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破敌
    擂台上。

    石牧面上一丝迟疑后,连忙硬生生的收回刀势,一股巨力立刻倒卷而回,让其胸口一闷。

    他强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右脚一点地面,身形往后略一倒射。

    下一个呼吸,一片青色刀影以毫厘之差,在石牧面前一劈而过,刀刃上森寒的杀气,让他全身一个激灵。

    乌利身形未有丝毫停留,如同鬼魅一般粘了上来,手中弯刀再次化作一团青色刀光,表面隐约有雷弧弹射,眨眼间就到了石牧颈脖处,并一劈而下。

    石牧脸色一沉,手中陨铁黑刀上蓦然火光大亮,很快化为了一柄巨大的火焰巨刀,手一挥,一道巨大的赤红刀光就向弯刀迎了过去。

    “轰”一声爆响,一股炙热的环形气浪夹杂着隐隐青雷,朝四面八方荡漾而开。

    乌利脸色一变,一股远超其想象的巨力,沿着弯刀直透整条右臂,如山洪爆发一般向他体内狂涌而入。

    其右手瞬间一麻,手中弯刀立刻脱手而飞,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连退数步,才勉强化解了体内的巨力,体内五脏六腑却是一阵翻江倒海般难受,微微有些怔神。

    在乌利被震退的同时,石牧眼中寒光一闪,两脚一蹬擂台,整个人如同猎豹一般飞窜而出,眨眼间到了乌利身前。

    未及乌利回过神来,石牧手中陨铁黑刀一闪,十三道赤红刀光连成一片,向乌利的腹部狠狠地斩了下去。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陨铁黑刀刚一接触到乌利腹部的鳞片,其表面朦胧的光晕立刻开始流转起来,一股古怪的力量挡住了刀光。

    石牧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刀刃处一滑,陨铁黑刀竟贴着对方鳞片上擦了过去,砍在了空气中。

    刀身上的强横力量随之倾斜一空,其身形也不由晃了一下。

    石牧一愣,自己这一刀像似斩在了一件滑溜溜的物体上。基本上没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

    趁此机会,乌利身形急闪,带着一溜残影,立刻退出了石牧的攻击范围。并迅速从腰间拔出一柄通体碧绿,充满腥气的锋利短刀。

    石牧脚步一顿停在原地,他看着乌利鬼魅般的速度,微微皱起了眉头。

    平台上,伊赫祭司眼中先是露出一丝惊讶。随后被一丝讥讽所替代。

    此时他自然是看出了石牧不知何时竟达到了后天后期修为,且蛮力颇为惊人,但是他丝毫不担心,因为单凭这些,想要破开乌利身上的这层极蛇鳞甲是远远不够的。

    一念及此,他目光一转的落在乌利手中那柄绿油油的短刀上,瞳孔深处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狞色。

    坐在火舞公主身边的炎牙祭司眉头微蹙,轻轻摇了摇头。

    其他各部祭司俱是一副看戏架势,极蛇是勇士禁地中,最难对付的几种后天凶兽之一。所以这些人言谈间还是对乌利的防御都很有信心。

    唯有大祭司始终眯着昏黄的老眼,脑袋一点一点,似乎睡着了一般。

    火舞公主先喜后惊,面色凝重的看着乌利身上光晕流转的鳞片,秀眉不由皱了起来。

    擂台边则是欢呼声阵阵,方才乌利与石牧这番短暂交手,虽然速度极快让众人目不暇接,却同时让众人大呼过瘾不已。

    乌利目光阴冷的重新打量了一下石牧,然后冷冷一笑,胸前赤色巨蟒图腾再次闪动起来。其身形在一阵咔咔声响之中,立刻又涨大了一圈。

    然后身体原地一晃,就化为三道模糊不清的人影,各持一柄绿色短刀。一起向石牧扑了过来。

    石牧见状,眼中一抺金光不易察觉的一闪,然后迅速变成迷茫之色,手中陨铁黑刀化则幻化出一片火红的刀幕,迎向了右边乌利的前进方向上。

    乌利眼中喜色一闪,眼看就要撞到刀上。他脚下一滑,瞬间出现在石牧的左侧近在咫尺的空档处,一刀向石牧咽喉抺去,而另两道残影原地一凝后慢慢消散。

    就在这时,石牧右手刀光一收,身形瞬间一矮,躲过了乌利这一击,同时左手立刻变得洁白晶莹,隐隐有金属光泽透了出来,然后猛的一拳击出。

    “砰”

    一声闷响,拳头准确无误的轰击在了乌利的小腹部,其鳞片上一层蒙胧的光晕再次流转开来。

    就在那股古怪力量再次出现之际,石牧口中一声暴吼,左手手臂猛然粗大了一圈,全力一击而出,一股不下于先天强者的恐怖力量在瞬间爆发出来!

    乌利体表浮现的鳞片外流转不体的光晕瞬间一凝,下一刻和腹部鳞片同时爆裂开来。

    乌利脸上惊愕的表情还没消散,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如同一个万斤重锤猛然砸在自己的肚子上。

    “啊!”一声惨叫传出,在半途戛然而止。

    乌利整个人如同破麻袋般倒飞了出去,一直撞到擂台结实的护木,才反弹而起,重重的砸在擂台上,口鼻都有血沬喷涌而出,早已不省人事了。

    碧绿的短刀深深的插入擂台中,左右晃动间,发出一阵嗡嗡的鸣响。

    擂台周围的数百围观蛮人俱是一呆,他们本能的看向乌利,只见他受伤处鳞片破损严重,一片血肉模糊,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如此一来,胜负立见高下。

    众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一时间俱是鸦鹊无声。

    高台上,众蛮族祭司的表情瞬间也凝固了下来,尤其是烈蛇部的祭司伊赫,先是一愣,很快眼中就充满了惊怒之色。

    火舞公主惊讶的看了一眼石牧,很快身体一松,整个人舒舒服服的靠在座位上,嘴角浮起一层浅浅的笑意。

    一直昏昏欲睡的大祭司必力格,搭垂的眼帘下,眼中似闪过一丝异色,口中缓缓说道:

    “伊赫,宣布结果吧。”

    伊赫脸色铁青,先是没有说话,但继而神色一变。缓缓道:

    “获胜者,石牧。”

    擂台附近的蛮人此刻才反应过来,爆发出阵阵惊叹欢呼声。

    蛮人终究是尊崇强者的,石牧用实力证明了他的强大。也得到了大多数蛮人的认可。

    石牧心中大松了口气,看了看已晕迷不醒的乌利,又瞅了一眼插入擂台地面的碧绿短刀,咧了咧嘴。

    对方显然是受那个伊赫祭司之命,来取自己性命的。自己大可以稍加几分力道将之击杀当场,不过考虑再三,他还是没这么做。

    收回目光后,他将陨铁黑刀扛在肩头,纵身一跃的下了擂台。

    听到周围震天响的欢呼声,伊赫脸色更加难看。

    “伊赫大人……”他身后的一个烈蛇部落族人小声的说了一句。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乌利带下去!”伊赫祭司怒气冲冲的喝道。

    那人身体一个激灵,连忙跑了下去,和身后两名两个烈蛇部族人一起,迅速窜上擂台上。将昏迷的乌利带了下去。

    “比试结果已经出来了,伊赫祭司,按照约定,将烈蛇部的图腾秘术交给石牧吧。”火舞公主淡淡一笑,目光看向了伊赫祭司。

    石牧此刻也走了过来,站到了火舞公主身后。

    高台之上,众祭司看向他的神情又和之前大不相同起来,此刻众人对于石牧在禁地中击杀三首凶蟒,自然又多信了几分。

    伊赫祭司脸色阴沉之极,几乎能滴出水来。

    片刻之后。他一挥手,手中多了一块青色骨片,“嗖”的一声,朝着石牧飞射而去。速度飞快。

    “啪”的一声轻响,石牧伸手接住。

    “石牧小兄弟果然深藏不露,伊赫佩服!骨片中记载的便是本族图腾秘术,若你不放心,大可以请大祭司大人鉴定。此外,你只有三日时间可以将之记下。至于你是否能学会便要看你的悟性了。若是让我得知你将之私自外传,便是犯了我族大忌,到时即便是我不追究,大祭司大人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望好自为之。”

    伊赫说着,朝大祭司行了一礼后,便快步转身朝着远处走去,场中其他烈蛇族人大气也不敢喘,纷纷站起身来,跟了上去。

    眼见这场比试已经尘埃落地,擂台附近围观之人也随之很快散去。

    火舞公主目光一转的看向石牧。

    石牧会意,将骨片贴在额头,略一闭目,精神力探入其中。

    片刻之后,他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火舞公主微微点头。

    火舞公主神色一松,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大祭司。

    “大祭司大人,如今结盟之事已了,小女子还需要尽快返回人族联盟,将消息传递回去,同时还要安排合约中的一些资源事宜,这便就此告辞了。”火舞公主拱手说道。

    “既如此,我也不多留你了。”大祭司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回了一礼道。

    “炎牙,你派遣青牙部落的一队精英勇士,将火舞公主安全的护送回去吧,不可再出任何差错。”大祭司语气顿了一下,语气略带威严的吩咐道。

    “是!”炎牙急忙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

    必力格对火舞公主略一点头后,便在一旁侍者的搀扶下,缓步走下了高台,渐行渐远而去。

    知道火舞公主要走,其他几个部落祭司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都上前打了声招呼,然后也很快离开。

    很快,擂台现场只有火舞公主,石牧,还有青牙部落之人了。

    炎牙祭司对身旁几个低阶祭司吩咐了几句,几人纷纷点头,然后快步走下高台,应该是去调拨人手了。

    石牧目光微动,青牙部落众人之中似乎并没有看到闵屠的身影。

    “炎牙祭司,此番有劳了。”火舞公主朝着炎牙一拱手,说道。

    “火舞公主为我部落贵客,客气了。”炎牙祭司笑道。

    两人又随意闲聊了几句后,那几个低阶祭司带领一队青牙部落勇士从远处走了过来。

    炎牙祭司告罪了一声,迎了上去。(未完待续。)

    </br>
29salon