉头紧皱,半晌之后挥手召回那一串五色珠子,一拍身下的金色九首蛟龙。

    九首蛟龙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叫,不过还是转身朝着来路而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