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鬼王临世
    双倍月票快要结束了,兄弟姐妹们还票票的快投了哦!^^

    ………………

    会场二层包厢中的贵宾见势不妙,纷纷从包厢中走了出来,月霓公主愕然的看着半空中血发披散的柳岸,似乎还没有明白现在的情况。

    “我早就觉得此人身份有些异样,想不到他竟是冥月邪教之人,还是一名修为已臻月阶巅峰的望月术士!恐怕之前的那个石牧,身份也有问题。”那个皮肤黝黑的干练男子挡在了月霓公主身前,目光一扫下方,说道。

    话音刚落,半空中的血月虚影一闪,一道血色光柱从中****而出,笼罩住了拍卖高台上盛放星石的锦盒。

    锦盒“啪”的一下,自动翻开,里面的星石在血光之中一下子悬浮了起来。

    欧阳伦神情大变,单手虚空一拍,兹啦一声,一只紫光缠绕的手掌蓦然伸向血光中的星石。

    “砰”的一声闷响!

    欧阳伦身体大震,手掌一下被震飞。

    血色光柱看似单薄,竟然坚不可摧,以欧阳伦地阶修为,竟也无法突破。

    嗖!

    星石在血色光柱下,飞快升起,出现在血月虚影之中。

    柳岸看也未看下方的欧阳伦一眼,双目一闭,双臂展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脑后的圆月虚影光芒大放。

    只见星石表面暗红色纹路飞快闪动,并以肉眼可见速度黯淡下去,而血月虚影却愈发凝实,引得周围虚空剧烈震动起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血色涟漪凭空浮现而出。

    空间震荡处,浮现出一道道血红色闪电,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

    转眼间,密密麻麻的血色闪电几乎布满了真个拍卖会大厅上空,随即四周阴风大作。

    一团团灰色雾气在血月虚影附近的涟漪中涌出,随之在一股无形之力的作用下飞快旋转起来,顷刻间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近十丈大小的巨大灰色漩涡。

    虚空中波动大起,整个空间都嗡嗡作响,不少地方都开始出现扭曲模糊的迹象。

    灰色漩涡蓦然向四面一扩,从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通道。

    会场之中,尚清醒的众人脸色大变,透过巨大空间通道,隐约能看到一片灰的天空,空中十一轮血月,其中十轮异常明亮,散发出血红色光芒。

    天空下方,是一座白骨筑成的巨大祭坛,祭坛之上,站着一个灰气缭绕的高大魁梧身影,正迈步朝着空间之门方向走了过来。

    高大身影后面,是漫山遍野的死灵军团,密密麻麻,数量不知凡几。

    “不好,快阻止他,他在召唤死灵生物!”

    欧阳伦神情一变,翻手拔出一柄奇型长刀,身上气势徒然一变,背后紫光一闪,竟凭空浮现一个法相虚影,却是一柄足有七八丈高,通体紫光缭绕的长刀虚影。

    但见其双手握刀,猛地朝柳岸虚空一砍,其身后的长刀虚影光芒大放,同样冲着柳岸及空间通道所在一斩而去。

    顿时一道气粗无比,足有十余丈长的巨大紫色刀光蓦然浮现而出,并飞快斩落而下。

    与此同时,足有五十余人在会场各处飞身而起,朝着半空中的柳岸扑去。

    这些人中有不少容貌年轻,看起来都没有超过三十岁的样子,应该是准备参加数月后升仙大典的各宗天才弟子。

    身形未至,一道道由真气凝聚的刀光剑影,火球冰枪便从四面八方,朝着柳岸所在****而至,气势惊人之极。

    半空之中,柳岸口中低低念念有词,两手十指车轮般地飞快掐动不停。

    但见其脑后圆月光芒大放,身前一阵青光闪烁,凭空浮现出百余枚门板大小的青色风刃,滴溜溜旋转,几乎遍布了小半个天空。

    随着柳岸手臂一扬,顿时嗤嗤之声大作,这些风刃顿时朝四面八方扑来之人飞射而去,同时其周身再次浮现出大片青色风刃。

    “轰”的一声!

    最先落下的巨大紫色刀光,在一连数十道风刃的切割下,终于哀鸣一声的溃散消失,

    紧随而至的各种刀光剑影以及术法攻击,更是眨眼间便被铺天盖地的青色风刃所淹没。

    欧阳伦狂吼一声,身后的长刀法相一闪的横在了身前。

    “砰砰砰”一连串炸响!

    青色风刃连续击中长刀法相,爆发出一团团青紫两色的光团,将欧阳伦朝着后方打飞了出去。

    不过欧阳伦的法相似乎极为坚固,虽然颤抖不已,不过还是承受了下来。

    但那些挺身而出的人们却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何曾见过这般强大的术法。

    这些青色风刃速度极快,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啊!”

    只是一个呼吸间,便有二十余人便被风刃之雨切割成碎片,护体真气和防御法器在其面前如同纸糊一般。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惨叫声!

    侥幸躲过第一波攻击之人,在第二波疾风骤雨般的风刃席卷之下,同样难逃厄运。

    大片腥风血雨洒落而下,纷纷溅落在下方众人之上。

    此时,所有人都被柳岸强悍至极的术法修为所震撼,目光中是又惊又惧,对于临头落下的鲜血碎肉,忽然未觉。

    “费师,你不用顾虑我,也去帮忙吧!”月霓公主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勉强恢复了平静,对挡在身前的那名皮肤黝黑的干练男子说道。

    说着,她手中多出了一根尺许来长的精致短棒,口中念动咒语,在自己,干练男子及围住自己的其余几名护卫丫鬟身上,都加持了一个银光护罩。

    “公主,我的职责是守护你的安全。其他人的生死,我管不了。”干练男子沉默了一下,说道。

    月霓公主正要再说什么,就在此刻,血月下方的空间通道发生了变化,波动了起来。

    一个灰气缭绕的高大魁梧身影从空间通道中走出,却是一头足有十余丈高的巨大怪物。

    此怪物牛头人身,身上长着很短的黑毛,看起来黝黑光滑,丝毫没有死灵生物肮脏的感觉。

    牛头怪物头上长着两个弯月般的牛角,双目通红,手中拿着一柄和身体差不多长的巨大骨斧,表面布满一圈圈玄奥深邃的灵纹,散发出一股令人颤栗的恐怖气息,远在柳岸之上。

    “罗……罗天鬼王!”此时已处于拍卖高台边缘处的欧阳伦看到牛头怪物,大惊失色。

    月霓公主身旁的干练男子也是神情狂变,当即顾不得其余护卫及丫鬟,一把拉住月霓公主朝着下方一个出口逃去。

    “尊敬的罗天鬼王,虔诚的冥月教徒恭迎您的驾临!”柳岸此时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对着牛头怪兽躬身行了一礼。

    “人类小子,你是东方冼天那老杂毛的什么人?”罗天鬼王看了柳岸一眼,声音仿佛隆隆雷霆般传出。

    “东方冼天是在下师尊。”柳岸说道。

    “他当年与本座订立的可是平等契约,每次唤吾出来,都须提供万千生灵献祭。”罗天鬼王道。

    “鬼王大人,此处是陆山王朝都城,人牲足有千万之巨,都是供奉给大人的祭品,请尽情享用!”柳岸道。

    “很好!千万人!”罗天鬼王闻言双目红光大放,巨大牛睛四下看去,身上突然涌出大片灰光。

    下一刻,罗天鬼王猛地抬起右足足,猛地踩在了地面上。

    咚!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

    会场地面猛地往下陷去,大片灰光从罗天鬼王身上涌出,仿佛水波一般,朝着周围扩散而去,坚硬的地面仿佛瞬间变成软泥一般,形成一圈圈波浪涟漪。

    震荡仿佛海潮,转瞬间笼罩了整个拍卖大会。

    整个大会现场瞬间被夷为平地,会场中的众人仿佛木头一般,尽数倒地。

    先天以下修为,直接七窍流血而亡,一些距离罗天鬼王较近的人,更是身体直接被震成了一坨肉泥。

    先天修为以上之人,虽然勉强承受住了这股震荡,不过也尽数口喷鲜血,大都昏死了过去。

    罗天鬼王那条没有持斧的手臂一抬,顿时缭绕周身的浓密灰气四散飞卷而开,将那些刚刚死去之人的尸体卷起。

    那些尸体在灰气席卷下,纷纷凌空爆裂而开,化为漫天血雾,并朝着罗天鬼王头顶汇聚而去,飞快旋转,化为一团血色雾球。

    罗天鬼王大口一张,血色雾球直接飞入其口中。

    “痛快,痛快!如此新鲜的血食,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过了!”罗天鬼王发出震耳欲聋的大笑之声。

    不过下一刻,它笑声忽的止住。

    会场之中,此刻竟然还有两个人物没有失去行动能力,正分别朝着两个出口方向仓惶逃去。

    一个是天吴商会的客卿长老欧阳伦,另一个,则是月霓公主的那名护卫,手中抱着已经陷入昏迷的月霓公主。

    两人俨然都是地阶存在中的佼佼者,勉强承受住了罗天鬼王的一击,不过看两人脸色,显然都不太好受。

    罗天鬼王怒吼一声,手中巨斧灰光大放,巨斧一挥,两道巨大灰刃虚影带着无尽的威压,朝两个方向飞射而出,速度之快近乎瞬移一般,转眼间追上二人。

    欧阳伦脸上满是绝望,大吼一声的转过身来,身上紫光大放,再次凝聚成紫光大刀法相虚影,挡在身前。

    同时手中长刀光芒大放,斩向了迎面而至的灰色斧刃。

    咔嚓!

    下一刻,他身前的紫光长刀法相轰然散去,手中长刀更是干脆利落的断成了两截。

    欧阳伦脸上神情瞬间凝固,他的身体从头到胯下,浮现出一道血痕,随即裂成两半,鲜血飞溅。

    灰色斧刃斩杀了欧阳伦后,余势不衰的落在地上,犁出了一道长长的沟渠。

    沿途百余名昏迷倒地之人不幸被波及,瞬间尸骨无存,其中正包含了坐在最前排的申屠广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

    不得不说,他们几人运气实在糟糕透顶。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