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二十二章路见不平
    一个多月后的一日。

    此刻正值正午时分,烈日暴晒。

    一片光秃秃的山脉中,四处都有不少溪流和泉水曾经流淌过的痕迹,但现在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全部干涸,旁边还不时能看到一些动物的尸骨。

    最显眼的,还是沿途黑乎乎的,仿佛伤疤一样的洞穴,看洞口的痕迹,应该是人为造成的,且有些年月了。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由远及近,慢慢从山脉深处走出来。

    &nbsp\ (m; 来人身着一件黑色衣衫,外露的皮肤呈古铜色,五官轮廓分明,双目精光熠熠,一头黑发随意的一扎,尾端如一股黑色的激流向上抛溅,加上其背后交叉着的一对刀棍,以及腰间随意一围的锁链石块,给人一种充满野性的狂放之感。

    此人正是石牧。

    在击杀扎古后,他也曾试图让鹦鹉去找寻金小钗等人的踪迹,结果金小钗等人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踪迹全无。

    于是他只得孤身上路,所幸有扎古的详细地图指引,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除了一些凶兽袭击外,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他白天赶路,晚上若是没有月亮的时候,则召唤出烟罗来,让其陪自己炼习术法武技,如今临阵对敌的技巧,也愈发运用自如。

    突然,他在一个山头停了下来,不用其吩咐,鹦鹉彩儿就从他肩头飞了出去,直上蓝天。

    说起来,按地图所示。早在两日前,他便已离开了蛮族荒原范围。并进入了中心大陆区域了。

    但是这一路上行来,依旧是一片贫瘠荒凉。跟蛮族荒原并没有太大区别。

    这跟他想象中的大陆中部天地灵气浓郁的景象大相径庭,他差一点以为扎古的地图出了什么问题。

    片刻之后,石牧重新调整了一下方向,脚步一动的向山下行去。

    三日后。

    石牧出现在了一座边境小镇外。

    此镇临山而建,占地颇广,正是地图上所标示的“临山镇”。

    临山镇背靠一座山势陡峭高拔的苍茫大山,因此得名。

    小镇周围有很多人工挖掘的引水沟渠,相必当年也是水源充足的肥沃之地,但如今这些沟渠似乎干涸了许久。土地也已开始呈现沙化,显得贫瘠无比。

    “石头,我们终于可以大吃一顿了!”彩儿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小镇,不断拍打着翅膀嚷嚷起来。

    石牧没有说话,身形一动,向镇内走去。

    他很快就发现,小镇内的建筑大多建得异常华美,但是奇怪的是,诺大一个小镇街头却人烟稀少。没有什么行人,连沿街的酒楼饭馆中也没什么顾客,显得有些萧索。

    正诧异间,前方传来一阵嘈杂哭喊声。

    石牧心中一动。快步向前,在拐过一个街角后,立刻看到了声音的源头。

    四名身着兽袍之人。正一边喝骂,一边用手中的长枪。抽打着十几名被捆绑住双手的青壮男子,催促他们前进。

    这些青壮男子大多脸上有愤恨之色。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埋头前进。

    而在这些人周围,几十名妇女、小孩和老人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哭喊着。

    这四个兽袍之人,都是后天武者,其中三人是中期修为,领头的三角眼中年男子已有后期境界了。

    从哭喊哀求的声音中,石牧隐约听出了些端倪。

    这些武者似乎是来镇上抓人去挖矿的。

    “向使者,请留步!”

    就在此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在一个瘦小男子的搀扶下,从石牧身边急匆匆走过。

    三角眼男子面色一沉,转头看着头发花白的老者,脸上满是不耐之色。

    “向使者,请你高抬贵手,放了他们一马吧,本镇已经没多少青壮男丁了,如果他们再一走,这剩下的一镇老小,恐怕都得饿死啊。”满头白发的老镇长指着被捆绑住的青壮男子,用哀求的语气道。

    “老东西,这报酬我们可是已经按两倍发放了,一分也不会少你们,如今上面催得紧,这些人我必须带走!”三角眼男子道。

    “我不要你们的钱,把我的丈夫还给我!”

    “别带走我的儿子啊!”

    ……

    满头白发的老镇长再次苦苦哀求,周围的老弱妇嬬也是哭声一片。

    三角眼男子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一边推开抱住他大腿的几名妇女,一边催促另外几人快点带人上路。

    “向大人,有个挡路的!”突然,其中一名兽袍男子道。

    三角眼男子一怔,抬头往前看去。

    只见一个人高马大,肩膀上站着一个鹦鹉的黑衫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几人前行的道路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正是石牧。

    满头白发的老镇长愕然的看着石牧,那些跪倒在地的老弱病残,和一脸愤怒的被绑青壮也有些怔神。

    “阁下看起来面生,是外来的吧?”三角眼男子打量了一下石牧,试探性的问道。

    “放开他们!”石牧没有说话,肩头的鹦鹉却开口了。

    “我奉劝阁下最好不管我们兽山宗的闲事,小心惹祸上身。”三角眼男子一怔,随即眼角一抽搐,语气抬高了几分道。

    “滚!”石牧仍是一动未动,道:

    “找死!”

    三角眼男子勃然大怒,一抖手中的长枪,枪身上立刻亮起一阵青光,枪头急速地颤动起来,一时间嗤嗤的破空声大作,凌厉的罡风扑面而来。

    枪头处青色寒芒在三尺空间内诡异的闪动不停,很快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狼头,三角眼男子身形往前一扑。狼头就向石牧咬了过来。

    其身后的三名兽袍男子也向石牧扑了过来,他们手中长枪一阵急颤。很快形成三个小一号的狼头,也向石牧扑了过来。

    两者距离本来就近。眨眼间四个青色狼头已带着森森寒意到了石牧面前。

    石牧在枪头离自己不足咫尺距离时,嘴唇微动,一片白光从他手边散发而出,瞬间在体外凝聚成一面贝壳般的月白护盾,护盾上面无数白色符文流转不休。

    “轰隆隆”一阵爆响!

    四个狠头在月白护盾上一撞,立刻爆裂开来,数十道寒芒不断击打在护盾上,气浪四散而开。

    月白护盾却是波澜不惊。

    未等四人做出其他举动,石牧口一张。四股白气就射了出来,一闪即逝的朝四人胸口位置击去。

    这是他这一路上摸索出来的气爆术最新用法,在体内积蓄一定法力后,可以一口气喷出数道白气攻击。

    随着蕴神术境界的提高,气爆术的威力也随之大增,全力一击时,已不弱于一般后天大圆满武者的全力一击了。

    不过石牧显然并未使出全力。

    “呯呯呯!”一连串闷响。

    三个兽袍男子由于离得太近,被白气直接击中胸口,爆发出一团白色气浪。身形倒飞了出去,胸口衣衫尽毁,血肉模糊。

    三人脸色苍白,体内气血翻涌。一时间无法起身。

    三角眼男子则及时将手中长枪一横,白气在枪身爆裂,一股巨力汹涌而至。让其一连退了三四步,这才化解了气浪冲击。

    “灵阶术士!”他脸色一变。

    话音刚落。一团白气从石牧手中而出,眨眼间就到了其面前。

    就当三角眼男子想要用手中长枪挡开攻击时。白气蓦然一闪,化为了一根丈许来长的白色气链,一下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以气环桩如今的威力,就是一般的先天初期武者,猝不及防下,也能捆住个两三个呼吸工夫,对付后天武者自然更是绰绰有余了。

    “石头,打得好!揍死他们。”鹦鹉拍打着翅膀,哇哇的叫起好来。

    石牧白了它一眼,也不看那四个兽袍武者,转头直接对那些老弱妇嬬道:

    “把你们家人松开,你们可以回家了。”

    刚才看得目瞪口呆的青壮男丁和其家属,听到此言,顿时喜极而泣,不少人拖家带口的上前给石牧磕头。

    乱哄哄一片,一时间倒让石牧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三角眼男子身上的气链已经消失,他一翻身就爬了起来。

    另外三个兽袍武者此时也挣扎着站了起来,向三角眼男子靠拢过去。

    不少青壮和老弱妇嬬发现了,立刻惊恐的向石牧身后退了过来。

    “你敢插手我们兽山宗的事,有种就不要走!”三角眼男子两眼死死地盯着石牧,道。

    “滚!”

    石牧眉头一皱,还没开口,他肩头鹦鹉就已挺着胸脯,颐指气使的道。

    三角眼男子见石牧目光冷冷的扫了过来,慌忙转身就走,三个青袍武者也跟着落荒而逃。

    见对方逃走,被救青壮及其家属又是一番感谢后,这才从石牧身边渐渐散去。

    “老朽是临山镇镇长刘斗,敢问义士尊姓大名,今日之事多亏义士出手相助。”满头白发的老镇长这才上前向石牧行了一礼道。

    不过他言语中并太多高兴的感觉,似乎仍然忧心重重。

    “在下石牧,远游途经贵镇而已。”石牧手一伸,就阻住了老镇长的行礼。

    “石义士,我见你风尘仆仆,想必还没有吃饭吧。老朽家中正好开了一间饭馆,如不嫌弃,同去如何?”老镇长邀请道。

    “好,太好了!石头,彩儿快要饿死了。”鹦鹉扑打着翅膀,欢呼起来。

    石牧用手指弹了一下鹦鹉脑壳,然后冲老镇长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镇长立刻在那名瘦小男子的搀扶下,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石牧也不紧不慢的与他并肩而行。

    (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