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腥屠戮
    就在此时,石牧眼前猛然白光连闪,一连十余道明晃晃刀光纵横交错的迎头击了过来。

    却是吴亮身形仿佛一根劲驽般迅然而至,手中一柄雪亮钢刀舞得飞快。

    刀锋未至,汹涌的威压,已然迎面扑来!

    石牧嗤笑一声,左手一抖手中的流星锤,黑色铁球仿佛毒龙出洞般,带着一股劲风,撞向了吴亮的刀光。

    “砰”的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

    漫天刀影骤然间消散一空,吴亮手中钢刀直接被震为了碎片,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半截钢刀中传递过来,冲进了他的体内。

    吴亮口中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握刀的右臂咔嚓一下,瞬间折断,身体以飞扑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口中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脸色一下面如金纸。

    在场众人神色大变,后天大圆满的吴亮竟然在石牧一招之下,当即一败涂地。

    吴枫原本想要从旁冲上,和吴亮夹击石牧,结果人还没冲出去,便直挺挺的呆在了原地。

    石牧脚下一点,身形一转,朝着吴枫飞扑而来,一闪便到了其身前,单手五指张开,直接抓向吴枫面门。

    五指激起劲风,仿佛五道钢锥射了过来,刺的吴枫的脸孔生疼。

    吴枫大惊,好在他实力也算不弱,立刻反应过来,身形朝着后面飞退,同时一抖手中软剑。

    软剑一震陡然变得笔直,猛然劈向石牧手掌。

    石牧心中冷笑,手掌上飞快泛起一阵细密的黑色鳞片。赫然直接一把抓住剑身。

    软剑仿佛一下子砍进了巨石之中,吴枫猛地用力一抽。纹丝不动。

    石牧微微冷笑,手掌一拉。

    吴枫虎口巨震。软剑一下被石牧从手中抽了出去。

    石牧一下夺过软剑,随即直接又是一送,软剑剑柄狠狠撞在吴枫胸口。

    吴枫胸口咔咔一阵乱响,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口中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去数丈,重重落≡style_txt;在了地上,整个人瞬间奄奄一息。

    从石牧出手攻击吴亮,到此刻吴枫倒飞出去。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吴家两大高手便双双重伤,脆弱的仿佛鸡蛋一般。

    庭院之中一时间静悄悄的,没有一人开口说话,落针可闻。

    金龙帮为首的那名魁梧巨汉更是面如死灰,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石牧挥手将软剑扔掉,布满黑鳞的狰狞拳头瞬间又恢复成原状。化为莹白修长的手掌。

    他抬头看天,轻轻吐出而来一口气,仿佛将多年前受到吴家追杀的恶气吐了出来。

    其实他本打算出手镇住对方,让对方死了报仇之心便罢手。然而吴亮那番话却彻底激怒了他,也令其动了杀机。

    然而就在此时,挂在他胸前的项链。由于吴枫吐血而飞缘故,沾染到了一些血迹。

    这些血迹竟诡异的被项链悉数吸收进去。接着项链表面忽的亮起一点红光。

    轰隆!

    一股暴虐狂乱的气息从项链中传出,直接侵入到了石牧的脑海。并闪电般渗透进入了他的神魂之中。

    石牧身躯大震,神魂中浮现一处景象。

    无边无际的大地尽数被鲜血染红,层层叠叠的尸体,无数的骸骨,还有一头站在尸山血海中,扬天长啸的灰色巨猿,正双臂捶胸的冲天空咆哮着。

    “啊!”

    石牧双目顿时泛起赤红血光,身上也随之散发出一股恐怖的煞气。

    这股煞气赫然达到实质的地步,形成了一股血红色的雾气,包裹住了石牧的身体,令石牧此刻看起来,宛如嗜血魔神重生。

    一股狂暴凶狠的气场将整个庄园笼罩,里面的所有人身体发颤,不知谁大叫了一声,所有人一下作鸟兽散,朝着远处飞逃。

    石牧口中发出一阵低吼,心中泛起强烈的嗜血冲动,不过被他残存的理智强行遏制。

    项链之上的妖异红光再次猛然亮了起来,宛如上面流淌着鲜血一般,隐隐似乎有一个愤怒咆哮从项链中传了出来。

    一股强大无匹的凶戾气息闪电般渗透进了石牧的神魂之中,瞬间将他残存的理智击溃。

    石牧缓缓抬头,双目赫然已经完全变成血红之色,满脸杀气,面容扭曲。

    他大吼一声,身形恍如一股劲风,朝着庭院中那些慌张逃窜的人扑了过去。

    左手流星锤一挥,恍如一条狰狞乌龙,张牙舞爪的冲入了人群之中。

    砰砰砰!

    当先数人被乌龙扫中,身体一下爆裂开来,直接粉身碎骨,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叫出一声。

    鲜血仿佛雨点般飘洒而下,淋在了石牧身上。

    石牧脸上顿时露出了满足的神色,深深呼吸,脸上泛起一丝恐怖的笑意。

    他血红色的目光看向庭院中的其他人,狞笑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呼呼!

    流星锤在他手中四下飞射而出,带出道道黑色残影,发出呜呜的呼啸声。

    任何东西稍一碰及黑色残影,不管是人,还是树木假山,甚至是房屋,立刻四分五裂,无一幸免。

    庭院中的众人发出一阵绝望的哭喊,有的人甚至跪地求饶,不过没有任何用处,石牧此刻化身为一尊嗜血杀神,出手丝毫也不留情。

    “嘭”的一声,一个金龙帮大汉脑袋被一道黑影扫中,立刻爆裂开来,红白两色的脑浆崩裂。

    不远处,另一名吴家之人,被石牧右手黑刀横劈下,身体直接断成两截,内脏流了一地。

    吴亮右臂折断,性命暂且无忧。不过此刻眼见这番情景,身体簌簌发抖。强忍着剧痛爬了起来,连一旁奄奄一息的吴枫也顾不上。朝着庄园深处奔逃而去。

    不过他刚刚跑出两步,呜的一声,一个黑色球影从后方呼啸而来,击中了他的身体。

    “嘭”的一声,吴亮的身体在一股庞然巨力之下,直接四分五裂开来,鲜血迸射。

    石牧一抖铁链,流星锤如臂使指般倒飞而回。

    他充满血光的双目看了吴亮的残躯一眼,转身扑向了其他人。

    鲜血飞溅。残肢断臂乱飞,庄园之中不时传来房屋轰隆隆的倒塌……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原本颇为壮阔的庭院几乎被夷成平地,地面上还有一具具残缺尸体,足有百余具之多。

    到处都是鲜血,地面几乎都被染红,散发出刺鼻的血腥气。

    石牧站在尸山血海之中,双目紧闭,五官微微扭曲。不过已经不复刚刚的狰狞嗜杀。

    他脸上满是汗水混杂着血水,胸口不断起伏,大口喘气。

    流星锤此刻还被他拎在左手,上面沾满鲜血。还有一些碎肉,右手中的黑刀也是鲜血滴淌。

    良久之后,石牧喘息稍歇。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还残留着道道红丝。不过已经恢复了神智,看起来疲惫不堪。

    石牧低头看着胸前的项链。忽的一把将其拽了下来,远远扔了出去。

    项链掉落在了地上,滚动了两下。

    石牧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的项链,此物太过邪异,竟然能够控制他的神智,实在不敢再戴在脖子上了。

    但想了想后,还是走过去将项链捡起,用一块碎布包了起来,塞入怀中。

    他目光朝着周围看去,看到满地死尸,脸色立刻一白。

    石牧虽然也杀戮过很多人,不过像今日这般大肆屠杀却从未有过。

    空气中的血腥气异常刺鼻,吸入体内有种滑腻的感觉。

    石牧感到有些恶心,转身朝着庄园之外走去,刚刚走出几步,眉头忽的皱了起来。

    庄园之外的屋顶,远远的一个灰色人影跳跃着朝着这里飞奔而来,几个呼吸便到了近前。

    来人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看到庄园中的情形,脸色大变,手按在剑柄之上,目光森然的朝着石牧看了过来。

    “冯离……”石牧有些诧异。

    这个灰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冯离。

    冯离神情一怔,很快也看清了眼前全身浴血之人竟是石牧,眼中满是惊诧。

    “石牧兄!”冯离收回握住剑柄的手掌,说道。

    “冯兄,许久不见了。”石牧眼波一转,对冯离点了下头。

    “许久不见,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这里的情况,难道是……石兄一个人做的?”冯离目光朝着周围一转,问道。

    石牧沉吟了一下,点头承认道。

    “石兄好大的手笔,看来实力又有大进!”冯离似乎丝毫也没有在意石牧的杀戮,反而眼神中闪过几分兴奋之色的道。

    石牧有些诧异,冯离此刻说话的口气神情,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

    “对了,你怎么会在此处?”石牧心中思绪一闪,转过话头问道。

    “近日是家母忌辰,我前来祭拜她老人家,顺便来丰城做一件事。”冯离说着,来到一具大汉的尸体旁。

    此人正是金龙帮的那个魁梧大汉,尸体比起周围完整一些,胸口破裂处了一个大洞。

    冯离翻手拔出长剑,剑光一闪,斩掉了此人的首级,用布包了起来。

    “冯离兄和此人有仇?”石牧看到冯离的举动,有些诧异的问道。

    冯离默然了片刻,忽的叹了口气。

    “黑狐会当年便是被金龙帮所灭,高远便是死在此人手里……我此番回来,便是要为高远和黑狐会的兄弟们报仇,伺机铲除金龙帮。可惜打草惊蛇,此人躲在了吴家背后,我多方寻找,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想不到石兄竟然帮我解决了此事。”冯离说着,朝着石牧拱手行了一礼。

    “冯兄不必客气。”石牧道。(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