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海上激战
    “金钱剑!”

    青年道士显然已认出了这件偷袭自己的灵器,是出自当年自己的师兄弟之手。

    但未及搜寻催动金钱剑之人,“嗖嗖”两声破空之声传来,又是两道黑色箭矢破空而至。

    他心中一凛,脚下长梭光芒大亮,连忙朝着后方躲闪而去,颇有几分手忙脚乱之感。

    这次有了准备,总算没有被射中,但另一边的金钱飞剑却再次化为一道金光朝自己****而来,让其心中一阵骇然。

    “不好!”

    他第一个念头,自然是想到对方还有高手藏在下方巨舟之中。

    一念及此,他连忙朝着某个方向单手一招,银色长鞭光芒一闪,便要朝着他飞射而去。

    可就在此刻,那原本已经被压制的红绫灵器光芒陡然大放,一闪幻化出层层红绫,将银色长鞭紧紧捆住。

    青年道士豁然转首看向不远处的灰裙少妇,后者正面露冷笑的同样看了过来。

    “可恶!”

    青年道士心中大恨。

    他退的虽然快,但是和飞剑相比还差得多,不到两个呼吸便被追上,一道道剑影如同流星坠地,****而下。

    青年道士大吼一声,真气⑧长⑧风⑧文⑧学,w⊕ww.cf▼wx.⌒t灌注枪身,一抖之下,幻化出一道道枪影,最终一枪刺出,“砰”的一声,击飞了金钱飞剑。

    就在此时,青年道士身后人影一花,一个周身青光隐隐的灰袍青年身影浮现而出,正是石牧。

    但见其手臂一动。一道漆黑刀光猛然绽放,斩向了青年道士。

    青年道士悚然而惊。闪电般转身,将银色长枪横在了刀光之前。

    “铿”的一声巨响!

    在刀光触及长枪之时。他只觉长枪上灌注的灵力真气似乎被抽离了不少,长枪威能大减,竟被一下格开。

    但其作为地阶强者,反应也是不慢,当即借着这股巨力朝后退去,同时狂催体内真气,周身泛起一层坚实的白色真气护罩,同时单手一招,想要将远处与紫金骷髅搏斗的法相唤回。

    然而石牧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高阶风影符的加持下,身形如影随形般贴了上去,一双被黑色鳞片覆盖的双拳蓦然泛起一层红光,略一模糊,幻化出十余个红色拳影,狂风暴雨般击向了青年道士。

    石牧催动兽化之后,实力直逼地阶,加上六层大力魔猿脱胎决加持下,使其如今的力量达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如今近身情况下,这看似朴实无华的拳影,每一击都蕴含了不下于上品法器一击之力!

    “砰砰”之声连绵不绝!

    青年道士周身白光闪动不停,只觉一股股恐怖巨力袭来。身躯大震下,连人带脚下长梭被从半空打落了下来,并“扑通”一声落入了海面。

    远处正与紫金骷髅交战的法相虚影。也由于失去真气加持而轰然溃散。

    石牧身形一晃,紧随其后的扑入了海中。

    轰隆隆!

    海面剧烈波动了起来。水下仿佛两条蛟龙翻滚,一个接一个的巨大海浪被掀起。海面浮现出一个个巨大漩涡,隆隆的闷雷般声音从海底传出,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灰裙少妇落在了巨舟之上,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全力炼化药力,法力很快恢复了些许。

    不过面对海面的情况,她也不敢贸然潜入。

    人类修士即便修炼到了地阶,除了修炼一些特殊水属性功法的人,在海中仍然会受到极大的限制,无法发挥出多少实力。

    灰裙少妇转头朝着下方第二十二号巨舟上一个角落看去,她刚刚看的很清楚,刚才那个灰色青年便是从那里飞出。

    对于那个青年的容貌她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

    “难道是柳殿主刻意安排的?”灰裙少妇心中猜测。

    另一艘巨舟之上,侯赛雷,余意等人也是一脸惊骇莫名之色。

    “我说,刚刚……那个人……是穆兄吧?”余意眼中惊色稍敛,口中喃喃自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转首看向身旁的侯赛雷。

    “你看我干什么,我和他相识也不过比你早了一段时间而已,对于他的身份实力,我也不清楚。”侯赛雷苦笑道。

    这话是发自真心的,他虽然已经跟随了石牧一段时间,但是对于石牧的事情,他知道的仍是极少。

    彩儿此刻正站在巨舟顶端最大的一根桅杆之上,眼睛中白光闪烁,看向海面。

    突然,它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海面漩涡猛然一震,“轰”的一声,一道粗大水柱从海中跃起,炸裂了海面。

    一旁半空中,和红绫灵器纠缠在一起的银色长鞭,表面光芒忽然消散,缩小到了原先大小,扑通一声,掉进了海中。

    灰裙少妇一怔,随即挥手召回了红绫灵器,目光看向了海面。

    翻滚的波浪越来越小,最后缓缓恢复了平静。

    “轰”的一声!

    海面炸开,一个人影从里面飞出,落在了巨舟之上,正是石牧。

    他身上衣衫残破,左臂上破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神情有些疲惫,不过眼中却露出一丝兴奋。

    有彩儿穿透海面的异能,自己在海水之中可谓是如履平地,在自己手段毫无保留的尽施而出下,那个自命不凡的青年道士纵然实力不弱,却也只得认栽。

    三艘巨舟上的冥月教众人见此情形,纷纷面色大惊,齐齐往后退开一步,不敢靠近石牧,似乎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侯赛雷,余意等人望向石牧的目光,更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在下冥月教逄玉。敢问道友是……”灰裙少妇走了过来,在石牧身前站定。有些不确定的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对你们并没有敌意就行。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从通天仙教手中逃走。”石牧说道。

    灰裙少妇闻言,转首看向海岸方向,那里仍不时传来一声声斗法巨响。

    她脸上露出一丝焦急,距离那里太远,以她的目力也看不清那里的情况。

    “无尘道人和他的手下被柳岸和罗殿主缠住了,不过情况不太妙,恐怕无法坚持太久。”石牧说道。

    通过彩儿的共享视野,海岸那里的情况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眼中。

    刀疤男子和他召唤出的地阶死灵生物。虽然暂时拖住了另外两个通天仙教地阶强者,但已现疲态。

    半空之中,无尘道人身上散发出万道白光,恍如仙人一般。

    柳岸催动的淡金色鬼头表面灵光黯淡,一看便已是强弩之末。

    灰裙少妇闻言,脸色一沉。

    “如果不趁着这点时间逃远一些,我们便死定了,无尘下一个目标必然是我们。”石牧看了灰裙少妇一眼,说道。

    灰裙少妇脸色变幻。忽的咬牙。

    “全力朝着深海进发!”她豁然转身,大声喊道。

    操控巨舟的弟子听闻此话,连忙忙碌起来。

    三艘瀚海巨舟上各处禁制阵法再次启动,朝着深海而去。

    就在此刻。石牧身体一震,豁然看向海岸方向。

    靠近海岸的地方,一道粗大无比的白光冲天而起。即便距离极远,石牧等人这里也能清晰的看到。

    海岸边。半空之中。

    无尘道人目光正从远处海面收回,眼中似闪过一丝愤怒。不过却是一闪而逝!

    此刻的他全身笼罩在数十丈粗的白色光柱之中,头顶悬浮着一个缓缓旋转的白色大印,冲天光芒正是从上面散发而出。

    在其前方不远处,柳岸面色苍白,嘴角和身上多处流血,染红了半个身体。

    不过他丝毫没有理会身上的伤,两手挥舞,口中诵念咒语。

    身前的淡金色鬼头血光大放,一张口,一连喷出了九团血雾,形成了一片浓郁的血云。

    淡金色鬼头散发的灵光再次黯淡了大半!

    血云之中鬼啸连连,隐约能看到无数狰狞鬼影在血云中张牙舞爪,直欲择人而噬。

    无尘道人冷笑一声,口中诵念咒语,两手交握身前,猛然一挥。

    白色大印融入了光柱之中,粗大白色光柱一闪的化为一道巨大无比的擎天光刃,朝着柳岸劈下。

    光刃所过之处,空气仿佛被陡然吸空了一般,发出嘶嘶的声音。

    柳岸呼吸一顿,大喝一声,他身前血云滚滚翻涌,凝聚成一个数十丈大小的血色骷髅头颅,口中獠牙狰狞,表面燃烧着血色火焰,散发出无尽凶厉气息。

    “去!”

    柳岸一挥手,巨大血骷髅冲击而上,朝着白色光刃扑去。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虚空在这一刻仿佛被撕裂开来了一般,周围出现数道巨大裂缝,海面也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距离战场不远处的两艘巨舟上,一众冥月教耳边仿佛炸响了一个巨大雷霆,耳膜几乎撕裂,五官流血,修为稍弱之人更是直接被剧烈的法力波动活生生震死。

    半空之中,巨大血色骷髅应声而碎,爆裂开来,重新化为了滚滚血云。

    柳岸身躯大震,五官七窍鲜血流淌,口中更是鲜血狂喷,身体仿佛断线风筝一般远远飞了出去,淡金色骷髅哀鸣一声,再度化为一杆小幡,旋转着倒射而出,血光黯淡,显然灵性大失。

    柳岸直飞出了数十丈,这才勉强稳住身体。

    无尘道人眼见柳岸还活着,眼中露出一丝意外神色,一挥手,那柄青色古剑浮现而出,散发出冲天剑芒,锐利的剑气仿佛可以将天际也捅破一个窟窿。

    柳岸深吸一口气,双眼微眯,眼瞳之中闪过一丝异芒,一挥手,手中多出一枚黑色符箓,表面黑气缭绕,看不清具体的样子。

    “啪嗒”一声,符箓被他一把捏碎。

    一团黑光笼罩住了柳岸,下一刻,他的身体骤然化为一道黑色流星,朝着深海方向****而去,速度快的骇人,只是闪了两闪,便消失在了视野尽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