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劫后余生
    “这里是哪里?”

    石牧思维还能思考,朝着周围看了几眼,喃喃自语。

    就在此刻,周围的雾气一阵翻涌,混沌世界之中忽然闯入了另外两头巨蟒虚影。

    其中一头全身被白色光团包裹,背生双翼,威势丝毫不在三首凶蟒之下。

    另一个则是一头更大的青鳞巨蟒,体型比三首凶蟒还要大一倍,散发出的气息远在先天兽魂之上,赫然是一头地阶凶蟒兽魂。

    “不好,这是扎古的兽魂!”石牧一惊,立刻回想起了昏迷前隐约看到的一幕。

    不等他细想,两头巨蟒虚影已经气势汹汹的飞扑了过来,大口朝着石牧化身的白色光团撕咬了过来。

    吼!

    石牧身旁的三首凶蟒发出一声大吼,虽然体型比起对面的赤青双蟒小一些,但仍旧勇敢的飞扑了出去,挡住了两头凶蟒。

    三头巨蟒虚影彼此疯狂纠缠撕咬起来。

    三首凶蟒体型虽小,但是却拥有三首,争斗起来毫不示弱,但是以一敌二下,没过多久便落入了下风,身形立刻以肉眼可见速度黯淡下来。

    石牧看在眼中,心中大急,但是以他如今的状态,根本无法上前帮忙。

    吼!

    青鳞巨蟒身体猛地一摆,尾巴狠狠抽打在三首凶蟒身上,将其连同另一条赤色凶蟒一起打飞了出去。

    随即青鳞巨蟒头颅一转,眼中露出兴奋的凶光,朝着石牧化身的白色光团飞扑而来。

    三首凶蟒似乎想要冲回石牧身边,不过却被赤色蟒蛇死死缠住,无法脱身。

    青鳞巨蟒大口一张,赫然一口咬中的石牧所化的白色光团,便要用力撕扯。

    石牧心中浮现出一股惊惧之色,他心中有个强烈预感,若是所化白色光团被凶蟒咬碎吞噬殆尽,他便会永远魂飞魄散。

    石牧神魂深处一阵战栗。就在此刻,一股凶厉之极的气息从他神魂之中传出。

    另一道白光从白色光团深处射出,凝聚成一个模糊的白猿虚影。

    青鳞巨蟒看到白猿,眼中立刻露出极度恐惧的神色。身形一转,便要逃跑。

    白猿虚影扬天发出一声怒吼,一拳向青鳞巨蟒狠狠一捣而出。

    青鳞巨蟒身后波动一起,一团白濛濛漩涡浮现而出,滴溜溜疯狂一转。巨蟒发出一声恐惧嘶叫,身体直接碎裂开来,化为一片青色流萤,随着白色漩涡旋转起来。

    不远处,赤色凶蟒似乎感应到了白猿散发的威压,身体也为之一僵。

    三首凶蟒则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眼中凶光大放,三个蛇头一下咬住了赤蟒的身体,奋力一撕,一下将赤蟒身体撕成三截。

    白猿虚影双臂舞动。还要做些什么,但身形一阵模糊扭动后,连同不远处的白色漩涡一同缓缓消散开来,只余下一股凭空漂浮的青色流萤。

    石牧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心中隐隐感觉到抓住一丝线索,但是偏偏又想不起是什么。

    吼吼!

    三首凶蟒口中发出兴奋嘶叫,将三截赤蟒吞吃下去后,中间的蟒首大口发出一股吸力,将被白猿击碎的那股青鳞巨蟒流萤,也吸收过来。并三口两口就吞入了口中。

    接连吞噬了两头蛇类兽魂,三首凶蟒体表黑光大放,三个蟒首旁黑光一闪,赫然长出了第四个蟒首。

    非但如此。第五个蟒首也已初见端倪。

    四首凶蟒脖子上鼓起了一团肉包,仿佛随时都能再次长出一个蟒首。

    石牧眼睛此景,心中大喜。

    就在此刻,他眼前一黑,再次陷入昏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石牧缓缓清醒过来。耳边传来一阵聒噪的喧闹声让他微微皱眉。

    “……您真是威武的化身,俺虽然也是石头主人的灵宠,但和您相比,就如同萤火之光比之皓月之辉……”

    “在您耀眼的光辉面前,俺只是一头弱小又丑陋的鹦鹉……不过对于主人来说,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微不足道的作用的。”

    “所以能否将您手中的神焰稍微拿远一些,俺脆弱的身体马上就要被烤熟了……啊!”

    聒噪声音的源头正是鹦鹉彩儿,它的声音充满讨好和谄媚,不时还发出一两声凄厉的惨叫。

    石牧睁开眼睛,一阵疲惫袭来,身体也沉重异常。

    他强行振奋精神,转头朝着周围看去,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不远处是扎古的无头尸体。

    烟罗则站在一旁。

    此刻,它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恢复,身上的气息比起之前更强大了几分。

    其碎裂的左臂已经恢复,正抓着彩儿的小脚,右手上泛起一小簇白色火苗,玩弄般的在彩儿身体附近晃悠,吓得彩儿哇哇大叫,双翅不住扑腾,可是由于脚被抓住,无法飞走。

    石牧一醒来,烟罗立刻察觉到,右手白焰一熄,将彩儿扔了出去,身形一晃,来到石牧身前。

    石牧一怔,刚刚烟罗背对着他,没有看到。

    此刻双目之中魂火深蓝,而且已隐约带着一抹紫色。

    “烟罗,你……”这种情况,石牧并不陌生,魂火颜色变化,代表着烟罗又将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烟罗如今已经是先天巅峰,再进一步可就是步入地阶!

    这对石牧来说虽然是好事,但是烟罗进阶的速度委实太过骇人,他不禁有些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个主人还作不作数了。

    烟罗目光上下打量石牧,魂火闪了一下,似乎稍稍心安。

    它对石牧点了点头,随即未等石牧说些什么,身上便泛起一阵黑气,接着身形一个模糊下,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应该是返回死灵界面去了。

    石牧一怔。

    “石头,你总算是醒了,俺可是一直为你担心。”彩儿见烟罗消失后,这才飞扑了过来,落在石牧肩膀上。

    “好了。没事了。我要休息一下,你去给我把风。”石牧说道。

    彩儿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石牧周身浴血,满脸疲惫之色。只得悻悻然应了一声,双翅一振,朝高空中飞去。

    石牧在原地盘膝坐好,缓缓运转功法,此时的他身体多处受损。丹田真气消耗严重,头脑也似乎由于神识的过度损耗而胀痛无比,所幸没有伤及根本。

    石牧深深呼吸,盘坐片刻后,才站起身来,迈步走到扎古尸体旁。

    他捡起掉落在一旁的青色长鞭,略微探查,顿时大喜。

    这条青色长鞭上面铭刻的符阵远比自己陨铁陌刀上的还要繁杂不少,赫然是一件上品法器。

    还有那柄尖刀,也是一件难得的中品法器。

    石牧虽然不用。但是拿去换银子也是一笔不菲收入。

    除了这两件法器外,还有一个兽魂袋掉在地上,不过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石牧一怔,随即联想到烟罗修为大进,顿时有些恍然。

    他将三件法器收了起来,继续在扎古尸体上翻找了一阵,目光看向了扎古左手。

    上面戴着一枚灰黑色的古朴戒指,散发出幽幽光芒。

    石牧眼睛一亮,立刻取了过来,滴血祭炼后。立刻放出神识试图渗透进了其中。

    这个戒指果然也是一件储物法器,不过空间比起石牧渺尘戒小了不少,但即便如此,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了。

    石牧脸色大喜。储物戒指近半空间被各种东西堆满。

    他一挥手,地面哗啦啦多出了一堆东西。

    其中大半是各种矿石,都是上品。

    石牧对于矿石也了解颇深,这里面都是可以用来铸造法器的珍稀矿石,价值不菲。

    除了矿石,其他还有一些东西。

    一包金叶子。几个药瓶,一些书籍和玉简,还有就是十几块各色灵石。

    石牧拿起那几本典籍和玉简放在一旁,先检查了一下其他东西。

    那些金叶子价值恐怕不下三百万两银子了,几个药瓶里装的都是一些珍贵的恢复丹药,还有一瓶应该是解毒丹药。

    石牧对于蛮族丹药了解不多,只能大致判别一下。

    十几块灵石中赫然有两块中品灵石,一块水属性,一块火属性。

    石牧将这些一股脑儿装入自己的尘渺戒后,又拿起那几本典籍,翻阅了一下。

    典籍的内容倒是没有什么,似乎是讲述一些有关地理和大陆野史之类的。

    他最后拿起那枚玉简,神识渗入其中,脸色一喜。

    玉简之中是一副地图,赫然正是蛮族荒原的地图,非常详细,连黑石山脉中的情况也标记的很清楚。

    片刻之后,石牧收回了神识。

    有了这个地图,跨越蛮族荒原便容易许多了。

    他轻呼一口气,平静心神,挥手将其余东西也都收了起来。

    然后,石牧将扎古尸体化为灰烬,找了一个安全之处盘膝坐了下来。

    他翻手取出一个玉瓶,取出一枚恢复丹药服下,并在胸口伤处贴了两张回春符后,又盘膝坐了下来。

    ……

    死灵界面。

    某片不算大的小盆地中央,烟罗手持骨枪的驻足而立,眼眶中魂火微微闪动。

    在其周围,遍地都是一堆堆的骨骸,足有两百余堆的样子。

    这些骨骸大都保持完整的模样,且每一堆应该都可以组成一具完整骷髅,似乎并不是由于战斗而被击溃的样子。

    上方乌沉沉的天空中,悬浮着一排血月,数量虽仍是十一个,但其中一个血月相比其他,明显呢黯淡了不少。

    ……

    一个时辰之后。

    石牧站在一处丘陵坡地上,远眺西方极远处。

    此时,一团金黄色的夕阳如圆盘般挂在天边,金灿灿又柔和的光线漫天洒下。

    其身后,起伏连绵的黑色山脉,静静的沐浴在夕阳的余辉下,也仿佛被渡上了一层璀璨的金光。

    “主人,你真厉害,尽然干掉了地阶存在!你比鞠胖子厉害十倍,哦不,是一百倍了”彩儿说着,在石牧肩头扑了扑翅膀。

    “那人不是我杀的,我说了几遍了!”

    “那骷髅杀的也算你杀的,跟你俺算是跟对人了!”

    “她有名字,叫烟罗。”石牧从远方收回目光,脚步一动,就向坡下行去。

    “我刚来时,看到那骷髅正抱着你,真是吓死俺了!”

    “小心以后她教训你。”

    “……烟罗,是冥域的吧?”

    “什么是冥域?对了,那个扎古口中的冥月教又是什么?”

    “告诉你,我有什么奖励?”鹦鹉在石牧肩膀上挪了挪,换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没有奖励,你也会忍不住自己说出来的。”石牧脚下一蹬地面,从一块挡路的大石上空一跃而过。

    “俺一定会忍住的。”鹦鹉道。

    石牧不再言语,只是沉默的赶路。

    时间一点点过去,鹦鹉张了张嘴,好几次想开口又咽了回去。

    “彩儿,鞠师叔是不是冥月教的?”石牧穿过一片乱石,口中却突然问道。

    “呃……不告诉你!”

    “不说算了。”

    ……

    天色渐暗,夕阳慢慢变成一团昏黄的光球,半红半黄的晚霞下,一人一鸟一路吵着嘴,一路相伴向西而去。

    (第一卷终)(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