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章 尘渺戒
    擂台上,莫宁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陨铁黑刀,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

    若非作为裁判的灰袍老者出手,自己这条胳膊便算是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其实石牧若真要致其于死地,刀锋就不会仅对着其左肩了。

    他有些怨恨的看了石牧一眼,挣扎着爬起,将水蓝长剑收入剑鞘,翻身跳下了擂台,朝远处走去。

    石牧将流星锤围绑在了腰间,又从地上捡起陨铁黑刀,对灰袍老者点了点头,走下擂台,自顾自的走到了黑色石碑下,站在了莫宁原来的位置,盘膝坐下,闭目养神起来。

    钱熊,白水秀等人转首看了看石牧,神情各异。

    “比试继续进行,还有谁想要挑战甲级弟子?”灰袍老者定了定神后,朗声问道。

    乙级前十的其他弟子,互望了一眼。

    石牧一举战胜莫宁,给了他们莫大的信心,当即便有两人站了出来,向石碑下的甲级弟子提出挑战。

    有了石牧的前车之鉴,这些甲级弟子们收起了原本孤傲不屑的神情,脸色也凝重了不少。

    很快,这两人便以惨败收场,被人人事不省的抬下了擂台,其中一人由于挑战的是排名第三的灵阶术士白水秀,全身骨骼更是在对方的冰雹术攻击下,近乎全碎,恐怕即便伤势恢复,修为也将一落千丈了。

    如此一来,其他乙级弟子刚刚挑起的信心被瞬间击溃,再没有人胆敢提出挑战了。

    灰袍老者见此。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宣布挑战赛结束。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甲级弟子之间的互相挑战,排定名次。根据往年来看,这一环节并不会有什么太大异动,即便偶有比斗,也是点到即止。

    这么多年下来,甲级弟子之间也颇为了解了,断不会为了些许奖励的差异,而去拼个你死我活,影响后续的修炼。

    毕竟这些甲级弟子已经得享宗门最优渥的资源,唯一目标便是冲击先天。亦或是星阶术士,从此跻身¤£¤£,宗门高层。

    不过今次甲级弟子由于石牧的横空出世,加上宗门盛传的第一名奖励颇为珍贵,使得这最后的排名赛是否会产生什么变数,也不是不可能。

    擂台附近的众人一番交头接耳后,再次有些兴奋起来,全场目光大都聚焦于黑色石碑下,绝大多数自然是落在石牧身上。

    只是,出乎所有人预料。可能是由于石牧在两场比试中展现的实力太过强悍霸道,其他甲级弟子似乎都有些心不在焉起来,互相切磋式的挑战了两三场,便没有再出手。

    至于闭目养神的石牧。更没有人去看上一眼,几乎将其忘记了一般。

    如此半个时辰之后,大比终于彻底结束。

    石牧等十人依次站在擂台之上。面向台下众多弟子。

    黑魔门掌门此时也站到了擂台之上,看着十人。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转过身子面对台下众人。宣布道:

    “本**比至此已全部结束,你们面前的这十人,便是这一届的甲级弟子,未来一年将享受宗门最优修炼资源支持!同时也希望在场诸位共勉,望大家不忘门训,努力修炼,终有一日你们也将有机会站在这里!”

    黑魔门掌门一番话掷地有声,振奋人心,直说的下方一众弟子热血激昂。

    此时已至傍晚,夕阳的余晖落在石牧等十名甲级弟子身上,犹如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衣,使几人的形象更显庄严高大。

    在场数千名弟子看着台上的十人,眼中满是羡慕,不少人更是握紧了拳头。

    黑魔门掌门目光缓缓扫过台下的人头攒动,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榜样的力量有时远比千言万语更能激励人心。

    黑魔门掌门收回目光,对一旁一挥手。

    当即有几个黑衣弟子手捧一个托盘,上面改着一块红布,登上了擂台。

    台下众人眼见此景,精神再次一振。

    按照惯例,大比前十都有丰厚奖励,此次大比由于较为特殊,早在赛前便已有不少消息传出,第一名将有一件重大秘宝奖励,众人对此早已企盼已久。

    石牧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神色,他此次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张扬,部分原因也是冲着这件秘宝而来的。

    黑魔门掌门走到石牧身前,招了招手,一个黑衣弟子立刻走了过来,微微举起了手中的托盘。

    黑魔门掌门挥手掀开了托盘上的红布,露出了一枚白色戒指。

    石牧眼睛一亮,呼吸微微一促。

    白色戒指仿佛寻常白玉打造而成,外形古朴,乍一看颇为普通,不过多看两眼便会发现此物的不凡,表面隐隐有一层晶莹白光流转。

    “这……难道是储物戒指……”一旁高台之上,一个先天长老看到白色戒指,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神色,喃喃说道。

    其他长老似乎事先也不知道奖励是何物,此刻也都非常震惊,不少人露出了羡慕之色。

    储物戒指由于所需材质特殊,且炼制极难,故而数量极少,一般先天存在也难以弄到一枚,整个黑魔门的长老,拥有一枚储物戒指的,也不超过五指之数。

    擂台之下,不少人早已猜到了戒指是何物,其余不明就里之人在一番口口相传之下,也立刻明白过来,顿时一片哗然。

    “此戒名为尘渺戒,乃是本门大长老亲手炼制的储物法器,你日后要善用此物。”黑魔门掌门将戒指递给石牧,神情有些郑重说道。

    似乎是有意为之,黑魔门掌门的声音不大,却灌注了真气。清晰无比的在广场上空扩散开来,让台上台下的众弟子。包括不远处看台上的长老们一阵口干舌燥。

    “是。”

    石牧答应了一声,双手接了过来。将之套在了右手中指之上,大小正好合适。

    他心中一动,体内真气注入戒指之中,尘渺戒却没有丝毫反应。

    “储物戒指和寻常法器不同,需要以鲜血为媒才能使用。”黑魔门掌门用只有石牧能听到的声音,小声提醒了一句。

    石牧闻言一怔,这个说法倒是没有听说过,他立刻划破手指,一滴鲜血融入戒指之中。飞快的渗入了进去。

    他眉梢一挑,戒指吸收了他的精血,立刻和他有了一种血肉相连的联系。

    他的精神力立刻感应到,戒指之中出现一个立方体空间,也不是很大,和一个寻常房间大小相仿。

    石牧大喜,不过随即他脸色一动,戒指的空间之中赫然已经放了东西。

    是一小堆黑炎令,他精神力一扫。数量足有一百枚。

    “那一百枚黑炎令也是此次大比第一的奖励。”黑魔门掌门显然早已知道此事,微微一笑道。

    “多谢掌门厚赐。”石牧感激的说道。

    黑魔门掌门摆了摆手,继续为其他人颁发奖励,

    这些奖品都是灵石。珍稀丹药,还有黑炎令等贵重之物,看得台下众人。羡慕不已,只恨自己不在台上。

    奖励颁发之后。黑魔门掌门又说了几句勉力之下,便宣布大比结束。很快走下擂台。

    其他长老也纷纷离开,看台上,金小钗深深看了石牧一眼,随即也转身飘身远去。

    ……

    石牧缓缓的从擂台上走了下来,擂台下众弟子俱是一脸羡慕和敬畏之色,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道。

    石牧走出不远,四道人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最前面一人正是白石,后边则是萧鸣、蓝凤和霍茂。

    “石牧兄,恭喜你荣升为黑魔门大师兄!”白石上前抱拳一礼,微笑道。

    “恭喜大师兄!”萧鸣等人也俱是上前抱拳一礼,语带恭敬地道。

    “诸位不必多礼,我们相识甚早,以后你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石牧便可。”石牧摆了摆手,微笑道。

    几人又寒喧了几句后,他才起身向通道走去。

    白石等人不约而同让石牧先行,然后才跟在其后,广场中大多弟子都看着他们,目光中有好奇,有妒嫉,有羡慕,有敬畏……

    石牧从人流通道中从容走过,眼看就要走出通道,眼角余光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脚步徒然一停,转头看了过去。

    其身后的白石等人见状地纷纷停了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此人长得高高瘦瘦,身着乙级弟子服饰,修为也达到了后天后期样子,本低着头混杂在人群中,见石牧发现了他,索性站直身体,强自镇定的看着石牧。

    正是当年曾欲夺石牧陨铁黑刀的乙级弟子左彦!

    石牧心中一动,大步向左彥走了过去,并站定在了距其不足十步处。

    左彥周围的众弟子发现情况不对,立刻一哄而散,不过都没有走远,在不远处又停了下来。

    甚至很多被左彥欺侮过,或者听说过左彥恶名的弟子,幸灾乐祸的与身边的人交头接耳起来。

    左彥孤身一人站在原处,感受到石牧这股强大气息锁定了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惊惶,参杂着几分惊疑不定。

    “你不是喜欢这把刀么?接住了就是你的!”

    石牧说着,随手将陨铁黑刀连着刀鞘向着对方抛了过去

    左彦一愣,下意识的两手一伸,接住了陨铁黑刀。

    下一个呼吸,一股远超其想象的恐怖巨力从刀上传来,让其胸口一闷,全身气血一阵翻腾,同时两手被倒撞而回。

    “蹬蹬蹬”

    左彥忍不住一连连退了五六步,最终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这才停了下来。

    周围看热闹的众弟子不由哈哈大笑,甚至有人大声叫起好来。(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