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蕴养灵器
    三更爆发完毕,玄门的兄弟姐妹们,推荐票尽管投出来吧!

    ………………

    “石头,要不俺们还是回黑魔门吧!”彩儿道。

    “不回去了。”石牧看向远处天边,道。

    此刻就算返回黑魔门,黑魔门作为天魔宗的分支,说不定也会收到一些风声,恐怕自己这般回去,会平添许多麻烦。

    况且自从见识了天虞城的繁华,以及陆山王朝的强者如林,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修炼环境和资源,对于修为的影响之大,而东洲半岛的资源实在匮乏。

    如果说,他初出茅庐拜厉沧海为师时,自己的志向是成为一名先天武者,而自己加入黑魔门后,自己的目标已成为了地阶强者。

    但这个目标,在天虞城迎仙大会上,见到了那高高在上的仙人之后,便再次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如同西门雪说的:

    “难道你只想止步于地阶?然后坐等寿元耗尽?”

    当然不!

    如今的他,即便由于种种原因,无法逗留在陆山王朝,亦或是大秦国,但他也绝不会甘心就此返回黑魔门的。

    他答应过母亲,他要成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者,哪怕前途再多荆棘坎坷,也无法让其就此退缩。

    面对通天仙教与天魔宗对自己的误会和通缉,自己是如此无力,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哪怕自己不是真正凶手,杀了也就杀了,若是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他们又岂敢如此肆意妄为,自己连辩解一句的机会都没有!

    也唯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自己才有可能在未来,再次见到那个曾令其魂牵梦萦的身影,虽然如今看来,这希望有些遥不可及……

    石牧心中霎那间转过无数念头。心中有些惆怅,收回了目光,说道:

    “接下来究竟去哪里,让我再好好想一想再说。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彩儿也点了点头,它也是累得不行了。

    石牧目光朝着周围一扫,眼睛一亮,当即身形几个闪动,出现在不远处一处山脚下。

    在其面前。是一个看起来仅容一人通过的山洞口。

    山洞并不深,里面显得颇为干净。

    石牧从附近搬来几块大石,遮掩住洞口,又在附近用符箓布下了一个简易的探测法阵,这才在里面坐了下来。

    彩儿在山洞里待不住,要跑到外面去,石牧叮嘱了几句,便随它去了,毕竟这样这样也能警戒一下周围。

    石牧盘膝坐了下来,没有立刻休息。取下了手上的一枚金色戒指。

    此物正是从那个通天仙教地阶胖子那里夺来之物。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匆忙赶路,对其中之物只是匆匆扫了一眼,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整理一番。

    他神识探入戒指之中,片刻之后眉梢一挑,露出一丝喜色,又过一会,他脸色喜色越来越浓。

    足足一刻钟后,石牧才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

    戒指之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并不怎么值钱的各类矿石。还有一些妖兽身上的材料。

    最让其兴奋的,自然是那一大堆灵石,颜色不一,以下品灵石居多。其中参杂着不少中品灵石,折合下来,起码有一万多下品灵石的样子。

    这让石牧一阵欣喜若狂。

    这胖大道人竟将如此多的灵石随身携带,结果却白白便宜了自己。

    要知道,在黑魔门,以术士学徒的身份。每年仅有三块下品灵石的供奉,哪怕是灵阶术士,也不过十块灵石而已,要攒到这么多灵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靠自己如今的制符造诣,也起码要数年时间,才有可能攒到这么多,但如此做的话,却会对自己的修炼造成不小影响。

    除灵石外,还有数件品次一般的刀剑法器,以及一些常用的丹药符箓。

    他将灵石及法器丹药等物全部移入了尘渺戒中,其余那些杂七杂八的材料,则继续留在了金色戒指内。

    做完这一切后,他一挥手,掌心金光一闪,多了一部金色封面的书卷和一柄金色小剑,正是《通天御灵决》及那柄灵器金钱剑。

    之前在途中匆匆翻阅了一下,他发现这《通天御灵决》乃是通天仙教中一门祭炼灵器的法门,除了记载如何祭炼灵器,将之收入体内温养之术外,还有一套分化神识,控制灵器的法门。

    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牧一手拿着金钱剑,一边翻阅起通天御灵决,同时不时将金钱剑凑到眼前,仔细揣摩比照,并放出神识进入剑身之中。

    足足一个时辰过后,石牧将金色书卷放下,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根据书中所述,当日胖大道士被烟罗击杀,其灵器便成了无主之物,其内蕴养的灵性也随之消散了大半。

    所以必须先滴血认主并用神识祭炼后,才能重新驭使此剑。

    而若要使之恢复原本的威能,则必须将之重新置入体内温养方可。

    略一沉吟过后,石牧根据《通天御灵决》上所述,先将金钱小剑滴血认主,随后放出自己的一缕神识进入金钱剑内,开始尝试祭炼起来。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的时间,石牧才终于使得自己的神识与此剑契合。

    石牧望着手中的金钱短剑,神识一催,金钱短剑表面符文大亮,随即“嗡”的一声,从手中一飞而出,悬浮在了身前。

    他心念一动,手中捏起一个剑诀,凭空一指,金钱短剑蓦地化为了一道金色剑影,疾射而出。

    手指一收,金色剑影随之飞回,并绕着自己盘旋飞舞起来。

    石牧见此,眼中露出了满意之色。

    下一刻,他张口轻吐一个“收”字,金色小剑一闪之下,直接飞入其口中。

    根据书中所述,只要将此剑收入体内好好温养,使之逐渐恢复灵性,以后临阵御敌之际。便可催动御敌了。

    说起来,今日和那个天魔门阴枭中年人的激斗,让他对于灵器的强大理解更加深刻了不少,若是自己也有一件操控自如的灵器。配合自己的术法武技,自己便有信心在短时间内将对方置于死地,无须狼狈而逃了。

    石牧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睛。打坐憩息起来。

    他这一坐便是一日一夜。

    第二天天还未亮,石牧便直接离开了山洞,健步如飞的朝附近一座最高的山峰而去。

    片刻后,山峰峰顶。

    此时东方天际刚刚泛起一抹鱼肚白,丝丝红霞从中渗透而出,看起来格外美丽。

    石牧找了一处至高点,四肢着地,摆出了吸日式的姿势。

    他看着东方的霞光,眉头忽然皱了一下。

    吸日式与吞月式不同,自从辅助他体内凝聚气胚后。对于吸日式他也一直勤练不辍,只是效果却不尽人意,似乎并没有如预想中那般,给他带来太多的真气增长。

    石牧心中颇为纳闷,不过每天一有时间,他还是坚持修炼。

    东方天际的霞光越来越亮,一轮火红的朝阳缓缓升起。

    石牧很快进入梦境,身心微一恍惚,化身成了一头白猿。

    石牧目光朝着四下看去,心中一动。

    白猿似乎与往日有了些不同。此时正身处一座高大山峰之上,一轮刺目太阳悬挂在天际,看起来如同一块触手可及的巨大光盘。

    白猿两只猿臂伏地,头颅高高的仰起。嘴巴微张,大口呼吸了起来。

    半空之中浮现出点点金光,随着白猿的呼吸,汇聚了过来,却没有融入白猿体内,而是在其身前渐渐汇聚。化为了一轮金色太阳虚影。

    白猿大喜,张口一吸,金色太阳虚影飞入它口中。

    白猿脸上立刻露出痛苦之色,那金色虚影竟然灼热无比,入口犹如吞火,急忙将其吐了出来。

    金色太阳虚影光芒闪烁,散发出阵阵纯净的能量波动,看起来异常诱人。

    白猿抓耳挠腮,吱吱乱叫几声,不甘的看着身前的金色太阳虚影。

    犹豫了一下,它再次张开一吸,将金色虚影吞入口中。

    虚影入口,它脸上再次露出痛苦之色,很快还是将金色虚影吐了出来。

    不过这次,它比刚刚多忍耐了几个呼吸,口腔似乎稍微适应了一下其高温。

    白猿嘴巴嘘嘘哈了几口气,片刻之后,它再次张开一吸,将金色虚影吸入口中。

    这次,它坚持了更长时间,才将虚影吐出。

    如此反复几次,白猿终于在一次,一口气将金色太阳虚影吸入口中,随即一股脑儿吞入了体内。

    虚影入体,立刻化为一股股灼热无比的热流,疯狂的涌入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之中,并疯狂流淌起来。

    白猿只觉体内经脉一阵灼热鼓胀,仿佛全身上下都被熊熊烈火煅烧一般,说不出的痛苦难受,不由的双臂抱头,在原地翻滚,脸上全是痛苦之极的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感觉才渐渐消散。

    不过此刻的白猿,却是气喘吁吁,一副虚脱模样。

    就在此时,它脑海之中金色一闪,点点金芒浮现而出,然后飞快凝聚起来,几个呼吸之后,化为了一颗金色的圆形晶粒。

    山峰上,石牧身体一震,睁开了眼睛。

    此刻,太阳已经完全从东方升起,爬到了半空,灼灼日光给周围的一切,笼罩上了一层淡淡金辉。

    石牧眉头微皱,这次入梦修炼吞日式,比平时时间长了很多,且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吞食太阳虚影的举动。

    他摇了摇头,回想起入梦的情形,急忙存神内照,心中顿时一喜。

    他的脑海之中,赫然也出现了一粒金色的圆形晶粒。(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