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零六章 召见
    石牧犹不满足的拨出脚边的陨铁黑刀,与短棍一合,转眼间就组成一柄八尺长柄陌刀。

    其目光一扫身边不远处那块七八丈巨石,身形一动,就如同离弦之箭,向巨石急冲而去。

    眼向还有丈许距离,石牧一跃而起,双手握刀,凌空向巨石劈了下去。

    刀身尚未落下,一团刺目的火光从刀身上亮起,化为朵朵火云,一阵阵汹涌赤焰从中窜出,瞬间就落到了巨石之上。

    “轰隆隆”爆裂声不断响起!

    转眼之间,小半块巨石被炸的四分五裂,飞射的巨石仍被赤焰包裹,在半空中化为了黑色焦砾。

    “砰”的一声!

    紧随而至的陌刀劈在了剩余大半块巨石上,巨石顿时在一股沛然巨力下爆裂开来,一股灼热的气浪猛地向外一扩,细小的碎石和烟尘满天飞舞。

    当尘埃落定,原本七八丈高的巨石已荡然无存。

    石牧满意的看着眼前的结果,把长柄大刀向肩膀上一扛,就向洞府方向而去。

    片刻之后。

    石牧站在洞府客厅中,望着诺大宽敞的洞府空间,回想着自己从一名武徒,直至成为宗门大师兄的点点滴滴,心中不由感慨万分。

    “母亲,牧儿马上就要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真正武者了!”

    他喃喃自语道,脑海中却蓦然闪过一个曼妙的白色倩影,心头一动,突然很有一种想找人倾诉的感觉。

    不过一想到那个聒噪的彩儿,他立刻就有一种头疼之感。

    “有了!”

    他心中一动,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下一刻,他口唇微动,念诵起咒语来。

    很快,一团黑气在大厅中凭空浮现而出,烟罗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中,眼眶中两团蓝色火焰闪烁不定。

    紧接着,石牧意外的发现,一朵散发出淡淡绿色烟气的绿色花朵,正别在烟罗头上。

    同时大厅中的温度徒然降低,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阴凉气息。

    这股古怪阴凉气息的来源,正是那朵颇为美丽的绿色花朵。

    石牧本能的觉得这朵绿花,有点不同凡常。

    “烟罗,我们……聊聊天好吗?”石牧望着烟罗,试探性的问道。

    烟罗呆呆的看着石牧,眼眶中两团蓝色火焰不断的跳动,片刻之后一个很清晰的意念在他脑海中响起。

    “……好。”

    石牧心中一喜,烟罗虽然还只能表达最简单的意思,但是意念已经十分清晰了。

    他当下将此次自己意气风发,一举斩获宗门大比第一之事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成为黑魔门大师兄后,身份地位在门中发生的一系列变化,甚至自己对天阴姹女的思念,也一股脑儿的跟烟罗述说了一番。

    虽然烟罗大多时候只是在静静的聆听,偶尔才说一声是,或者好,石牧却还是感到十分的开心。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还带着烟罗把自己如今的洞府逛了一遍,边走边介绍,就如同一个主人在为客人介绍自己的家一般,颇有几分乐在其中之感。

    在回到客厅之时,烟罗歪着脑袋看了看倚靠在墙角的陨铁陌刀,其眼中魂火一跳,然后身形微动,一道残影闪过,它已出现在墙角处。

    石牧见状,微微一怔。

    烟罗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片刻之后才伸出左手,在陨铁黑刀上轻轻抚摸起来。

    石牧走到烟罗身边,突然心中一动,开口试探着问道:

    “烟罗,你头上的花很漂亮,能给我看看吗?”

    “不!”

    烟罗身形突然转了过来,魂火闪动片刻后,一个意念立刻在他脑海中响起。

    石牧愕然,若他没记错的话,这还是烟罗第一次开口拒绝他。

    随即,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意,主动向烟罗靠近了两步,近在咫尺时,其右手突然一动,直接向烟罗头上绿花而去。

    烟罗眼中天蓝色魂火徒然一亮,身影一晃后,人影立刻在原地消失。

    下一刻,它已出现在大厅中央。

    石牧突然想到了什么,身形一动,一边追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烟罗原地不动,嘴巴张了张,似乎在笑石牧不自量力。

    石牧眨眼间就到了烟罗面前,右手一伸再次向烟罗头上的绿花伸了过去。

    烟罗身形一阵模糊,就要再次消失,石牧的右手突然射出一白色气团,瞬间就化为白色气链把烟罗捆得结结实实。

    “哈哈!”

    石牧大笑一声,手一伸就向烟罗头上的绿花摘去。

    就在这时,烟罗眼中魂火突然大亮,其身上浮起一层白光,并迅速向外扩张开来。

    “砰”一声闷响。

    白色气链被一下震碎开来,烟罗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数丈开外。

    似乎是由于动作激烈,绿色花朵从其头顶飘落了下来,并在半途溃散,化为了点点绿色晶芒,整个房间原本弥漫的阴冷气息顿时消散大半。

    石牧愣愣在站在原地,右手还保持着摘花的动作,手中多出了一瓣绿色花瓣,此时表面绿光流转,同样溃散开来。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一股阴冷寒流渗入石牧手中,并顺着其经脉在体内一阵流转,并最终往丹田中汇聚过去。

    石牧身体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但随即惊喜的发现,丹田中的法力蓦然增加了一大截,竟隐隐触碰到了蕴神术第六层的巅峰。

    烟罗眼中魂火一阵乱跳,突然它一跺脚,身上黑烟一起,转眼间就消失不。

    石牧见此,讪讪的挠了挠头,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股歉意来,但一想到那不知名的绿色花瓣竟有如此奇效,心头一阵火热。

    就在此刻,其眼中忽的浮现一个微小的金色光点,脑海中凭空浮现出一个画面。

    是一处苍翠山峰,数道匹练般的瀑布悬挂在山峰各处。

    画面是从一处瀑布边开始的,望向前方不远处一条两丈宽,蜿蜒直通峰顶的山道。

    画面中的正是石牧此刻所在的五号山峰,此刻一个一身黑袍的黑魔门青年男子正沿着山道,快速朝着峰顶走来。

    石牧眉梢一挑,这个脑海中的画面正是鹦鹉彩儿提供给自己的共享视野。

    一般在自己需要时,可以触发此视野,而彩儿也可以主动触发。

    “石头,有人来了,似乎是来找你的!”鹦鹉彩儿的声音在石牧心中浮现。

    话音刚落,石牧脑海中的画面忽的移动了起来,片刻之后更靠近了山道。

    画面中那个黑魔门青年弟子影像随之变得更加清晰,脸部五官神情也清晰可闻,一边快速登山,眼神不时恭敬的望向山顶的洞府。

    石牧眼神一动,这个人他有些印象,他曾经在黑魔门掌门身旁见过此人。

    他来这里做什么?难道黑魔门掌门又来传唤于他?

    “石头,这人来找你做什么?不,你先不要说,让睿智的本大爷先来猜上一猜。对了,猜对了你可要给我去采青梭果果核,俺要吃新鲜的……”鹦鹉的声音连珠炮般响起。

    石牧以手扶额,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心念一动,掐断了和彩儿的心神联系,脑海中的视野画面也随之消失。

    鹦鹉的这个视觉共享能力确实极为有用,但是彩儿话唠般的个性实在让他有些受不了。

    就是怕了彩儿的聒噪,他才让其自由的在洞府之外行动。

    至于鹦鹉的安全,石牧倒没有太过担心。

    这只鹦鹉嘴巴聒噪,胆子却极小,虽然被石牧放了出去,但是它只敢在五号山峰附近转悠一下,远一点的地方也不敢去的。

    过了片刻,洞府大门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石牧走到门口,打开大门。

    “石牧大师兄,掌门传令,让您立刻前往本门大殿,有要事要和您商议。”黑袍青年看了石牧一眼,躬身行礼,恭敬的说道。

    “哦,不知师弟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石牧问道。

    “这个……在下也不知道。”黑袍青年老实的答道。

    “好,我明白了,我收拾一下,立刻就去。”石牧默然了片刻,然后挥了挥手。

    黑袍青年答应了一声,很快退了出去。

    石牧在门口站了一会,猜测着黑魔门掌门传召他过去的原因,然后便走出了洞府,朝着山下走去。

    “石头,你这是要到哪里去?”他刚刚走出洞府,鹦鹉彩儿便飞了过来,双翅一收的落在了石牧肩膀上。

    “去黑魔门主殿,掌门找我有事,你就别跟着去了。”石牧肩膀一抬,震开了彩儿。

    彩儿是鞠师叔灵宠的事情,黑魔门中应该有不少人知道,彩儿的能力不宜被人知晓,石牧自然不愿意让门中太多人知道鹦鹉的存在。

    彩儿似乎也明白这个到底,倒也没有坚持,振翅朝着山峰其他地方飞去。

    ……

    半个时辰之后,石牧来到了位于一号峰顶的黑魔门主殿。

    “大师兄,大长老和掌门师伯在里面等您了。”守门的黑魔门弟子对石牧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石牧一惊,没想到宗门大长老竟然也在,看来似乎有什么大事的样子。

    当他走进大殿之时,目光微微一闪。

    大殿之中此刻站了不少人,主座之上坐着一个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皮肤光滑平整,黑发披肩,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的模样。

    中年男子虽然只是静静坐着,整个人却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威压,让每一个走进大殿之中,不由得第一眼便看了过去。

    石牧目光朝中年男子看去,中年男子听到脚步声,正好也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相交,石牧身体微不可查的颤了一下,体内泛起一股凉意。

    他心中一阵惊骇,这个中年男子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肯定是地阶存在,不用多说,他自然便是宗门大长老了。

    中年男子身旁站了两人,一个是黑魔门掌门,还有一个却是金小钗此女。

    大殿下方还站了三个人,自己也认识,却是甲级弟子中名列第二第三的钱熊,白水秀,以及被自己击败的莫宁。

    ………………

    大家开手机威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忘语”或“wang——yu——”,关注公众号,可及时了解忘语和《玄界之门》小说一切更新信息。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