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惊鸿一刀
    就在此时,石牧似有所感的睁开了双眼,两道冷芒从其眼中射出,目光一转,落在了黑色石碑下,最右边的红衣女子徐菱身上。

    红衣女子察觉到了石牧目光所指,脸庞上现出了一丝惊怒之意,单手握紧了腰间剑柄正欲踏出。

    结果此女刚刚踏出半步,石牧的目光却已移到了其身旁的乔志身上。

    红衣女子悬于半空的脚收也不是,落也不是,脸色一阵青红交替,但心中却没来由的一松。

    乔志在石牧看向自己时,呼吸一紧,所幸石牧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多久,便平移了过去。

    就这样,石牧的目光不紧不慢的从右至左,一一扫了过去。

    时间不长,落在每人身上的目光不足半息,被其看过的甲级弟子反应不一,不过都隐隐有种猎物被猎人盯住的错觉。

    这半息工夫,恍如隔世。

    甚至有几人,在石牧目光扫过后,额头还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就在此时,石牧目光却落在了最左边的银发青年身上,开口说道:

    “在下石牧,挑战莫宁师兄。”

    石牧的声音不大,但这一句话一出,台上台下尽皆一片哗然,发出阵阵惊呼和质疑之声。

    “竟然挑战排名第一的甲级弟子?”

    “这……太自大了吧,甲级和乙级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好,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黑色石碑下,莫宁眼中冷光一闪。脸上露出一丝冰冷杀意,一声不吭的缓缓走上擂台。

    石牧提了提左手的流星锤。随手将置于身旁的陨铁黑刀也背在了背上,同样走上了擂台。

    此刀他本不打算用。在挑战段千里前便暂存于白石处,方才自己休憩时,白石却将刀送了过来。

    白光一闪,擂台被一层结界笼罩在了里面。

    “很好,我还担心你不敢向我挑战了,不过你很快就会后悔的。”莫宁目中狞光一闪,冷声道。

    ⑩⑩,    比试之前两人以目力隔空略微交了下手,莫宁略输一筹,一贯心高气傲的他自然对石牧恨到骨子里。迫不及待想要教训一下对方。

    “拔刀吧!”

    莫宁冷冷说道,手中蓝光一闪,多出了一柄水蓝长剑。

    剑身蓝汪汪恍如水面一般,隐隐有水波流转,赫然是一件中品法器。

    石牧闻言,翻手拔出背上陨铁黑刀,不过却下一刻却手腕一翻转,将黑刀往地上一掷。

    “咄”的一声,小半截刀身蓦然刺入了擂台之中。

    “拔了。”石牧看着莫宁。面无表情的说道。

    台下所有弟子见状,不由瞪大了眼睛,随即哄笑起来。

    “找死!”

    莫宁一怔,随即大怒。身形一晃,朝着石牧飞扑而去。

    他手中长剑蓝光绽放,一道道蓝色剑气如同孔雀开屏般浮现而出。剑势连绵不绝的刺向石牧。

    石牧双目一眯,这些蓝色剑气明亮真实。切割空气发出阵阵破空之声,看起来似乎并非因为长剑挥刺太快而造成的幻影。似乎是真实的剑气。

    “这是……真气外放!”

    石牧目光闪烁,冷哼一声,手臂一抖,身边的流星锤仿佛毒蛇昂头,化作一道乌光的急射而出。

    莫宁脚步一停,身体竟然迅速的倒射而回。

    轰隆一声!

    流星锤和一道道蓝色剑气相撞,数十道蓝色剑气毫无悬念的碎裂开来。

    石牧眉头一皱,虽说流星锤威力极大,但是这些外放的蓝色剑气如此轻易便被击溃,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下一刻,他脸色立刻一变。

    那些碎裂的剑气赫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一闪过后,化为一片片白蒙蒙的水雾,飞快连接并扩散开来,眨眼间便使其恍如置身淡淡云雾之中,周围的一切景物渐渐有些朦胧模糊起来。

    莫宁的身形也渐渐隐没于周围云雾之中,消失了踪迹。

    “隐云剑诀,原来如此!”石牧心中恍然。

    嗖!

    一道道蓝色剑气从他身侧另一个方向飞射而来,雾气深处隐隐有一道人影闪过。

    石牧面色一冷,手臂一挥,流星锤化为一道乌龙,轻易将这些蓝色剑气绞碎。

    接着流星锤速度更增,化为一道乌光闪电,搅动周围气流,迅疾无比打向那个人影。

    乌光一闪过后便穿过了幻影,将其撕裂。

    石牧脸色一沉,并没有击中实体的感觉,挥手拉回了流星锤。

    这些碎裂的剑气迅速化为阵阵白雾,迅速扩散开来,周围雾气更浓。

    擂台空间有限,很快便被滚滚雾气充满,视野范围急剧下降,数尺外地方也看不清了。

    石牧脸色微微一沉。

    擂台之外,白石等人眼见此景,纷纷露出担忧之色。

    “真气已经可以做到外放,这莫宁果然已凝聚出了气胚,算是半只脚踏入先天境了。”擂台一旁的高台上,黑魔门掌门微微一笑道。

    “这石牧虽实力不弱,若是挑战甲级后几位还是有不小胜算的,却偏偏选了莫宁……”另一名长须长老抚须摇头。

    “呵呵,此人恐怕是被此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太冒失了。隐云剑诀,本就是踏入先天境后,才会慢慢显露其奥妙的。”

    “年轻弟子,吃吃苦头也好。”

    ……

    擂台之上,石牧干脆闭上双目的静静站立,双耳微微动弹,似乎在倾听周围的动静。

    突然,雾气之中一个模糊的人影浮现而出,朝着石牧飞扑而来。

    石牧豁然睁开眼睛,瞳孔中闪过一丝金芒。口中大喝一声,手中流星锤****而出。打向那个模糊人影。

    就在此刻,石牧身后雾气微微波动一下。一只手臂悄无声息的浮现而出,一指点向石牧后心。

    空气微微波动了一下,一道无形剑气****而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指剑成殇!

    莫宁隐云剑诀真正的杀手锏,近身交战,杀人于无形!

    哪知,就在此刻,石牧嘴角微微一翘,身体豁然闪电般转身。一拳朝着剑指轰击而出,拳头晶莹如玉。

    空气猛然一震,以石牧拳头为中心,浮现出一道肉眼可见的圆形清晰波纹。

    咔嚓!一声清晰骨裂声!

    雾气中的手臂立刻折断,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扭曲变形。

    拳风呼啸,激起了一阵气流漩涡,将周围的雾气拨开,露出了里面莫宁的身影。

    他一脸惊骇的抱住折断的手臂,身形一闪。便要再次退入雾气之中。

    “想跑!”

    石牧冷笑一声,手臂一挥,流星锤真的仿佛一颗黑色流星,眨眼间便赶上了莫宁身影。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汹涌而来。

    莫宁脸色大变,完好的手臂一挥,手中蓝色长剑幻化出道道剑影。挡在身前。

    轰隆!

    黑色流星狠狠撞在这些蓝色剑影之上,轻易将其撕裂开来。速度丝毫不减,朝着莫宁胸口撞来。

    莫宁脸上露出惊恐之极的神色。这流星锤的惊人威力,上一场已经显露无疑。

    他大喝一声,脖颈之处骤然浮现出一层白光,却是一枚白色玉佩,白光凝聚成一层光幕,挡在了身前。

    流星锤狠狠抽打在光幕之上,“咔嚓”一声,光幕再次碎裂开来。

    连破两道防御手段,流星锤去势大缓,不过还是重重打在了莫宁胸口之上。

    “砰”的一声闷响,莫宁的身体仿佛一块石头般倒飞了出去,撞在了结界之上,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石牧眼中冷光一闪,一脚踢在了身前,插在地上的陨铁黑刀之上。

    真气灌注脚背,脚尖一勾。

    “嗖”的一声!

    陨铁黑刀蓦地化为一道乌光,彷如出海乌蛟一般,拨开层层云雾,刺向了莫宁的左肩。

    这惊鸿一刀去势极猛,若是被击中肩头,恐怕其整条胳膊就要废了。

    莫宁刚刚被流星锤击中胸口,虽然仗着真气离体护身,挡下了大半冲击,但是五脏六腑一阵翻滚,此时哪里还能动弹。

    就在其面如死灰之际,一道灰光从旁边****而来,打在陨铁黑刀之上。

    “铛”的一声巨响,陨铁黑刀被灰光击偏了一点方向,擦着莫宁的左肩,刺在了擂台结界之上。

    “嗡”的一声!

    结界剧烈晃动了起来,光芒狂闪了几下,几乎便要溃散,不过还是坚持了下来。

    灰袍老者身影浮现而出,脸上有些尴尬。

    刚刚那道灰光自然是他放出,不过他也低估了陨铁黑刀的威力,差一点没有将莫宁救下来。

    “莫宁已经无法继续战斗,无须再动手了。”灰袍老者开口说道。

    石牧眉梢一挑,点了点头。

    灰袍老者取出一枚疗伤符箓,贴在莫宁的伤口处,稳住他的伤势,一挥手,解开擂台附近的结界。

    同时他大袖一挥,一股狂风凭空产生,将擂台上的雾气驱散,露出了里面的情形。

    “石牧挑战成功,暂列甲级弟子第一位!”

    随着灰袍老者话音落下,擂台之下立刻如开水般沸腾起来,大多数人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甲级剩下九名甲级弟子此时也目瞪口呆,莫宁的实力在他们这些人中是绝对的第一,没想到竟败得如此之快。

    其实旁观者清,虽然台上云雾缭绕,动从旁观的角度看去,除了人影有些模糊,却还是能将双方战斗基本看清的。

    刚刚明明还是莫宁占据上风,施展剑技困住了石牧,没想到转眼间,峰回路转,莫宁便败下阵来,而石牧其实也不过用了聊聊数招而已。

    尤其是那一锤一刀,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擂台旁的高台之上,黑魔门掌门等一众长老也是满脸震惊之色,此前认为石牧有些冒失的几人,更是憋红了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石牧一天之内竟击败了乙级第一和甲级第一的弟子,这在黑魔门史上,也是从所未有之事。

    金小钗一双妙目看向擂台上的石牧异彩连连,旋即目光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

    这场打斗挺难写的。但如此精彩的打斗,还是值得大家投上一张月票的哦!(未完待续。)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