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零一章 赠丹
    左彥脸色惨白,羞怒的全身发起抖来。

    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后,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两手捧着陨铁黑刀走到石牧面前,涨红着脸,恭恭敬敬地把刀递了过来。

    他嘴唇微动,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石牧右手一伸,拿回陨铁黑刀,然后再也不看左彥一眼,转身大步离去,白石等人本还有些疑惑,但在听到石牧那句话后,也大约可以猜出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当即冷冷地扫了左彥一眼后,紧随石牧而去。

    左彥面无人色的看着石牧的背影,半桑恐恚恐恚康海啃?尾呕毓窭矗膊还宋Ч壑谌讼汾实哪抗猓伊锪锏睦肟斯愠  ?br />

    ……

    死灵界面。

    阴沉的天空之下,一身铠甲覆体的烟罗,正带着近百个骷髅士兵组成的军团,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上次在沙漠中损失的人手,此刻已经尽数恢复,而且军团整体实力看起来比过去隐隐还强上几分。

    周围地面到处都是黑色淤泥和水洼,高矮不一的腐树林立,似乎是一片黑色沼泽地。

    沼泽地面轻浮,极易陷入其中,不过烟罗等都是骷髅,身体轻盈,这才能顺利穿行而过。

    烟罗当先走在最前方,脚步忽的一停,转首看向一个方向。

    只见十几丈外一处泥潭之上,长出了一株深绿色植物,中间盛开一朵绿色花朵,散发出淡淡绿色烟气,颇为美丽。

    烟罗眼眶中蓝光微微闪烁。转身迈步走了过去,来到了绿色花朵前。

    就在此刻。绿色花朵旁骤然飞出一道白影,迅疾无比的扑向烟罗而来。

    却是一只人头大小的白色骨蝎。眼中闪烁着深绿色魂火,两只锋利大螯仿佛两柄大刀,斩向烟罗的脚裸。

    烟罗看也未看,手中骨枪随意一刺,看似不快,却在骨蝎扑到之前,点在了其头顶。

    一道纤细幽蓝光芒从骨枪上飞射而出,刺入了骨蝎头颅之中。

    骨蝎眼中深绿色魂火猛地一闪,随即一下消散开来。化为一团深绿色荧光。

    烟罗张口一吸,那些绿色魂火荧光便被其吸入了口中。

    骨蝎魂火消散,身体立刻变成死物空壳,啪嗒一身掉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烟罗收起骨枪,走到绿色花朵之前,歪着头端详了片刻,似乎考虑什么。

    片刻之后,它伸手将绿色花朵摘了下来。目光在身上打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将绿花别在了头上。

    做好这些,烟罗似乎有些欢喜,单脚点地。原地转了一圈。

    它似乎对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颇为满意,点了点头,在此处流连了好一会。这才继续赶路,带着驻足不前似在等待自己的手下。朝着远处走去。

    ……

    黑魔门一号山峰,放眼望去。入目处皆是一片皑皑白雪。

    一道身着甲级弟子服饰的黑色人影,正沿着一条山路飞掠而下,到了山脚下后,略一调整方向,就朝着五号峰方向飞速而去。

    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石牧。

    适才大比结束后,掌门又差人将之请至一号峰中,除了关心了一下他的修炼情况外,主要是询问了一些关于当时人族使团之事。

    关于蛮族荒原的经历,在返回宗门的路上,石牧就已打好了腹稿,所以回答起来是滴水不漏。

    掌门对其夸奖了一通后,让其好好修炼,争取早日踏足先天,成为宗门中流砥柱,随后便让他下山了。

    一刻钟后,石牧来到另一座黑色山峰前。

    此山满眼青翠,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山藤,山腰以上还有数条瀑布如白带一般凌空飘下。

    从山脚往上望去,隐约可见两座洞府分别位于一条最宽的瀑布附近,而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常年将山峰大部笼罩在内,山顶更是被一片浓浓的白色云雾遮挡。

    一条二丈来宽的宽阔山道,仿佛一条巨蟒,在森林中蜿蜒盘绕直通峰顶,只在山腰两处洞府处,分出两条丈许宽的支路。

    这座灵气十足的黑色山峰,正是甲级弟子居住的三峰之一的第五号山峰。

    石牧轻吸一口气,一股清新无比的气息直入肺腑,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他脸色一喜,这里的天地元气要比十三号峰浓郁一倍不止。

    其心情大好之下,顺着宽大山路直接向山顶走去,黑魔门大弟子的洞府就在云雾遮挡的山顶处。

    一盏茶时间后。

    眼看就要到达山顶,石牧远远看到一个身材异常丰满妖娆的美貌女子,正笑吟吟地站在一座洞府门口。

    尤其是对方胸前一对傲人双峰,如欲裂衣而出,精致绝美的脸庞,更让人为之目眩神迷。

    不是金小钗,还能有谁?

    石牧心中一紧,略一犹豫后,还是走了过去。

    “金师叔,不知你找弟子有什么事吗?”石牧上前一礼后,恭声道。

    金小钗嘴角一翘,并没回答,反而眼带好奇之色的围着他转了一圈,并不断上下打量起来。

    就在石牧心中有些忐忑之时,金小钗却突然停在了石牧身前,笑眯眯的开口道:

    “我来此,自然是要恭喜你荣登榜首,成为宗门大师兄了!说起来,你进步的速度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啊!”

    此女边说,边朝着石牧所在上前了两步。

    “大师兄这称呼,在金师叔面前我可不敢当。”石牧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退了两步,不卑不亢的说道。

    “来,给师叔说说,你今日在擂台上表现的如此卖力,是不是想出名,好让你那位心上人注意到你呀?”金小钗秋波一转。又笑嘻嘻迈着步子,向石牧走了过来。

    石牧刚退了一步。背后就一凉,无法再退。

    同时一股淡淡的诱人香味若有若无的围绕在他周围。

    “是又如何!”眼见金小钗已近在咫尺。石牧全身肌肉一紧,傲然的开口道。

    “啧啧,你倒是对天阴姹女痴心一片啊!”金小钗娇笑道。

    她边笑边再次向石牧靠了过来,同时右手迅速向前一伸,向他脸旁的石壁撑了过去。

    石牧眼中精光一闪,左手如闪电般伸出,竟一把抓住了金小钗的香腕,让其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金小钗眼中意外一闪,她的左手一动。刚要动作,右手手腕处一股更加强横的力量爆发出来,让其身形不由一顿,心中更是惊讶无比。

    以其先天中期的修为,竟无法挣脱一名后天大圆满的武者。

    石牧趁此机会,身形一闪,就离开山壁,与金小钗拉开了一段距离,直接下了逐客令:

    “金师叔你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还请自便,在下还要修炼。”

    金小钗甩了甩略有些发麻的手臂,一改原本笑吟吟的神情,哼了一声。说出了一番让石牧意外的话:

    “真是没劲!我今日来此,其实是要送一颗乾元丹给你。此丹服下后,不仅可以巩固真气。也有助于你凝聚气胚,价值之大。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说完,金小钗直接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瓷瓶。随手抛给了石牧。

    “既然这颗乾元丹如此珍贵,金师叔为何要给我?无功不受禄,金师叔到底是何用意,还请明言。”石牧本能的接过白玉瓷瓶,却看也不看的反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将来答应我一件事情就行了。”金小钗嘴角微微一翘。

    “什么事?”石牧眉头一皱,追问道。

    “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放心,那件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若是你到时发现对你不利,你可以选择不做。”金小钗意味深长的看了石牧一眼,缓缓道。

    说完后,她也不等石牧回答,身形一阵晃动,就化为一片残影,出现在数丈开外处,如此身形几个闪动后,就迅速消失在了下山道路的尽头。

    石牧手里拿着白玉瓷瓶,愣愣的看着金小钗下山的背影,不禁一头雾水。

    片刻之后,他好奇的打开白玉瓷瓶,顿时一股精纯的灵气顿时扑面而来。

    他定睛一看,发现瓶中一颗姆指般大小的白色丹丸,鼻翼轻嗅,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让人五脏六腑都为之一畅。

    虽然不知功效是否如金小钗所说,单从这股灵气和药香,这便绝对是一颗珍贵无比的丹药了。

    对于莫名其妙的金小钗,石牧不想再多想,他盖好瓶塞后,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把白玉瓷瓶放入尘渺戒中。

    然后他才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的洞府,只见丈许宽的青色石门上,隐隐有黑色的禁制符文闪动。

    他从怀中掏出一面黑色的禁制令牌,体力法力一摧,一道黑光一闪在石门中一闪即逝。

    “轰!”一声巨响。

    青色石门两边一分,洞府大门就轰然而开。

    石牧禁制令牌往怀中一收,信步走了进去,其身后石门又轰然关闭。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不紧不慢的将整个洞府空间逛了一遍。

    整个洞府占地约有亩许大小,共有除了二个宽大的客厅外,还有七八间房间,卧室、修炼的静室和储物的房间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需要禁制令牌方能打开的密室。

    这一切让石牧非常满意,尤其是山顶处的天地元气,似乎比山腰处还要强上不少,果然是黑魔门中一处修炼的绝佳宝地。

    随后,石牧便直接一头扎进卧室,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起来。

    毕竟这一日实在是太累了。

    ……

    与此同时,金小钗从第五号峰下山后,却方向一转的径直向一号峰方向,行色匆匆的急驰而去。

    一刻钟后。

    一号山峰后山小院之外,金小钗站在门口,秀眉微蹙,有些心思重重的样子,略一犹豫后,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开门的瞬间,可以看到小院正中的小型祭坛顶端,那团漆黑的火焰正翻腾不已。(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