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消失的灵脉
    说起来,石牧等一行人这一路行来,也遇到过两三次沙暴,但是都没有这次规模如此浩大。

    “看这沙暴的规模,今日怕是停不下来了,大家准备在这里歇一晚,明日再继续赶路吧。”金小钗望着洞口,说道。

    其他人闻言,应了一声,各自找到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石牧看着眼前的山洞,明显有人为开凿的痕迹,而且里面黑洞洞的看不到底,不知通往何处。

    他脸上露出些许诧异神色,这里似乎是一处矿洞。

    不单单是这里,在黑石山脉外围,这样类似的矿洞沿途也看到过多处,看这里的痕迹,似乎是很久以前的矿坑,废弃起码也有数百年。

    其他人目光也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山洞的环境。

    “这里是一处废弃的灵石矿,一路走来,看到的其他矿洞也是一样。”金小钗注意到众人的神情,开口说道。

    “灵石矿!”石牧微微一怔。

    以他在蛮族圣雪宫中曾看过一些蛮族典籍,蛮族荒原盛产各种金属矿藏,但是从来没听说过盛产灵石。

    若是蛮族盛产灵石,又怎会是如今这般贫瘠的状态。

    “竟有此事?”莫宁三人脸上也满是诧异。

    “这些事情都记载在门中的一些隐史之中,只有长老们才能查阅,你们没看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金小钗道。

    “根据门中隐史记载,数千年前,蛮族荒原这里也曾是一片富饶之地,尤其盛产五行灵石,连大陆中央各大宗门也纷纷派人驻此开采,后来这里的灵石逐渐被挖光,土地也渐渐失去了生机,才会变成现在这等荒芜模样。”金小钗继续说道。

    石牧等人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石牧不由想起在蛮族勇士之门中看到的情形,心中不禁有些感叹。

    数千年前蛮族荒原估计正是禁地中的那般模样。草木繁盛,山水苍翠,然而数千年时间一过,沧海也化为了桑田。

    众人虽说也都是修炼有成。但是也不过能比寻常之人多活百年光景而已,和这个天地相比太过渺小。

    外面沙尘呼啸,众人情绪都有些低落。

    胡雁兮哀哀,

    羌管兮悠悠,

    天时怼兮威灵怒。

    严杀尽兮弃原野。

    诚既勇兮又以武,

    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

    子魂魄兮为鬼雄。

    大地萧瑟兮几多愁,

    故园不再兮戍楼空。

    一直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的白水秀,突然轻轻哼起了歌声,歌声虽然婉转,但是其中透出一股人生无常,大道无情的意境。

    众人被歌声感染,先后跟着附和了起来。

    只有金小钗目光有些怔怔的看着山洞之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曲唱罢。几人相视一笑,山洞中的气氛倒是活跃了几分。

    “嘿嘿,没想到白师妹不仅术法高绝,歌声也这般动听,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白石师妹吟歌。”钱熊嘿嘿一笑,夸赞道。

    “钱师兄说笑了,这不过是家乡的一支小调,触景生情,便不自觉得哼上两句。”白水秀莞尔一笑道。

    “原来如此。说起来我还不知白师妹家乡在何处?”钱熊身体一动,靠近了白水秀几分。

    两人轻声聊了起来,钱熊看着粗狂,却很会说话。妙语连珠,不一会便逗的白水秀咯咯娇笑,花枝乱颤。

    莫宁看到二人这般模样,眼中却隐隐闪过一丝阴晦,把脑袋别向了另一边。

    石牧将三人神情看在眼中,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即起身走到矿洞更深处,距离几人远了一些,盘膝坐了下来。

    彩儿蹲在他的肩膀上,眯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外面的天色很快完全黑了下来,钱熊和白水秀也停止了闲聊,各自找地方休息。

    时间缓缓而过,山洞之中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轻轻的呼吸声回响。

    盘膝而坐的石牧忽的睁开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一处巨大地下岩洞,炙热通红的岩浆河流缓缓流过,岩浆之中不时有热浪气泡冒出。

    滚滚炙热岩浆之中,赫然有着一些火红的游鱼游动。

    “石头,快点过来,矿洞深处有好东西!”鹦鹉的声音在石牧心中响起。

    石牧眉梢一挑,目光朝着周围几人看去。

    周围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但是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金小钗,莫宁等人此刻都已经或是睡着,或是打坐入定。

    他悄悄起身,无声无息的朝着矿洞深处走去。

    石牧身影消失在深处,背靠石壁的金小钗却忽的睁开了眼睛,朝着石牧走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美眸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她也站了起来,悄悄跟了上去。

    石牧远离了众人休息之处,便立刻加快了脚步。

    这个矿洞的深度出乎他的预料,他足足走了一刻钟,还是丝毫没有到头的痕迹。

    矿洞逐渐向下,向着地底延伸而去,道路七折八折,不过还好只有一条道,不会走错路。

    越往下走,空气的温度便越高。

    这也难怪,深处是通往一处地下岩浆之地。

    石牧又走了半刻钟,前方被一处巨大石块挡住了通道,只有几个不大的空洞,里面隐隐有赤红光芒透出,显然彩儿就是从这里穿过去的。

    这些石块自然拦不住他,石牧两手轻拨,一块块巨石轻松被拨到一边,很快腾出了一个入口。

    石牧走了过去,来到地底岩洞之中,一股炙热到几乎让人发狂的热浪扑面而来。

    仿佛每呼吸一口,吸入体内的空气都是滚烫的。

    “石头,你怎么才来!”彩儿从一旁飞了过来,落在了石牧肩膀,有些不耐烦的嚷嚷道。

    石牧没有回答,以他的体质此刻站在这里也感到有些酷热难当。

    他心念一动,运转赤猿火经,将一股股扑面而来的热力吸入了体内,当即那股灼热之感顿时便消失无踪。

    石牧脸色忽的一喜,吸入此地的岩浆热气,他丹田中的气胚顿时有些蠢蠢欲动之感。

    “嘎嘎,这里太热,彩儿也有些受不了,你把那些热气吸走,凉快多了!”彩儿扇了扇翅膀,叫道。

    “彩儿,你刚刚说的好东西是什么?”石牧没有搭理彩儿的废话,问道。

    “真是没有眼光,亏你还是黑魔门第一真传弟子。”鹦鹉斜眼看向石牧,说道。

    石牧瞪了鹦鹉一眼。

    “好了好了,俺说还不行吗,喏,看到那些岩浆中的游鱼没有?它们可是岩浆千年积蓄下来的火元精和地底煞气汇聚,才产生的灵物。”鹦鹉脖子缩了缩,略带几分自得之色的说道。

    “火元精……”石牧眉梢一挑,眼睛亮了起来。

    据他所知,火元精是火属性术士和修炼火系功法的武者都梦寐以求的奇珍之物,上品以上的火属性灵石中,才可能有火元精存在。

    “别说那么多了,石头,先给俺抓一条火鱼。”鹦鹉有些焦急的说道。

    “你也能吸收火元精?”石牧有些诧异。

    “当然,别看爷这样,彩儿也是火属性灵兽,和朱雀,凤凰相比其实也相差不多……”鹦鹉脸不红心不跳的吹嘘起来。

    石牧没有理会鹦鹉的自吹自擂,口中诵念咒语,手臂轻挥,一道白色锁链从他手中飞射而出,正是气环桩法术。

    白色锁链闪电般刺入了岩浆之中,白光一闪,便卷中了一条筷子长的游鱼,随即飞了过来。

    鹦鹉发出一声欢呼,正要张嘴便咬。

    石牧手上泛起一阵红光,一把将游鱼抓在手中。

    石牧没有理会鹦鹉不满的尖叫,仔细打量着手中的游鱼,眉梢忽的一挑。

    游鱼身体呈现赤红之色,呈半透明状,握在手里却轻如鸿毛。

    他看了两眼,一挥手将之扔给了鹦鹉。

    彩儿一张口就咬住了火鱼,昂其脖子几下就吞了下去,身上顿时浮现出一阵淡淡红光,全身的羽毛颜色似乎多出了一点火红之色。

    石牧将火鱼扔给鹦鹉后,自己立刻又抓了一只。

    他飞快运转赤猿火经,手中红光大放,包裹住了火鱼。

    火鱼不停挣扎,但根本无法挣脱分毫,片刻之后,身体“啪嗒”一声碎裂开来,化为了一股炙热的赤红火气,被石牧吸入体内。

    石牧眼睛一亮,火气入体之际,催动赤猿火经,飞快将之融入丹田气胚之中。

    丹田中的气胚顿时一阵翻涌,体积涨大了些许,颜色也深了不少。

    他心中顿时大喜,没想到区区一条火元精幻化的火鱼竟然如此滋补,足足赶得上他半月的苦修了。

    “石头,别光顾着自己捞好处,这里可是俺先发现的,给俺再抓几只火鱼先。”彩儿叫道。

    石牧没好气的看了彩儿一眼,白色锁链再次****而出,卷出几只火鱼,扔给了鹦鹉慢慢吃。

    白色锁链继续连连刺入岩浆之中,抓出一条条火鱼。

    岩浆之中火鱼数量不少,石牧动作又很轻,没有惊动其他鱼群。

    他干脆盘膝在地上坐了下来,催动赤猿火经将这些火鱼炼化起来。

    一道道赤红火气飞入石牧体内,融入丹田气胚之中。

    气胚越发壮大,外形也由椭圆形逐渐变成了浑圆,仿佛一个火球缓缓滚动,不是迸发出一两道强大的法力波动。

    (文中歌词,部分摘自屈原的《九歌?国殇》)(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