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诈敌
    无尘道人朝着远处海面连成一串的黑点方向看了一眼,翻手收起了青色古剑,目光一转的朝着还在和儒雅道士及美貌道姑激斗的刀疤男子身上。

    刀疤男子已经把刚刚的一切看在眼中,在无尘道人目光扫来的瞬间,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厉喝一声,口中低语般的诵念起来。

    轰!

    他身上燃起了灰色火焰,整个人瞬间化为了一个火人,不过散发出的气息比刚刚足足大了一倍。

    他大喝一声,身上灰光大放,凝聚成一个燃烧的灰色火焰巨掌,朝着身前不远处的儒雅道士当头抓下。

    儒雅道士大惊,紫色飞剑光芒一亮,朝着灰焰巨掌斩去。

    不过飞剑刚一碰到巨掌,立刻滴溜溜旋转起来,仿佛失去了控制,被一下拍飞。

    灰色巨掌朝着儒雅道士当头压下,眼看便要抓住对方。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而出,却是一枚白色大印。

    大印一闪涨大到了磨盘大小,狠狠砸在了灰色巨掌之上。

    “嘭”的一声,灰色巨掌立刻爆裂开来,白色大印余势不衰,狠狠砸在了刀疤男子身上。

    “噗”的一声,刀疤男子身体仿佛烂西瓜一般爆裂开来,化为了∫长∫风∫文∫学,w$ww.cf∽wx.n★et漫天血雨。

    刀疤男子陨落,那头骨鸟身上灰烟一起,融入了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师尊!”

    儒雅道士和美貌道姑飞了过来。

    “你们先处理了这两艘船,一会跟上来!”无尘道人说着,挥手召回白色大印。身形蓦地化为一道白光,朝着石牧等人所在之处扑去。

    天位存在飞天遁地速度何等快速。片刻时间便赶上了石牧等人所在的第二十二号巨舟。

    其身形未至,面无表情的单手一抬。头顶白色大印光芒大放,涨大了数十倍,朝着石牧所在的巨舟砸去。

    灰裙少妇脸色惨白,不过还是驱动红绫灵器,迎向了白色大印。

    结果红绫刚一碰到大印,立刻“砰”的一声,断裂成数十段,仿佛蚍蜉撼树,大印下落之势丝毫不变。

    灰裙少妇“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萎靡倒在了地上。

    巨舟之上,石牧脸色剧变,手搭在了船舷之上,皮肤上青光一闪,浮现出几枚青色鳞片。

    他身行一动,便要跳入海水之中。

    就在此刻,他脸色一变,豁然看向半空。

    巨舟上空灰光一闪。一个娇小身影浮现而出。

    此人身上穿着白色全身战甲,脸上戴着覆盖全脸的面具,丝毫看不到脸和身体。

    娇小身影右手抓着一根黑色短棒。

    石牧神情大变,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看的真切,这个白色身影正是烟罗。

    烟罗此刻散发出的气息也让他感到心惊,似乎这段时间内实力又有不少增长。

    烟罗抬头望向落下的白色大印。手中短棒更是散发出冲天黑芒。

    下一刻,半空中。一道数十丈粗大的黑色棒影浮现而出,横贯天地。

    呜!

    巨大棒影一闪。朝着天空的大印迎去。

    无尘道人先是一怔,随即手中法决一催,白色大印光芒更盛,白光之中浮现出无数符文,威势更增。

    轰隆隆!

    一声惊天巨响!

    无尘道人身躯大震,白色大印竟被一下震飞。

    不过半空中的白色人影也是如同一颗流星般,扑通一声被砸进了海底。

    附近三艘瀚海巨舟之上,六百余名弟子,包括灰裙少妇,望着半空中的这一幕,纷纷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回想方才生死存亡的那一刻,恍如隔梦!

    能够挡下无尘道人一击,这又是何等实力才能做到!

    “不好,烟罗!”

    石牧眼见此景,却是心中大急。

    但旋即他神情一松,在他的神识感应中,烟罗并没有受到太大损害,气息还算稳定。

    无尘道人很快稳住了身形,脸现怒容。

    以其如今的修为实力,何曾吃过此等大亏!

    就在此刻,他脑后虚空浮现出一阵黑光。

    一只枯槁手掌从里面伸出,闪电般抓向无尘道人的脑袋。

    无尘道人大惊,身上白光大放,凝聚成一面光盾,挡在了枯槁手掌之前,同时身体朝着旁边躲闪而去。

    啪嗒!

    光盾应声碎裂,不过无尘道人也趁机横掠了出去,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十余丈开外。

    “什么人?”无尘道人转身,沉声道。

    “无尘,百年不见,莫非连老夫也忘了。”黑光中缓缓现出一个人影,是个面色枯黄,头发干枯稀少,看起来像死人更多一些的老者。

    “是你,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无尘道人有些诧异。

    “多亏当年你那一击诛魔刺,否则我至死也无法突破那一步吧。”枯黄老者虚空而立,看着无尘道人,浑黄的眼睛中精光闪烁。

    “天位!”无尘道人瞳孔一缩。

    枯黄老者露出一丝不置可否的笑容,身上衣衫无风自动,一股庞大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巨舟之上,石牧望着半空中的三个身影,默然无语,就在前一刻,他感应到本欲破海而出的烟罗,已直接返回了死灵界面。

    无尘道人脸色一沉,枯黄老者放出的这股庞大威压,毫无疑问已经达到了天位境。

    而且刚刚那个白色身影身上散发出死灵生物特有的气息,不用多说,自然是枯黄老者的召唤物。

    此刻虽然感应不到那个死灵生物的存在,不过肯定还躲在附近,丝毫不能大意。

    “逄玉见过左护法!”

    巨舟之上。灰裙少妇挣扎着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朝着枯黄老者躬身行礼。

    “多谢左护法相救!”

    巨舟之上的其他人面面相觑,显然都不认得这个老者。不过看到灰裙少妇行礼,他们也急忙跟着躬身朝着枯黄老者行了一礼。

    他们自然而然将方才的那个能够抵挡无尘道人一击的白色身影,当做是这个枯黄老者所为了。

    半空之中,一道身形从远处如电而来,一闪现出一个男子身影,正是柳岸。

    “师叔。”柳岸看着枯黄老者,眼中露出激动神色。

    “岸儿,回来就好。”枯黄老者对柳岸说道。

    “师叔,您终于出关了!你我联手。今日杀了无尘老贼,为师父报仇!”柳岸目光看向无尘道人,口中如此说道。

    就在此时,儒雅道士与美貌道姑也飞了过来,落在了无尘道人身后,朝无尘拱手道:

    “禀师尊,三艘瀚海巨舟共计五百余名冥月教邪徒已尽数伏诛!”

    “好!”无尘道人点了点头。

    柳岸闻言,眼中怒火一闪,身上黑光大放。作势欲扑。

    就在此时,枯黄老者却伸出枯槁的手臂,拦在了柳岸身前,说道:

    “你还是快些带他们离开。这里交给我吧。”

    “今日你们谁都别想走了!老夫就费些手脚,在这里收拾掉你们两个吧。”无尘道人说着,单手一挥。白色大印飞回了他的头顶,凭空旋转起来。越来越快,大印之上渐渐浮现出一道道白色电弧。噼啪作响。

    嗡嗡!

    无尘道人手中青光一闪,再次祭出了那柄青色古剑。

    古剑上散发出纯净无比的深青色剑气,嗤嗤作响。

    柳岸脸色一变,手中血光一闪,取出了天鬼幡,不过此物散发出的血光黯淡。

    “呵呵,无尘老贼,你应该知道我冥月教门下弟子从来不是以自身实力强大著称,你可知我为何会孤身一人现身于此?”枯黄老者忽的淡淡一笑,说道。

    无尘道人闻言一怔。

    就在此时,他身上忽的亮起一道白光,一闪凝聚成一个白色光球,一个急促的声音从光球中传出。

    无尘道人闻言脸色一沉,深深看了枯黄老者一眼,身上白光大放,卷住了儒雅道士与美貌道姑,化为一道白光朝着阴尸山脉飞去。

    柳岸想要阻拦,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枯黄老者却没有出手,看着其远去。

    “师叔,您为何不出手拦住他?”柳岸看向枯黄老者,有些不解。

    枯黄老者眉头微皱,只是望着无尘道人的遁光余晖,没有说话。

    柳岸脸上露出一丝不解,正要再问。

    枯黄老者的身体忽的摇晃了一下,脸上仅有的血色飞快消退,身体从半空落了下来。

    柳岸脸色一变,急忙伸手接住枯黄老者。

    “师叔,你怎么了?”他惊呼道。

    巨舟之上,众人也都大吃一惊。

    柳岸抱着枯黄老者,落到了巨舟之上。

    “快开船离开这里……趁无尘还没有发现……”枯黄老者艰难的开口说道。

    三艘巨舟立刻再次起航,不过没有走直线,而是偏移了一下航行方向,很快消失在了茫茫海域之中。

    巨舟之上,众人乖乖聚拢在了船尾,没有一人说话。

    石牧站在船舷附近,目光朝着船头看去。

    船头上,柳岸张开了一个黑色结界,笼罩住了枯黄老者的身体,灰裙少妇站在一旁。

    结界中透出一缕缕黑气,融入枯黄老者体内。

    不过枯黄老者气色没有丝毫好转,反而越发灰败,若不是眼珠间或还能转动,简直和死人无异。

    “没用了……我使用禁术,强行将修为提升至天位,用所藏的最后一块星石开启死灵通道,唤出白虎鬼王……本就不多的寿元已经全部耗尽……不过能够救下你们也值得了……”枯黄老者声音微弱。

    灰裙少妇眼中隐现泪光,柳岸脸上神情平静,没有说话,只是全力运转法阵。

    “岸儿,不必白费力气了……此去西贺大陆,一路上险阻无数,还需要你的力量……冥月教就交给你了……”枯黄老者声音越来越狄,眼睛缓缓闭上,最后一丝生气从他身上消散。

    轰!

    他的身体自发燃起来黑色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灰裙少妇脸色一变,正要出手扑灭火焰,柳岸伸手拦住了她。

    “这是业火魔焰,是师叔施展禁术的代价,无法扑灭的。”柳岸说道。

    枯黄老者的尸体很快在火焰中化为了一小堆灰烬,神魂俱灭。

    柳岸嘴唇颤动了一下,小心的将骨灰收集起来,装入了一个白色小坛。

    他退后一步,跪在了地上,朝着坛子跪拜行礼。

    灰裙少妇和船上其他弟子纷纷随之朝着骨灰坛子跪拜了下去。

    石牧目光一闪,虽然没有跪拜下去,不过也朝着那个坛子方向躬身行了一礼。

    他虽然不认同冥月教的一些处事原则,但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却让他对东洲大陆最大的三股势力,有了一些重新认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