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西夏古国
    石牧沉默了片刻,没有立刻回答。

    柳岸似乎也并不着急,没有出言催促,其余五人隐隐以其为首,此刻只是静静站着,没有说话,不过目光却不时在石牧身上扫过。

    “这几日通天仙教在城中四处派人通缉异端,是不是就是在找你们冥月教的教徒?”石牧看着柳岸,问道。

    “不错。不瞒石兄,通天仙教和我们冥月圣教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不是三两句说得清的,所以城中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柳岸没有丝毫犹豫,坦然承认道。

    “既然明知通天仙教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为何还甘冒奇险的潜入天虞城?”石牧问道。

    “我们来天虞城,是为了吊唁一位前辈。”柳岸回道,声音有几分黯然。

    此言一出,其身后五人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屋内的气氛也变得沉闷了几分。

    石牧微微一怔。

    “呵呵,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石兄,我观你虽然机缘巧合下成为了一名魂师并修炼了本教术法,空间感应力也不低,不过能够召唤的死灵生物,似乎只有那一具先天骷髅而已吧。至于本教其他的玄妙术法,更是一窍不通,恕我直言,这实在有些浪费你的才能了。”半晌后,柳岸话锋一转,打破了沉默。

    石牧微微抬头,似乎在等待其接下去话语。

    “我冥月圣教源自西夏古国,传承至今已有数万年之久,教中积蓄的实力和底蕴,绝非你所能想象。就比如,柳某这位师妹看起来只是和你一样的星阶术士,不过她若是使出全力,你方才早已落败,便是地阶存在,也未必是她的对手。”柳岸看了蒙面女子一眼,继续说道。

    “哦。竟然夸口能击败地阶存在?某非这位姑娘能够召唤出地阶死灵生物不成?”石牧问道。

    柳岸微微一笑,目光看着蒙面女子,没有说话。

    蒙面女子上前半步,口中诵念起咒语。并抬起了手中骨杖,往前方一指。

    大厅之中的地面上,顿时亮起一阵刺目黑光,一圈圈玄奥无比的黑色符文从黑光中蹦出,从中传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惊人灵压。

    紧接着。一个巨大身影在黑光中缓缓浮现,并渐渐凝实。

    当黑光隐去,石牧这才看清,这巨大身影赫然是一具身高足有两人高的巨大骷髅。

    其身穿一具黑色的金属盔甲,表面铭印着精美古怪的花纹,露出在外的骨骼上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金黄光泽,拳头大小的眼眶中两团紫色魂火灼灼跳动。

    巨大骷髅手中还提着一杆手臂粗细的粗大骨枪,枪尖跳跃着一朵人头大小的紫色火焰。

    与此同时,一股极为强悍凶厉的死灵气息从此巨大骷髅身上散发而出,犹在当初的扎古之上。

    客厅周围的黑色光幕一阵颤抖。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巨大骷髅庞大的气息冲击。

    柳岸身后的那个红衣女子脸色微变,手中多出一个黑色圆盘,口中传出一阵晦涩咒语,接着五指飞快连弹,一道道法诀一闪即逝的没入圆盘中。

    嗤啦一声!

    一道黑色光柱从圆盘中****而出,没入客厅黑色光幕之中。

    光幕这才渐渐稳定下来。

    巨大骷髅转首看向石牧,眼中紫光一闪。

    石牧脸色一变,仿佛被什么庞大巨兽盯住一般,全身寒毛倒竖,心中泛起一股战栗。下意识握紧了手中刀棍。

    蒙面女子一挥骨杖,一道灰光****而出,没入巨大骷髅体内。

    巨大骷髅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具黄金骷髅王是我等最近才在死灵界面招募到的,实力还算马马虎虎吧。”柳岸的声音响起。

    石牧心中一凛。柳岸这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或明或暗的蕴含了很多深意。

    这个冥月教竟然真的能在死灵界面招募超出自己实力近乎一个大境界的死灵生物,看那蒙面女子的神情,似乎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烟罗如今实力虽然比自己要高上不少,但其当初可是一个连后天武者都不如的小骷髅,才被自己误打误撞的种下了印记。

    “这些从死灵界面招募的灵宠。实力可有办法提升?”石牧心中念头翻滚,开口问道。

    对于烟罗后来实力不断突飞猛进,他一直心存疑虑。

    “提升实力自然是有办法的,这需要慢慢蕴养。不过死灵生物的实力提升十分缓慢,往往十年都未必能提升一个小境界,且期间还会遭遇不少意外,远不如直接招募来的快。但一些真正强大的死灵生物灵宠,都是靠我们魂师慢慢蕴养的,因为死灵生物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想要直接招募几乎是不可能的。”柳岸侃侃而谈。

    石牧心中一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蕴养的方法涉及到敝教的一些隐秘,若是石牧兄愿意加入我冥月圣教,我自然会悉数奉告的。石兄意下如何?”柳岸问道。

    “若是我说我不加入贵教,诸位是不是就打算在这里将在下灭口?”石牧说道。

    “哈哈,当然不会,是否加入本教本是你的自由,你身怀本教术法,本就算是半个圣教教徒了,我们可不会对自己人下手。”柳岸哈哈一笑,说道。

    石牧闻言,心中一松,脸上露出几分意外神色。

    “石牧兄看来一时半会还无法做出决定,那便回去考虑一下吧。你和我们是同类人,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便会做出正确的决定。”柳岸如此说道。

    说完此话,他看了蒙面女子和红衫女子一眼。

    蒙面女子口中诵念咒语,挥动法杖。

    巨大骷髅身体在一片黑气缭绕中缓缓融入虚空,客厅中弥漫的强悍死灵气息也随之消失无踪。

    红衫女子一点身前圆盘,客厅周围的黑色光幕微微一颤,缓缓消散开来。

    “你不怕我离开这里,将你们这里的事情上报给通天仙教?”石牧看了柳岸一眼,说道。

    “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傻事。此外,我也要提醒你一句,莫要被通天仙教的注意到你是一名魂师之事。”柳岸说道,最后神情凝重的提醒了一句。

    “既如此,那在下就告辞了。”石牧心中一凛,朝柳岸拱了拱手,便转身走出了客厅,身形很快消失在远处。

    “师兄,就这么让他离开,真的没关系吗?”蒙面女子有些担心的说道。

    “无妨,我自有分寸。”柳岸说道。

    蒙面女子神情一松,似乎对柳岸极为信服。

    “甄师妹,有把握吗?”柳岸沉默了片刻,忽然抬头看向那个红衣女子,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大师兄放心,没有问题。”红衣女子笑了一下,说道。

    柳岸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前方,眼神深邃。

    其他几人都静静站立在他身后,没有出声打扰。

    ……

    石牧快步离开院落,走到一条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上才停了下来,回首朝那个大院的方向望去,目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前方走去。

    冥月教神秘莫测,和通天仙教之间似乎又有不少恩怨瓜葛。

    他现在虽然有些实力,不过可不想搀和其中。

    半个时辰之后,他回到了客栈。

    “石头,怎么才回来!”一进门,彩儿立刻飞了过来,聒噪无比的叫道。

    石牧取出几枚坚果,打发了彩儿,来到里面一间密室。

    他在石床上盘膝坐下,调息了片刻后,睁开双眼,单手在尘渺戒中旋摸一下,面前光华一闪,多出了数本典籍和玉简。

    这些正是当日从扎古储物戒指中所得到之物,讲述的是一些有关地理和大陆野史之类的信息。

    当日他只是匆匆一翻,并没有过多在意,但却隐约记得其中提到了柳岸口中的西夏古国。

    他在那堆典籍中一阵翻找后,从中拿起一块玉简,朝额头上贴去……

    半晌后,他将最后一块玉简从额头上一拿而开,将神识收回,重新睁开了双目,眼中却多了几分复杂之色。

    从这些典籍和野史中,他的确找到了一些有关西夏古国和冥月教之事。

    西夏古国,位于陆山王朝以西,毗邻西海,气候潮湿,多沼泽雨林地形,的确是一个十分古老的国家,有“魂师之国”之称。

    冥月教,便是西夏国第一大宗。

    教中弟子以术士为主,其中又以魂师为主,修炼的大多与死灵生物有关的术法,由于神秘诡异,又触及不少忌讳,因此被外界认为是邪教。

    此外,在其中一段冥月教野史的记载中,他还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东洲大陆以西,西海的另一边,那里还有一块和东洲大陆一样的大陆,被称为西贺大陆。

    不过对于这片大陆的具体情况,并没有详细提及。

    石牧略一沉吟后,将这些典籍悉数收入尘渺戒中,起身来到桌前,一挥手,桌子上多出一大叠符纸,还有一些法墨。

    石牧坐了下来,长长呼出一口气。

    天色渐暮,残阳如血,整个大地都沐浴在晕黄的余辉中。

    ………………

    月票双倍中,大家继续投,一个顶两哦^^(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