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零四章 乾鹦一族
    月中了,大家手里应该有第二张月票了,求票票支持了哦!

    ……………………

    石牧犹豫了一下,轻轻拉起了鞠师叔的左手,脸色蓦地变了一下。

    只见鞠师叔左手之中,握着一块血红色的令牌。

    令牌表面散发出阵阵淡淡红光,仿佛液体一般渗入鞠师叔的手掌之中。

    “什么东西?”

    石牧微微一惊,犹豫了一下,小心的将令牌从鞠师叔手中抽了出来。

    令牌三寸大小,呈现出长方形,一面刻画着一副古怪的图案,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人形鬼面的怪物,另一面却是一些蝇头大小的奇异字体,绝不是石牧见过的任何一种文字。

    血红令牌握在手中,一股冰凉的感觉传递了过来,散发出的红光碰触到石牧的手掌,不过却没有如同鞠师叔一般渗透进去。

    石牧打量了令牌两眼,摇了摇头,正要将令牌放回去,目光看向鞠师叔的左手,神情为之一变。

    鞠师叔的左手,不知何时变成和其他身体一样,原本光滑的皮肤明显松弛下来,泛起青黑颜色,开始散发出阵阵恶臭。

    “怎么会?难道是因为我取下了这块令牌?”石牧一怔。

    他看了血红令牌一眼,此物颇为神异,看起来应该有保持尸体不会腐烂的作用。

    石牧摇了摇头,这东西虽然看起来不错,不过既是鞠师叔的遗物,他自然不会随手拿走,将其原封不动的放回了鞠师叔的左手。

    他缓缓站了起来,转身朝着密室外面走去。

    鞠师叔乃是灵阶术士,身份非同一般,此刻死在自己居所,他作为第一个发现的人,于情于理都必须要上报宗门知晓才行。

    片刻之后,石牧便从密室通道走了出去。来到了石楼之中。

    “下面是什么情况,那个鞠胖子怎么样了?”石牧一上来,鹦鹉立刻飞了过来。

    “鞠师叔已经死了,尸体在下面都开始腐烂了。”石牧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

    鹦鹉闻言身躯一僵,大眼睛中浮现出些许黯然神色。

    石牧没有多理会鹦鹉,快步走出了石屋,朝着宗门执法堂走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和一个灰袍老者一同匆匆来到鞠师叔的石楼住处。

    这个灰袍老者正是大比中的那个裁判甄姓长老。他正是黑魔门执法堂的执法长老。

    两人匆匆走进石楼,来到密室入口。

    石牧神情微微一怔,那个鹦鹉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路行来,石楼中完全看不到其踪影。

    “就是这里是吗?”就在石牧怔神的时候,灰袍老者目光看向密室通道,神色有些肃然的开口说道。

    “是的。”石牧回神,说道。

    灰袍老者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两人很快来到密室,灰袍老者看到鞠师叔尸体。有些动容。

    他一挥手,一团白光散发而出,笼罩住了鞠师叔的尸体。

    片刻之后,灰袍老者一扬手,散去了白光。

    “鞠师侄已经死亡多时,应该有将近一个月了。肉身没有受伤痕迹,死因应该是神魂消散了。”灰袍老者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对于自己的预测更加确信了几分。

    灰袍老者目光一转,看向石牧。问道:

    “石师侄,你今日怎么会来这里?”

    “弟子今日正好有事前来拜访鞠师叔,敲了很长时间的门都没人回应,发现屋门未锁。于是自己擅自进来。我以前曾经和鞠师叔一同专研过阵法,知道他的密室所在,没想到进来之后,却看到了这般情景。”石牧叹息的说道。

    “原来如此,也多亏了你,否则鞠师侄的尸体不知多久才会被人发现了。”灰袍老者本想再开口问些什么。但马上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点了点头道。

    “甄长老过奖了,这些是我应该做的。”石牧道。

    “此事我会通知宗门,为鞠师侄料理一下后事。”灰袍老者摆了摆手,示意石牧可以离开了。

    “甄长老,其实弟子此次来拜访鞠师叔,是想向其求取一些化金蜥的毒液,用以炼制符器。那个笼中的蜥蜴便是化金蜥,如今已经死亡,它体内的毒囊能否容许我取走?”石牧目光微闪,手一指一旁地面上的银色笼子。

    灰袍老者闻言,看了一眼化金蜥,点了点头。

    “多谢甄长老。”石牧脸色一喜,拱手行了一礼。

    他打开笼子,拉出化金蜥的尸体,取出一柄匕首,小心的刺入化金蜥的左边小腹,有些艰难的划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红白色的蜥肉。

    石牧在蛮族荒原,猎杀过不少蜥蜴,对于这种妖兽的体内情况比较清楚。

    化金蜥是金属性的异兽,肉质坚实,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

    石牧翻找了片刻,脸色忽的一喜,小心的用匕首在蜥蜴小腹上又划了几刀,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黄色圆球,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气味,正是化金蜥的毒囊。

    他脸色一喜,取出一个玉盒,将毒囊小心的放在里面,收进了尘渺戒中。

    “多谢甄长老成全。”石牧站了起来,对灰袍老者行了一礼。

    灰袍老者此刻正看着鞠胖子的尸体,有些怔怔出神,听闻石牧说话,这才恢复过来。

    “些许小事,石师侄不必客气。这里死气沉重,不宜多待,你还是快些离开吧。剩下的事情交给老夫便可。”灰袍老者说道。

    “是。”石牧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鞠师叔的尸体,心中再次一叹,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片刻之后,他走出了石楼,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修炼之路,生死时刻伴随,他自然也不是那种多愁善感之人。

    他沿着山路下山,结果还没有多久,一阵翅膀扑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山路附近的树林中飞出了一头彩毛鹦鹉,落在了石牧身前,正是彩儿。

    “彩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石牧眉梢一挑。

    “那个屋子里到处都是臭气。俺当然不会在那里多待了!”彩儿叫道。

    “鞠师叔如今已经死了,你怎么没有自动被传回自己的界面?”石牧心中一动,如此问道。

    “哼!那个鞠胖子突然暴毙,我现在已经无法离开这个世界,返回自己原来的位面了。”彩儿哇哇叫着。说到最后,它眼中露出些许黯然神色。

    “竟然还有这种事?”石牧有些惊讶,心中却隐隐有了些猜测。

    这鹦鹉和化金蜥作为活物,本就不需要耗费太多精神力,故而鞠师叔便将二者长期留在身边,当做宠物了。

    如今鞠师叔不幸陨落,彩儿自然也无法自行返回异界面了。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他随即又问道。

    “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所以打算再认一个主人。俺看你还比较顺眼,以后就跟着你好了。”彩儿拍了拍翅膀,道。

    “跟着我?不行!”石牧愣了一下。想也没想,立刻拒绝。

    这只鹦鹉太过聒噪,而且鞠师叔也说过,它除了会说话,灵智高,没有其他任何的能力,带在身上绝对是个大麻烦。

    “什么!俺作为一个高贵的乾鹦屈就要跟着你,你竟然敢嫌弃!”彩儿大怒,哇哇大叫起来。

    “你除了多嘴多舌,还有什么用?”石牧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哼,鞠胖子当初和你说本大爷一无是处,你便相信了,真是天真!如果本大爷那么没用。那个鞠胖子怎么会花费极大代价,将俺召唤到这个世界?”鹦鹉嗤笑道。

    “你的意思是?”石牧闻言一怔,试探性的问道。

    “我们乾鹦一族的特殊能力,是和你们人类签订契约之后,便能够通过契约之力,在一段时间里。彼此共享视野。”鹦鹉颇为自豪的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眼睛一下瞪大,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若是鹦鹉所言非虚,拥有这么一个灵宠,便等于多了一双眼睛。

    而且鹦鹉能够飞翔,作为探子,再合适不过了。

    “你说的都是实话吧?“他沉默了一下,缓缓问道。

    “自然,俺岂会骗你。”鹦鹉不屑的说道。

    “若是这样,你确实很有用,跟着我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不惜告诉我这个能力,也一定要选择跟在我身边,不会仅仅因为在这个世界需要人照拂,应该还有其他原因的吧?”他微微点头,忽的话锋一转的问道。

    鹦鹉眼珠转动,好一会之后才又开口:

    “这个当然,我也有事需要你为我做。”

    “什么事情?你还是说清楚为好。”石牧面无表情的说道。

    “本大爷当初是被那个鞠胖子用了卑鄙手段,骗到了这个世界,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乡。我可以认你为主,为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过你也要答应以后实力足够,要送我回故乡。”鹦鹉神情罕有的严肃起来,道。

    “按鞠师叔告诉我的三大条件,我如今一没你所在异界面坐标,二没有强大生物残骸,怎么送你回去?”石牧有些无语起来。

    “事在人为,不过你现在实力不够,等条件具备了,自会有办法的!”鹦鹉说道。

    石牧脸上露出惊讶神色,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彩毛鹦鹉,目光微微一闪,点了点头道:

    “好,那我答应你便是。”

    鹦鹉嘎嘎叫了两声,翅膀扇动了两下,显得颇为高兴的样子。

    石牧目光朝着周围看去,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浮现出丝丝缕缕的黑光,很快凝聚成一枚黑色符文,正是主仆契约符文。

    他手一挥,黑色符文朝着鹦鹉头颅飘了过来。

    鹦鹉也非常干脆,任凭符文融入了它的脑袋之中。

    石牧的一缕神识随着契约符文,和鹦鹉的灵魂融在了一起,两者心神也随之产生了一丝联系。(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