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嘲笑
    在石碑附近,还有一个三丈来高的巨型高台,黑魔门掌门和一众先天长老坐在上面,观看这次大比最后几场比试。○

    黑魔门掌门目光朝着身旁看去,心中叹了口气。

    此前在边境抗击蛮族入侵,黑魔门二十几位先天长老,不幸陨落了四五人,如今只有不到二十位了。

    不过,这次蛮族大战也并非完全无益。

    下方门中弟子人头攒动,数量比起大战之前虽然看起来少了不少,但是里面有不少弟子,经历数年战争洗礼,修为都大有进展。

    前几天的比试也印证了这一点。

    黑魔门掌门目光忽的一凝,看向了一旁有些心不在焉的金小钗。

    “小钗,怎么最近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精神?”黑魔门掌门问道。

    “没事,偶然想起了一件小事,多谢掌门关心了。”金小钗美眸微微一转,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笑颜,轻说道。

    黑魔门掌门花白眉毛动了一下,收回了目光,然后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

    擂台附近的一众弟子见状,顿时安静下来,恭听掌门训话。

    “诸位,如今乙级弟子排名也已经完成,今日便是大比最后一日,由乙级排名前十的弟子挑战十名甲级真传弟子,然后便是甲级真传弟子之间互相挑战,确定甲级十人排名。具体过程相信大家有已经知道,我也不在此赘述了。”黑魔门掌门话语声音不大,但清楚的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不过在今日大比开始之前。有一件事需要宣布。”黑魔门掌门话锋忽的一转,说道。

    擂台之下。白石、萧鸣等人身体一震,目光都看向了石牧。却见石牧神情平淡,没有露出丝毫异样,心中不由更加钦佩其沉稳心态。

    “本门弟子石牧,于此次蛮族大战之中,孤身深入蛮族之地,助我联盟和谈队伍顺利和蛮族签订停战协议,为整个联盟立下了大功。”黑魔门掌门目光看向台下的石牧。

    台下众弟子听闻此话,都是大惊,目光纷纷朝着石牧看了过去。连十名甲级弟子也偏移了一下目光。

    石牧面无表情,对于周围众人的目光没有丝毫反应。

    “也正因为此缘故,石牧昨日才返回宗门,错过了本次大比。我和诸位长老商议之后,决定破例给其一次机会,在大比开始之前加上一场赛事,让他向现场任何一名乙级弟子挑战,若是能获胜,便可顶替其位置。”黑魔门掌门一口气说道。

    听闻此话。在场众人议论纷纷,不过却并未有人提出异议。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甄师弟。接下来就交给你了。”黑魔门掌门对身旁一个山羊胡子的灰袍老者说了一句,然后坐了下来。

    灰袍老者点了点头,身形被一股灰光托了起来。飞身落在了擂台之上。

    “昨日掌门师兄已经派人询问过了石牧,他已经接受这个决定。而且决定向乙级排名第一的弟子段千里挑战。”灰袍老者面向台下,朗声宣布道。

    轰!

    台下众弟子这一下登时如同炸开锅。段千里在昨日的比试之中一鸣惊人,一举夺得乙级弟子第一的位置,实力之强悍有目共睹,如今石牧竟然要向其挑战。

    “石牧,段千里,你们两人先上场吧。”灰袍老者顿了顿后,继续说道。

    石牧闻声,缓步向擂台走去,周围弟子见状,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今天的他并没有带那柄有些损坏的陨铁黑刀,而是提着由锁链绑成的简陋“流星锤”登上了擂台。

    “这是什么兵器……看这模样,莫非是流星锤?”

    看着石牧手中的流星锤,白石等人都是一怔。

    他们都知道石牧擅长用刀,从来没有看到其使用过流星锤这种武器。

    擂台之下的不少其他弟子愣了一下,随即发出一阵哄笑。

    石牧的流星锤实在太过简陋,外型极丑。

    与其说是流星锤,倒不如说是一根铁链绑着块石头。

    而且所有人一眼便看出那流星锤上的铁链,只是寻常钢铁打造,虽然粗大,但是想要砍断并不困难。

    拿着这种简陋的武器参加大比,简直可笑。

    黑魔门掌门等中高层也露出一丝惊讶,金小钗目光看向石牧脚下。

    虽然幅度极小,但是石牧脚下所踩之处微微向下凹陷了一点。

    金小钗妙目掠过一丝惊讶,随即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就在石牧登上擂台的同时,对面人影一花,一个瘦高男子浮现而出,正是段千里。

    在场众弟子发出一阵惊叹,实力稍弱的人,甚至连其影子也没有看到。

    “莫师兄,你看他们两人此番谁胜谁负?”黑色石碑之下,钱熊摸了摸有些肥痴的肚子,对身旁的银发青年问道。

    “那个石牧修为似乎也达到了后天大圆满,但是看其武器分量很沉,应该修的是力量型功法,那段千里以速度见称,两人在武道上各有特色。不过段千里毕竟还是一名灵阶术士,赢面更大一些。”莫宁沉吟了一下,说道。

    “莫师兄果然目光锐利,分析一针见血。”钱熊哈哈一笑,说道,显然对莫宁的看法很是认同。

    一旁的白水秀没有说话,神情中隐隐有意思嘲讽之色掠过。

    “怎么?白师妹认为我说的不对吗?”莫宁心细如发,竟然立刻察觉到了白水秀的这一丝表情,神情微冷的说道。

    “小妹岂敢,不过不管是段千里,还是这个石牧胜出,接下来肯定会挑战我们。与其花心思去猜测两人胜负,不如好好看看他们的实力。以免等会当众出丑。”白水秀有些讽刺的说道。

    “哈哈,就凭他们二个刚刚达到大圆满的武者。也能威胁到我等,白师妹太高看他们了吧?”莫宁哈哈一笑。

    白水秀神情冷漠,转过目光不再搭理二人。

    钱熊摸了摸肚子,没有说话。

    莫宁眼中光芒一闪,也闭上了嘴巴。

    擂台之上,石牧望着面前的瘦高男子,微微一笑。

    段千里此举有些卖弄之意,登台的速度虽然快,不过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石牧。我会让你后悔做出这个决定!”段千里目光幽冷,恍如毒蛇一般打量了石牧一眼,声音阴寒的说道。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石牧面无表情的说道。

    段千里眼中怒色一闪而过,一挥手,手中多出了一柄细长长剑,散发出淡淡绿光,一看便知是品质上乘的法器。

    “拿着这种武器竟然就敢上台,简直不知死活。”段千里目光看向石牧手中的流星锤。冷嘲的说道。

    “多谢段师兄关心了。”

    石牧嘿嘿一笑,眼神中掠过一丝异芒,轻轻抖了一下手中铁链。

    灰袍老者口中诵念了咒语,一挥手。擂台附近的四根黑色柱子立刻散发出一阵白光,并且很快互相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白色透明结界。

    “比试开始!”

    灰袍老者大喝一声。身体退到了一旁。

    段千里看着眼前神情平淡,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石牧。心中忽的对其泛起强烈的憎恨之意。

    他大喝一声,身上青光一闪。体表蒙上了一层淡淡青光,正是轻身术。

    人影一花,段千里身法瞬间展开到最大,化为一道黄色幻影,朝着石牧冲去。

    他手中青色长剑青光大放,顿时一连十余道青蒙蒙的粗大剑影斩向了石牧。

    同时,段千里另一只手掐诀,手朝着石牧重重一挥。

    五道青色风刃凭空浮现而出,旋转着斩向石牧而去。

    段千里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笑容,面对如此多的攻击,石牧只能后退或者设法防御。

    如此他便能施展各种后续手段,争取在三个回合战胜石牧。

    段千里目光看向石牧,想要看看对方惊慌失措的神情,不过他的视野中,石牧面色平静,目光正好也坦然自若的看了过来。

    段千里心中咯噔一下,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起来,就在此刻,石牧大喝一声,手臂蓦地一抖,真气激荡,贯通右臂。

    下一刻,其手中的流星锤骤然一甩而出,锤头携带着剧烈劲风,仿佛一颗流星,和剑影风刃撞在在了一起。

    砰砰之声大作!

    不管是剑影还是风刃,在锤头所过之后,都仿佛鸡蛋一般轻易碎裂。

    未等段千里反应过来,便觉身前黑影一闪,流星锤几乎如瞬移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段千里心中大惊,不及躲闪下,连忙双手一掐法决,口中轻吐一个“凝”。

    呼的一声!

    一面青蒙蒙的风盾出现在他身前,表面掀起了一股股小型旋风。

    不过就在风盾浮现瞬间,流星锤便狠狠轰击在风盾之上。

    嗤嗤之声大作!

    盾面连同表面掀起的旋风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碎裂开来!

    流星锤余势不衰,轰击向了段千里胸口。

    段千里脸色大变,口中发出一声绝望的狂呼。

    不过就在此千钧一发之极,一道灰光从旁边飞射而来,在段千里胸口凝聚成一面灰色光盾。

    “嘭”的一声闷响,

    流星锤和灰色光盾相撞,光盾光芒狂闪,坚持了一个呼吸便再次碎裂消散,流星锤依旧重重的打在段千里胸口。

    不过接连击碎两道防御,流星锤威力已经大减,段千里口中鲜血狂喷,胸口骨骼一阵噼啪作响,不知断了多少根。

    身体更是如破麻袋般的倒飞而出,重重撞在了擂台结界上,随即软软的滑倒在了地上。(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