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失之交臂
    诸位道友真给力啊,玄界又上推荐榜第一了,大家还有推荐票的继续投下哦!

    ………………

    半日之后,钟秀所住的城中驿馆之中。

    钟秀将随身行囊打点到了一个小布包中,想了想后,又从中摸出一枚红色灵石,贴身收好,随后将小布包背在了身后,朝门外走去。

    小院之中,一个身穿妙音宗服饰的绿袍中年男子站立在那里,修为也到了先天境界,脸上满是焦急神色,看到钟秀出来,急忙迎了上去。

    “师妹,你为何忽然放弃升仙资格,此等机缘可是可遇不可求啊!”绿袍中年说道。

    “师兄,事已至此,多说何益。”钟秀微微一笑。

    绿袍中年人正要再辩解两句,就在此刻,人影一花,一个中年男子走进了驿馆。

    此人一身黄袍,面容沧桑干练,左臂袖子空空荡荡,似乎断了一臂。

    此人正是当日陪同月霓公主,参加拍卖大会的那名地阶护卫。

    钟秀和绿袍中年人见状一惊,以他二人修为,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

    “不知阁下是何人?”钟秀问道。

    “二位不要误会,在下此来并无恶意。”独臂中年男子脸上露出和善笑容。

    “这位就是钟秀姑娘吧,在下乃是陆山王朝客卿长老费青,今日承蒙钟秀姑娘让出资格,月霓公主才得以入选。在下此来,是受陆山王之命,向钟秀姑娘表达一下谢意。”独臂中年男子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个礼盒,递给了钟秀。

    钟秀美眸一闪。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伸手接了过来。

    “月霓公主修为高深。资质也是绝顶,入选升仙资格乃是顺理成章之事,还请阁下带我多谢月霓公主。”钟秀说道。

    独臂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也没有多留,转身便走了出去。

    钟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银灰色戒指。

    “储物戒指!”绿袍中年人吃了一惊。

    钟秀面色↑↓↑↓,平静的用两根白葱般手指拿起戒指,滴血认主,神识探入了戒指之中。

    戒指之中装了不少修炼资源,丹药。灵石,法器一应俱全,数量都不少的样子。

    她沉默了片刻,取下戒指,并直接解除了和它的血脉联系。

    “师兄,这里面有不少修炼资源,麻烦你带给师尊。”钟秀将戒指递给了绿袍中年人。

    “师妹,你难道不和我一起回宗门?”绿袍中年人下意识接过戒指,不过听到此话。顿时一惊。

    “小妹有些私事需要处理,暂时就不回宗门了。麻烦师兄替我向师尊转达一声,让其勿要挂念,他日我定然会回去的。”钟秀说道。

    绿袍中年人看着钟秀的神情。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劝说什么,不过终究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那就麻烦师兄了。”钟秀对绿袍中年人行了一礼。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

    几乎在同时,大秦国北部。

    这里已经是东洲大陆的极北之地。天空中无时无刻不在飘飞着鹅毛大雪,寒流席卷。无论哪里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一座巨大山脉仿佛远古巨兽横卧在狂风暴雪之中,亘古长存。

    这座巨大山脉便是大秦赫赫有名的黑水山脉,山峰之下一条巨大磅礴的黑色河流流淌而过。

    在这等严寒之地,黑色大河竟然丝毫没有冻结的迹象,这座山脉的名字,便是从这条黑色大河得来。

    黑色大河流入山脉的地方,是一片巨大的平地,无数巨大建筑拔地而起。

    其中最为宏大的,是一座高耸刺天的巨塔,塔身高足有数百丈,比起周围的一些苍天巨峰也丝毫不逊色,仿佛巨人般耸立的风雪之中,任凭狂风如刀,暴雪如雨,千万年俯瞰着这片冰雪大地。

    巨塔顶端,散发出刺目红光,仿佛有一轮太阳挂在塔顶。

    巨塔之中连同下方的庞大建筑群,灯火通明,隐隐能看到无数人在其中川溪而过。

    这里,正是天魔宗的总坛所在。

    一座巨大宫殿之中,此刻数千人聚集在此处。

    大殿中央是一座巨大祭坛,顶端燃烧着熊熊黑焰,祭坛中央处,矗立着一尊黑色男子雕像,黑脸鬼角,手持三股叉,模样狰狞。

    雕像前,并肩立着六个人影。

    天魔宗的魔阳大典经过一系列的角逐甄选,今日终于决出了六名胜出之人。

    六人之中,四男二女,都是年轻之人,气宇轩昂,风姿过人。

    几人负手而立,坦然面对这台下众人。

    六人之中,站在最左边的一个人看起来年轻的过分,一身灰袍,容貌清秀,看起来最多只有十七八岁。

    若是石牧在此,便会认出,此人正是当日在丰城一别的冯离,竟然出现在天魔宗,而且还参加了魔阳大典。

    可惜石牧由于种种原因,阴差阳错下,未能赶来参加,否则定要大吃一惊了。

    冯离此时正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冯兄,想不到赣州阴魔门一支竟然还有阁下这等人才,真是让人意外。”冯离身旁一个光头青年男子开口说道。

    “宗兄谬赞,在下这点实力,如何能够和宗兄这样的总坛弟子相比,只是侥幸而已。”冯离说道。

    光头青年嘿嘿一笑,似乎颇为满意冯离的回答,转过头去,没有再说什么。

    此刻,一个黑袍中年男子缓步走了上去。

    此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剑眉入鬓,嘴上蓄着短短的黑须,看起来非常儒雅。

    但看外表,此人一副大儒模样。其实他却是声震大秦国的天魔宗宗主,司徒浩。

    祭坛之下的一个角落。几个黑袍人站在此处,看着祭坛上六人。

    这几人正是以金小钗为主的黑魔门一行三人。

    莫宁此刻身上气息隐隐。赫然已经进阶到了先天初期,看着擂台上的六人,又羡又嫉。

    其身旁,白水秀此刻仍是灵阶术士的境界,面色却相对平静许多。

    魔阳大典并没有刻意限定参赛者的修为,似乎更多的考虑到了年龄及资质,最终根据某种规则折算出的综合排名进行甄选。

    莫宁二人终究并未能进入选,连前三十都未能排进。

    莫宁转眼看了金小钗一眼,他们一行人中。原本只有金小钗极有希望入选,只是在最后一轮比试中,金小钗遇上强敌,败下阵来,最终与前六失之交臂,虽然还是名列前十,但与前六的差别,不可谓不大。

    不过看金小钗此刻神情,似乎并不在意。

    “诸位。经过连日比试,魔阳大典至今日终于结束,也如愿选出了六位才俊。”司徒浩面带笑容的说道。

    “至于其他未曾入选之人,排名前十也有重大奖励。稍后可自去执事大殿领取。”司徒浩顿了一下,又继续道。

    祭坛之下,金小钗看了一眼台上的冯离。撇了撇嘴,她便是败在此人手下。

    “此次魔阳大典收获甚丰。我等魔门得魔神眷顾,势力日盛……”

    司徒浩的声音在大殿中萦绕开来。周围众人纷纷凝神聆听,金小钗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她翻手取出一块玉牌,轻轻摩擦了一下。

    玉牌上光芒一闪,浮现出一个身影,正是石牧,旁边还有几行小字。

    “该死的,你小子到底在天虞城做了什么,竟然和冥月邪教的邪人一起被通缉……”金小钗心中暗骂了一句。

    此刻,司徒浩训话也已经说完。

    “大典到此结束,诸位可以离开,好好休息一下。”司徒浩开口说道。

    听闻此话,大典之中众人依次走了出去。

    很快,整个殿只剩下了祭坛上的七人。

    “你们随本座来吧。”司徒浩对六人说了一句,朝着大殿深处走去。

    片刻之后,一行人在一座黑色大门前停下,大门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天魔殿’三个血色大字。

    三个血色大字看似寻常,字体也并非如何出众,反而看起来拙而不工,不过三个大字却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气息。

    冯离等六人看着这几个字,身体一震,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好了,你们六人乃是此次魔阳大典的胜出者,按照惯例,每人可以得到一颗魔阳丹。”司徒浩一挥手,六个黑色盒子从他手中飞出,朝着六人飞去。

    六人急忙伸手接住。

    “魔阳丹性质特殊,须沉心静气,悉心炼化七七四十九日,切记勿忘。从今日开始,你们六人便在这天魔殿闭关。此殿乃是天魔宗前辈所建,有助于你们修为精进,早日飞升,为魔神效力。”司徒浩说道。

    六人互望一眼,齐声答应了一声。

    ……

    天魔宗一处小院建筑之中。

    “金师姐,你这是要离开了?”莫宁看着已经整装待发的金小钗,问道。

    “不错。我的那份奖励,就由你们两个去领取,然后便早些返回宗门吧。”金小钗取出一件黑色披风,穿在了身上,包裹住了丰腴的身体。

    “那金师姐你要去哪里,我等如何向掌门禀告?”莫宁问道。

    “我要出去游历一段时间,到时候自会返回宗门,你们就这样告诉掌教师兄便可。”金了一句,便不再理会莫宁二人,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莫宁与白水秀二人互望一眼,有些面面相觑。

    半个时辰之后,金小钗站在黑水山脉附近,一处冰雪纷飞的高地之上,看着前方的茫茫雪原,默默无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她身形一晃的跃下高地,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漫天风雪之中。(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