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雨中别离
    三日后,深夜,客栈中。

    石牧双手倒背,在屋中来回踱步,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这几日里,他不止一次前往西城区通天仙教分教所在,想要见西门雪,结果却是无功而返。

    门口守卫的仙教弟子,根本不给通报,而这里的守卫力量,比之迎仙大会前夕,还要严密了几分,让他想要孤身潜入的打算,也直接落空。

    “呯!呯!”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金师姐!”石牧来到院外打开门,随即一怔。

    来人黛眉黑眸,肌肤白皙异常,一身金袍将其丰满身材衬托的让人怦然心动,不是金小钗还能是谁?

    “金姐姐,你越来越美了!”就在此时,鹦鹉彩儿不知何时从半空中降落在金小钗肩头。

    “小马屁精!”金小钗站在门口不动,对着鹦鹉笑骂一声,翻手掏出了几枚坚果。

    “还是金姐姐好,不像石头,小气死了。”鹦鹉双目一亮,几口就将这些坚果吃得一干二净。

    “石师弟,你能从扎古手里逃掉,果然没令我失望。”金小钗这时才打量了一下石牧,道。

    “如果不是有点运气,恐怕就见不到师姐了。师姐来找我,莫非……”石牧见金小钗并没有进来的打算,心中一动。

    “当然。”金小钗道。

    “她在哪里?”石牧上前一步道。

    “如果你想见她,马上跟我走。”金小钗抿了抿嘴唇,转身向客栈外面走去。

    “马上跟我……唉哟!”彩儿刚嚷了一句,却马上被金小钗弹了一下脑壳,立马老实下来。

    石牧紧跟在金小钗身后,两人很快就离开了客栈,向城中某一个方向而去。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西城区的仙教分教前,八名身穿蓝色八卦道服的通天教弟子正守在山脚下,周围还不时有人来回走过。

    金小钗上前,跟一名守门弟子略一交涉,很快其中一名弟子往山上跑去。

    一柱香时间后,那名弟子从里边跑了出来,向金小钗他们点了点头。

    金小钗和石牧连忙朝山上走去,这次没有人阻拦。

    一进门,金小钗就熟门熟路的在前面带路,拐过好几橦建筑后,很快就来到一橦精致的小院前。

    她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在院门口停了下来,此时院门已经打开。

    “我就不进去了,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金小钗犹豫了一下,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看了待在金小钗肩头的彩儿一眼,独自进入院中。

    他很快就发现,正对院门的一间房屋里一片通明,他立刻走了过去,等进了屋内,才发现这是一个会客厅。

    客厅的墙壁上,镶了数颗鸡蛋大小的夜光石,散发出柔和而又明亮的光辉,将房间里照得敞亮。

    整个客厅,除了右侧一个通道外,只在中间放了一张深棕色的圆形木桌,桌面上有一套洁白的茶具,四张雕刻精美的棕色座椅围在桌边,其余空无一物。

    “今天姐姐带了什么好玩的给我?”就在此时,通道中远远传来天阴姹女西门雪天籁般的悦耳声音。

    石牧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转身望向通道方向。

    很快,一袭白色衣衫的西门雪从通道中走了出来,其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腮凝新荔,鼻腻鹅脂,一头乌黑长发如瀑般披肩而下直至腰际,屋内的柔光照射在她明澈的双眼中,宛若两点明星。

    她刚一踏入屋中,脚步一停地看向石牧,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后,眸中浮现出惊喜之色。

    “石牧,怎么是你!快坐吧,金师姐呢?”

    西门雪说着,走到桌前,熟练的翻起两个茶杯,端起桌上的茶壶,沏起茶来。

    “是我拜托金师姐,让她带我来单独见你一面的。”石牧目不转睛的看着西门雪忙碌的身影,说道。

    “站着干什么,坐吧。这是我刚刚亲手泡的茶,你尝尝看。”西门雪给石牧倒了一杯清茶,递了过去。

    “清香甘甜,唇齿留芳,师姐泡的好茶。”石牧接过茶杯,依言坐下,轻轻呡了一口,赞道。

    “这碧沁茶是万珑山特产,本来是给金师姐准备的。真没想到,当年一个小小的武徒,几年不见,竟真的凝成了气府。之前从金师姐口中得知,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西门雪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后,便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我……”石牧心中一动。

    “我的名字想必金师姐已告诉你了吧,我比你大上几岁,你就一样叫我师姐好了。对了,你是怎么从地阶图腾勇士手中逃脱的?”西门雪出言打断了石牧的话,话锋一转,问道。

    “这次能从那扎古手中逃出,也是之前在蛮族秘境中获得了一些机遇,运气好罢了……下次再遇这样的对手,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运气了。说起来,当年没有雪师姐二次出手相救,在下可能早就化为一堆白骨了,更没有机会成为先天武者。”石牧道。

    “这也是天意,可惜你是黑魔门弟子,不然你或许也能和我一起参加升仙大典,或许进入前三都有可能……”西门雪说道。

    “雪师姐,我喜欢你。”石牧打断了西门雪接下去的话语,看着对方一双星眸,正色说道。

    “……你还是忘了我,忘了当年的事情吧,这次升仙大典,我志在必得。”西门雪沉默了片刻后,幽幽的开了口。

    石牧黯然不语,西门雪也不知如何开口,客厅中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雪师姐,这次见到你之后,以后我们还有机会相见吗?”许久后,石牧道。

    “再过一段时间,不少候选弟子都要开始闭关了,仙教已准备好了丹药和密室,以便争取让升仙机会大的弟子,短期内再有所突破。”

    西门雪略停顿了一下后,又继续说道,眼眸中却多了一分坚定:

    “在东洲大陆,哪怕资质再好,也几乎没有晋级天位的机会。”

    “整个东洲大陆,一共有多少天位?”石牧旋摸着手中茶杯,突然开口问道。

    “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连通天仙教教主无尘道人,大秦国天魔宗宗主司徒浩在内,人族的天位强者,应该不超过五指之数。”西门雪道。

    “这么少?”石牧有些意外。

    “东洲大陆灵气有限,传承的高阶功法也有限,能够成为地阶都是万里挑一的资质,还要有非常好的机遇。你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先天境界,此生成为地阶大有可能。但是难道你只想止步于地阶?然后坐等寿元耗尽?”西门雪道。

    “当然不。”石牧毫不犹豫的道。

    “天魔宗的魔阳大典也快要开始了吧,可惜就算你服食了魔阳丹,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也很渺茫……对了,我这里有颗固魂丹,对你有大用。原本已派人送去给你,想不到你那时已经不在宗门了。”西门雪说着,右手上的银指环光芒一闪,从中取出一个玉盒,递给了石牧。

    “雪师姐你升仙在即,留着直接服用吧。”石牧推辞道。

    “固魂丹我服用过一颗,对我已经无用了。算是和你交换青冥果吧,其实还是我占了便宜呢,拿着吧!”西门雪晃了晃手中的玉盒,道。

    “谢谢雪师姐。”石牧略一犹豫,还是接了过来。

    “雪师姐,我来天虞城,本就是希望见你一面。现在也算了却一个心愿,接下去,我就会和金师姐一同返回天魔宗了。”石牧道。

    “金师姐带你来,是不是想让你劝我不要参加升仙大典?”西门雪突然问道。

    “是的,不过我现在知道你心意已决。”石牧道。

    “她向来我行我素,得罪了太多人。万一金家老祖将来有何不测,金师姐恐怕……我走之后,你为我多多照顾下金师姐吧。以你的天赋,迟早将成为黑魔门的中流砥柱。”西门雪轻叹了一声道。

    “金师姐待我不薄,我一定会护其周全。”石牧点了点头。

    “石牧,谢谢你。我们去花园走走吧,你刚进先天境界没多久,修炼上有没有什么要问的,我可以帮你解答一二。你还不知道吧,师姐我其实也是武法双修。”西门雪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

    “多谢师姐!”石牧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起身道。

    “跟我来。”西门雪身形一飘,率先向通道行去。

    石牧缓缓走在西门雪身后,凝视着对方那婀娜多姿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小半个时辰后,花园门口。

    此刻天已下起了绵绵小雨,二人衣襟都已沾湿,不过二人都浑然未觉。

    西门雪的白色衣衫已完全贴在了身上,更显得她身体玲珑起伏。

    虽然夜色昏沉,但对石牧并没什么影响,他的目光一触及西门雪的身体,心中不由一跳,视线立刻收了回来。

    “今天听了师姐一席话,真是获益不浅,师姐真不愧是我三国七宗的天才。”石牧道。

    “石牧你太谦虚了,师姐跟你差不多大时,在地阶武者面前肯定是逃不掉的。”西门雪道。

    “雪师姐留步,希望师姐早日进阶天位。”石牧看了看院门外,转身拱手道。

    “石牧,有缘再见……莫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西门雪掠了一下额头垂下的头发,嫣然一笑道。

    石牧点了点头,整了整背上的刀棍,毅然转身,一步步向花园门外走去,脚印带起一蓬蓬雨水。

    西门雪看着石牧那延伸向远处,越来越深的脚印,站立许久。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突然转过身去,右手一抬,仿佛用衣袖拂了拂脸上的雨水,然后转身一路小跑而去。

    白嫩似雪的双足交替落在泥泞之中,溅起一片泥水,婀娜妙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中……

    ………………

    明天五一,忘语将三更爆发一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