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冒名顶替
    玉简中射出的白光,在半空凝成一面光幕,光幕表面泛起一阵涟漪,渐渐浮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影像和几行小字。

    男子五官轮廓分明,身后背着交叉的黑色刀棍,尤其是一头如激流般向上抛溅的黑发,给其平添了几分羁傲之气。

    屋顶上,伏在石牧身旁的侯赛雷见此,心中猛然一惊,他悄悄看了石牧一眼,立刻又将目光收了回来。

    石牧对侯赛雷的举动仿若未闻,继续看着下方。

    “石牧?此人是谁,怎么和柳岸一起被通缉了。据我所知,柳岸身边好像没有这么个人吧?”屋内,灰衣中年人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或许是柳殿主新晋招募的亲信手下吧。不过这天道缉杀令可是货真价实的,奖励可是相当不菲啊!”权执事道。

    “你现在给我看此物是何意?莫非……”灰衣中年人神色一动。

    “李师兄明鉴。我前不久曾见过此人一面,当时并未留意,结果前几日一个偶然机会得到了这份通缉令,这才想起来。我已派人核实,此人如今仍在城中,应该也是为了此次出海选拔之事这才留了下来。”权执事嘿嘿一笑,凑近了灰衣中年人一些,小声说道。

    “好!我们两人合作的话●长●风●文●学,ww※w.cf●wx.⊕t,谅此人区区一个星阶术士,还不是手到擒来。事成之后,为兄一定在苍狼殿主面前替老弟你美言几句,将你调离这个破城。”灰衣中年人抚掌大笑道。

    “多谢李师兄!”权执事闻言大喜,连忙起身向灰衣中年人作辑称谢。

    结果其话音刚落。一股法力波动突然从屋顶凭空浮现,并迅速的朝四面八方弥漫开来。迅速的化为一层笼罩整个阁楼的法力隔膜。

    一时间,阁楼外的任何细微动静。都仿佛在一瞬间都消失了一般。

    灰衣中年人和权执事几乎同时感应到屋顶上的法力波动,两人脸色骤变。

    但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上方屋顶某处轰然炸开,一道金光射了进来,直接向权执事斩去。

    同时,一道丈许大小的火红刀光,夹着滚滚火云的飞落而下,直接向灰衣中年人裹挟了过去。

    权执事脸色大变,不过其反应也不慢。脑后一点星光虚影迅速亮起,手中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骨质法杖,在身前猛地一晃。

    骨杖上灰雾滚滚涌出,三颗骷髅头在灰雾中凭空浮现而出,在身前组成了一个品字形,口中开合之间,喷出大片白丝,一下将金光包裹之物缠住,瞬间就结成了一个白色丝团。

    但下一刻。大片金焰从白色丝团中爆发而出,白丝纷纷断裂溃散。

    金光一闪!

    一柄金光熠熠的金钱短剑从中飞出,一晃就幻化成一柄门板大小的金色巨剑,金焰腾腾的朝着三颗骷髅头劈砍而下。

    “嗤”一声闷响。

    金色巨剑只是一击。便轻而易举将三颗骷髅头斩得粉碎。

    “灵器!”

    权执事一声惊呼,金钱剑巨大剑身蓦然一个调转,剑柄在其脑袋上恰到好处的轻轻一拍。

    权执事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手中未及收起的白色玉简。掉在了一旁。

    同一时间,灰衣中年人脑后早已浮现出五点星光虚影。双手十指如车轮般一阵变化,周身灰雾狂涌而出。

    一支支灰气缭绕的骨矛在其灰雾中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足有二三十支之多。

    “嗤嗤”破空声大起!

    二三十支骨矛化为一片密集的灰色洪流,迎向了席卷而下的火红刀光。

    “砰砰”之声顿时爆豆般的从半空传来!

    在十余支骨矛爆开后,火红刀光终于一颤的爆裂开来,化为点点红光的溃散而开。

    灰衣中年人大袖一扬,剩余的十余支骨矛方向一调转,纷纷朝上方屋顶破开处****而去。

    那里一个灰色身影正飘然落下。

    却是石牧。

    但见其两手一握拳,拳头变得晶莹如玉,对准射至身前的十余支骨矛,迎头一捣而去。

    “砰砰”几声后,十余支骨矛如遭铁锤重击一般,从矛尖处寸寸脆裂,溃散成碎屑的洒落而下。

    石牧身形刚刚落下,手中法决一催,不远处的金色巨剑化为一道灼目金光,朝灰衣中年人所在斩去。

    灰衣中年人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枚灰濛濛的符箓,朝半空中的金色巨剑一抛。

    符箓在离手后爆裂开来,化为一片灰色霞光,将金色巨剑罩在了其下。

    金色巨剑去势一滞,周身腾起的灼灼金焰顷刻间熄灭,散发的金光也黯淡了不少,在晃动了几下后,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起来。

    “呵呵,原来是你。我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没想到你武道修为也不弱,还有一件不错的灵器,幸亏我身上备了一张秽灵符。我奉劝阁下,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灰衣中年人打量了石牧一眼,又目露贪婪之色的瞅了一眼金钱剑,说道。

    “我与阁下份属同门,莫非阁下要对自己人下手,然后去敌宗换取奖励?”石牧看了一眼不远处,权执事身旁的白色玉简一眼,问道。

    “嘿嘿,这点你尽管放心,在下做事向来干净利落,绝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哪怕柳岸他亲自寻来,没有证据,也无法奈何我!好了,废话不多说,纳命来吧!”灰衣中年人嘿嘿一笑。

    话音刚落,石牧脚边,那十余支骨枪所化的满地碎骨屑竟纷纷飞起,并迅速的交织凝结成一根根白骨,如同一个小型骨头牢笼一般,将石牧的双足捆缚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灰衣中年人身体就如同冲气一般,飞快的涨大起来,体外裸露的地方,皮肤迅速变得了青黑色,并长出大片大片的浓密黑毛。

    其口中还长出两对獠牙,五指指甲变长,形成野兽般的利爪。

    这灰衣中年人竟也是个武法同修,除了是一名修为不弱的星阶术士外,赫然已将僵尸功修炼到了先天中后期的地步!

    “死吧!”

    一声干涩的大喝,黑毛僵尸身形如电般窜出,两条手臂只是一模糊,密密麻麻的黑色爪影漫天浮现,“嗤嗤”之声大作,朝石牧所在抓摄而去,似要将石牧抓成碎片。

    就在此时,石牧胸口黑光一闪,双手双脚迅速长出大片黑鳞,同时手中一张青光濛濛符箓往身上一贴,一层青光将身形包裹其中。

    “砰”“砰”两声,捆住其双足的小型骨牢顷刻溃灭!

    就在石牧身影略一模糊,想要避让之际,大片黑色爪影已气势汹汹的呼啸而下,就将石牧一下切成了无数碎块。

    但是马上“石牧”溃散消失,竟然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黑毛僵尸一怔,还未等其反应过来,脑后一阵凉风呼啸而至,同时一股接近地阶强者的气息骤然从身后爆发而出。

    “砰砰”数声闷响!

    数个拳影错落有致的落在其身后各处,骨骼碎裂的声音当即爆发而出。

    接着一个拳刀在其后颈处一擦而过。

    黑毛僵尸“扑通”一声,扑倒在了地面上,晕死了过去,很快就恢复了此前削瘦中年人的模样。

    在其身后,一个周身青光隐隐的身影渐渐凝实,其手脚的黑粮速退去,正是石牧。

    “不错……”石牧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的喃喃自语道。

    为了速战速决,他首次动用了高阶符箓风影符,配合兽化变身,速度俨然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对方收拾了。

    石牧上前几步,捡起掉在地上的金钱短剑,放出神识一扫剑身,心中稍安。

    看来这秽灵符只是抹去了金钱剑中的部分灵性,使之无法操控自如,但并未损及灵器根本,只要花些功夫在体内蕴养一番,便可恢复灵性了。

    他将金钱剑收入体内,想了想,又将那枚天道缉杀令的白色玉简捡起,并收入储物戒指中,随后冲屋顶破口处招了招手。

    侯赛雷似乎早已等候多时,石牧的手刚抬起,他便从洞口处一跃而下。

    “穆前辈,怎么两人都留了活口?”他看了石牧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

    今日的种种所见所闻,让他似乎知道了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心中自然有些忐忑不安。

    不过对于石牧的实力,却是愈发佩服起来。

    他自问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这个总坛使者刚刚到郫城没多久,应该还没接触过太多外人。你既精通易容术,我准备接下来让你顶替他,主持此次的出海初选事宜。”石牧直接吩咐道。

    “穆前辈,这恐怕有些……”侯赛雷一怔。

    “至于该怎么做,你自己问他吧。对了,别忘了再问问那个权执事,看他有没有向别人透露通缉之事。”石牧道。

    “穆前辈放心,此事交给在下便可!”侯赛雷闻言,眉宇间顿时闪过一丝喜色。

    石牧能这么说,就代表他还是颇为信任自己的。

    他目光扫了一眼昏迷不醒的二人,挥手召出两个骷髅,将二人拖拽到了里屋。

    很快,一阵阵非人的惨嚎声从里屋响了起来。

    石牧则自顾自的盘膝坐在原地,闭幕眼神起来,对里屋传出的声响充耳未闻。

    ………………

    汗,忘语昨天稍微熬了点夜,结果今早起来这个难受啊,大半天都处于晕乎乎的状态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