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护送
    烟罗又发出一声无声长啸之后,眼眶中的魂火波动才缓缓停歇,稳定下来。

    它朝着周围看了几眼,随即静静躺了下去。

    下一刻,周围冥水中的红色物质如同受到某种招引般,纷纷汇聚了过来,融入了它全身各处。

    烟罗吸收冥水中能量的速度,比起以前明显快了许多。

    时间一点点过去,数日之后,冥水水潭中的血色已经大减,水面哗啦一声,一道白色身影从里面跳了出来,带起大片水花。

    身影在半空微微滞空了一下,随即轻盈无比的落在了岸边,正是烟罗。

    此刻,它眼中魂火散发出淡淡蓝光,身形比起以前更加流畅,全身骨骼散发出一阵晶莹之色,特别是其右臂和头骨,越发晶莹剔透,恍如洁白美玉一般。

    烟罗身上的骨铠不再破烂,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铠甲,表面泛起淡淡白色荧光。

    此外,它手中的那柄白色骨刀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杆骨白色长枪,枪尖锋锐,散发出阵阵寒光。

    烟罗此刻散发出的气息,赫然比此前超出了数倍不止。

    冥水水潭周围,正漫无目,在附近四处游荡的近百只骷髅齐齐回首,看向了岸边的烟罗,纷纷调转身形,朝其伏地跪拜起来。

    烟罗看着身前一个个拜倒在地的骷髅,眼中魂火闪烁,随即它嘴一张,发出一股无形神魂波动。

    地上的骷髅闻声,纷纷站了起来。

    烟罗转身看向一个方向。略一停顿后,便迈步朝着那里走去。

    身后的一众骷髅军团见状。纷纷迈步跟了上去。

    一行骷髅在烟罗的带领下,不断朝着前方行去。

    ……

    青牙部落宫殿的某间石室中。

    石牧坐在桌子旁。一脸沉吟之色的在思量着什么。

    片刻后,他豁然站起身来,匆匆离开了石室。

    一盏茶时间后。

    石牧再次回到了石室≤≤,,手里抱了一大卷羊皮。

    这张布满灰尘的羊皮就是蛮族荒原的大致地图,是他从闵屠处借来的。

    石牧脚步不停,直接进了会客厅,目光一扫,找了一块比较空阔的地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将地图仔细地铺开在地面上。

    整张地图足有丈许大小,由数张羊皮缝制拼接而成。

    地图上绝大部分用黑色线条绘制,少数地方用蓝黄红三色线条标注。

    蓝色线条表示河流,黄色则表示山地,而红色线条则代表着危险区域。

    石牧目光很快停留在地图上圣山位置,然后又看向凶蛮四部的位置,黑乎乎的一大片黑线,几乎完全封死了圣山通往人族的道路。

    他眉头微皱,目光一转。移向了平蛮四部的位置。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石牧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一条新的路线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这条路线比进入荒原时的路线要远不少,但大部分区域都在平蛮四部的势力范围内。要安全很多。

    石牧闭上眼睛,重新把新的路线回忆了一遍,思量已定后。才把地图收了起来,抱着地图再次走了出去。

    一刻钟后。青牙部宫殿某个偏殿中。

    炎牙祭司脸带微笑地端坐在主座之上,而石牧则恭敬地坐在下首椅子上。

    “没想到石牧勇士对于我蛮族的图腾秘术悟性颇高。在如此短时间内便能参悟通透,并一举解除诅咒,真可谓是天纵奇才!”炎牙祭司微笑着称赞道。

    “炎牙大人过誉了,在下不过是在大祭司的指点下,这才用讨巧之法侥幸解除了诅咒,说起来,还要多谢炎牙祭司相助了。”石牧苦笑了一声,朝炎牙祭司拱手谢道。

    “石牧勇士不必客气,在下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这次前来,是准备要离开圣地了吧?”炎牙祭司摆了摆手,话锋一转的问道。

    “不错,此次在下前来,除了道谢外,便是要向炎牙大人辞行的。”石牧点点头道。

    “石牧勇士,以在下对烈蛇部伊赫祭司的了解,恐怕……”炎牙祭司沉吟了片刻后,有些欲言又止道。

    “多谢炎牙大人提醒,在下却有此虑,会多加小心的。”石牧目光一闪,点了点头道。

    不过对于自己计划中的路线,他并没有多说。

    “好,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这是我青牙部的通行令牌,若是你返程有路过我们平蛮四部的势力范围,凭此令牌可以令你畅通无阻。”炎牙祭司想了想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青色骨质令牌,递给石牧道。

    “那就多谢炎牙大人了!”

    石牧神色一喜,连忙起身,单手抚胸,以蛮族礼仪行了一礼后,这才接过了青色骨质令牌,收入怀中。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人又随意攀谈了一番,石牧便告辞离去了。

    出了偏殿后,他并没有径直返回自己的住所,而是直接向宫殿的大门外走去。

    眼看就要离开蛮族荒地了,他准备再去圣地附近的集市中,再购入一些空白兽皮符箓,毕竟兽皮符箓制成的符箓效果,要比普通的符纸好不少。

    一个时辰后。

    石牧重新出现在通往青牙殿的山道上,身后背了一个牛皮包裹。

    突然,一阵不紧不慢的马蹄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石牧耳朵动了动,身体向路边靠近了几分,不以为意的继续前行。

    很快,一队十几人的乌角部骑兵队从他身边络绎而过,眼看队伍就要过去,走在最前方的一个蛮人领队突然打了一个手势,眨眼之间,整个队伍就静止了下来。

    蛮人领队圈马而回。几步就来到石牧面前,然后跳下马来。其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

    “在下乌角部都统乌格尔。敢问阁下是人族使者石牧勇士吧?”

    “在下正是石牧,不知都统大人有何事?”石牧看着面前的蛮族大汉,有些疑惑的问道。

    对方是个三十多岁的粗豪大汉,浓眉阔口,身后背着一柄血色大斧,从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俨然达到了先天初期的样子。

    “哈哈……在下原本正准备带队返回部落,炎牙祭司托人送来消息,让在下顺道护送石牧勇士一程。这也算是举手之劳。所以刚才正准备去青牙殿寻你,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乌格尔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然后才道出了原因。

    “如此,那就多谢都统大人了。在下这就回去收拾一下。”石牧闻言,心中一喜。

    在他预定的路线中,本就需要途径乌角部,有对方军队护送,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好,那么在下先行一步。我们半个时辰后在山脚下汇合吧。”乌格尔爽快地道。

    “一言为定。”石牧笑道。

    乌格尔也不多话,立刻翻身上马掉头往山下行去,众骑兵也连忙跟上,很快就消失在山道尽头。

    石牧看着乌格尔长老消失的方向。目光闪了闪,然后快速向青牙殿方向行去。

    当石牧从青牙殿走出时,背后已多了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行囊。此前猎杀的三首凶蟒的部分蟒皮,便在其中。

    骑上了仆役领来的四不象后。他一路向山下行去。

    小半个时辰后,距离白马山脚下军营不远处。石牧看到了在马下休整的乌格尔一行。

    这时他才注意到,整支骑兵小队都是由图腾勇士组成,除了先天初期的乌格尔外,其身后还有三名修为不弱的图腾勇士,其中一人为后期大圆满,两人为后天后期的样子。

    “石牧勇士,天色不早了,我们尽快上路吧。前面有一段路要经过红潮蝎的地盘,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过去,不然的话,恐怕就要耽搁一天了。”乌格尔看了一眼石牧座下的四不像后,口中催促道。

    “好,我们走吧。”石牧点头道。

    他隐约记得地图上从圣山到乌角部之间,需要依次途经那罗部和青牙部,在通往那罗部的路上,确实有一段用红色线条标出的危险区域,想必就是红潮蝎的势力范围了。

    乌格尔哈哈一笑,立刻翻身上马,一马当先向远方飞驰而去,石牧和一众蛮族骑兵也连忙在后边跟上。

    五日后,深夜,一处荒原之上。

    躺在牛皮帐蓬之中,石牧怔怔的望着篷顶,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有些难以入睡。

    这五天来,乌格尔一行对他可谓热情异常。

    每天晚上宿营时都少不了美酒烤肉,一路上各处蛮荒名胜的来历,途经各个部落的历史传闻,乌格尔都会给石牧详细介绍,问无不答,让其不禁大开眼界。

    不过整支骑队的速度却是时快时慢,而且经常偏离地图上既定的路线。

    石牧好几次询问乌格尔,他都会有各种说辞,不是什么毒虫爆发,就是某个水源处于枯水期,不改变路线会有缺水的危险。

    总之,让石牧无法分辨的理由层出不穷。

    石牧曾研究过这一片荒原的地图,今日略一细想后,隐隐感觉乌格尔好像在以各种理由绕路,让其有种故意拖延时间之感。

    想到这里,他再也没有一点睡意,悄然拉开帐蓬,朝着远处看了一眼。

    隔着数个帐篷,乌格尔的帐蓬此时还是灯火通明,隐约有四个人影正在一起喝酒聊天。

    说起来,石牧的帐篷是被其余乌角部族人的帐篷层层围在中间的,乌格尔称这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位人族的朋友。

    蛮人生性好酒,乌格尔和三个得力手下也不例外,他们四人每天晚上都会喝上一番。

    石牧心念一动,胸口处图腾黑光一闪,瞬间无数冷流从图腾处涌入全身经脉,其体外各处瞬间传来撕裂般剧痛,一层黑色的鳞片诡异的浮现在他的身体各处。

    (求推荐票月票哦!)(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