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焰舞
    新周一到了,推荐票又要重新计算了,求票票了哦!

    ………………

    入夜,月光如水,将下方一切映射成洁白之色。

    一条小河附近,停放着一辆马车,旁边燃起一团篝火,一个青年男子盘膝坐在篝火前,双手举起,做出了一个古怪的动作。

    燃烧跳跃的火焰,将青年刚毅的脸庞照的明灭不定。

    青年正是石牧。

    点点月华光芒汇聚了过来,融入了他的体内。

    良久之后,石牧身体一震,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丝喜色。

    这一路返回黑魔门,他白天一边赶路一边修炼,一边修炼般若天象功,晚上有月亮之夜,便会通过梦境修炼吞月式。

    这一路行来,都是如此,没有耽搁分毫时间。

    不知是不是上次在禁地化身白猿的影响,如今他修炼吞月式聚集月华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离开蛮族圣雪宫到现在不过数月,脑海中已经再次凝聚成一颗蚕豆大小的晶粒。

    丝丝冰凉能量从晶粒中散发而出,颇为舒服。

    石牧的蕴神术如今已经逐渐到了第四层巅峰,他打算再继续吸收一段时间的月光精华,便尝试突破第五层瓶颈,不过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

    石牧停下了修炼吞月式,翻手取出一枚淬骨丹和一枚血罡丹服下,默默运转般若天象功,炼化药力。

    他的般若天象功此时也已到了第十层瓶颈,有丹药加持,突破在即。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石牧才再次睁开眼睛,身形一跃而去。

    他体内真气如水珠流动,已经达到了鼎盛,一**强悍力量从体内迸发出来,骨骼有些发痒。颇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他目光一凝,大喝一声,挥手抓起了身旁的流星锤,就在河岸便挥舞了起来。

    长长的流星锤仿佛一条黑色蛟龙。在石牧身边狂舞,仿佛汹涌风暴席卷周围十丈范围。

    呼啸而起的罡风卷起了地面上的尘土,河水也涌动起来,激起了一个接一个的浪头。

    一声巨响!

    流星锤狠狠轰击在河边一块磨盘大小的巨石之上,将之打的粉碎。

    石牧身形忽的停了下来。自己独舞,未免有些单调无聊。

    他脑海中浮现出烟罗的身影,眼神微微一亮,口中诵念咒语。

    一团黑气凭空浮现而出,里面人影一闪,浮现出烟罗的身影。

    “烟罗,陪我练习一下武技!”

    石牧吩咐而来一声,手臂一挥,流星锤仿佛乌龙出洞,朝着烟罗当胸飞射而去。带起一起强烈劲风。

    “……是!”就在此刻,一个模糊不清的意念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石牧脸色一变,一把拉住流星锤,锤头在烟罗身前一尺距离停了下来。

    “你现在……能说话了?”他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骷髅。

    石牧目光一闪,此刻他才注意到,烟罗眼中魂火颜色比起之前,又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天蓝色,看起来多了几分智慧光芒。

    “……是的……”烟罗声音模糊,魂火闪烁着看向了石牧腰间的兽魂袋。

    “里面没有兽魂了。”石牧注意到烟罗的目光所视。苦笑一声说道。

    烟罗魂火不由得一黯,似乎有些失望。

    “果然!”石牧心中暗道。

    若是从前,烟罗绝不会有如此快速的反应,看来随着其实力提高。烟罗的神智进化了不少。

    不过此事也在他意料之中,烟罗产生灵智,对他来说也未必是坏事。

    石牧心中念头转动,片刻之后,将这些心思全部抛开,手臂一抖。

    流星锤仿佛一条乌龙腾起。打向烟罗而去。

    石牧虽然没有练过锤法,不过如今渐渐摸索到了一些使用技巧。

    锤头滴溜溜旋转,看起来飘忽不定。

    烟罗身体一晃,朝着旁边横移了丈余距离,躲过了这一锤轰击。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手臂一抖,流星锤一下化为数道黑影,从几个不同方向朝着烟罗席卷而去。

    烟罗刚刚站稳,黑色锤影便到了它的身前,仿佛事先预料到它会朝着这里躲闪一般。

    它眼中魂火一动,手中骨枪忽的幻化成几个骨白色枪花,和袭来的几道黑影撞在了一起。

    啪啪啪!一连串的金铁交击的巨响。

    流星锤分量极重,与之相比,烟罗的骨枪就轻了十倍不止。

    枪花碎裂,不过袭来的几道黑影也被震开几分,烟罗身形再次一晃,从几条黑影的间不容发之间,飞窜了出去。

    石牧眉头一皱,刚刚一连两下看似简单,他差不多已经尽了全力,烟罗竟然如此轻易就躲闪了过去。

    他脸色一沉,体内真气运转,流星锤在他手中施展到极致,一道道残影纵横交错的浮现而出,数量最多时足有十几道残影同时浮现,如狂风暴雨一般朝着烟罗攻去,气势排山倒海。

    令石牧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任凭石牧如何狂攻,都被烟罗一一轻松躲开,阵阵锤风掀起的罡风,震得附近树木颤动不已,缤纷落叶如绵绵细雨般,飘然洒落而下。

    烟罗就在这漫天飞舞的落叶和锤影弥漫间穿梭躲闪,忽左忽右,身形灵动。

    时而弯腰低首,时而轻舒臂弯,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在一旁尚未熄灭的篝火映照下,一身白骨闪烁着莹莹毫光。

    此时的烟罗,与其说是在闪躲,倒不如说是在跳舞,彷如风中翩飞的汉宫飞燕,又似书生丹青下的笔走游龙。

    林间河畔,篝火落叶,舞锤如影的男子,翩然起舞的骷髅,勾勒出了一副略显诡异,又有些柔美的画面。

    “铿”的一声闷响!

    烟罗手中骨枪刺中流星锤的铁链,带动锤头使之向着旁边偏移了几分,擦着它的身体飞了过去。

    石牧目光一闪。身形随之飞扑上去,手中一晃,拔出了背上陨铁黑刀。

    刀光一闪,十三道刀芒朝着烟罗席卷斩去。

    烟罗手中骨枪一抖。道道白光浮现而出,划过一道弧线,刺入了十三道刀芒之中。

    一声钢铁相交的巨响!

    十三道刀光尽数碎裂开来,一股巨力从陨铁黑刀上传来,石牧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烟罗身体也仿佛风中柳絮。朝着后方飞出了丈许,双足轻盈一点的落在了地上。

    石牧脸上神情变幻,没有继续攻击。

    刚刚一系列的攻防已经明确的显示,烟罗如今的实力已经在他之上。

    在刚刚的比试中,烟罗恐怕连一半的实力也没有拿出来,即便他此刻施展图腾秘术变身,也未必能够击败烟罗。

    “哈哈!”石牧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烟罗微微歪头,看着石牧,似乎有些疑惑。

    石牧心中颇为兴奋,烟罗实力越强。对他自然越有好处,而且未来有了这么一个先天高手陪练,对他武道提升也大有裨益。

    他转头看向周围,天色已经逐渐明亮了起来。

    他此刻所处位置是大齐和炎国的交界处,这里虽然是荒野,但是也并非没有人烟。

    石牧挥手将烟罗送回而来异界,收拾了一下行装。

    等到天色明朗,他便驾车继续朝着黑魔门方向而去。

    ……

    半年后的一个夜晚。

    月光柔洒大地,官道旁的草丛中,一辆马车停在此处。马车旁两匹黄色的挽马不时甩动尾巴,在月光下悠闲惬意地啃着青草。

    石牧静静地盘坐在离马车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

    经过大半年的不断苦修,他脑海中的月华晶粒终于有了龙眼般大小。

    他望了一眼天空中的圆月,两眼一闭。很快进入到梦境之中。

    还是那块银色巨石,白猿两手朝天的摆出吞月式,其脑海中的乳白色液状旋涡,不断吞噬着涌入体内的月华之力。

    只是让石牧奇怪的是,这次修炼的时间特别漫长,他百无聊赖之下。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欣赏起山间的景色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牧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起来。

    他略一感应,顿时大吃一惊,白猿脑海中的晶粒竟然已变成鸭蛋般大小。

    石牧预感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下一刻,他便发现了一点异常。

    虽然月华之力所化的白色雾气不断涌入液状旋涡中,但是晶粒大小却不在变化,反而是液体漩涡却变得越来浓密起来。

    眼看漩涡的光芒越来越亮,漩涡中心突然喃出一道白光,从白猿头顶疾射而出,足有数十丈高。

    鸭蛋般大小的晶粒从白色光柱中缓缓升起,穿过白猿头顶的百汇穴,最终停留在光柱的顶端。

    很快晶粒在半空中发出白的光芒,并迅速转动起来,天空中大量的白色光点,如同潮水一般向晶粒狂涌而至。

    随着时间的推移,晶粒上的白光越来越亮,气势越来越惊人,隐隐有种不稳的迹象。

    就在这时,白猿仰天一声巨吼,天空骤然间一暗。

    下一刻,石牧两眼一睁,立刻醒了过来。

    这是一个不完整的梦,这是石牧此时心中的第一反应。

    他眉头微皱,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梦境经过,隐隐约约间,似有所悟。

    片刻之后,石牧两眼一闭,再次进入梦境之中。

    半个时辰后,他再次醒了过来,心中一动,但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

    如此一连数次,当石牧第十一次醒来之时,双目精光闪动,感觉自己似乎就要抓住了什么一般。

    当他再一次进入梦境,当天空再次暗淡下来之时,他终于看清,原来在白猿大吼之后,悬于空中的月亮几乎大部分的光芒,都被其一瞬间吸收了进去。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