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九十七章尸爆术
    两个时辰后。

    汪洋大海之上,十六艘如黑色小山般的瀚海巨舟正沿着西南方向缓缓航行,从头至尾,绵延十余里长。

    船队最前方的一号瀚海巨舟甲板上,石牧凭栏而立,望着前方波涛汹涌的海面,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空中,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其肩头,正是彩儿。

    “怎么样?”石牧头也未回的直接问道。

    “石头,俺出马你还不放心吗?俺刚刚已细细勘察过了,前方方圆百里的海域都很安全,没有什么巨型海兽潜伏。俺估计,附近海域的海兽应该都往之前的地方聚集过去了。啧啧,话说那柳岸真是厉害,这么多海兽,居然就这么一下子……”彩儿滔滔不绝起来,言语间似乎有些兴奋。

    “从你之前看到的那些半人半鱼的生物来看,这些海兽应该都是由西海水族操控的吧。冥月教时常出海狩猎海兽献祭,还将海兽尸骨炼成灵**,恐怕与西海水族之间早就结下仇了。”未等彩儿说完,石牧出言打断道。

    “石头,俺没有明白你的意思。”彩儿歪着脑袋道。

    “如果之前我们发现端倪时,所有船都调转方向绕路而行,你认为接下来会如何?”石牧问道。

    “俺估计……他们应该会追过来吧。”彩儿说道。

    “没错,这些水族此番兴师动众,恐怕就是想将冥月教这支船队一网打尽,所以不达到目的是不会死心的。即便我们这次绕过了,他们还可以设下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伏击,我们不可能无休止的一直绕路。”石牧道。

    “石头,你是说,这柳岸是故意放任那个卷毛和那个独眼龙去送死?”彩儿道。

    “据我所知,柳岸刚才施展的秘术,应该是冥月教中一种叫尸爆术的高阶鬼道术法。整整八百名冥月教精英弟子,加上之前那些被杀的海兽尸体,这才能够将剩余的海兽近乎一网打尽……”石牧道。

    “原来如此!这柳岸太可怕了!石头,幸亏你没加入冥月教,这个教实在是太邪恶了,连自己人都害!”彩儿说着,浑身一阵颤抖。

    “其实如果他不这么做,可能死的人更多。不过只有他下得了这个手吧。”石牧轻叹了口气。

    彩儿似乎并没有理解石牧的意思,正要张口再问,就在此时,船上传来一阵躁动。

    石牧转首望去,发现西北方向的海面上,出现了两个黑点。

    黑点渐渐变大,却是两艘瀚海巨舟,正往这里驶来。

    石牧双目金光一闪,顿时便将两艘船上的情形一览无余。

    两艘如小山一般大小的巨舟表面,到处都是激战过后的痕迹。

    一袭月白长袍的柳岸此刻正站在第一艘船的船头,面色漠然,霍青则面色苍白无比的站在柳岸身后,之前的傲慢嚣张气焰早已不见了踪影。

    就在此时,破空中传来,数道身影从后方的巨舟中飞出,纷纷落在一号瀚海巨舟甲板之上,正是狄峰、逄玉等五名殿主。

    所有人望着远处那两艘表面灵光暗淡的巨舟,神色各异,都没有说话。

    片刻后,那两艘巨舟靠近过来。

    柳岸身形一跃而起,飘然落在一号巨舟甲板之上,霍青略一犹豫,同样飞身而至。

    狄峰、逄玉等五名殿主见状,立刻围了上去。

    石牧见此,却没有过去。

    “霍青,邬殿主呢?还有其他四艘船呢?”狄峰脸色铁青的看着霍青,冷声问道。

    霍青不敢与狄峰目光直视,面孔涨的通红,一言不发。

    “我过去的时候已经迟了,霍殿主他们的船队遭遇大批海兽伏击,其中还有数头地阶海兽,最终四艘巨舟船毁人亡,邬殿主不幸陨落。应该是西海水族搞的鬼。”就在此时,柳岸开口说道。

    虽然在场之人心中大抵都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但听闻柳岸此言,仍是身躯一震。

    “柳殿主,如今那些海兽可有追来?”逄玉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应该不会了。”柳岸当即将以现场尸体为引,施展尸爆术重创海兽的经过大致述说了一番。

    众人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尸爆术虽是高阶术法,但现场的月阶魂师基本也都学过,其必须对新鲜尸体施展,威力则和被引爆的尸体生前修为和尸体的数量有关,其原理是引爆尸体丹田中的真气或是法力,以产生巨大破坏力。

    不过以一千余具尸体为引施展的尸爆术却着实有些骇人听闻,如此大手笔,现场可没有一个人尝试过。

    不过料想,别说是数头地阶海兽,哪怕再多几只,也是不在话下的。

    虽然这些尸体中大部分是冥月教弟子,但由于此前已经死于海兽之手,柳岸如此做,倒是无可厚非的,而且还将未来的隐患一并去除了。

    “是我一意孤行,我霍青甘愿受罚。”就在此时,霍青抬起头来,如此说道。

    “霍殿主想要早些抵达西贺大陆,本意也是为本教着想。但此事既出,若不处罚,也无法服众。逄殿主,狄殿主,这两艘船便归你们管辖。至于霍殿主,便在一号巨舟闭门思过,同时好好养伤,他日抵达西贺大陆后将功赎罪吧。”柳岸说道。

    “是。”逄玉和狄峰立刻答应了一声。

    “多谢柳殿主!”霍青对于柳岸剥夺权力的做法,非但没有怨怼,反而有些感激的样子。

    不远处,石牧看了柳岸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转瞬便消失无踪。

    “好了。所有人各就各位,接下来的航行,不能再出差错了!”柳岸吩咐道。

    在场殿主齐声答应了一声。

    ……

    曲阳城,这座曾经西夏古国最繁华的都城,如今却是一片战后的狼藉景象。

    城中的人蓄尸体虽然已清理一空,但城中到处是断瓦残垣以及鲜血留下的痕迹,特别是曾经冥月教掌控的西城区,直接成了一片废墟。

    当日战斗的惨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在东城区西匡街上,却有一处建筑完好无损,似乎丝毫未受到战争的洗礼,那就是天吴武器商铺。

    此时,在天吴武器商铺附近的一条堆满乱石的街道上,站着一名身着一袭水绿衣衫,轻纱面的少女。

    此女秀眉紧锁,这一路行来所看到的一切,让她心中十分不安。

    就在此时,一阵大风吹过,将此女脸部的轻纱掀起,露出其中一张吹弹可破的倾世容颜,正是钟秀此女。

    她手中拽着一封书信,略一沉吟后,莲步轻移的朝着商铺大门方向走去。

    ……

    三个月后,清晨。

    艳阳高照,风平浪静。

    这是海上难得遇上的一个好天气。

    西海之上,十余艘瀚海巨舟排成一条线,在海面上劈风斩浪,朝着前方航行。

    瀚海巨舟虽然是灵器级别的巨舟,不过在海上连续不停的航行了两个月的时间,原本崭新的巨舟表面也有了不少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

    不过原本十八艘巨舟,如今也只剩下了十七艘了。

    折戟深海的那艘巨舟是之前随霍青回来的两艘之一,由于当时受到的损伤较重,面对汹涌的海啸和时而突然出现的海兽,终究还是未能坚持下来。

    纵然有彩儿的大范围探测,但不可能一遇到海兽就绕路的。

    此刻,在最前面的一号巨舟之上,石牧正双目紧闭,摆着吸日式的古怪姿势。

    周围偶尔有一两个冥月教弟子走过,看向石牧的目光都带着敬畏钦佩之色,没有人敢于过来打扰。

    因为之前成功预测海兽伏击之事的缘故,他如今在巨舟之上地位颇高,受到了冥月教不小的礼遇。

    故而这段时间以来,只要天气允许,他便会通过梦境修炼吞月式和吸日式,毕竟在其他人看来,石牧只是在修炼某种功法。

    片刻后,石牧睁开了双眼。

    由于茫茫大海之上,根本没法找到山峰峰顶,故而吸日式的效果并不佳,不过即便如此,他脑海中的金色晶粒也已达到了指甲盖大小,而吞月式凝练的银白色晶粒再次达到了龙眼般大小。

    他对于这样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后,走向船头,目光朝着前方望去。

    茫茫的海域,入眼尽是无尽的海水,和无尽海洋相比,十几艘巨大瀚海巨舟渺小的可怜。

    石牧看着眼前的海域,不由回想起了故乡,东海也是这般景象,只是不知那里如今情况如何了。

    影子一闪,彩儿飞了过来,落在了石牧肩膀上。

    “怎么不去探测一下前方的情况?”石牧问道。

    “没事,这两天海中的海兽明显减少了很多。”彩儿道。

    “哦,是吗?”石牧听闻此话,眉梢一挑。

    海兽数量减少,难道快到西贺大陆了?

    “石兄,你醒了?”此刻,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却是柳岸走了过来。

    彩儿闻言,回头看了柳岸一眼,连忙展翅飞了起来,落在了船帆的顶端。

    “柳兄。”石牧则转过身来,对柳岸打了个招呼。

    “呵呵,看来彩儿还是不太喜欢我的样子。”柳岸走到石牧身旁站定,抬头看了彩儿一眼,道。

    “柳兄多虑了,是我让彩儿再去探查一下前方的海域。”石牧说道。

    ………………

    呵呵,明天六一了,真是个令人充满怀念的节日啊!(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