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登舟
    一声海啸般的兽吼声从盘古峰顶传来!

    巨大妖兽骸骨四肢一挺的站立起来,在一阵轰轰乱响中,它插入山体中的巨大右手骨爪猛地拨了出来,周围无数符文和灰色气体缭绕。

    其右爪蓦然向盘古山北侧天魔宗战阵方向一挥,虚空波动一起,二十几道巨大无比的灰色刃芒凭空浮现而出,朝北边山下席卷而去。

    这些巨型灰色巨刃,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一头猛虎形状的傀儡前,竟如同瞬移一般。

    千钧一发之际,猛虎傀儡两只前爪绿光闪动中,猛地在身前一合,“噗”的一声,一面阁楼大小的绿濛濛光盾现了出来,挡在了身前。

    “轰隆隆”一连串巨响!

    巨型灰色巨刃接二连三的落在了绿濛濛光盾表面,爆发出一团团灰绿两色的光团。

    在抵挡住了半数灰色巨刃后,绿色光盾立刻碎裂,剩余的十余道灰色刀芒余势不减,呼吸之间就轰击在了虎型傀儡身上。

    轰鸣声大作!

    一团团灰芒在虎型傀儡周身各处爆裂开来。

    虎型傀儡被一股巨力震得倒飞起来,并在半空中四分五裂开来。

    惨叫声响起,身处虎型傀儡中的十名星阶术士无一幸免,连原本簇拥在虎型傀儡周围的十余名弟子,也由于未及逃离而遭受波及,身陨当场。

    妖兽骸骨一声怒吼,头颅一转,再次巨口一张。

    血光一闪,一道粗大之极的血光射出,所经之处,虚空一阵扭曲变形,一股恐怖的威压让所有的天魔宗弟子纷纷脸色大变。

    眼看血光就要击中一头二十余丈高的巨熊傀儡头部,半空中一道晶芒射了下来,瞬间就在巨熊傀儡面前显现出来,却是一面足有数十丈大小,灵光闪闪,符文缭绕的灰濛濛盾牌。

    盾牌表面铭刻着一个丑陋的血色头像,獠牙外露,狰狞可怖。

    “噗”的一声!

    粗大血光一闪而逝的没入灰濛濛盾牌之中,却犹如泥牛入海般,丝毫波澜未起。

    灰色盾牌光芒一闪,再次化为一道晶芒上空中射去,转眼间出现在了不知何时飞至峰顶的司徒浩身前,并迅速围绕着他旋转起来。

    他望了一眼另一边,同样悬浮在半空的无尘道人一眼,开口道:

    “无尘道友,看来冥月教并没有再出现一个东方冼天,这应该是其最后的底牌了,我们不如联手破了大阵,也好少些死伤。”

    无尘道人正欲开口,突然其手中玉镯一阵颤动,“噗!”一声轻响,凭空弹出一个传讯法阵。

    法阵中光芒一闪,一枚精致的小型紫色玉简浮现了出来。

    无尘道人拿起玉简往额头一贴,脸色立刻微微一变,随即开口道:

    “司徒道友,看来我等竟中了柳岸此子的暗度陈仓之计,如今冥月东教大批精英弟子已经入海。事不宜迟,我立刻赶去西海岸,烦请道友在此督战!”

    说完,他也不等司徒浩回话,便身形一晃的回到了不远处的巨大蓝色葫芦上,手中法决一催,蓝色葫芦表面笼上一层白光,立刻向西海岸某个方向疾速飞去。

    ……

    此时此刻,曲阳城西海岸某个偏僻之处。

    此处零零散散的坐落着十几座残破的建筑废墟,看起来似被某种巨大力量所毁一般,荒废已久,在狂风呼啸而过时,发出阵阵呜呜的哀鸣之声,显得颇为凄凉。

    一处废墟的地面忽的传出“咔咔”一阵轻响,裂开了一个大洞,一排阶梯从深处延伸而出,连通了地面。

    一个灰裙少妇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其身后,人影憧憧的走出了不少人,数量足有差不多两百人,正是石牧一行。

    “跟我来,走快些。”

    灰裙少妇目光朝着周围看了几眼,迈步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众人急忙跟了上去。

    “这里是西海岸吧。”余意鼻子抽动了一下,轻声说道。

    石牧微微点头,他也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那股湿咸气味,耳边也隐约听到了远处海浪拍岸的声音。

    “石头,你有没有觉得,这次的比试从头到尾透露着一股诡异。”彩儿的声音在石牧心中响起。

    石牧嗯了一声,他心中也总有些不安之感,冥月教似乎有些遮遮掩掩的,竟然通过地下通道来到海边。

    “要不要俺先去四下探查一下?”彩儿道。

    “不必了,不管冥月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应该和我们没有太多关系。只要最后能出海前往西贺大陆就行,随机应变吧。”石牧沉吟了一下,心念传音说道。

    一行人在灰裙少妇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海岸边。

    只见海岸边停靠着六艘五十丈长,方头方尾的黑色巨舟,犹如六座小山一般,从船头至船尾绘满了各种符文阵纹,散发出阵阵法力波动。

    绕过巨舟,在往远处的海面上,隐约可见,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艘同样的黑色巨舟,正在驶离海岸。

    “法器级巨舟?不对,这种感觉,已经达到了灵器的范畴!”石牧看着眼前的六艘巨舟,心中震撼不已。

    除此之外,海岸边已站了三四百人,应该都是和石牧等人一样的参赛弟子,此刻看到石牧等人出现,纷纷看了过来。

    “第三场的比试将在海外一座岛屿上举行,所有人按照获胜次序,依次登船,即刻出发!”灰裙少妇站定后,扬声宣布道。

    少妇话音一落,三艘巨舟缓缓靠岸,每艘巨舟都垂下了一个船梯,并从上面下来数名冥月教执事弟子。

    众人看着眼前的巨舟,议论纷纷起来,并按照灰裙少妇所言,依次排队登船。

    石牧站在余意等人后面,朝船梯走去。

    很快第一艘巨舟便满员了,船梯被收起,在执事弟子安排下,众人开始登上第二艘巨舟。

    在余意等三人登船后,侯赛雷也踏上了船梯,石牧正要跟着走上去。

    “这位师兄,很抱歉,第二十一号巨舟已经满员,您需要去坐第二十二号巨舟。”一个冥月教弟子伸手拦在了石牧身前。

    船梯缓缓收缩,缩回了巨舟之上。

    石牧一怔,已经登船的侯赛雷等人也有些愕然。

    “那我便坐下一艘船,咱们到了目的地后再见。”石牧也无所谓,对船上的侯赛雷等人挥了挥手。

    此刻,执事弟子口中的第二十二号巨舟靠了过来,船梯落下,石牧第一个登了上去。

    不过他脚刚刚站到船板之上,脸色忽的一变。

    就在他前方丈许外,一名身着月白色长袍,剑眉朗目的血发男子负手而立,眉宇间一轮血月清晰可闻。

    不是柳岸还能是谁?

    他面带笑容了看了过来,似乎在等着他一般,呵呵一笑道:

    “石兄,真是许久不见了。”

    石牧脸色一阵变幻,默然无语。

    后续登船的众多参赛弟子等人眼见此景,脸上都不由露出了惊讶之色。

    柳岸作为前任教主东方冼天的大弟子,又是十殿之中为首的破军殿殿主,其在整个冥月教中的地位可以说仅次于左右护法,更一度传言为东方教主的继任者,在教中声名赫赫,大多数人都是认识的。

    反观石牧,充其量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没想到柳岸这个教中的大人物,竟会主动上前与其打招呼。

    “想不到你也会参加这次出海选拔,莫非是改变了主意,愿意加入我冥月教了?”柳岸笑着问道。

    “我若说没有,阁下是否现在就要将我赶下船?”石牧说道。

    “呵呵,当然不会,石兄尽管放心坐船。话说此次出海长途跋涉,路途多艰,在下正好有机会可以和石兄促膝长谈,交流一下魂师心得,何乐而不为?”柳岸呵呵一笑,说道。

    石牧闻言,眼中顿时露出诧异之色。

    “柳某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们稍后在海上再聊吧。”柳岸呵呵一笑,对石牧点了点头,脚下一点,身体飘然飞下了巨舟。

    石牧看着柳岸的背影,神色略一阴晴不定后,抬步朝着里面走了过去,在船上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其余人也纷纷上船,在船上各处找定位置坐下,很快,整艘巨舟便几乎座无虚席。

    石牧朝着周围看去,船上除了石牧等两百名参赛选手外,两旁还有一些冥月教执事弟子,显然是操控巨舟之人。

    这些执事弟子神情虽然平静,不过眼神之中隐约带着些许不安,不时朝着远处看去。

    那个方向,隐约可见一座灰雾迷的巨型山脉,正是冥月教总坛所在的阴尸山脉。

    石牧眉头一皱,心中隐约预感到了什么。

    岸边的这些弟子刚好装满了三艘巨舟,巨大船帆缓缓升起,开始驶离岸边。

    三艘瀚海巨舟之下,灰裙少妇迎风而立,没有登船,一身灰色衣裙猎猎作响。

    就在此时,一个白色身影一晃,柳岸从远处飘身而至,落在了灰裙少妇身旁。

    另一名精壮中年男子也从那三艘空船旁走了过来,脸上一道刀疤,从前额一直延伸到下巴,看起来颇为渗人。

    此人散发的气息宏大,赫然也是个地阶修为的武者。

    ………………

    呵呵,月底了,大家手里还有的千万别浪费了,全都投给玄界吧!(~^~)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