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西冥鬼域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小说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灵器!”

    黑袍人影惊呼一声,手中法杖黑光大放,猛然朝前方虚空一指。

    他身前地面黑光大放,一头丈许高的巨大腐尸狼在黑光浮现而出,赫然又是一头先天死灵生物。

    黑袍人一挥法杖,腐尸狼发出一声怒吼,朝着石牧扑了过来。

    做完这些,黑袍人脚下一点,竟转身朝着远处逃去。

    “休走!”石牧冷喝一声,身形追了上去。

    吼!巨大腐狼扑了过来,挡在了前面,大口咬向石牧的身体。

    “滚开!”石牧低吼一声,身形一晃,躲过腐狼的大口,随即一拳挥出,一个莹白如玉的拳头轰击在了腐狼头颅上。

    一股恐怖巨力透体而入,涌入腐狼头颅。

    腐狼眼巨大的身体倒飞而出,它的头颅更是“啪”的一声,直接爆裂,化为了漫天腐肉血液。

    侯赛雷眼见此景,惊骇的几乎大叫出声。

    先天死灵生物的可怕,他是深知的,但是在石牧面前,竟仿佛鸡蛋一般,一拳便可击碎。

    他暗暗庆幸选择了投降,看石牧的实力,几乎能够和那些地阶大能抗衡。

    他开始觉得投靠石牧,似乎是个正确的选择。

    石牧挥手间击杀了腐尸狼,身形不过略微一顿,脚下一点,整个人再次化为一道黑色残影,朝着黑衣人追了过去。

    镇口其他强盗眼见两个首领一死一逃。哪里还有斗志,纷纷呼喊着朝着远处四散逃去。

    侯赛雷大喜,和巨型骷髅分头追击。片刻间斩杀了十几个强盗。

    如此多的人牲,若是全部献祭。他的实力又能提高一些。

    就在此刻,那些被黑衣人召唤的死灵生物,此刻尽数身体一僵,随即纷纷化为黑气,消散在了虚空中。

    “穆前辈将那个黑衣人斩杀了吗……”侯赛雷眼见此景,顿时一喜。

    他口中念念有词,一挥手,将他召唤出的死灵生物也送回了异界。

    此刻。距离镇子数里之外的一处荒野,那名黑衣人身体被金钱剑贯穿,钉在了地上。

    黑衣人身体几乎被切成两段,鲜血蜂拥而出,转眼间染红了地面,不过他一时还没有死去。

    “冥主……不会放过你……”黑衣人艰难的转头,怨毒的看着石牧。

    石牧哼了一声,单手一招,金钱剑光芒一闪,飞射而回。

    黑衣人身体被带着翻滚了一下。彻底没有了气息。

    石牧将金钱剑收了起来,走到黑衣人尸体旁。

    黑衣人头上斗篷掉在了一旁,面孔露了出来。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五官端正,看起来颇为年轻。

    石牧打量了此人两眼,手在尸体上摸索起来,片刻之后摸出了一个黑色小包裹,和一枚血色令牌。

    这令牌和侯赛雷,柳岸等人身上的令牌一样。

    石牧眉梢一挑,显然,这人也是个冥月教弟子。却不知为何会加入强盗团伙。

    石牧随手将小包裹和令牌收进渺尘戒,挥手发出两个火球。将这人尸体化为灰烬,才朝着镇子走去。

    小镇之中。强盗已经被尽数赶走。

    镇民们对侯赛雷这位“老镇长”千恩万谢一番,这才渐渐散去。

    侯赛雷摆脱了这些镇民,连忙召唤出几具骷髅,将地上那些强盗尸体搬到小镇一个偏僻之处。

    此处有一个简陋的黑色祭坛,祭坛之上刻画了一个法阵。

    侯赛雷指挥那几个骷髅正在将十几具搬到了祭坛之上,他目光朝着周围看了几眼,在祭坛的法阵旁盘膝坐了下来,翻手祭出那面令牌,口中念念有词。

    祭坛上的法阵缓缓亮了起来,凝聚成一个黑色法阵,将那些尸体笼罩在了里面。

    侯赛雷口中飞快诵念咒语,手中的令牌散发出越来越亮的血光。

    他屈指一点,一道血光从手中飞入,落在了法阵之中。

    法阵中“轰”的一声,燃起了血色火焰。

    侯赛雷口中诵念咒语,两手连连挥舞,一道道血光从他手中飞出,落在了法阵之中。

    法阵中的血色火焰越发盛大,一具具尸体在血色火焰中接连消失无踪。

    片刻之后,祭坛之上已经空空如也,十几具尸体全书消失。

    侯赛雷身周浮现出一道道灰光,飞快的融入他的体内。

    他闭目而坐,片刻后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他体内法力又上涨了一些,虽然还是没能进阶星阶,不过法力更加圆满,突破是早晚的事情。

    “原来了这就是冥月教的献祭?”一个声音蓦然从其身后传来。

    侯赛雷脸色一变,一下跳了起来,朝着声音来处看去,石牧不知何时站在数丈之外,正颇有几分好奇的看了过来。

    “穆前辈,我……”侯赛雷脸色苍白,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石牧。

    “你不用害怕什么,那些人是你动手杀死的,如何处理他们的尸体自然是你的权利。”石牧走了过来,口中说道,目光打量起了眼前这个小小祭坛。

    “多谢前辈。”侯赛雷松了口气。

    石牧目光落在祭坛的阵法符文上,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你们冥月教徒便是用这个法阵向冥主献祭?”他转头看向侯赛雷,问道。

    “正是。”侯赛雷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道。

    他如今生死掌控在石牧手中,而且看石牧的性情,似乎也不是很难伺候的人,归附之心愈发强了,对于石牧的问话自然不敢隐瞒。

    石牧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之前只是耳闻,如今亲眼目睹了侯赛雷不过是献祭了十几具武徒尸体,法力便增加了不少。不禁有些砰然心动起来。

    他也算是半个冥月教徒,若是也用这个献祭之法增强修为……

    石牧心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立刻便被他抹去。

    残害其他生灵,甚至人类,拿来向所谓的神明献祭,换取自身力量,这等手段实在凶残,他还不屑为之。

    而且向所谓的冥主献祭,虽能增强实力,但如此急功近利的方法。必然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患,并不足取。

    “穆前辈,那个术士也已经被您击杀了吧?那人实力强大,已经到了星阶,远胜小人,不过在您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您的实力实在是……”侯赛雷凑了过来,涎着脸大拍马屁。

    石牧看了侯赛雷一眼,面色平淡,无喜无悲。

    侯赛雷脸上笑容一滞。心中咯噔了一下,暗暗猜想自己是否说错了话。

    “溜须拍马的一套就不用用在我身上了,你日后跟着我。只要用心办事,我用不到你的时候,自会将禁神珠还给你。”石牧开口说道。

    “是。”侯赛雷心中一喜,急忙答道。

    “将你们冥月教的事情再多说一些,比如你手上的那面血色令牌,是你们每个冥月教教徒都有的吗?”石牧开口问道。

    他接下来横穿西夏古国,前往西海,期间不可避免的必会和冥月教有所接触,这也是他收留侯赛雷的原因之一。

    侯赛雷低头。他手上还握着那个血色令牌,微微散发着血光。开口道:

    “前辈,此物名为冥月令。是冥月教徒的身份象征。”

    石牧闻言,一翻手,手中多出了一枚血色令牌,正是他从那个黑衣人身上夺来的。

    “此物看起来很特别,应该不是一般的令牌吧?似乎是一件法器,我刚刚看到你献祭的时候也在使用此物?”他度入了些许法力进入令牌之中,令牌立刻散发出淡淡红光。

    “是的,冥月令是由教中统一发放,据说是用某种生物的骸骨所制,是一件非常特别的法器,里面不仅蕴含了西冥鬼域的坐标,献祭之时也须得用到此物,否则是无法将祭品送到西冥鬼域的。”侯赛雷说道。

    “西冥鬼域坐标?”石牧目光一闪。

    “西冥鬼域面积极大,每个教徒手中的冥月令都蕴含了一处坐标,作为连接这个世界和西冥鬼域的连接点,比如在下刚刚献祭的尸体,此刻便已经送至冥月令所蕴含的那个西冥鬼域坐标之处。”侯赛雷说道。

    “原来如此。”石牧缓缓点头。

    “除了这个作用,冥月令还能够克制阴气反噬身体。”侯赛雷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脸色略显惊讶。

    “其实我们冥月教徒和寻常修炼之人一样,也分为术士和武者。术士修炼除了寻常的五行术法外,还有魂师功法,以及一些诅咒类的阴毒术法。至于武者,本教之中最有名的,便是僵尸功了。”侯赛雷说道。

    石牧目光一闪,回想起柳岸的那红脸大汉师弟,其修炼的似乎就是僵尸功,能够将自身化为僵尸之体,不但力大无穷,而且近乎刀枪不入,确实是一门极厉害的炼体功法。

    “不管是修炼术法,还是修炼武道,我等冥教教徒整日里都和死灵生物打交道,不免身体沾染到一些阴气,不过只需佩戴这个冥月令,便能够大大减轻阴气反噬。”侯赛雷接着说道。

    “原来如此,这般看来,此物对于你们冥月教教徒,倒是一件安身立命之物了。”石牧把玩着手中的血色令牌。

    “确实如此。”侯赛雷说道。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