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徐鲁子
    “穆师兄,这里是您的住处,平日可以随意外出,不过也要时常注意外面的告示牌,关于比试的一些最新情况和通知,都会在那里显示出来。【小说更新快请搜索】”灰衣冥月教弟子打开一个房间,说道。

    石牧走进了房间,四下一扫,发现里面只有数丈大小,摆设非常简单,只有一**一椅,一桌一凳,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不过在屋子的角落,隐约可见一些若隐若现的灵纹,似乎是某种隔绝神识的禁制。

    这里是一座黑色高楼建筑中,是冥月教给石牧等参赛之人安排的住处,和客栈的房间差不多。

    石牧的房间正好在一层,门外不远处便有一个颇大的告示牌。

    “好,多谢。”他倒也不在乎房间大小,走了进去。

    那个灰衣弟子很快离开,去安排其他人的住处去了。

    石牧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在**上坐了下来。

    就在此刻,一道黑影从外面飞了进来,速度极快,一闪的落在了石牧肩膀,是彩儿。

    “石头,那个侯赛雷已经安全离开了分坛,俺按照你说的,让他暂时在这里附近找个地方住下来。”彩儿道。

    “那就好。这一阵子,你多监视着他,虽然禁神珠在我手中,他应该不会背叛,但是这里毕竟是冥月教老巢,他会做什么谁也无法断言。”石牧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下,说道。

    “没问题,凭俺如今的目力,就算在这里,也能随时监视那只猴子。”彩儿道。

    “猴子……”

    石牧有些无语的看了彩儿一眼,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此刻,外面的告示牌附近聚集了不少人,上面似乎公布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穆兄,你来了。”余意也站在附近。看到石牧走了过来,打了一声招呼。

    “怎么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石牧问道。

    “哦,是下一轮比试的日期已经决定了。就在一个月后。”余意说道。

    “一个月?这么快。”石牧有些惊讶。

    按照此前得到的信息,此刻距离这里的比试开始,应该还有两个月多的样子。

    “据说教中高层希望加快选拔进度,尽早出海。若不是设在全国十三座城池的选拔弟子尚未尽数聚齐,比赛日子还要提前呢!对了。听说这次通过初选的弟子加起来足有上万人,最后只选择两百人,竞争实在是激烈啊!”余意压低声音道。

    “原来如此。”石牧有些诧异参赛的人数,看来这冥月教虽然没落,但底蕴着实不小,只是这些弟子原本分散在各处,没有拧成一根绳而已。

    “余兄,之前听你说对这曲阳城比较熟悉,不知道这个城里有没有好的炼器店铺?”他沉吟了一下,忽的开口问道。

    “炼器铺?你是要买法器吗?”余意一怔。看了石牧背上随身携带的刀棍一眼。

    “倒不是买,而是想要将兵器精炼一下,最好能提升一下等级。”石牧说道。

    “这样啊……对了,如果穆兄想要找好的炼器师,我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只要你出得起价钱,绝对能找到城中最好的炼器大师。”余意略一沉吟,眼神略显兴奋的说道。

    “还请余兄指点。”石牧听了这话,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东城区的西匡街,有一家天吴商铺。可以说是曲阳城最大的炼器店,能够打造上品法器,甚至只要材料齐全,连灵器也不在话下。”余意说道。

    “连灵器也能打造?天吴商铺……难道说?”石牧道。

    “没错。那个店铺正是天吴商会在曲阳城的一处分店,常年都有炼器大师坐镇。说起这天吴商会也真是了得,据说在整个东洲大陆都有其生意。”余意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

    石牧有些哑然,他本以为天吴商会只是陆山王朝第一商会势力,结果没想到此商会势力分布竟如此之广。如此看来,即便称为东洲大陆第一商会也不为过。

    “而且,这个商铺不单单做武器生意,还同时贩其他各种东西,丹药,符箓,甚至是是各种信息和情报。”余意有些神秘的补充道。

    “听余兄这么说,我更加有兴趣过去看看了。”石牧说道。

    他看了看天,今天天色已晚。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便各自返回了住处。

    第二天一大清早,石牧便起身,按照余意所说的地址,来到了东城区的西匡街,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便找到了那家天吴武器商铺。

    天吴商会盛名享誉整个大陆,盘下的商铺自然是整个街道位置最好的。

    商铺地盘极大,足有四五的大开间,装饰华贵气派,此刻虽然是早上,已经有不少人在门口进出,显然生意颇为兴隆。

    石牧慢慢走进商铺,店内人头攒动,货架也是极多,上面摆满了各种兵器,刀剑棍都有,还有一些流星锤,鸳鸯刃等奇门兵器。

    每一件都散发出森森寒光,一看便知是精品。

    “这位前辈,您在寻找什么兵器?”一个和蔼的圆脸男子迎了上来,态度亲切。

    此人也是个武者,差不多只有后天初期的修为。

    “这些武器虽然质量都算上乘,不过都是寻常武器,你们这里的法器呢?怎么不见摆上来?”石牧环顾了一下商铺,说道。

    “前辈您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法器都在里屋,您若是想看,请随我进来。”圆脸男子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石牧跟着圆脸男子,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这里面积比外面小了很多,也摆了几个货架,每个货架上放置了四五柄各色法器,表面灵纹密布,散发出淡淡的各色光芒。

    每个货架都被一层白色光幕覆盖,显然都设有防护禁制。

    石牧目光在一件件法器上划过,这些法器模样也都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他一个货架接着一个货架浏览,最后站在了最后一个货架前。

    这个货架上只摆放了三件法器。一杆火红色短,一柄水蓝色战刀,还有一柄黑色钢鞭。

    三件法器散发出的光芒都远超之前的法器,就算隔着光幕也能隐约感觉到三件法器散发出的强烈法力波动。

    “上品法器……”石牧口中低声说道。

    “前辈果然好眼力。这三件法器皆是出自本店徐鲁子大师之手,都是刚刚炼制出来的上品法器。”圆脸男子语气略略有些骄傲。

    徐鲁子这个名字,余意昨天向石牧提到过,就是这个商铺坐镇的炼器大师。

    从这三件法器上看,此人炼器手段确实精妙。

    “贵店的徐鲁子大师果然手段过人。实话说,本人此次来并非是想要武器,而是想要给身上的武器精炼升级一番。”石牧说道。

    “本店也承接这样的委托,不过此事由掌柜负责,前辈请随我来。”圆脸男子瞄了石牧身上的刀棍一眼。

    说着,他带着石牧来到更里面的一间会客厅。

    这里布置颇为雅致,应该是接待贵客的地方。

    奉上了茶点,那个圆脸男子便告罪一声,从侧门离开。

    石牧没有动那些茶点,闭目养神了片刻。

    他不想引人注意。所以没有带彩儿过来,让其在城内自由行动,顺便监视一下侯赛雷。

    没过多久,一个蓝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此人面白无须,样貌颇为儒雅,身上隐约散发出一股法力波动,大约是一名灵阶巅峰术士。

    “不知贵客来临,有失远迎。在下是本店掌柜,鄙姓田,看道友颇为面生。应该是第一次光临小店吧,不知如何称呼?”蓝袍中年呵呵一笑,在石牧对面坐了下来,说道。

    “穆石。”石牧说道。

    “原来是穆道友。刚刚听下面的人说道友想要精炼武器?”田掌柜也没有过多客套,直奔主题。

    “是的,便是这两件武器。”石牧从背上取下刀棍,放在了桌面上。

    桌子是用细密的红木做成,承重不轻,不过刀棍放在了上面。桌子立刻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声。

    田掌柜脸上露出惊讶神色,原本还有些随意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仔细端量起两件法器。

    他看了片刻,眉头皱了起来,伸手握住了短棍,想要将其拿起来。

    田掌柜手臂蓄力一提,脸色顿时一变,短棍纹丝不动,显然分量极重,仿佛一块巨石一般。

    他手上青筋突起,脸上有些涨红,显然已经用上了全力,桌上的短棒这才缓缓离开桌面。

    不过短棍离开桌面不到一尺,田掌柜身体晃了一下,短棍立刻脱手掉下,眼看便要砸在地上,一只手臂伸了过来,接助了黑色短棒。

    石牧将短棍放回桌上,对脸色尴尬的田掌柜笑了笑。

    “道友真是神力,竟然能使用这般重量的武器。”田掌柜讪讪笑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田某刚刚也看过了,阁下这件法器质地特殊,而且如此短小便具有这般重量,请恕在下孤陋寡闻,实在没有见过。”田掌柜说道。

    石牧并没有觉得意外,这种陨铁似乎只在东海附近出现过,这个田掌柜没有见过也是正常。

    “那在下的委托?”他说道。

    “道友不必急躁,在下去请示一下徐大师,他老人家见闻广博,定然能够认出道友这件武器的材质,至于后续精炼升级,应该也没有问题。”田掌柜站了起来,说道。

    “那好,便麻烦田掌柜了。”石牧说道。

    田掌柜告罪了一声,迈步走了下去。

    一炷香后,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着青袍,头发灰白的老者在田掌柜的陪同下走进了客厅。

    此人身体并不如何壮硕,但是手脚粗大,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

    石牧用神识感应了一下此人的气息,心中微微一惊。

    此人竟然是个地阶存在。(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