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彩儿入眠
    周一啦,推荐票又重新计算了,求票票哦!

    ………………

    锦衣大汉倒在一堆碎木之中,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不可置信的看着金小钗,饭馆内其他人也都看的呆了。

    “滚!今天我不想杀人。”金小钗声音冷漠,一股淡淡杀意散发而出。

    店中诸人脸色都是大变,这杀意比外面的风雪更加刺骨十倍。

    锦衣大汉的几个同伴哪里还有二话,急忙跳了起来,七手八脚的架起锦衣男子,推开后门,朝着外面跑去。

    店中其他人神情也不太好看,畏惧的看着金小钗,有几个胆小的也匆匆结账,从后门走了出去。

    金小钗冷笑一声,闭目养神起来。

    她一路从天魔宗宗门赶到这里,打听石牧的下落,却没有什么收获,心中颇为烦躁,正盘算着接下来的打算。

    “姑娘好生火辣,不知道将来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就在此刻,一个男子声音在金小钗耳边响起,似乎就在身前说话。

    金小钗脸色一变,她竟然没有感觉到有人近身,豁然睁开双眼。

    只见她对面不知何时坐了一个儒袍中年男子,两撇胡须,面容淡雅,神情含笑。

    “你……拜见宗主!”金小钗神情一怔,随即立刻躬身行了一礼。

    这个黑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天魔宗宗主,司徒浩。

    “好了,小钗,不必多礼,坐下吧。”司徒浩神情平和,说道。

    两人似乎颇为熟络的样子。

    金小钗看了司徒浩一眼,坐了下来。

    “金孜如今还好吗?”司徒浩沉默了片刻,忽的开口道。

    “祖爷爷他很好,来之前还托我向您问安呢。”金小钗说道。

    “当年情况特殊,你祖爷爷作为我最小的弟子,却将他派遣到东海半岛,主持黑魔门的事务,如今一去就是数百年,我心中也颇为愧疚。”司徒浩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祖爷爷对您当初的安排并无怨怼。”金小钗说道。

    司徒浩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

    “如今时移世易,再去讨论这些已经没用。前些时日我忙于大典,没有顾得上你,原本想在大典之后召见一下你,谁知你竟然这么快就离开了。这里天寒地冻,还是先随我回天魔宗吧。”司徒浩说道。

    金小钗闻言神情一变。

    “你这次虽然没有入选魔阳大典,按照规定无法得到魔阳丹,不过我另有手段,能够助你尽快提升修为,进阶地阶。”司徒浩说道。

    “宗主您一片好意,小钗感激不尽,不过修炼之事,我想按照自己的步调走。而且我接下来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无法和您回天魔宗。”金小钗默然了片刻,抬起头,眼神坚定的说道。

    “什么事情比修炼更重要?”司徒浩皱眉。

    “我受朋友之托,要去找一个人。”金小钗犹豫了一下,说道。

    “找人?找什么人?”司徒浩问道。

    金小钗默然,现在石牧是天魔宗的通缉之人,她自然没法向司徒浩说明。

    “可是你那个一起从黑魔门出发的同门,叫做石牧?”司徒浩忽然开口问道。

    金小钗听闻此话,大吃一惊,愕然看向司徒浩。

    “若是想找此人,你也没有必要漫无目的的去找了。他如今无处可去,应该去了西夏古国。你且随我返回天魔宗,只要那个石牧还活着,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替你找到。”司徒浩说道。

    “您此话何意?”金小钗有些惊讶,秀眉皱起。

    司徒浩嘴唇微动,向金小钗传音了几句话。

    金小钗听闻此话,神情大变。

    “好了,随我回去吧。在那之前,你的修为最好能再进一步。”司徒浩说道。

    金小钗眼神一阵变幻,最后点了点头。

    司徒浩一挥手,大片黑光浮现而出,笼罩住了二人。

    黑光闪烁,凝聚成一个法阵模样,最后光芒一阵大放,两人身影消失无踪。

    ……

    一条苍茫古道之上,两人两骑往前奔驰,其中一人肩膀上站着一只黑色鹦鹉,另一人则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

    这两个人自然是石牧和侯赛雷,两人已经深入西夏古国月余。

    西夏国的面积比起陆山王朝要小上不少,和大秦国差不多大,但仍是幅员辽阔。

    走了一月,两人才堪堪来到西夏古国的中央腹地。

    石牧骑在马上,目光朝着古道两旁看去。

    此处已经深入西夏古国,不过周围的环境仍旧没有多少改观。

    这条古道也算是交通要道,但是附近看到的一些村庄和城镇依旧十分萧条,缺乏生气,沿途更是不时能看到游荡的死灵生物。

    石牧心中叹了口气,当日冥月教和通天仙教决战不知是何等惨烈情景,竟然将好好一个西夏古国弄成现在这般模样。

    他目光一转,瞥了肩膀上的彩儿一眼。

    彩儿耷拉着脑袋,眼睛半睁半闭,看起来没有什么精神。

    自从之前几次三番的吞噬了不少灵石之后,这些天一直精神不振,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活泼。

    不过石牧也感觉到彩儿体内生机非但没有萎靡,而且越发壮大,也就没有太过担心。

    此刻太阳升到了正空,周围空气逐渐闷热起来,加之水汽很重,让人感觉很是难受。

    “穆前辈,已经赶了一上午的路来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吧。”侯赛雷说道。

    石牧眉梢一抬,他本人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不过身下的马匹却已经气喘吁吁。

    这马匹是候赛雷花了不少银两,才弄到的西夏国特有的异种良马,负重超过寻常马匹数倍,否则根本无法负担石牧加上陨铁刀棍的重量。

    “好吧。”石牧点了点头。

    二人在路边一处阴凉之地下马,不远处一条小溪流过,溪水还算清澈,侯赛雷将两匹马牵到溪边饮水。

    石牧在树下坐下,取下背上的陨铁黑刀。

    最近一段时间里,他时常用灵石喂养黑刀,使得黑刀重量日渐增加,想要借此来自行摸索陨铁的奥秘。

    他眼神一动,挥手取出两颗下品火属性灵石,将一颗贴在了黑刀之上。

    黑刀上光芒一闪,淡红色火属性灵石光芒飞快减低,一缕缕红光从灵石中流出,融入到了黑刀中。

    几个呼吸之后,这枚灵石红光完全消失,啪嗒一声裂成了几块。

    石牧挥舞了黑刀两下,点了点头,正要将另一枚灵石也吸收掉。

    “石头。”原本一直怏怏闭目的彩儿睁开眼睛。

    “醒了吗?”石牧转头看向彩儿。

    彩儿眼睛看向石牧手中的另一枚灵石。

    “又要吃吗?”石牧扬了扬手中的灵石。

    彩儿立刻点头。

    石牧笑了一下,扬手将灵石扔了过来,彩儿张口借住,仰起脖子一口吞了下去。

    “石头,再来一颗!”彩儿身上一阵红光闪烁,眼睛眯了眯,精神越发萎靡,转头看向石牧。

    “你身体不要紧吧,灵石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石牧皱眉。

    “不要紧,来吧。”彩儿声音隐隐也有些沙哑,不过语气坚定。

    “好吧。”石牧翻手又取出一颗下品火属性灵石。

    “这次不要下品,要中品灵石。”彩儿忽的开口说道。

    “中品!”石牧吓了一跳。

    中品灵石蕴含的灵力是下品灵石的百倍以上,吞到肚子里无异于吞了一颗火球。

    石牧看着彩儿的眼睛,彩儿眼神坚定,其瞳孔深处隐隐有红光闪烁。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心血来潮。”石牧叹了口气,翻手取出一枚火属性中品灵石。

    “真是的,中品灵石可不便宜,再这么吃下去,迟早被你吃穷了。”

    “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彩儿勉强欢呼一声,张开将中品火属性灵石咬住,仰头吞了下去,打了个饱嗝。

    “轰”的一下,彩儿身上浮现出一团强烈的红光,仿佛火焰燃烧一般,特别是头顶的那根羽毛,散发出的红光尤为强烈。

    彩儿双目紧闭,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身体一晃,从石牧肩膀上掉了下去。

    石牧急忙伸手接住,将彩儿抱在怀里。

    彩儿身体一阵阵抽搐,似乎在忍耐极大的痛苦。

    石牧手轻轻在彩儿身上拍打,彩儿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慰,身体慢慢平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彩儿不再抽搐,双目一闭,似乎陷入了沉睡。

    石牧吃了一惊,连忙检查了一下它的身体,除了身体有些发烫,没有其他异常,生机也很是稳定,这才松了口气。

    看彩儿的样子,似乎一时半会不会醒来。

    他略一思量,将彩儿放入了怀里。

    此刻,侯赛雷牵着两匹马走了回来。

    他看了石牧怀中的彩儿一眼,识趣的没有多问。

    他虽然只跟了石牧一段时间,不过也看出石牧身上藏有不少秘密,知道太多对他并无好处。

    两人休息了一阵,继续赶路。

    “穆前辈,往这个方向再走月许时间,便能达到一座城池郫城,城中有冥月教的分会。”侯赛雷说道。

    “郫城……”石牧取出了西夏古国的地图玉简,神识探入其中,很快找到了这个地方。

    “你对那里熟悉吗?”石牧看向侯赛雷。

    “以前去过几次,在那里也有一些会中的朋友。”侯赛雷说道。

    “好,那我们就去那里,补给些东西,顺便再打探一下消息。”石牧翻身上马。

    两骑飞奔而出,带起的烟尘如同怒龙般飞卷。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