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二十四章升仙轶事
    然而白少风话音刚落,石牧却不紧不慢的伸手将背后陨铁黑刀拔了出来,接着双臂一动,刀棍合一,组成了一柄八尺长陌刀,刀身与刀柄表面顿时青红两色符文流光闪动。

    “破!”

    石牧一声大喝,双臂一挥,身前再次浮现出七重青红相见的如山般棍影,向黑色兽笼砸了过去。

    “轰隆隆”一连串的爆响!

    一波接着一波的炎热气流和强烈的罡风在黑色兽笼上爆裂而开,化为一圈圈的冲击波浪狂卷而开。

    黑色兽笼表面符文一阵急闪过后,竟一下千疮百孔的节节溃散开来,化为了缕缕黑烟。

    白少风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嘴巴张的老大,目瞪口呆起来。

    但随即他就身形一晃的朝院门口夺路而去,连在院子中躺着一地的手下也不管了。

    然而眼看就要到门口了,一道半月刀光夹带着熊熊烈焰朝其背后袭来。

    白少风猛然转身,一身真气灌注双臂,将手中银光灿灿的长枪舞成一股银光,枪影再次化为数个银色豹头,向半月刀光迎了上去。

    嗤嗤几声传来!

    这些银色豹头与半月刀光一触,就被斩成两截,并随后被烈焰吞没。

    “轰!”

    半月刀光轰在了白少风的长枪上,枪身一震的直接脱手飞出。

    紧接着一团烈焰冲天而起,白少风整个人衣衫不整的倒飞了出去,护体真气早已溃灭,重重的摔倒在地,头一抬,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石牧肩扛陌刀,不紧不慢的走到他面前,道:

    “我赢了。阁下不准备说些什么吗?”

    “不……不知阁下想要知道些什么,在……在下定当知无不言……”白少风咽了一口吐沫,竟结结巴巴的口吃了起来。

    ……

    一柱香时间后。

    石牧肩扛陌刀。面带沉吟之色的转过身子,朝房间方向走去。

    在对方口中,他得知了一些关于升仙大典的传闻轶事,比起从金小钗处得知的。还要多了些信息。

    原来通天仙教每三十年举办一次的升仙大典,不仅陆山王朝的各大宗门,其周围小国,乃至整个大陆的各个宗门世家,都可以选派弟子参加。

    一旦哪个宗门的弟子被选中。其宗门都将得到数之不尽的好处,地位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即便派出的弟子没有被选中,若是资质优越,也大有可能留在教中修炼仙法,据说教中修炼资源,包括功法典籍,法器宝物远非外界所能想象,其原本所在宗门同样会获赐不少外界不易得到的宝物资源。

    如此一来,东洲大陆的各门各宗都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派出门中弟子去参加。

    由于历届参加的弟子数量越来越多。通天仙教干脆设立了一个规矩,每个宗门每派出一名弟子,都要先上缴一笔不菲的灵石。

    如此一来,有不少小宗门世家就被拦在了门外。

    但由于通天仙教下发的资源十分优渥,远超那些上缴灵石的价值,所以大多数宗门还是乐此不疲。

    兽山宗便是其中之一。

    当然也有不少宗门是不参加升仙大典的,比如大陆北部大秦国的天魔宗,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周围那些晕厥的兽山宗弟子也纷纷苏醒过来,互相唤醒之后。在白少风的带领下,飞也似的逃离了石牧所在的院子。

    一直守在客栈门口的瘦小男子二人,听到院内动静,面露红光。本还计划着怎么拍马屁,好讨点赏钱。

    结果等了半天,却等来了白少风等人一身狼狈逃出来的景象,不由面如土色。

    第二天。

    石牧带着鹦鹉,离开了客房。

    结果刚一走出客栈,却发现老镇长在瘦小男子的搀扶下。带着数十位镇民,正毕恭毕敬的候在了客栈门口。

    “老朽在此恭送石义士!”老镇长见到石牧出现,一把推开瘦小男子,上前两步,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石牧仿若未闻般,只是目光在在场众人身上缓缓扫过,并在瘦小男子和一个黑肤青年身上多停留了一瞬。

    两人只觉心头一凉,后背冷汗直冒,两腿都情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不识好歹!”彩儿脖子一歪,嘟囔了一句。

    石牧目光一收,也不说话,从老镇长身边擦身而过,在众人的瞩目下,扬长而去。

    ……

    片刻后,石牧在临山镇外一个岔道口停了下来。

    “石头,你比兽山宗的那帮脓包厉害多了,为什么不杀光他们,把他们灵石都抢光!他们在这里呆了那么久,肯定挖了不少灵石,想想就兴奋啊!”鹦鹉拍打着翅膀,两眼放光地囔囔道。

    “你就知道杀人抢东西,难道要让我一个人去对付他们整个宗门吗?”石牧用手指弹了鹦鹉脑袋一下,道。

    “有我在,我保证让你追到每一条漏网之鱼,不会有人能逃回去通风报信的!”鹦鹉用翅膀拍了拍胸脯,道。

    “哦,万一别人用土遁术,你也能发现得了?”石牧道。

    “呃……等我长出第三根……哼!”鹦鹉不甘地道。

    ……

    夜晚。

    天空漂浮着鳞片状的云层,渐渐遮挡住了半空的圆盘一般的月光,为静谧的夜晚增添了些许神秘。

    一处笔直冲天的山峰,周围荒无人烟。

    峰下,金铁交击的声音不时响起,两道身影在山峰附近的空地来回交错。

    两者速度都极快,身形看起来忽闪忽现,正是石牧和烟罗二人。

    石牧此刻已经鼓起所有的真气,身体被暗红色光芒包裹,一手持刀,一手持棍,刀光和棍影如潮水一般朝着烟罗袭去。

    面对石牧如此强大的攻势,烟罗却只是催动手中骨枪随意挥洒,便将石牧狠辣无比的攻势尽数挡了下来,至始至终,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分毫。

    非但如此,只要石牧的攻击稍稍露出间隙,骨枪便会如同毒龙般钻入,又快又狠,逼的石牧一阵手忙脚乱。

    片刻后,石牧双目微眯,瞳孔一下变成了金色,手中短棒迅疾如雷的一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扇形黑影,终于准确的击中了烟罗的骨枪,将其震到一旁。

    他眼中精光大放,身体猛地朝着烟罗扑去,手中陨铁黑刀火光大放。

    唰唰!

    两道半月形刀光****而出,交叉着斩向烟罗的胸前。

    烟罗眼中魂火微微波动了一下,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手中骨枪往前一送,宛如游龙般上下左右挥舞几下。

    枪身上泛起淡淡白光,在空气中划出几道雪亮痕迹,和两道刀光轻轻连续碰触了几下。

    两道刀光忽然改变了方向,擦着烟罗的身体飞了过去。

    唰!

    烟罗手中骨枪如影随形的朝着石牧急刺,化作了一片模糊枪影,眨眼间到了石牧身前。

    石牧脸色一变,正要招架,枪式忽的一变,由直刺变成横扫,打向石牧腰间。

    石牧大喝一声,手中黑刀短棒狂舞,道道纵横交错的刀芒棍影浮现而出,在身旁铸起一层防线。

    烟罗握着枪身的手臂轻轻抖了一下,枪影急速振动起来,就这么扫入了刀光棍影之中。

    石牧只觉眼前闪过一道模糊的影子,还未等他做出反应,一股大力从腰间涌来,他的身体便被凌空击飞了出去。

    烟罗收枪而立,没有继续追击。

    石牧在空中倒飞出数丈远,才将这股力量化解,并身形一晃的重重落在了地上,胸膛剧烈起伏起来。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不远处一块石头上站着一只彩毛鹦鹉,正是彩儿,正扑腾着双翅,仰着脖子尖声叫道。

    “石头,你也太弱了,每次都没几下,就被烟罗老大打败。”接着彩儿目光一转,又说道。

    “闭嘴,再多嘴就拔光你身上的毛。”石牧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面色仍有些苍白。

    拔毛是彩儿最为害怕的事情,闻言其立刻用双翅一捂嘴巴,不敢再多说半句了。

    “每次和你交手,我都觉得心惊肉跳。”石牧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转首看向烟罗道。

    刚刚那一击横扫,烟罗恰到好处的击溃他的护体真气,没有伤到他的身体,甚至连衣服都没有弄碎。

    这一路行来,只要夜晚没有月亮,石牧都会将烟罗召唤出来,对练来锻炼武技,效果显著。

    他对于风驰刀法和七杀棍法领悟越来越深,特别是七杀棍法,如今施展出来,越发的得心应手,招式行云流水,可收可放。

    只是随着他武技提升,越发感觉烟罗武技的可怕。

    “这次,我有进步吗?”石牧看着烟罗,问道。

    烟罗看了石牧一眼,没有说话。

    “好吧。”石牧苦笑一声。

    烟罗转身,身上散发出道道黑气,便要返回死灵界面。

    “烟罗,等一下。”石牧眼神微动,忽然开口叫住了烟罗。

    他一挥手,手中凭空多出了一朵鲜艳的红色花朵,看起来和莲花很是相似,散发出阵阵幽香,花瓣上还沾染着几颗水珠,看起来非常娇艳。

    “我看你似乎喜欢花,这个是我白天采来的。”石牧目光看向烟罗的脑袋,那里插着一朵绿花,和那天他弄碎的那朵一样。

    他眼神动了一下,随即立刻恢复了平静。

    烟罗眼中魂火一闪,伸手便去抓红色莲花,不过却抓了个空。

    石牧手上的渺尘戒光芒微闪,莲花已经从他手中消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