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悬赏通缉
    阴枭中年人感觉到石牧的神识探查,冷笑一声,丝毫也不在意,开口问道:

    “小子,你可是叫石牧?”

    “不错。”石牧直言道。

    “石头,你看那人的袖口。”彩儿死死抓住石牧的衣衫,通过心念和石牧传音道。

    石牧目光一扫,落在阴枭中年人的袖口上,只见那里绣了一个小小的黑色鬼面图案。

    “阁下是天魔宗的人?”他此前心中便隐隐有所预料,此刻更加确信。

    “不错,老夫乃是镇守嘉河关的堂主。想不到你这个冥月教的余孽,竟敢明目张胆出现在我大秦国境内,真是勇气可嘉。”阴枭中年人笑道。

    “冥月教余孽?阁下是否误会了什么,石某并非冥月教之人。在下乃是大陆东部半岛黑魔门弟子,也属天魔宗分支。此次是前去天魔宗总坛,是为了参加魔阳大典的。”石牧一怔,说道。

    “黑魔门弟子?”阴枭中年人听闻此话,愣了一下。

    不过随即,他又冷笑了一声,道:

    “不用想用花言巧语蒙混过关,你们在天虞城升仙拍卖会上召唤鬼王,杀害了无数人族之事,恐怕此时早已传遍了整个东洲大陆。如今各宗已联合发出天道缉杀令,悬赏⑧∟长⑧∟风⑧∟文⑧∟学,w☆ww.c□fwx.n≌et追剿你们这些冥月邪教余孽,你的名字就在里面。”

    阴枭中年人说着,手中玉简一阵光芒流转,凝聚成一面光幕,上面浮现出石牧的影像。旁边还有几行小字,所写的内容。正如阴枭中年人所言。

    最下面还有悬赏的奖励,一万灵石。一瓶漱魂丹,一件上品灵器!

    石牧心中一凛,这种情况,可有些出乎了他的预料。

    “好了,告诉你这些,也算是让你做个明白鬼。现在,纳命来吧。”阴枭中年人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一根土黄色法杖,一股强大之极的法力波动散发而出。

    石牧见状。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

    不管如何,先应付眼前的情况。

    “彩儿,你先到半空躲避一下,战斗中我可顾不上你。”石牧心念联系彩儿。

    彩儿连忙答应一声,展翅朝着半空疾飞而去。

    轰!

    石牧身上赤红光芒大放,整个人仿佛瞬间变成一团巨大赤色火焰,熊熊燃烧。

    “哦,想不到你武道修为也不错,不过……”阴枭中年人眼中异芒一闪。手中法杖一挥。

    石牧脚下地面猛然一震,下一刻,大片黄芒竟然从他脚下冒出,形成了一个土黄色法阵。将他的身体笼罩在里面。

    石牧身体一沉,黄芒中一股股强大压力压迫而来,他整个人仿佛掉进了泥泞沼泽里一般。移动一下身体都非常困难。

    他脸色大变,全力运转体内真气。体表红光翻滚,但是仍然无用。

    法阵光芒中渗透过来的压力越来越大。不远处地面上黄光一闪,那件黄色玉如意缓缓浮现而出。

    “原来如此……”

    石牧心中恍然,暗骂自己大意,竟然没有注意到阴枭中年人早已暗中下手。

    “老夫这枚黄凰如意中蕴含的‘黄泉牢笼’,就是一般地阶武者一时半会也挣脱不出。小子,死心吧!”阴枭中年人桀桀怪笑一声,脑后光华一闪,顿时浮现出六枚星辰虚影,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法杖顿时黄光大放。

    石牧身周顿时浮现出无数土黄色光团,随着阴枭中年人诵念咒语,纷纷朝着石牧所在飘飞了过来。

    石牧只觉一股浓郁的土属性气息朝自己涌来,心中大惊,不过身体虽然无法动弹,还是能施展术法。

    下一刻,其头颅转动,一团团白气在从他口中连续喷出,纷纷打向那些黄色光团。

    “轰隆隆”一连串炸响!

    气爆术连番爆裂,不过这些黄色光团竟丝毫不受影响,轻易穿透了这些爆炸气流,打在了石牧身上。

    咔咔咔!

    石牧手臂上浮现出一层岩石般的外壳,并且迅速在他身上蔓延。

    几个呼吸之后,石牧整个人竟化为了一尊岩石雕像,站立在地面上。

    阴枭中年人松了口气,一挥手,那个黄色玉如意飞射而回,落在了他的手中。

    地面上的黄色法阵也随之消散开来。

    他脸上微微泛白,显然施展这个秘术,对他的消耗也比较大。

    “冯长老真是神通广大,法力无双!”瘦长年轻男子立刻狠拍马屁。

    “那是当然,有老夫出手,区区一个小贼,自然是手到擒来。”阴枭中年人自得的大笑了一声。

    不过他心中也有些奇怪,石牧为何没有召唤死灵生物作战,那样,他可能还会多费一些手脚。

    不过不管如何,他已经用石化术困住了对方,此术已属于高阶术法范畴,更是其成名绝技之一,绝不是一般人能够破解的。

    “好了,将此人运回关内,再作打算。”阴枭中年人摆了摆手,吩咐道。

    两个年轻男子答应了一声,朝着石牧走去。

    然而就在此刻,一声“喀嚓”轻响传来。

    石牧所化的石雕突然龟裂开来,裂纹瞬间蔓延到了全身。

    阴枭中年人眼见此景,脸色大变。

    然而未及其做什么,石雕“轰隆”一声,猛然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石雨朝着四面八方****而开。

    两个天魔宗年轻弟子首当其冲,身体被无数碎石击中,口中发出一声惨叫,朝着后方飞了出去。

    漫天石雨中,石牧身形一个踉跄的现身而出,全身覆盖了一层黑色鳞甲。

    “喝!”

    石牧大喝一声,右手陨铁陌刀火光大放,接着手臂一抖,一道半月刀光劈斩而出,打向阴枭中年人,同时他左手金光一闪,多出了一枚金光闪闪的符箓。

    此符正是他从通天仙教那名胖大道人手里夺来的,是一枚空间传送符箓,品质还在他的银色瞬移符之上。

    石牧一把捏碎金色符箓,一团金光包裹住他的身体。

    一声闷响传出,阴枭中年人手中玉如意黄光一闪,打碎了半月刀光,不过此刻石牧的身影却在金光一敛后,消失无踪。

    “该死!”

    阴枭中年人大怒。

    此时,那两个年轻弟子挣扎了两下,才哼哼唧唧的爬了起来。

    两人受伤并不严重,瘦长青年看了阴枭中年人一眼,对方正在气头上,识趣的没有说话。

    “叔叔,那个石牧怎么能强行挣脱出您的石化封印,还有,最后他那个样子是怎么回事?”另一个一直没有开口的细眉青年忽的问道。

    此人眉眼细长,面容看起来和阴枭中年人有些相似。

    “这应该是东部蛮族荒原的蛮族所有的一种秘术,通过在体内封印兽魂,战斗时便可借助凶兽之力,强化肉身。”阴枭中年人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没想到此人不仅武法同修,还身怀多种秘术,冥月教徒都是如此的吗?”细眉青年问道。

    “若没些手段,又怎能仅靠区区数人,便敢在通天仙教眼皮子底下,将天虞城搅得天翻地覆。不少前去参加升仙大典的天才弟子死于非命,这些人原本可是会有不少会成为其新晋弟子的,此番损失不可谓不大。如今通天仙教元气大伤,威望更是大降。”阴枭中年人说道。

    “如此说来,这对我们天魔宗是好事啊!”细眉青年说道。

    “通天仙教遭逢此番变故,对于天魔宗确是好事。不过这冥月邪教是我们天魔宗与通天仙教共同的敌人,不可不防。”阴枭中年人如此道。

    “可惜,还是让那个石牧跑了……”细眉青年轻叹道。

    “回关吧。”他默然了片刻,没有去试图寻找石牧,一挥手,带着二人朝着嘉河关走去。

    石牧刚刚施展的金色符箓,那是一种高阶传送符,传送距离颇远,单靠他一个人去找,基本没有希望找到。

    ……

    百里余外的一处山坳中,虚空一闪,一个人影浮现而出,正是石牧。

    他朝着周围看了几眼,见是个荒芜的山坳,不由松了口气。

    其心念一动,身上的蛇鳞飞快褪去,解除了兽化变身。

    石牧默然站立在原地,脸色阴晴不定。

    没想到他竟然成了通天仙教和天魔宗联手通缉之人,恐怕与自己当时与柳岸的数次接触有关。

    不过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没用了,万幸的是,自己总算没有被抓住。

    只是如此一来,他以后在陆山王朝和大秦国,是几乎无法立足了,悬赏的灵器和灵石太过诱人,恐怕地阶存在都会动心。

    最可惜的是,前往天魔宗参加魔阳大会的打算也成了泡影。

    良久之后,他长叹了一口气。

    就在此刻,一点黑光在远处天空出现,迅疾的飞了过来,片刻之后来到了山坳,正是彩儿。

    “呼呼……累死俺了……”彩儿落在石牧肩膀上,有些喘息的抱怨起来。

    “石头,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成为冥月教的人?”彩儿略一定神,立刻问道。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我那次和柳岸等人接触之事,被通天仙教的人知晓了,也有可能,是那个月霓公主的缘故。”石牧道。

    “那以后怎么办,你不是要一直被人追杀了?”彩儿大叫。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石牧考虑一下,说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