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会场惊变
    中年护卫长大了嘴巴,似乎想要发出喊叫,不过洞穿他身体的骨矛太过粗大,已经瞬间剥夺了他大半的生机,使其发不出任何声音。¥f,.

    ****而来的骨矛不只有一根,有五个倒霉的护卫和他一样被钉在了地上或是墙壁上,有些人身上更是被数根骨矛透体而过,殒命当场。

    中年护卫用仅剩的一丝力气艰难的抬起头,看到前方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商贾打扮,身体臃肿的矮胖男子,正缓步朝宝光阁东边入口方向走来。

    男子身上散发出阵阵灰气,头颅后面,隐约可见六个光点,隐隐发光。

    “六星术士!”

    不远处的街道之上,石牧目光一扫矮胖男子,瞳孔不由一缩。

    此人正是柳岸的一位师弟,没想到也是一名达到六星之力的星阶术士。

    此前与西门雪在雨间漫步之时,西门雪便将有关星阶术士的一些情况告诉了他。

    术士一旦在神识海中成功筑就星宫,便可在临阵对敌之时,触发星象虚影,以其中蕴藏的太阴之力,增强施展的术法威能。

    星象虚影的数量,随着神识海中星宫星辰的激活而增加,最多可达到七颗星,也就是所谓的七星术士。

    一般而言,触发星象虚影后,每一颗星象,都可以为施展的术法增加约三成威能,七星全部触发的话,将使得术法威能提升至原本的三倍左右。不过如此一来,便会大量消耗术士的法力。

    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星阶术士还可以施展“星爆”,将星象虚影直接引爆,以降低修为为代价,短时间内大幅提升术法威能。

    “什么人在此造次!”

    周围其他护卫和通天仙教弟子大惊之下,纷纷抽出兵器,摆出迎战姿态。

    矮胖男子冷笑一声。黑色斗篷下伸出一只手,手中拿着一杆骨白色的秤杆。

    他一挥手中秤杆,脑后六点星光一闪,地面上立刻浮现出几个巨大的符文。

    下一刻。符文中冒出了大片诡异绿色雾气,将入口附近的空间都笼罩在了里面。

    护卫和通天仙教弟子脸色大变,朝着黑袍胖子冲去,不过刚迈开腿跑出没几步,所有人脸上和裸露的皮肤。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绿色斑纹,身体也仿佛灌了铅一般,行动变得迟滞无比。

    还没有冲到矮胖男子身旁,门口的护卫还有那些通天仙教的弟子便尽数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那个年轻护卫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矮胖男子继续走近,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似乎无法相信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攻击宝光阁。

    矮胖男子一边走,口中传出几句咒语。单手一扬,十余团磨盘大小的赤色火球纷纷凭空浮现而出,随即仿佛流星一般冲向了倒地的众人。

    轰隆隆!

    巨大的爆炸连番炸响,宝光阁东边入口附近顿时化为一片火海,火浪翻滚,瞬间将入口附近的所有护卫吞没。

    由于矮胖男子出现的太过突然,举手投足间便将十余名护卫及仙教弟子屠戮殆尽,所以直至爆炸声响起,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才注意到这里发生的异变。

    一时间,惊叫声呼喊声此起彼伏。所有人开始朝着远离宝光阁的方向四散奔而去,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矮胖男子却仿若未闻般,身体仿佛一片羽毛,轻盈的从火海之上飞过。随后朝着宝光阁里面而去。

    与此同时,宝光阁西面。

    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红脸大汉,大步朝着入口方向走来。

    “站住,阁下是什么人?”

    一个通天仙教的背剑道士“唰”的一声拔出背后长剑,雪亮长剑指着红脸大汉,厉喝道。

    红脸大汉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也未见他有何动作,身上骤然涌出一片红芒。

    在红光之中,红脸大汉原本就壮硕的身体仿佛充气一般,飞快涨大起来,黑衣爆裂而开,转眼间化为两三丈高,原本银红的脸上皮肤变成了铁青的颜色,口中长出两根长长的犬齿,仿佛野兽一般。

    非但如此,大汉身上还浮现出一层粗硬的黑毛,五指冒出鹰爪般的利爪。

    转眼间,红脸大汉便化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周身灰气缭绕。

    “僵尸功!是冥月邪教教徒!”

    周围的守卫纷纷大惊失色,连忙聚拢在了一起。

    “妖孽,找死!”

    背剑道士大喝一声,身形朝着红脸大汉冲去,手臂一抖,手中雪亮长剑化为一道数丈长的巨型剑光,朝着红脸大汉所化僵尸狠狠一斩而去。

    红脸大汉脚步不停,看也不看冲来的背剑道士。

    “砰”的一声闷响!

    巨型剑光砍落在红脸大汉黑毛密布的铁青色手臂之上,却只砍出一道浅浅的痕迹,连皮肤也没有斩破。

    背剑道士大骇,便要闪身后退。

    “嘭”的一声!

    红脸大汉随手一挥,背剑青年身体倒飞而回,胸口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几乎将他的身体斩成了几截。

    “轰”的一声巨响!

    背剑青年撞在了入口附近的墙壁上,鲜血顿时染红了大片墙壁,随即滚落到了地上,已经气息全无。

    红脸大汉狞笑一声,巨大的身体冲进人群之中,一个个护卫和仙教弟子的身体仿佛稻草一般被一下击飞,寻常的刀剑攻击落在其身上,就如同给其瘙痒一般,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丝毫伤害。

    几个呼吸之后,入口处的护卫和通天仙教弟子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宝光阁南边入口。

    十几个护卫正在和两具体型庞大的怪物搏杀。

    这两具怪物,一头是三四丈长的巨大腐尸狼,身上满是溃烂腐肉,不时滴出绿色粘稠液体,散发出让人闻之欲呕的气味。

    另一头则是个巨大骨虎,牙尖爪利,体型比起腐尸狼小一些,不过仍旧有两三丈长。

    两头妖尸仿佛狼入羊群般左右扑咬,虽然体型巨大,动作却是矫健异常。

    护卫手中的刀剑基本上不了两头妖尸分毫,轻易便撕碎。

    转眼间,入口附近的护卫及仙教弟子便被清理干净,留下一地残尸。

    一名周身灰气缭绕,脑后五点星光闪动的银色短发青年,面色冷峻的迈步朝着宝光阁里面走去,余下身后一片尖叫和慌乱奔逃的声音。

    宝光阁北面入口。

    “嘭”的一声闷响,一条七八丈长的巨大骨蟒巨大骨尾一甩,便将一个人影打飞出去,人影在半空便断成两截,鲜血飞溅。

    周围已经是遍地死尸,看穿着打扮,俨然是原本守在门口的宝光阁护卫和通天仙教弟子。

    宝光阁内,一些人正想从这个出口朝外逃去,看到外面的巨大骨蟒,脸色惨白的停了下来。

    一个着面纱,身材高挑的黑衫女子正手持一根骨杖,从骨蟒身旁走过,并径直朝着宝光阁里走去,其脑后,赫然有七点明灭不定的星光。

    ……

    此刻,宝光阁一层,拍卖大厅中,一轮血红色的月亮虚影出现在大厅半空,一圈圈刺目的血光从血月上散发而出。

    血光照射之下,大厅中的空气也变得黏稠,难以呼吸。

    会场之中,不少人脸上一片慌乱,不过也有一些自认有些实力的人,比如那些升仙大会的参赛者,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

    会场前几排,申屠广望着近在咫尺的血月,眼中浮现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惊惧。

    他在家族充裕资源的支持下,年纪轻轻便一举凝聚气府,成就先天境,虽然有些傲慢和纨绔,但却绝非草包,武道实力在一群世家弟子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否则众人也不会以其为首了。

    不过此刻,他却从心底涌起一股近似窒息的恐怖感觉。

    他身旁的几个世家弟子也大都如此,面色苍白如纸不说,有的连身体都在簌簌发抖。

    一层会场出口附近的人群见势不妙,正忙不迭的往后退去,开始朝四个出口方向涌去。

    然而没过多久,四个出口外便传来一阵阵的骚动和惊叫,一具具残缺不堪的尸体,从四个出口处被抛了进来,让本欲冲出的人群一阵大乱。

    ……

    拍卖会高台之上,欧阳伦望着半空中突然出现的血月虚影,也是一脸骇然。

    然而未等其做出什么举动,血月之下白光一闪,凭空出现一个人影,正是柳岸。

    他面色俊朗,一头血色长发漫天飞卷,额头上一轮血色残月,正散发出阵阵血光,隐隐与半空中的血月呼应,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

    柳岸神情肃然,口中念念有词,周身笼罩了一层淡淡灰光,脑后蓦然升起一轮明晃晃的圆月虚影。

    一股恐怖的法力波动瞬间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会场。

    距离柳岸较近的一些人,脸色顿时大变。

    有些修为薄弱的,更是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望月术士!”

    欧阳伦惊呼出口,体表一声嗡鸣,周身蓦然放出了一层紫色护罩,在这股法力波动的冲击下,护罩仿佛被重重一击般的剧烈晃动起来,让其脸色一下难看异常起来。(未完待续。)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