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古怪规则
    无论是星阶中期,还是先天中期,在冥月教中本身就属于出类拔萃的存在,在各个分坛担任一些职务了,一般都已是堂主级别。

    故而从擂台中走出去的人数并没有多少,只有约莫五六百人的样子。

    这些人本身实力就强,故而在场其余人在反应过来后,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有些人还暗暗松了口气。

    余意修为只有星阶初期,和侯赛雷差不多,自然也留了下来。

    “好,剩下的各位将继续进行第二轮比试。请每人先从执事弟子处领取一顶法盔并戴在头上,稍后我再宣布具体的比赛规则。”半晌后,见没有人再走出来,柳岸继续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擂台周围走出来数十名冥月教弟子,抬出一筐筐的银灰色头盔。

    头盔是金属材质,高高耸起,呈现出三角筒状,看起来很是丑陋,仿佛一个小丑帽子一般。

    石牧等人有些面面相觑,不过随后都走了过去,每人领取了一顶帽子。

    石牧翻看了一下帽子,咧了咧嘴,将帽子戴在了头上。

    下一刻,帽子表面流光一转,立刻浮现出一个数字——“一千零五十二”,其他倒没有什么异样,甚至连一丝法力波动也无,就好像一顶普通的帽子一般。

    他心念一动,神识探入了帽子之中。

    嗡!

    神识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帽子微微一震,上面的数字亮起了一阵红光。

    与此同时,石牧的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个数字。

    四百三十!

    周围人此刻也大都将帽子戴在了头上,此刻也都一个接一个的亮起,转眼间红光蔓延到了整个擂台会场。

    “这一轮的比试规则很简单,在场诸位都已经点亮了手中的法帽,应该也都通过神识感应到了帽子里面蕴含的目标数字,这一轮的比试,就是抢夺目标数字所示的法帽,若在此之前,自己的法帽被人击落,则同样失去资格,目标是自己法帽之人可直接晋级。不过,在争斗之中严禁出重手,恶意出手将别人打成重伤者,一律被驱逐出比赛,而目标是此人法帽数字者,同样直接晋级!”柳岸的声音再次在擂台上空响起。

    柳岸话音刚落,会场众人顿时再次哗然。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略显古怪的比试规则,还有那个不准重伤别人的规定。

    冥月教往年也一直举办一些比试,以决定一些宗门资源的分配,但比试中却是从未没有出现过如此奇怪的规定。

    不允许杀人的比试规则倒是常见,但刀枪无眼,哪有比试不允许伤人的?

    柳岸目光在台下人群中扫过,等了片刻,似乎是在给众人足够的反应时间。

    “看来大家对于这一轮的比试规则都已经了解,那么我宣布,比试立刻开始!”柳岸大喝一声。

    声音刚落,擂台会场上的众人立刻紧张起来,互相对峙,同时和身旁的人拉开了距离。

    轰隆隆!

    擂台之上已经有人开始动手,显然已经有人碰巧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石牧五人互望着对方,眼中都流露出戒备的神色。

    石牧脚下移动,和侯赛雷朝着一旁退去,离开了余意三人。

    “你的目标是几号?”石牧通过传音问侯赛雷。

    “二千零六十七,若是穆前辈的目标,前辈尽管取走便是。”侯赛雷立刻答道。

    “不是。”

    石牧点了点头,两人之间总算没有出现乌龙事件,随即传音将自己的目标数字告诉了侯赛雷。

    “石兄,侯兄,二位不必如此戒备,这会场足有万人,我们几人应该不会那般巧合的。在下的目标是三千六百零五。”余意立刻开口说道,目光看向一旁的青年和少妇。

    两人会意,也分别报出了自己的目标。

    一番交流后,果然五人之间,并不存在各自的目标。

    “二位,这一轮比试规则特殊,不比单打独斗的擂台,单人行动很吃亏的,不如我们几人联手如何?”余意提议道。

    侯赛雷没有说话,只是看向石牧,一副以石牧马首是瞻的样子。

    “好吧,既然余兄相邀,我们几人便一起行动吧。”石牧略一沉吟,便点头答应下来。

    “那太好了!”余意闻言大喜。

    当下五人约定,要等所有人都拿到了目标的帽子再一起离开。

    “先到场地边缘,免得腹背受敌。”石牧说道。

    其他人恍然,五人每人戒备一个方向,朝着场地边缘移动了过去。

    几人一边移动身体,目光则朝着周围看去,自然都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只是擂台之上人数太多,足有上万人,如今场面又极度混乱,眼花缭乱下,一时哪里找得到。

    不过却可以看出,有不少人和石牧等人一样,也开始纷纷抱团行动起来。

    就在此时,竞技会场附近,一只彩色鹦鹉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停留在边缘某处,正是彩儿。

    从这个角度,会场中的情况一览无余。

    彩儿眼中泛起丝丝白光,朝着场内看去。

    片刻之后。

    “找到了!”

    石牧眼睛一亮,在彩儿的共享视野下,他没过多久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术士,不过距离他此刻所在的地方比较远。

    又过了片刻,他也替侯赛雷找到了目标,恰好在他的目标附近,是一名手持赤红砍刀的武者,看实力似乎有先天初期的样子。

    “我和侯兄的目标我已经找到了,余兄,你们怎么样?”石牧开口问道。

    余意三人听闻此话,大吃一惊,侯赛雷却是面色大喜。

    “还没有,不过穆兄的目标既然已经确定位置,我们这便过去,先帮穆兄夺得帽子吧。”余意说道。

    “不急,在下先帮三位找到目标所在吧。”石牧摇了摇头,说道。

    他瞄了一眼高台上的柳岸,压低了帽檐,立起衣领,遮住了半张脸。

    随即,石牧深吸一口气,眼中浮现出道道金光,看起来很是神异,朝着周围扫去。

    “穆道友还有这般目力神通,佩服!”余意脸色微变,说道。

    石牧笑了一下,眼波流转,没有否认。

    “找到一个,就在前方不远处,是罗道友的目标。”几个呼吸之后,石牧眉梢一挑,手指向一个方向说道。

    红脸青年闻言,顿时大喜,感激的看了石牧一眼。

    “走吧,先夺取这一个。”石牧说道,其他人自然不会有意见。

    几人快速移动过去,很快接近了红脸青年的目标,一名三十几岁的虬须男子,手中拿着一根赤藤木杖。

    此人不知何故没有和任何人联手,正贴着擂台场地边缘,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目光则不时扫向周围,似也在找寻着自己的目标。

    就在此刻,虬须男子豁然回头,看到石牧几人正朝其飞扑过来,脸色顿时一变。

    此人想也不想的拔腿便跑,同时脑后两点星光虚影一闪而现,手中赤藤木杖一挥,空气中红光闪烁,七八条半丈长的火蛇浮现而出,呼啸着朝石牧等人冲了过来。

    这些火蛇在半空一阵互相缠绕,化为大片炙热的火浪汹涌席卷而开,眼看便要将几人淹没。

    石牧目光一闪,正要有所行动。

    地面轰隆一声大响,猛地摇晃了一下,一堵数尺厚,数丈高的土墙浮现而出,挡在了几人身前。

    余意两手按在地面上,身上浮现出道道黄芒,显然这个土墙是他释放的术法。

    轰隆隆!

    滚滚火浪轰击在土墙之上,发出一连串的巨响,随即化为一股炙热火雾,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土墙连续颤抖了几下,在几近崩溃前,终于将火蛇术抵挡了下来。

    附近的其他人急忙朝着旁边远远退开,免得被这些炙热火雾所波及。

    就在此时,石牧身形一闪的从土墙旁边掠出,直接穿过了炙热火雾,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挥。

    一道白光从他手中飞射而出,眨眼间追上了前面逃窜的虬须男子,化为一道白色锁链,将其死死捆住。

    那个虬须男子大叫一声,翻身栽倒在地上。

    不等他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一截冰冷的刀刃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虬须男子看着眼前这个手持黑刀的青年,叹了口气,放弃了反抗。

    红脸青年此刻也跑了过来,一把抢下灰袍男子头上的帽子,脸色激动。

    “余兄,穆兄,多谢你们!”红脸青年有些感激的看着石牧和余意。

    “走吧。”石牧摆了摆手,将帽檐又压低了几分,当先朝着另一边走去,离开了这个显眼的地方。

    就在刚才,他感觉到高台上似乎有一道视线看了过来。

    余意等人虽然不明白石牧为何要这般急着离开,不过还是急忙跟了上去。

    附近的高台上,柳岸目光看向下方擂台的一个地方,眼中隐隐闪过一道异芒。

    “怎么了?”一旁的红衫少女察觉到了柳岸的异样,问道。

    “没什么。”柳岸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笑容,说道。

    红衫少女心中有些惊讶,自从柳岸回来之后,她基本没有看到其笑过。

    此女目光沿着柳岸刚刚的视线所视之处看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狄师兄,这里就交给你了。甄师妹,我们走吧。”柳岸朝一旁的狄峰说了一声后,便带红衫少女朝着身后穹顶建筑中走去。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