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返回总坛
    西夏国国都曲阳城附近,一座巨大灰色山脉蜿蜒而过。

    此山名叫阴尸山脉,终年被灰色阴气笼罩,遥遥望去,就如同一具侧卧的巨型尸体,因此得名。

    山脉靠近曲阳城有一座巨大的灰色山峰,山体从半山腰开始,被灰色雾气笼罩,常年不见山顶真容。

    若是有人飞在云层之上,定然会大吃一惊。

    云层之上的山顶,一座座黑色宫殿建筑耸立,数量极多,不过最让人吃惊的,却是峰顶盘踞着的一具巨大无比的灰色妖兽骸骨。

    妖兽骸骨看起来似乎是狼或者虎,生前体型足有山峰大小,四个爪子深深插入山峰之中,头颅高抬,似乎在仰望着远处某处,峰顶的那些建筑,都建造在妖兽骸骨下方。

    不时有身着灰色长袍,双袖刺有血色月纹之人,在峰顶的建筑之间穿行,一副忙碌异常的样子。

    此处正是冥月教总坛所在。

    就在此刻,一团灰云从山下飘飞而至,落在了峰顶的广场之上。

    灰云闪烁了两下,消散无踪,现出了两个人影,其中一人是个身穿月白长袍的青年,一头血色长发,俊朗的眉目间略带几分沧桑。

    另一人,是个身材娇小玲珑的红衫少女,容貌颇为秀丽。

    “这是……是柳岸师叔回来了!”

    “弟子拜见柳师叔!”

    广场附近的一些冥月教弟子看到二人,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躬身行礼。

    柳岸神情平静冰冷,对于周围弟子的行礼丝毫没有理会,迈步朝着居中一座黑色大殿走去。

    红衫少女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很快走进了黑色大殿,大殿连通着一条长长的回廊。

    两人默然无语的沿着回廊往前行走,不多时,前面迎面出现了一个身着灰袍的卷发青年,五官看起来也端正,只是鼻翼有两道深纹,看起来略显阴鹜。

    “这不是柳大殿主吗?真是许久不见了。”卷发青年看到柳岸二人,神情怔了一下,随即停下了脚步,挡在了二人身前,说道。

    柳岸和红衫少女只得也停了下来,目光看向卷发青年。

    “话说柳大殿主此番在天虞城可是一鸣惊人了,以区区六人就敢向通天仙教挑战,这份胆量,这份气魄,着实让在下佩服万分。啧啧,不愧是东方教主的爱徒,真是英雄了得。”卷发青年说道。

    柳岸没有说话,面上神情平静,红衫少女面现怒容,看了柳岸一眼,也没有说话。

    “咦,怎么只有柳大殿主和甄师妹两人,其他几位呢?”卷发青年故意看了看柳岸两人身后,问道。

    红衣女子眼中火光大放,踏前一步,正要说话。

    柳岸一伸手,拦在红衣女子身前,开口说道:

    “苍狼殿主,可有什么事情?”

    “柳大殿主这话说的,你我足有数年没见,今日见你平安归来,不过是问候一下,何必如此凶巴巴的。”卷发青年笑道,故意将平安两字的声音加大了几分。

    柳岸眼中阴晦之色一闪即逝,正要说什么,前方一阵脚步声传来。

    三人循声望去,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双眉赤红的削瘦男子走了过来。

    “柳师弟,你可算是回来了!”赤眉男子看到柳岸,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快步走了过来。

    “狄师兄,许久不见。”柳岸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回来就好。”赤眉男子神情有些激动,拍了拍柳岸的肩膀。

    “狄师兄。”红衫少女也向赤眉男子行了一礼。

    “甄师妹也是,平安就好。”赤眉男子随即又对红衫少女点了点头。

    “你们随我来吧,我们许久未见,要好好聊一聊。”赤眉男子拉着柳岸的手,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从卷发青年身旁经过时,赤眉男子看也没有看对方一眼,似乎从头至尾,都当做没这个人存在一般。

    卷发青年脸色阴沉,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他目光闪了两闪,迈步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柳岸二人在赤眉男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偏厅之中。

    此处似乎是赤眉男子的居所,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郁的酒气。

    “狄师兄,你又喝酒了。”红衫少女皱了皱眉琼鼻,说道。

    “哈哈,小酌几杯,浇浇愁。来,坐吧。”赤眉男子哈哈大笑一声。

    三人分别坐了下来。

    “狄师兄,如今教内情形如何?”柳岸坐了下来,立刻开口问道。

    “还能如何,你也看到了,还是老样子。自从东方教主陨落,教主之位空悬,教内便一直争权夺势,实力也是每况愈下。”赤眉男子苦笑了一声。

    柳岸似乎早有所料,点了点头。

    “不过你回来就好,你是东方教主当年指定的继位者,只要你能继承教主之位,我冥月教仍是复兴有望!“赤眉男子说道。

    “师叔他老人家此刻情况如何?”柳岸略一沉默,忽的开口问道。

    “别提了!自从当年他老人家进入阴风洞闭关,这一去就是数十年毫无音信,教中的一些新晋弟子,恐怕都不知道本教还有这么一位左护法。”赤眉男子摇了摇头。

    “若是师叔他能成就天位就好了。”柳岸道。

    “但愿如此吧。对了,你们在天虞城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些,到底情况如何?”赤眉男子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柳岸看了一旁的红衫少女一眼,缓缓开口,将当日天虞城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红衫少女默默低下了头,面色有些黯然。

    赤眉男子听完,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听闻其他人舍命相救柳岸,也是唏嘘不已。

    “天虞城之事,是我太过自大,以为凭借罗天鬼王之威,便能够和通天仙教相抗衡,再不济也能够平安离开,却没想到无尘老道实力如此深厚,这才害的几位师弟师妹陨落。”柳岸叹了口气。

    “柳师弟,你也不必自责,只要我等还在,有朝一日,定然会让通天仙教付出应有的代价!”赤眉男子说道。

    “狄殿主真是豪气不减当年,却不知,你准备拿什么去向通天仙教复仇?”一个声音忽的从外面传来,正是那个卷发青年迈步走了过来。

    “霍青,你不在你的苍狼殿好好待着,来我这里做什么?”赤眉男子脸上怒色一闪,站了起来。

    “狄殿主的这个地方酒气冲天,就是请我来,我也不愿过来遭罪。只是右护法听闻柳殿主归来,打算召集在总坛的十殿殿主前往主殿一叙,让我顺道过来通知几位一声。”卷发青年捏着鼻子,另一只手在鼻翼前扫了扫,说道。

    柳岸三人闻言,微微一怔。

    卷发青年露出一丝冷笑,看了柳岸一眼,便不再二话的转身朝外走去。

    “大师兄。”卷发青年走后,红衫少女有些担心的看着柳岸。

    “没事,你不用担心什么。”柳岸神情平静,看了红衫少女一眼,安慰道。

    “甄师妹不用担心,右护法应该也只是想询问一下天虞城的事情,柳师弟你们这次不仅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大挫了通天教的嚣张气焰,相信大家都能理解。”赤眉男子开口说道。

    红衫少女闻言,神情稍安。

    一刻钟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处森严雄伟的黑色大殿前。

    大殿正中悬挂了一块巨大匾额,上面写着“冥神殿”三个大字。

    大殿两旁耸立了两座数丈高的威武雕像,雕像是两个神祇,一人三面六臂,手持一根月牙铲般的武器。

    另一个半人半鱼,是个女子,面容慈祥,手中托着一个瓶子之类的东西。

    两个雕像显然都是出自大师之手,神态栩栩如生,虽是死物,却隐隐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三人显然对这两尊雕像都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过多在意,柳岸目光扫了一眼眼前的大殿,迈步走了进去。

    殿内空间颇大,几根粗大的石柱支撑着屋顶。

    四面的墙壁上虽然镶嵌着一些月光石,但是光线仍然显得有些暗淡,仿佛大殿顶端漂浮了一层挥之不去的乌云一般,说不出的压抑肃穆。

    大殿两侧放了十把宽大石椅,此刻已有半数坐了人,男女都有,那个卷发青年正在其中。

    正对大门的主座上空无一人,在其右手边的一张黑木椅子上,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脸上满是皱纹,形成一道道沟壑,看起来显得异常苍老。

    与白发老者相对的另一张黑木椅子同样空着。

    听到脚步声,这些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神色各异。

    “柳岸拜见右护法。”柳岸看向了白发老者,行了一礼。

    “柳殿主,你这一离开就是整整十年,若是再晚几年回来,老夫恐怕就见不到你了。”白发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容。

    “让右护法挂心了,是在下的不是。”柳岸微微躬身。

    “坐下吧,你的位子可是空了许久了。”白发老者指了一下紧挨着的左手边的第一张宽大石椅,说道。

    柳岸目光落在位子上,眼中复杂神色一闪而过,然后没有犹豫什么,坐了上去。

    赤眉男子也在柳岸左手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红衫少女则在柳岸身后站定。

    “巨门,武曲,紫微三殿殿主镇守边境,其余人都来齐了,这便开始吧。”白发老者轻咳了一声,宣布道。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