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立威
    “再说你刚刚没有听到吗,那个石牧以一人之力,将金龙帮全帮上下一百余人,以及吴亮,吴枫两兄弟尽数屠戮,其实力早已今非昔比。面对如此悍勇之人,我们决不可争一时之气,与之再交恶了。”金家家主看了金家老祖一眼,沉声说道。

    阴枭中年人闻言一声不吭,面色一阵阴晴不定起来,在座其余金家之人神色间也都有些惴惴不安!

    金家老祖缓缓踱步,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老大,你觉得此事我们如何处理妥当?”金家老祖略一沉吟,问道。

    “父亲,依我之见,这石牧怎么说也是七妹名义上的儿子。当年因为老五和金田的事情,我们金家虽然曾悬赏缉拿他,不过他毕竟没有真的受到什么伤害,我觉得我们和那石牧之间,还是有和解的可能的。”金家家主面朝金家老祖,缓缓说道。

    “老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老五和金田就这么白死了!”阴枭中年人有些愤然吼道。

    “老九,当年之事本就是金田不对在先,老五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这才遭此下场。如今这个情况,你觉得我们难道要为了两个已经不在之人,和石牧正面冲突吗?”金家家主没有回头,语气平静的说道。

    “老九,家主说的对,那个石牧这些年不知在何处修炼了一身不菲实力,连吴家的吴亮也不是此人对手,石牧的实力最少也有后天大圆满了吧。”另一个儒雅中年人开口说道。

    “哼!那个石牧才多大年纪,我绝不相信他有这般实力,能够击杀吴亮吴枫,肯定是用了什么诡计!我们只需将所有风火筒尽数调出,布下雷火机关大阵,只要那石牧胆敢登门一步,我就绝不让他再能活着走出去。”阴枭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九,不要胡言乱语,风火筒何其珍贵,我们金家花了百年时间才弄到了不到三十具,岂能就这么一下子全部拿出来。”金家家主有些恼怒的说道。

    阴枭中年人还要再说,金家老祖冷冷开口打断了他:

    “老九,我知道你和老五关系好,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交给老大处理就好,你不必插手了。”

    金家老祖开口,阴枭中年人虽然还有不甘,不过也不敢再说什么,坐了下去不再开口。

    “老大,你接着说,若是那个石牧登门,我们要如何应对?”金家老祖目光一转,看向金家家主。

    “父亲,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将七妹从禁闭之地放出来,由她出面和石牧接触,七妹毕竟是我金家之人,肯定会同意……”金家家主话说到此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跑了进来。

    “……禀老祖,外面有一个自称石牧之人拜访!”一个管家模样的金服老者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脸色煞白的说道。

    “什么!”

    金家老祖一下豁然站了起来,其他金家之人也都是大惊。

    “老大,你不是说金顺带人再监视此人吗?为何到现在没有一点动静!”金家老祖看向金家家主,语气中带了一丝怒意。

    金家家主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他也不知为何会这样。

    就在此刻,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了进来。

    “禀老祖,在流风武馆附近的朱雀街发现了金顺等人,他们都被人打昏,伤势不轻,不过没有性命之虞。”一个短发中年人跑了进来,禀告道。

    金家老祖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心中的惊骇。

    “金福,将那石牧请到会客大厅,我这便过去。”金家老祖此刻终于表现出一家之主的气度,声音沉稳的吩咐道。

    金服老者答应了一声,正要转身出去,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不必了,既然你们都在这里,就在这里见面好了,何必去什么会客大厅。”

    话音尚未全部落下,金家众人只觉面前人影一花,一个锦袍青年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大厅门口。

    青年正是石牧。

    此刻起目光正在厅中众人身上飞快扫过,眼神中带着几分羁傲之气。

    他此刻身上没有带武器,流星锤和陨铁黑刀都留在了外面的马车上。

    厅中众人轰的一下炸开,全部站了起来,身上带着兵器的甚至直接将武器拔出鞘来,一时间,厅中气氛变得异常紧张起来。

    “都住手!”

    金家老祖看向石牧,瞳孔一缩,随即对着金家诸人大喝一声。

    所有人先是一怔,看到石牧双手垂于两侧,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笑容,心中不知为何的寒意大冒,那些拔出兵器之人,这才反应过来,将手中兵器回入鞘中,只是看向石牧的目光中,仍满是警惕之色。

    “阁下就是石牧?”喝止和金家之人,金家老祖目光看向石牧,开口说道。

    “正是区区在下。阁下想必便是金家老祖吧?”石牧迈步走进了大厅,嘿嘿冷笑了两声。

    金家老祖看到石牧逐渐走近,眼角一阵跳动,体内真气悄然密布全身。

    石牧的修为虽然只有后天后期,但是给他一种无以言语的庞大压迫感,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武者,而是一头庞大巨兽一般,让他心惊胆战。

    金家老祖的感应也不算差,石牧吸收了三首凶蟒的兽魂,将其练成图腾,身上自然而然的沾染了一丝凶兽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呵呵,原来是石牧,在下金家家主金炫,你是七妹的义子,说起来也是我金家自己人。来来,我来介绍家中一些长辈给你认识。”金家家主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长辈……”石牧目光在厅中众人身上扫过,露出轻蔑之色。

    “金家之中,我承认的长辈只有珍姨一人而已,我听说你们因为当年我杀了金田和金五,竟然迁怒于她,将她囚禁了起来,可有此事?”石牧脸色一下转冷,目光看向金家老祖,直言不讳的说道。

    金家老祖心中恼怒,脸色变的黑如锅底。

    石牧从进门开始,便一直咄咄逼人,他身为金家老祖,在这丰城之中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数十年来被人尊崇惯了,何曾被一个年轻人如此冷言冷语的呵斥过。

    他轻呼而来一口气,正要说话。

    就在此刻,一柄漆黑剑影从旁边刺了过来,无声无息的刺向石牧的后心。

    却是那个金家老九,他正好站在石牧身后不远处,看到石牧和金家老祖交谈,突下杀手。

    金家老九实力也到了后天中期,一手黑影剑威力颇大,在丰城地面也颇有几分名气,这一下突袭狠辣稳准,寻常后天后期如此近距离也未必能讨得好去。

    而且金家老九这柄黑剑隐隐散发出略带粘稠的黑光,显然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只要刺破一点皮,眨眼间就能让石牧倒地不起。

    金家老祖眼中精光一闪,心中瞬间电转,蓦然大喝一声,手中寒光一闪,多出了一柄一指宽,柳叶细剑。

    剑光一闪,数十道细长寒光浮现而出,刺向了石牧全身,发出阵阵刺耳剑风。

    剑光将石牧身前所有方位尽数笼罩,除了后退再没有第二条路,但是在其身后,金九爷的黑剑爷也已距离石牧后心不住三寸。

    金家老祖眼中一丝笑意一闪即逝,仿佛看到了石牧倒地的情形。

    但就在此刻,石牧身体忽的一晃,化为数道残影。

    下一刻,残影合而为一,石牧仍旧站在原地,仿佛根本没有动过一般。

    金九手中黑剑剑尖已经刺到了石牧衣衫之上,不过再也无法前进一丝。

    金九喉咙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血洞,鲜血如箭般喷出,嘴巴半张,喉咙中发出几声古怪声音,眼中的神采迅速消退,身体扑通一声扑到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金家老祖身体也是爆退,“嘭”的一声闷响,重重撞在大厅的墙壁之上,有些踉跄的落地。

    他手中柳叶细剑断成两截,手中握着半截残剑,胸口衣衫碎裂,露出了下面一套金色软甲,软甲之上有一道深深的斩痕。

    就在此时,其嘴边缓缓留下一道血痕,一脸骇然。

    “金丝甲……哼!”

    石牧左手上的细密黑色鳞片飞快隐去,冷笑了一声。

    金家诸人眼见老祖出手,正要跟着暴起,但是几乎是眨眼间,金九和老祖便败退下来,这些人顿时一呆。

    “金家的定海神针,也不过如此,比起吴家的吴亮还差上不少。”石牧看向金家老祖,轻蔑一笑。

    金家老祖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刚刚他连石牧用什么斩断了自己的长剑都没有看清楚,直至此刻,终于认识到了他和石牧之间到底有多少差距。

    石牧此刻目光落在他身上,金家老祖仿佛被一条眼睛王蛇盯住的老鼠,心中战栗。

    “你……你想怎么样?”金家老祖神色有些黯然,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

    “放心吧,我这次来丰城没有打算杀你,我只是来见一见珍姨的。”石牧淡淡说道。

    不等金家老祖吩咐,一旁的金家家主立刻派人出去。

    “我不想看到你们这些人的脸,都给我滚出去!”石牧大步走到厅中主座上坐了下来,沉声喝道。

    担心的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